当前位置:好书呀 > 仙侠武侠小说 > 侠客行

侠客行

发表时间:2020-01-28 17:12:39 更新时间:2020-03-27 10:05:01 点衰此书 点赞此书 放入书架
侠客行
  • 分类:仙侠武侠
  • 作者:金庸作品集
  • 状态:全本
  • 阅读:
  • 点赞:
《侠客行》是当代作家金庸创作的长篇武侠小说,1965年首次连载于《东南亚周刊》。《侠客行》著于1965年,据说灵感和书名来自李白的诗作“古风五十九首”之《侠客行》。小说叙述的是一个懵懂少年石破天的江湖经历。《侠客行》、《连城诀》等书相对于三部曲、天龙、笑傲、鹿鼎记等大格局的武侠小说而言,属于较为平淡的,侠客岛得名于岛上有一排洞窟,窟中刻着李白之诗《侠客行》。其中包藏了一套绝世的神功。而这《侠客行》的武功,果然是一种极为独特的“奇功”:多少武林高手,才智之士如少林寺妙谛方丈,武当山愚茶道长等英才,加之如神人一般的龙、木两位岛主,寓数百人之智与数十半之功都不能“破译”。却恰恰被一位目不识丁的少年早一举破解并练成神功。其实在人类求知的过程中往往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各种牵强附会的注释往往会损害原著的本意,反而造成严重的人为的障碍。如佛教大乘般若经以及龙树的中观之学,都极力破斥烦琐的名相戏论,认为各种知识见解,徒然令修学者心中产生虚妄念头,有碍见道,因此强调“无著”、“无住”、“无作”、“无愿”。《金刚经》云:“凡有所相,皆是虚妄”,“法尚应含,何况非法”,“看来所说法,皆不可取,不可说,非法,非
非法”。如此等等都是这个意思。而这个意思,则可说是此《侠客行》的最深层的“意思”了。
《侠客行》平淡如水,没有朝代更迭,没有兵荒马乱,也没有官商勾结的历史背景,局限在一个单纯的江湖里,并且这江湖小之又小,翻来覆去也就长乐帮、雪山派、玄素庄、丁氏兄弟,中间出来个辽东四大门派也没啥戏份。没有吸引观众的虐心情节,缺少反转剧情。主角内力深厚,永远不会受伤。再牛逼的高手打主角,他都觉得“不太痛”。没有让观众揪心的条件。
主人公石破天自小没名没姓,和一个他以为是自己母亲的女人,僻居于一座不知名的荒山上。那女人叫他做狗杂种,他便以为这就是他自己的名字。那女人脾气古怪,动辄打骂于他,他也习以为常。他从小学会了砍柴、做饭等种种家务,却大字不识一个,于世事、人心更是一无所知。一天那女人忽然不见了,他自小相伴的那条叫“阿黄”的狗也不见了,便出去到处寻找。结果人和狗都没找着,自己却迷了路。
不久石破天随白自在等武林高手持令前往侠客岛,在岛上经历一番惊险后,终于弄明白了三十年来许多武林高手前往侠客岛一去不返的真相:岛上一个山洞里的石壁上刻着李白的那首叫做《侠客行》的五言古诗,其中隐含了一项绝顶神功。侠客岛主从中土以赏善惩恶令逼来众多武林高乎,只是为了一起参详这项神功,但各人见仁见智,谁也破解不了,而对武学的酷嗜,却使这些人面对石壁神智痴迷,再也不想离开这个山洞。石破天听着众人的争论,看着他们痴迷的样子,只是感到害怕,却不明所以。众人都在诗句分解注释的各个小山洞,他因为不识字,在那儿既害怕又看不出个究竟来,便来到刻着整篇诗的大洞。不料他往石壁上一看,目中所见都是一把把形态、剑势、剑意各各不同的利剑,所有的文字于他毫无实际的意义可言。他顺着剑势、剑意看去,内息自然而然随之流动,手舞足蹈,待得从头至尾看完一遍,这项神功已是被他练成了。
在《侠客行》开头部分出现过一位大悲老人,此人只练外门工夫居然能够成为跟谢烟客差相仿佛的江湖第一流高手。这一点在宋朝甚至是明朝初期的武林是极难想象的。(脑补一下,华山的剑气二宗之争其实也是整个江湖的武学流派之争,以风清扬和令狐冲为首的剑宗最终胜出;日月神教留在华山后山石洞中的内容也几乎都是招式方面的。这些内容或多或少地暗示了未来武林发展的趋势。),因此总的来说,我认为整个《侠客行》的江湖背景的武学水平大概应该跟《碧血剑》时期差不多,应该明显低于《射雕》三部曲、天龙八部,甚至是笑傲江湖时期的平均水平。
《侠客行》里的谢烟客,很自然地让我想起了黄药师。不得不说,其武功路数、行为作风,乃至于孤傲怪异的性格,都与东邪黄岛主颇为相近。甚至于二人的名字,一烟客一药师,也似是如出一辙。但是谢烟客从头到尾,只得一个亦正亦邪、不痛不痒的“谢先生”、“老伯伯”的形象——这与先养育了俏黄蓉后又点拨了狂杨过,更拥有一批忠心耿耿的弟子的,风姿翩然的一代怪杰黄岛主,命道却委实差了太多。就连两人居住的地方,一个是水声潺潺落英缤纷的桃花岛,而另一个则是荒草丛生背山面海的摩天崖。二者的舒适度相去几何,自是不言而喻。由此亦可见,女人对男人的影响何其深远。......
《侠客行》最新章节:行》写于十二年之前,于此意有所发挥。近来多读佛经,于此更深有所感。大乘般若经以及龙树的中观之学,都极力破斥烦琐的名相戏论,认为各种知识见解,徒然令修学者心中产生虚妄念头,有碍见道,因此强调“无着”、“无住”、“无作”、“无愿”。邪见固然不可有,正见亦不可有。《金刚经》云:“凡所有相,皆是虚妄”,“法尚应舍,何况非法”,“如来所说法,皆不可取,不可说,非法、非非法”,皆是此义。写《侠客行》时,于佛经全无认识之可言,《金刚经》也是在去年十一月间才开始诵读全经,对般若学和中观的修学,更是今年春夏间之事。此中因缘,殊不可解。一九七七年七月。.....本页提供侠客行全本免费在线阅读,喜欢的书友可点击【ctrl + D】收藏此书
更多简介↓
  • 相似题材作品
  • 无相关信息
  • 读者朋友
    • 本站立足绿色健康的阅读环境,如果你发现本书包含有色情、反动等不法内容或者本书侵犯了你的权益,请反馈给本站....
      读者分享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