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仙魔进化史 >仙魔进化史_分节阅读_第35节

仙魔进化史_分节阅读_第35节

作者:退而结网 发表时间:2018-10-13 20:37:20 更新时间:2020-03-23 23:46:03
啊!”

陈瑾本来担心她被燕难归说动,现在心头终于落下了块石头,大声喝彩道:“对,荷姑姐姐,有恩不报是为小人!”

燕难归终于转头盯着陈瑾,看了他半天才道:“小子,一会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痛苦!”

陈瑾迎着他的眼睛,毫不退避的与他对视着,听了他的话,接口道:“我与荷姑姐姐共同进退,有难同当!”他知道燕难归对他极为愤怒,求饶服软那是不管用的,就算管用,他也不屑为之。

燕难归爆发出一阵大笑:“就凭你这卑贱的人类,配说什么共同进退?我把你撕成粉碎,她我照样不会伤害的!”

说完这话,他往前跨了一步,这简简单单的一步,让他在一瞬间来到陈瑾身旁,而原本平静的沙漠里突然刮起了一阵大风,吹得沙石不断扬起。

一直在蓄势待发的荷姑叱喝一声,一片碧绿色的光芒笼罩住陈瑾身体,燕难归微微往后退了一步,淡淡说道:“五妹,我是不忍心伤你,当真就以为我伤不了你么?”

他身上突然金光大盛,手里幻化出一柄金色的长弓,轻喝一声,一道炫目的光箭对着荷姑面门射去。

荷姑手里的笛子连连挥动,又退后了六七步,这才把那道光箭给打散,不过她的脸色已变得有些惨白,身体也有些摇晃。

“五妹,你不适合战斗,多年前我都说过这句话……我的第二箭,只怕你都接不住了,放弃吧!”

荷姑咬了咬牙,扬声道:“事在人为,来吧!”

燕难归脸上闪过一丝不忍,双臂张开,喝道:“接不住的话,你就叫一声,我真的不想伤你!”

这第二箭更是声势大增,耀眼的光芒连天上的太阳光也给比了下去,陈瑾担心的看着荷姑,突然间升起了佩服的感觉,像这么坚持的人,他倒从来没见过。

虽然他知道,一旦荷姑失败了,他的命运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不过他心里居然没有半点害怕,眼睛还睁得大大的,看着场中的两人比斗。

突然一阵香风传入他的鼻中,耳旁有人轻轻说道:“咱们走!”眼前一黑,他知道又进入了那个空间隧道里。

不过他疑惑的是,进入这个隧道的时候,明明看见荷姑还在场中拼力挡着燕难归的光箭。

“咱们快……快一点,如果在这里被他抓住了,那就再也逃不了了!”荷姑声音没有了刚才的清脆,不仅带着一丝沙哑,而且还听得出她似乎十分疲惫。

“到底是怎么回事?”陈瑾还是忍不住问道,“我进来时,明明看见你还在外边!”

荷姑喘了口气,低声道:“我舍弃了一点本体,他一时间没认出来!”

而此时,大漠里燕难归正咆哮着仰天怒喝:“五妹,为了他,你连修炼多年的本体也舍得舍弃么?你难道不知道,这样的话,你的修为要倒退多少?”他的手上,拿着一段碧绿得似乎渗出水来的荷枝。

陈瑾眼前一亮,发觉他们已来到一个沼泽旁边,四周都是绿油油的藤状植物,他们的落脚点,恰好是在沼泽中的一块石头上面。

荷姑一放下陈瑾,口中喘息几下,突然喷出一口绿色的液体,她神色萎靡,脸色苍白得吓人。

陈瑾躺在地上,看着她的样子,突然感到又是感激,又是心痛,他虽然不知荷姑为了救他舍弃一些本体意味着什么,但眼见她此时的样子,猜也猜得到代价不会很小。

他突然感到有些惭愧,堂堂一个男人,居然要女人护着,这是以前他不敢想象的。

“你把我交给他吧,免得到时候与我一样的下场!”他盯着荷姑的脸,第一次没有嬉皮笑脸。

荷姑咳嗽了几声,看着他,眼睛里似乎有了点笑意:“你不是说咱们有难同当么?”

陈瑾有些尴尬,说道:“我那是开玩笑的,说真的,你把我交给他,你自己就没事了,我与你无亲无故的,你没必要为我那么拼命!”

荷姑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三哥虽然对我极好,不过他还是不敢违背……嗯,到时候我还是一样的要受苦,与其那样,不如尽力一搏,呵呵,好歹也算交了你这个朋友!”

陈瑾一阵激动,大声说道:“我陈瑾在此发誓,一旦我身体恢复正常,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就绝不会让你先受到伤害!”

荷姑眼睛闪过一丝异色,过了良久,微微一笑,却没有吭声。

陈瑾一时冲动,说了那么一句话,又感到有些反悔:她这么厉害,都对付不了燕难归,自己算个屁啊!

不过他小心的看着荷姑的脸色,没有见到她露出嘲笑的神态,只是静静的低着眉,若有所思。

两人各有心事,一时间静了下来,只听见丛林里各种鸟叫声与昆虫的名叫,还有风声吹过树梢的沙沙声。

“我最后问一句,五妹,你定然是要护着他了?”远方一阵金光闪过,燕难归的金弓满拉,对着他们俩,冷冷的说道。

荷姑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突然张开双臂,挡在陈瑾面前,她柔声说道:“我就知道躲不开三哥多久的,三哥,我的性子你一向很清楚,我说过的话,几时不算数了?”

燕难归脸色凝重,金弓慢慢的拉圆,喝道:“那就没话说了,接招吧!”

荷姑眼里闪过一丝决绝,惨白的脸上突然涌上红晕,站在陈瑾面前的身体却一点不动。

陈瑾盯着她妙曼的背影,眼里突然一酸,不知怎么突然想流泪,或许是因为将死了吧,或者是因为这个女子不离不弃,用生命维护着他——虽然他知道大概是为了附体在他身上的那个‘老先生’。

不过尽管如此,他心里还是有一股说不明白的情绪涌了上来。

过了良久,燕难归艰难的放开手里的金弓,叹息道:“五妹,毕竟咱们相处了这么久,我也记得当年我被打的几乎神魂具灭的那一次,是你在床边整整照顾了我半年,唉,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如果这次你能躲过我十天,我再也不会为难你了!”

这话说完,他立即消失了,空中还留着他的话音:“这一次就当还了你的情,下次再见,我定然不会再手软,那就是不死不休的结局!快走吧,我给你一个时辰!”

第七章 也许咱们可以不死

别墅里,王嫂微微觉得奇怪,那个未来的姑爷已经三天没有出来吃饭了,方大伟夫妇这几日也不在家,方琪是与商玲珑出去后就一直没有回来。

虽然小陈(陈瑾叫她这么称呼的)叮嘱过她,如果他在房间里没有出来,不要去打扰,他自己会出来的,不过这种情况最长的时候也一天半,现在已经三天了,她不由有些微微担心。

但是由于陈瑾当时对他说这些话的时候神色很是凝重,所以她也不敢去打扰陈瑾。

只是到了第三天晚上,这心里就难免有些嘀咕,这个姑爷,究竟在弄什么名堂?

当她看见方琪突然出现的时候,恍如遇见救星一样,连忙把这个情况告诉了方琪,至于方琪会怎么做,那就不是她的职责范围了。

方琪连衣服都没换,急急忙忙就冲进了陈瑾的房间,却发现里面就如她离开的时候一样,连床前那台电脑都没有关闭,不过屏幕处于省电状态。

她的嘴唇哆嗦起来,这陈瑾总是让她不省心,这一次又会发生什么情况?

戚若云跟随她走了进来,看她的样子,连忙低声安慰了起来。

而商玲珑却仔细观察房里的东西,终于她停在陈瑾的床前,那里有一个深陷下去的痕迹。

方琪一直盯着她的动作,看见她盯着那个深陷下去的地方若有所思,于是说道:“那是他打坐留下来的吧!”

商玲珑深深吸了口气,叹道:“很厉害,非常厉害!”

方琪心里燃起一丝希望,连忙问道:“师傅,什么很厉害,陈瑾到底在哪儿去了?”

商玲珑指着那个痕迹,脸色凝重的说道:“房间里没有打斗的痕迹,当时的情况应该是陈瑾正在打坐,加上王嫂说了,没见到他从门口出去,所以……”

她一字一句的说道:“我断定,陈瑾是在打坐的时候被人劫走了,而且这个人非常厉害!”

方琪脸上露出疑惑的神色,看了戚若云一眼,又转向她问道:“师傅怎么能断定这个人厉害?”

商玲珑慢慢走到窗边,轻轻把窗子打开,过了片刻才道:“我们不论施展什么法术,都会留下灵力的波动,而且绝不会在短短几天就消失了,而现在房中,你们感觉得到灵力波动么?”

方琪茫然的摇了摇头,戚若云也忍不住问道:“也许那人的灵力过于弱小,咱们感觉不出来呢?”

商玲珑苦笑了一下:“你们刚修炼不久,当然感觉不到,我也感觉不到……”她闭上眼睛,似乎在搜索什么似的:“不过我有一种直觉,虽然我不知他用的什么法术,但能肯定的是,他比我强太多了!”

她睁开眼睛,看着满脸迷茫的方琪与戚若云,解释道:“如果一个修炼者法力高出对方太多的话,他施展出来的法术,对方就察觉不到!”

她又笑了笑,指着床面前的一双鞋子:“不过,陈瑾不可能光着脚就跑出门吧?他连鞋子都没穿,而且又是在打坐,我只能断定,是有个修真者把他劫走了,并且这个修真者还非常厉害,厉害到我感觉不到他的灵力波动!”

方琪与戚若云关心则乱,当然没有注意到这些细节,方琪马上开口问道:“师傅,那现在怎么办?”

商玲珑摇了摇头:“等!只有等了,这个人很厉害,想必不会为难一个普通人吧,咱们先耐心等等!”

方琪脸上现出又是恼怒又是担忧的神态:“陈瑾,你的麻烦事怎么就那么多啊?”

************************************************

阿嚏!陈瑾大声的打了个喷嚏,喃喃念道:“谁又在念我了?”

荷姑已不再像刚出现时的恬雅,金色的头盔早就不知落到什么地方去了,头发散乱,身上的盔甲已裂开了几个大口子,她脸色非常惨白,嘴角还带着一丝丝的血痕,嘴唇紧闭,显然是咬牙强撑。

她听见陈瑾的话,转头勉力露出个微笑:“大概是你的小情人想你了吧!”

这已是逃亡的第四天,无论荷姑用什么法子,燕难归总能在第一时间找到他们,然后就是一场大战,并且总是在最危急的时候,突然燕难归的攻势就松了下来,让他们有机会逃走。

开始的时候陈瑾还以为是燕难归顾念旧情,不忍下手,后来在逃亡途中与荷姑聊天时才明白,这家伙根本就是个变态狂。

据荷姑说的,燕难归是个非常决断的人,他一旦决心与你为敌,就绝不会手下留情,只不过他有个癖好,不到最后的关头他不会下手。

他喜欢那种慢慢折磨别人的感觉,就像猫抓住了老鼠,喜欢玩尽兴之后才吃掉。

所以他说了给陈瑾二人十天的时间,不到第十天,他就不会下手杀掉他们。

陈瑾想着自己像老鼠一样的被他追赶,心里总是有一种怪怪的感觉,开始的时候,荷姑还尽力的使用各种法术努力避开他,不过试了多种法术后,发觉没有效果,两人就光明正大的在空中飞着。

途中,荷姑偶然使用那种空间法术,或去大海,或到大漠,不过他们没喘上一口气,就被燕难归追上,又是一阵大战。

而且随着荷姑受伤日重,灵力消耗过多,那种空间法术也快使不出来了。

陈瑾慢慢的发现了一个问题,尽管他们不断转换地方,不过他们一直渐渐朝着西北方向移去。

这三天来,两人在闲暇时也互相间说些话,陈瑾对她说了自己的许多事,就连与方琪间的事情也直言不讳。

当他说这些事的时候,荷姑总是全神贯注的听着,眼里偶然现出一丝羡慕,有时候也提出一些疑问,比如两人相爱是一种什么感觉之类的。

不过陈瑾从她的口中却没得到任何有用的消息,除了她的姓名,还有就是一些她从前修炼的趣事,问到她从什么地方来,体内的那个‘老先生’与她什么关系,她就闭口不说了,每当这个时候,她总是带着一点愧疚,对陈瑾说道:“真对不起了,这些我真的不能告诉你了!”

陈瑾心里觉得好笑,她为了自己弄成这个样子,自己也就问她一些不能说的事情,她就满脸不好意思,这个女子,性格真的很柔顺。

陈瑾看她转脸过来说了那句话,脸上就憋出一丝红潮,再也忍不住激烈的咳嗽起来,不禁担心起来:“你没事吧?唉,如果我能自己走就好了!”

荷姑咳嗽了一阵,慢慢平静下来,微笑着道:“你能自己走有什么用?他那么厉害,就算你能用空间转移的法术,一样是没用的!”

自从与燕难归斗了几场后,她没有再叫他三哥。

陈瑾脸上不由一阵讪讪,连忙岔开话题:“你歇歇吧,提着我也是挺累的!”

“提着你倒不费力,就是灵力消耗过度,在这里又不能补充……”虽然是这么说,荷姑还是停了下来,落到地上。

这里是一个戈壁,气候干冷,天空中阴沉沉的,随时都有可能飘下雪来,陈瑾身上的衣服穿得不多,不由自主的打起颤来。

荷姑手里迸发出一阵淡淡的绿光,瞬间裹住陈瑾的身体,顿时那种寒冷的感觉一扫而空。

陈瑾连忙道:“别浪费灵力了,这点冷我还抗得住,想当初,在昆仑上的陷空洞里,比这里不知冷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仙魔进化史】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