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仙魔进化史 >仙魔进化史_分节阅读_第36节

仙魔进化史_分节阅读_第36节

作者:退而结网 发表时间:2018-10-13 20:37:20 更新时间:2020-03-23 23:46:03
多少,嘿嘿,还不是……”

荷姑怔怔的看着他,眼里露出一股温暖,问道:“咱们快要死了,你不怕么?”

陈瑾心里一阵黯然,死谁不怕,而且燕难归偏偏不肯痛痛快快给他们一个了结,故意用时间来增加他们的恐惧,不过他马上笑了起来:“如果是我一个人,我肯定怕得尿裤子了,嘿嘿,与你在一起,那就不怕了!”

荷姑脸上一红,马上有些好奇的问道:“怎么与我一起就不怕了,我可打不过他啊!”

陈瑾故意露出色迷迷的眼光,上上下下打量了她几眼,直到把她的脸看成了一块大红布,这才笑嘻嘻的说道:“俗话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荷姑你倾城绝世,就算死一百次,我也开心的很啊!”

荷姑脸上羞红,呸了一声,没好气的说道:“你就会拿我开心,你那小情人怎么办?”

这些天陈瑾经常对她开这些玩笑,慢慢的她也开始适应了,不像最初那样,老半天都不好意思说话。

一股哀伤涌上陈瑾心头,虽然他尽力做出不在乎的样子,不过方琪,自己死了,她会变成什么样呢?

他把头转了过去,不让荷姑看见自己的表情,不过他没有留意,在他转头过去的时候,荷姑脸上露出复杂的表情。

过了一会,荷姑用淡淡的语气说道:“也许咱们可以不死!”不等陈瑾回答,她站了起来,眼睛盯着空中,面无表情道:“他又来了!”

第八章 沧海桑田

阴沉沉的天空撕开了一条裂缝,燕难归面带微笑,双手负后走了出来,他站立在空中,俯视着两人,用漫不经心的口气说道:“第四天了,ωωω,UМDtxtcòm>提供uМd/txt小说嘿嘿,五妹,你还能战么?”

荷姑抬头看着他,缓缓伸出手里的笛子:“来吧!”

陈瑾忍不住大叫道:“姓燕的龟儿子,有种就把咱们杀了,弄这种无聊的游戏,好玩的很么?”

“住嘴!”这句话同时从燕难归与荷姑的嘴里说了出来,荷姑有些恼怒的瞪了陈瑾一眼,而燕难归有些诧异的看了荷姑一眼,突然脸上绽出笑容。
本 书由ωωω.ūмDтхт.сοм提 供 下 载
“姓陈的小子,你越这么说,就表明你害怕了,嘿嘿,我偏偏就是要弄这种无聊的游戏,要知道,现在谁的拳头大,谁说的话管用!”

他又转头看着荷姑,露出戏谑的表情:“五妹就比你清楚,能多活一天是一天的事,惹恼了我,连一刻都不让你们好过!”

说完这话,他举起手里,手里幻化出一柄金色的长枪,往下一掷,金色的枪带着风声,划开阴沉沉的天际,向着荷姑直射过来。

荷姑脸色凝重,身体扭动几下,人突然出现在十几米外,而那支长枪,呼的掉了个头,向着陈瑾射了过去。

嘭一声巨响,陈瑾躺着的地方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深坑,荷姑手里提着他,站在离坑几米的地方,头发凌乱,身上的金甲似乎又破了几个口子。

燕难归点了点头,笑道:“五妹,你还能接我几招?”呼一声,又是一柄长枪射了出来,这一次,枪飞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分成千百支,密密麻麻的射向二人站立的地方。

“以前我就说过,你修炼的法术没用的,修炼不用来战斗,那有什么用?”空中传来燕难归得意的大笑声。

荷姑伸手在空中挥了一下,他们面前突然出现一张巨大的盾牌,这个盾牌颜色翠绿欲滴,就像……一张巨大的荷叶!

那些金光射到这个盾牌上,立时发出嗤嗤的声响,而荷姑脸色突然黯淡下去,猛的一下喷出一口碧绿的液体。

陈瑾心里焦急,他知道荷姑若是吐出来的是红色的血,那倒没什么,只要吐出这种碧绿的东西,肯定是元气大伤了。

他心中泛起一阵无力的感觉,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迫切的想拥有力量,燕难归说得对,谁的拳头大,谁说的话才管用。

回顾他自从被人误解魔灵附体后,一直就被人掌控着,就是那种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感觉。

原本他身体筋脉断开,好歹行动不受限制,但从被抓来后,身体的筋脉还通了一条,却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连一根手指都动不了,能动的,只有一张嘴巴以及稍微扭动一下脖子。

他张大了嘴,准备破口大骂,突然一只软绵绵的手掌掩住他的嘴巴,荷姑低声道:“再挨一会,他就走了,别乱发火!”

燕难归在空中桀桀笑了几声,手一张,一柄长弓凭空出现,他大笑着说道:“五妹,你总是那么死心眼……接我三箭,今天也就过去了,如果接不住,嘿嘿,你们就认命吧!”

呼,一道金光转瞬来到陈瑾面前,荷姑似乎连站也站不稳了,不过就在金光要射中陈瑾时,他的周围突然出现了一些根须状的东西,不断的围拢那道金光,渐渐的把金光包在中间。

就在金光刚接触到那些须根的时候,荷姑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口里碧绿的液体犹如水龙头一样的喷射出来,陈瑾勉力抬起头,急叫道:“荷姑,你怎么了?”

从他的方向,看不见荷姑的脸,只是从喷射液体的数量,感觉到比上一次要多了许多,而且他发觉,荷姑的腿慢慢的弯了下去。

嗖,嗖,又是两声,这一次是两箭同时发出,陈瑾感觉到她拼命吸了口气,努力站直了身体,那些根须不断的在空中盘绕着,包裹着两道金光。

这一回,她连叫都叫不出来了,先是手一软,抓着陈瑾的手再也抓不牢,陈瑾跌到地上。

从这个位置,陈瑾清楚的看到,她的连变成灰白一片,身上的金甲已破损不堪,有的地方甚至露出了里面雪白的肌肤。

终于,她再也站不住,摇摇晃晃的倒在地上。

“很好,今天算是过关了,明天再来!”燕难归在上面嘿嘿笑道,临走前他留下一句话:“你们好好休息吧,看看明天还能撑得过么?”

陈瑾没有心情理睬他,拼命的想爬到荷姑的身边,但手脚一点力都使不出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躺在地上。

就在他乱喊乱叫了一会,荷姑慢慢睁开眼睛,她看着陈瑾急切的样子,咳嗽了几声,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道:“别担心,我休息一会大概……大概就能恢复点力气,只要……只要咱们能撑过今天,也许就不会死了!”

她双眼无神的望着天空,喃喃道:“能不能逃过这一劫就看咱们的造化了!”

陈瑾听见她能说话,稍微心安了点,不过马上就觉得奇怪了:“我听你说了两次也许不用死了,到底还有什么法子?”

荷姑艰难的把眼光转向西北方向,有气无力的说道:“那边有一个人能帮助咱们,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不知他到底在不在了?”

陈瑾苦笑了一下,心想连那人在不在了都不清楚,又怎么知道他肯不肯帮,愿不愿帮?不过他不愿打击荷姑,随口敷衍了一句就闭上了嘴巴。

荷姑似乎谈性来了,口里念叨:“这些天,我忽左忽右,一会去南方,一会又去北边,一会跑到东方去,就是为了迷惑他,不让他知道我想去那里,如果他知道了,肯定不会让咱们有机会到达那里的。”

陈瑾心里升起一丝希望,问道:“这个人究竟是谁,居然连燕难归都能对付?是不是那五大高人之一?”

荷姑闭上眼想了想:“我不知道你说的五大高人是谁,不过在几万年前,这个人就已经几乎当世无敌了,想必现在修炼得更为精进。”

陈瑾热切的问道:“那怎么当初一开始不就去找他?”毕竟谁也不会真的想死,有了一丝希望,陈瑾心思也开始活络起来。

荷姑叹道:“第一,开始我没有想到,第二,我怕燕难归发觉我的意思,如果他发觉了,咱们到不了那儿就被他杀了,第三,嗯,这个人……这个人……”她惨白的脸上突然现出一丝光彩。

陈瑾看着她的样子,突然明白了,心里不知为什么涌上一股酸意,故意用满不在乎的口气说道:“哦,原来是老相好啊!”

荷姑忽然露出恼怒的表情,低声喝道:“别胡说八道!”

看见陈瑾闭上了嘴,她似乎又觉得过意不去,低声解释道:“我一开始不去找他,不是因为与他有什么,而是不愿连累了他……他向来出手绝不留情,一旦把燕难归伤了或者杀了,定然会惹出滔天大祸!”

陈瑾突然觉得心情不知怎么好了许多,笑嘻嘻的说道:“那你赶紧恢复体力,咱们马上就找他去,找到他后,好好的修理姓燕的王八蛋一次!”

天空飘飘荡荡的飞下了鹅毛般的大雪,陈瑾没有了荷姑的法力护体,冷得牙关不断的打颤,渐渐的,就在大雪几乎把他们埋住的时候,荷姑发出一声清叱,费力的站了起来。

两人向着西北飞驰而去,荷姑一边费力的运转灵力,一边不断轻轻咳嗽。

过了二个多小时,眼前出现了一座连绵不绝的大山脉,远远的看过去,那些山峰高高的,恍如直刺入云间,山腰开始,就是皑皑的白雪。

这时,荷姑已没有多余的法力护着陈瑾,陈瑾冷得嘴唇都青紫了,脸上被风犹如刀一般的刮着,不过他咬紧牙关,硬是一声不吭。

荷姑面对着远方最高的一座山脉,脸上突然露出疑惑的神色:“就是那里了,不过怎么变了,这里应该是一片汪洋才对!”

陈瑾觉得眼前的景色十分的熟悉,费力的在脑海里搜索是什么地方,随口答道:“你在的时候不知是多少年前,大概是地壳运动改变了吧!”

突然他脑里一亮,想起这座山脉的名字,珠穆朗玛峰!

从电视里,从原来的地理上,他对这座山的了解可谓不少,看过的图片也很多很多了,只是没有亲自来过,辨认了半天才认出。

正当他心里松弛下来,正准备扭动一下脖子的时候,荷姑发出一声惊叫。

陈瑾自从遇见她以来,她一直很沉着,即便被打得遍体鳞伤,也没有此时的惊慌。

她口中叫的是:“他,他发觉了,追上来了!”

身后传来一阵连绵不绝的长啸声,天际一道耀眼的金光向着他们疾驰过来。

第九章 昆仑之行

方琪家中,方大伟夫妇已回来,坐在沙发上,一脸无奈的看着坐立不安的方琪,戚敏忍不住说道:“琪琪,你这样转来转去头不晕啊,有什么事坐下来好好商量啊!”

方琪就像没有听见她话一样,又绕了一圈,停在宽大的落地窗前,怔怔的看着外面花园。

戚敏摇了摇头,轻声嘀咕了一句:“唉,小陈这孩子,怎么总不让人安宁?”

方大伟脸色阴沉,突然开口说道:“琪琪,你与小陈的事情这么多曲折,我看,还是……”他从来没有干涉过女儿的感情,但陈瑾总是惹上有些奇奇怪怪的事情,这个宝贝女人自从与那小子在一起后,就三天两头的不开心。

不过他这话一说出口,就被戚敏轻轻的用手肘碰了一下,他也醒悟过来,知道说错话了。

但见方琪猛的把头转了过来,眼睛周围红了一圈,她盯着父亲看了片刻,费力的从口里挤出一句话:“这是我的事!”

说完话后,埋着头就向房间快步走去。

方大伟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突然坐在他们夫妇对面闭目沉思的商玲珑叫道:“琪琪……”

方琪听见师傅的叫声,犹豫了一下,停住了脚步,又听她说道:“修炼之人切忌情绪不稳定,过来吧!”

父母她可以闹脾气,师傅的话可不敢不听,现在能想办法帮她的,也只有师傅了。

她别别扭扭的走到商玲珑的身边,坐了下来。

商玲珑睁开眼睛对她微微一笑,低声道:“等我接一封书信,再给你想想法子!”

只见她伸出右手,凌空一招,一道黄光倏然飞入她手里,她轻轻把手摊开,掌心是一个小小的信封。

商玲珑看了方大伟夫妇疑惑的眼光,笑着说道:“一点小小的把戏,没什么用途的……”等她拆开信封看了几眼后,脸色突然凝重起来。

过了片刻,她才对方琪道:“文厨子请我去昆仑见面,也不知出了什么事,在信里没有说明白!”

方琪急道:“那……那他怎么办?”

商玲珑想了一下:“我尽量早去早回,你在家里等一阵吧,也许过不了多久他就回来了!”

方琪拉着她的衣服,嘟着嘴道:“不行,师傅不在,我心里更没底!”

“那好吧!你与我一起去,咱们快去快回!”商玲珑苦笑了一下,转头对着坐在电视面前津津有味看着肥皂剧的陆遥道:“你与若云在这里守一下,若有什么事,赶紧通知我!”

陆遥随口答应了一声,商玲珑恼了,上前踢了他一脚:“我说的你听见了么?”

“哎呦!”陆遥抱着脚跳了起来,有些恼羞成怒:“说就说嘛,干嘛动手,你不就说,让咱们在这里等你,有什么事赶紧通知你,就一句话还记不住?”

商玲珑瞪起眼睛:“我哪里动手了,我动的是脚!”

“好了,好了,快走吧!”陆遥不耐烦的挥挥手。

昆仑山上,文厨子负手站在陈瑾曾经住过的小院里,盯着正西方,口中喃喃念着什么,突然他那个算命的徒弟急冲冲从院门走了进来,对着他鞠了一躬道:“师傅,商仙子到了!”

“快请!”文厨子连忙跟随着徒弟走了出去。

宾主坐定,文厨子看着站在商玲珑背后的方琪,问道:“仙子,这位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仙魔进化史】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