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仙魔进化史 >仙魔进化史_分节阅读_第28节

仙魔进化史_分节阅读_第28节

作者:退而结网 发表时间:2018-10-12 20:04:36 更新时间:2020-03-23 23:46:03
玲珑呆呆得看了几分钟,突然扑在棺材上,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哭声,陆遥吃了一惊,低声道:“小声点……”

方大伟摇了摇头:“没关系的,这里就算放大炮,上面也听不见!”

商玲珑也只哭了片刻,就收住哭声,面容恢复得平静如水:“多谢方先生让家父尸体不至于流落荒野,麻烦方先生把所知道的事情告诉我,我……我……”

她的语气哽咽,终于装不下去了,泪珠不断的滚落下来。

方大伟面色有些惶恐,低声道:“小姐不必客气,方某受之有愧!”

商玲珑不再与他客气,点了点头道:“请说吧!”

方大伟想了想:“当时我得知这个情况的时候,恩公的尸体在警察局……”

“嗯,这个我知道,我也是从警方发出来的尸体认领公告得知的,继续说!”

“我通过警方的关系,得知当时恩公丧生在一处普通的公寓内,我看过现场拍的照片,恩公当时的情况极为惨烈,全身上下就像是筛子一样,到处血肉模糊,连内脏都飞出来不少……嗯,就像是吞了颗炸弹在肚子里,然后引爆一般,这是那些警察对我说的……”

方大伟吞了口口水,看商玲珑听得非常仔细,又继续道:“不过诡异的是,现场找不到任何争斗的痕迹,而且也没有什么炸弹,法医根本就验不出那些伤口究竟是怎么来的,并且那个公寓被认定为案发的第一现场,所以警方害怕引起恐慌,对外面封锁消息,我去领取尸体的时候,也费了不少力气!”

方大伟这种跺一跺脚就能震动一方的人物,连他都说费了不少力气,想来这件事确实费了不少周折。

商玲珑闭着眼,喃喃低语,费力的思索着什么。

方大伟又想起一事:“哦,对了,恩公死的那个公寓,恰好是我公司里一个员工租的房子,直到他们的嫌疑被洗清后,才被警方放了出来,不过也被严厉的告诫不允许随便把这事传出去……”

商玲珑睁开眼睛:“那个人叫什么名字?”

方大伟苦笑了一下,摇着头道:“这小子原本是作为重点培养的中层干部,不过他对琪琪图谋不轨,被琪琪教训了一顿,开除了!他叫封程轩!”

商玲珑浑身一震,喃喃念道:“封程轩,这名字好熟悉,在什么地方听过?”

方大伟提醒道:“这人长的高高大大的,戴着一副金丝眼镜……”

陆遥突然叫道:“玲珑,那天咱们与陈哥一起送到精神病医院的那人……”

商玲珑面上露出恍然的神色,眼里闪过一丝精光,低声叫道:“哼,我明白了!”

“爸爸!你们在干什么?这里怎么有个地下室,我怎么从来不知道?”半掩的石门闪进来身穿睡衣的方琪,她面容惊骇,望着那个水晶棺材呆住了。

而商玲珑几人因为刚才注意力太过集中,竟然没有发现方琪走下来的声音,几人神色皆是变了一变。

方琪只愣了几秒钟,立刻回过神来,指着三人大声道:“爸爸,师傅,小胖子,你们到底鬼鬼祟祟的干什么?”

第十七章 方大伟的愤怒

*************************************************

商玲珑蓦然的上前一步,方大伟吃了一惊,挡在方琪的面前,颤声倒:“小姐,她不是有意的,我会……”

商玲珑愣了一下,随即明白了方大伟的意思,停住脚步,苦笑道:“她是我收的徒弟,我还能怎么她么?”

方琪双手抱着胸部,吸了口气,努力使心情平复下来:“爸爸,你还没告诉我,家里有个地下室,为什么一直瞒着我?还有,棺材里的人是谁?”

方大伟看了看商玲珑,脸露难色,喃喃道:“这些事情……”

“她已是我南海门下弟子,不必瞒着她了!”商玲珑微微点了点头,退后了一步,拉着陆遥走了出去。

方大伟连忙叫道:“小姐……”商玲珑停住脚步:“怎么了?”

“我的意思小姐没有必要出去,嗯,没什么嫌可避的!”方大伟摇了摇头,一脸诚恳的看着她。

商玲珑犹豫了片刻,终于留了下来。

“琪琪,你知道我与你妈妈相识的经历……”方大伟双目低垂,陷入往事的回忆中,他脸上神色变幻不定,有缅怀、甜蜜、伤感、欣喜……

几人静静的等了一会,他才用低沉的声音说道:“许多人知道的情况是,我带着你妈妈神秘的离开了一段时间,再次出现时已是一个功成名就的人物……” 他长长的叹了口气:“这世上哪里有那么如愿的事情?你妈妈不愿提及那段往事,是因为太过心酸,而我,却是因为恪守了一个诺言!”

方琪心中一阵怵然,她原本以为父亲是天纵奇才,所以才能在不足二十岁的时候创下偌大的家业,而现在听他的意思,似乎另有隐情。

“我与你妈妈离开G市,这些事情虽然我们瞒着你,但你应该也多多少少知道一些,就不重复了……那段日子真的好生让人怀念!”方大伟脸上现出温柔的笑容,淡淡的道:“你妈妈跟着我过得并不好,我们东藏西躲,既害怕那个人找来,又担心衣食住行,唉,在一个逗留从来不敢超过三天,那日子,用一句话来比喻最恰当,丧家之犬!”

“不过,我与你妈妈两人从来都没有后悔过!虽然艰苦,我们却很快乐,很满足!”方大伟微笑着的脸上突然现出怒容,重重的哼了一声,那种久居人上的威势立刻现了出来,方琪虽然是他女儿,也禁不住退后一步。

“在南部沿海的一个小城市,我们遇上一件事,从此改变了我的人生!”

方大伟似乎在措词该怎么说,又像在回忆,过了一会才继续道:“你妈妈身材相貌非常出众,一路上因为这事不知惹了多少麻烦,还好那时候人心比较单纯,也就是口头占点便宜,你妈妈为了避免麻烦,后来故意把头发弄的乱七八糟,脸上涂上一些黄黄黑黑的色彩,遮住了面容,麻烦少了许多!”

他长长叹了口气:“在南部的那个小城镇,我们有一天偷偷在海边拣一些螃蟹、贝壳之类的充饥……”

方琪眼前现出一副情景,两个衣衫褴褛的男女,在海边的沙滩上,边走边东张西望,偶然发现一个大点的螃蟹鱼虾,立刻发出压低的欢呼声……

她眼睛一酸,上前抱着方大伟,一串泪珠从她白净的脸颊滚落下来,在她睡衣上染了几个淡淡的痕迹。

方大伟轻轻拍了她的脸颊一下,脑海里却飞到了多年前的那个海边沙滩上。

他与戚敏拣到几个大螃蟹,几条鱼虾,还有一小堆贝壳,正准备往回走,突然几个打扮得流里流气的青年拦住他们。

这是几个二十四五岁的年轻人,留着长长的头发,穿着喇叭裤,嘴里斜斜的叼着卷烟,其中一个手里还提着收音机。(凭想象的,大概那时候的混混就这么一个样子吧!当然,比起现在的来,当然形象上差了许多,也没现在的酷!)

那个提着收音机的把嘴里的半截烟往旁边一吐,故意把声音弄得阴森森的:“站住,在干什么?”

方大伟知道这些人闲极无聊,只要低声下气点,让他们满足了虚荣心,也就过去了,马上陪着笑:“各位大哥,我们在这里捡一些贝壳……”

啪一声,另一个人挥手把陈瑾捧在手里的鱼虾打得满地都是,嘿嘿笑了一声,把眼光投向戚敏。

方大伟脸上怒容一闪而过,不过他知道现在不是冲动的时候,忍了下去,把他鱼虾打落的那个人打量着戚敏,本 书由ωωω.ūмDтхт.сοм提 供 下 载喃喃念道:“妈的,身条子长的不错,怎么弄得那么脏,奶奶的,拉回去洗洗干净,把灯关上,倒也不错!”

方大伟再也忍不住,怒喝倒:“你……”他才说出一个字,两个身影挤了上来,两个人一左一右的夹着他,右面那个俯视着他,喷出一口含着烟味、酒味以及大蒜味的恶心的混合气体,口齿不清的说道:“小王八羔子,想怎么着?”

方大伟还没作出反应,戚敏尖叫一声,拉着他转身就跑!

那几个人嘻嘻哈哈笑了几声,提着收音机那个混混笑道:“这娘们看背影倒像是个美人,前面看起来,就大倒胃口了……”

他边说边盯着戚敏奔跑时的腰肢,那里扭动得极是诱人,突然大叫一声:“妈的,受不了了,丑点老子也将就了,又不是当婆娘……”把手中的收音机往旁边人手里一放,几大步就追了过去。

戚敏与方大伟一个少年,一个女人,加上逃跑时又拉着手影响了速度,片刻时间就被追上了,那个混混一巴掌把方大伟打倒在地上,伸手一把抓住戚敏的头发,嘿嘿的盯着戚敏的脸看。

后面几个混混哈哈笑着追了上来,有一个叫道:“军哥,想不到你眼光也变得那么……”他还没说完,抓着戚敏头发的混混叫了一声:“奶奶的,别躲,我看看……”他用力扯着戚敏的头伏,扒开挡在她脸部的乱发,怔怔的看了一会,猛然间大叫一声。

“标致,真他妈的太标致了!”

一个混混一边把冲上来的方大伟一脚踢开,一边笑着:“军哥,多日没沾女人,老母猪都变貂蝉了!”

不过他转头看见戚敏的时候,嘴巴也张大了,戚敏因为奔跑时出了汗,把染到脸上的颜色冲开了,露出白皙的皮肤,而此刻挡住她脸部的头发被扒开,虽然她的脸依旧是脏兮兮的,头发依旧是蓬乱的,不过,她那惊人的美丽却已无法掩饰了。

几个混混神魂颠倒的看着她,抓着她头发的那个似乎觉得那么野蛮的对一个美女大不应该,也稍稍的把手松开,换成抓着她的手。

他们没留意到方大伟偷偷的走到戚敏旁边,猛的一把推开抓着她的那个人,拉着她转身就跑。

这一次,几个混混不再漫不经心,方大伟没跑出十步,就被他们一阵拳打脚踢,躺在地上动弹不得,戚敏被他们抓着远去,远远来传来戚敏的叫声:“大伟,你怎么了……放开我……”

“嘿嘿,这小娘们性儿很烈,对咱的胃口……”

“去去,刚才谁说我的眼光怎么怎么……”

方大伟受伤不是很严重,只不过一时失去活动能力罢了,他耳听着那些人远远的离去,心中就像一把刀在割一样。

一个美丽而又成熟的女人,被几个血气方刚的混混劫持而去,下场,他简直连想下去的勇气都没有,他只盼自己手上能有一把机枪,狠狠的把那几个王八蛋全部扫成马蜂窝。

过了十来分钟,他身上慢慢有了力气,他颤巍巍的爬了起来,心中一阵茫然,那些王八蛋在什么地方?

看他们的样子,手里还提着东西来玩儿,应该是附近的,而附近,就只有那个小城镇!

来到镇里,他心里已经麻木,似乎连悲伤都感觉不到了,只是有一个念头:赶快找到他们,救出戚敏!

这个城镇不大,他向当地的人说出那几个青年的样貌,结果人人都是一脸惧色,没有一个人敢回答他。

一转眼,夜幕降临,时间已离戚敏被他们带走过了四五个小时,这个时候,该发生的都已发生,方大伟每过一分钟,心中就如同被刀狠狠的刺了一下。

天全部黑了的时候,他已筋疲力尽,不过他虽然咬着牙,鼻孔里喘着粗气,眼睛里却没有半滴眼泪,甚至连一丝感情都没有,看起来就如同野兽的一般,有的只是杀戮!

最终,他又回到了戚敏被人劫持的海滩,站在岸边一块高高的岩石上,迎面吹着冰冷的海风,麻木的脸上终于有了表情。

他扑在岩石上,脸上闪动着后悔、悲伤、愤怒、不甘、屈辱……几滴眼泪终于滑落下来,他一天没有流泪,此时再也忍不住了,嚎啕大哭起来。

咔嚓一声,仿佛老天爷也在为他感到不平,天空中打了个大大的霹雳,转眼之间豆大的雨洒落下来。

方大伟突然站了起来,指着天空怒骂道:“有朝一日,我会百倍千倍把今日所受的屈辱报复回来!”

风雨中,他的声音犹如受了重伤的野兽在临死前的咆哮:“所有对不起我的人,我会让他后悔来到这个世界!”

突然他觉得头上的雨点不再掉下来,有人在耳边轻轻说道:“小伙子,什么事那么激动?”

这话说完,他身边亮起一丝光,颜色是青色的,淡淡的,照见了旁边站着的一个青袍人,雨点在这个人的周围纷纷被弹开。

饶是方大伟刚才心如死灰,也吓了一大跳,连退几步,差点从岩石上掉了下去,他稳住身体,结结巴巴问道:“你……你……是谁?”

第十八章 凉拌

方琪听方大伟叙述到这里,忍不住问了一句:“他是谁?”

随即她马上反应过来,看着棺材里的黑衣人,沉默了一下,低声问道:“是他么?”

方大伟盯着棺材里的人看,脸上露出尊敬、惋惜、伤心的神色,点了点头:“嗯,就是这位恩公!”

“当时我的心里狂暴无比,甚至有杀人的冲动,恩公只说了三句话,就让我恢复了平静,他的第一句话是,那个女人没事!”方大伟面色缓和了许多。

“第二句呢?”问这个话的却是陆遥。

方大伟微微笑了一下:“他第二句话是,我助你成为人上人!”

方琪这才恍然,原来父亲一生的转折点是在这个黑衣人身上,怪不得称他为恩公。

“那第三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仙魔进化史】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