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仙魔进化史 >仙魔进化史_分节阅读_第40节

仙魔进化史_分节阅读_第40节

作者:退而结网 发表时间:2018-10-13 20:37:29 更新时间:2020-03-23 23:46:03
很有活力,恢复得似乎很好,他与方琪开了一会玩笑后,偷偷把陈瑾拉到一边。

“小子,我想出法子了!”

陈瑾有些摸不着头脑,疑惑的问道:“什么法子啊?”

哪吒看了他一眼,撇着嘴道:“别人为了救你,几乎落得神魂具灭,而你……嘿嘿,不过你的眼光倒是不错,两个女人都那么……”

陈瑾一下子激动起来,连忙打断他问道:“荷……荷姑有救了?”

当时哪吒对他说,只有一半的希望救得了荷姑,他没有想到这么快就有了结果。

“跟我来!”哪吒转身走进他修炼的那间房里。

进了屋里,他指着角落一个木盆对陈瑾说道:“我把她的本体抽了出来,养在里面!”

木盆里,有一株翠绿欲滴的荷花,比起普通的荷花,这株荷花颜色更深,而且叶子只有一般的荷花的一半大。本 书由ωωω.ūмDтхт.сοм提 供 下 载

陈瑾那天看了荷姑的样子,就知道她不是真正的人,也猜想到她恐怕是荷花修成正果,不过看着盆里的荷花,想起荷姑清秀脱俗的面容,他没有感到害怕或是厌恶,心里对荷姑的思念反而更深。

“这……这就是她原本的模样?”陈瑾忍住伸手抚摸一下的冲动,问道。

哪吒看了看他的脸色,突然笑了起来:“是不是很吃惊?”

陈瑾摇了摇头,认真的说道:“我想知道关于她的一切,所有的!”

“来,这边坐下吧!”哪吒拍了拍地上的那个蒲团,坐下下去。他房里,没有摆床,也没有椅子桌子一类的东西,就只有几个蒲团。

陈瑾坐在他身旁的蒲团上,看见他脸上现出回忆的表情,过了几分钟,才开口说道:“那个年代,过去很久很久了,那时候,这里灵气充沛,有许许多多稀奇古怪的东西,人们很轻易就能修炼成你们所谓的神仙,不仅如此,飞禽走兽,一些花草树木,能化成人样的,也数不胜数……”

陈瑾插了一句嘴:“这里?就是我们现在生活的地球?”

哪吒没有回答,闭目不知在想什么,过了片刻才道:“那时候这里只有一块大陆,大小比起现在所有大陆加起来小多了,她是长在内陆最大湖泊的一株翠玉荷花,当时已经通灵,不过就差最后一步,无法变成人形,这一步之差,往往许多将要修成正果的飞禽走兽、花草树木永远跨不过去!”

“而她的运气还好,遇见了七蹬……”说到这里,他指了指陈瑾的身体,解释道:“就是你体内的那个老家伙,他这个蹬是蹬开的蹬,而不是灯火的灯……”

陈瑾这才明白,原来自己体内的那个灵魂,名叫七蹬,哪吒看着他有些迷茫的神情,笑道:“这些名字你肯定不熟悉的,你只要知道,当年这个七蹬,是整个大陆数一数二的强者,至于他为什么叫这么古怪的名字,就别去想了!”

他顿了顿,接着说道:“七蹬恰好路过那儿,看见荷姑正在苦苦挣扎,这最后一关始终过不去,他一时善心发作,帮了她一把,让她度过了这个难过,所以荷姑这才修成正果——这就是为什么她会舍命帮你的原因!”

陈瑾现在才算是明白了其中的原委,怔怔的看着盆里的荷花,心里不由升起一丝怜悯:“那时候她不知受了多少苦,才修成人身,为了我,嗯,开始为了那个七蹬,后来就是为了我,变成了这个模样!”

房里两人都没有说话,陈瑾在想着荷姑的音容笑貌,而哪吒,则陷入了回忆中。

过了良久,陈瑾才突然想起来这里的目的,抬起头问道:“刚才你说有法子救她了?到底是什么法子?”

哪吒也回过神来,想了一下,才说道:“那天我检查你的身体,发觉你是半神之体,嘿嘿,当时脑筋糊涂了,没有想到这个法子……”

他微微顿了一下,盯着陈瑾道:“你现在的身体,比起那些所谓的神人来说,也差不了多少,而你的血液,更是起死回生的良药……你只需每天正午时,滴三滴鲜血进这个盆里,养足十八天,如果她能恢复过来,那就完全没事了,如果恢复不了,永远也这个样子了!”

陈瑾有些发懵了,问道:“如果不能恢复,她就一直是荷花,变不成人样了?”

“不,她现在只能活一个月!”哪吒摇了摇头道。

陈瑾声音有些发颤:“那……那你怎么把她弄出来了,那天说的不是能活半年么?”

“唉,多活几个月有什么用?这几天我想了又想,实在没法子了,如果不那么做,半年后她依旧得死,而且隔得久了,能不能救她还是另一回事!”

既然是那么回事,陈瑾也没别的话好说了,不过他突然想起一个问题:“那天你没发觉我是什么半神之体之前,你就没想到这个法子?”

哪吒笑道:“怎么没想到,我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个法子!”

“哼,我是半神之体,你就是全部的神体,你为什么没有想到用自己的血救她?”陈瑾咬着牙问出自己的问题。

“唉,你不懂的,我的血液火性太重,而荷姑又是生长在水中的,只怕两者有冲突,当时我告诉你,救得下救不下就看她的造化了,就是想着实在没法子了,就用我的血试试看!”

他说完这句话,突然醒悟过来:“小子,我为什么要对你解释这些?我与她没什么关系,为什么要用我的血救她?”

陈瑾嘿嘿干笑道:“我知道你心底善良,为了不把你想成一个见死不救的坏人,我必须得把这些弄清楚!”

哪吒哼了两声,又说道:“因为你的身体是那个老鬼改造过的,而那个老鬼当年助荷姑修成正果,两人间之间有一定联系,用你的血来治疗,那是十拿九稳的事!”

陈瑾满心感激,听了他说的话,希望多了几分,脸上露出了笑容。

哪吒看着他的脸色,又哼了一声:“现在救她是没事了,不过你得想好怎么对外面那一个说!”

他在来G市的途中,就了解到许多现代的事情,也知道陈瑾在荷姑与方琪两个人里面,只能选一个——虽然按他的想法,这种选择是非常可笑的!

陈瑾听了他的话,表情郁闷起来了,是啊,怎么说呢?原本以为还有一段时间可以逃避,现在事情摆到眼前了,该来的终归要来啊!

第十五章 婆婆妈妈

这几天方琪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陈瑾一到中午的时候,就钻进哪吒的房间,在里面呆好一会才出来。

有一次,她只不过随口问了一句,陈瑾突然变得满脸通红,神态变得扭扭捏捏的,半天没有说出一句话。

陈瑾的表情,不由让她好奇起来,到底在哪吒房里有什么秘密?

她趁陈瑾与哪吒都没有在房里的时候,偷偷溜了进去。

不过,没有发现什么与众不同的东西,她不死心,连那几个蒲团都揭开了搜了一遍,突然她发现了,房里多了一个盛满水的大盆,盆里种着一株碧绿欲滴的荷花。

花怎么会养在大木盆里,而且还养了株荷花,这个哪吒的品味倒有些奇怪,她暗自想道,正准备走出去,突然听见门口脚步声响,她一惊之下,不由有些尴尬,猛地觑见拖在地上长长的窗帘,闪身拉开躲到后面去。

她刚藏好,就听见有人拉开门走了进来,随着关门的声音,脚步又响了起来,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

她轻轻的扯开窗帘,露出一只眼睛看了过去,只见一个熟悉的背影蹲在大盆面前,然后的情景几乎让她叫了出来。

那个人侧过身来,用一柄锋利的小刀在手指上刺了一下,然后滴了几滴血在盆里,从她这个角度看去,正好看见这个人的侧面,正是每天都要来房里呆一会的陈瑾。

方琪本来跨出去的脚轻轻的收了回来,她倒要看看,陈瑾每天在这里到底是在干什么?

陈瑾滴完血后,拿过一个蒲团,坐了下来,痴痴的看着荷花,口中低声说着什么。

方琪侧起耳朵仔细倾听,听他说道:“荷姑,还有五天,你就能恢复了……唉,现在还不知怎么对琪琪说?”

方琪升起一丝疑惑:“荷姑,这是谁?他要对我说什么?”

她这一分神,陈瑾下面的几句话就没听清楚。

陈瑾说完了几句话,然后就呆呆的看着荷花,过了几分钟,就在方琪准备出去的时候,突然他长叹一声:“虽然哪吒说得肯定,不过越是临近,我怎么越心慌?”

方琪现在内心是疑云满布,哪吒和陈瑾到底在干什么?为什么自己问他们,他们的表情会那么奇怪。

陈瑾是有些慌张,有些不自然,而哪吒则是笑眯眯的,一副意味深长的样子。

陈瑾喃喃念了几句后,站了起来,又长叹一声:“无论如何,我必须得在这几天内说清楚这件事,要不然,你醒来后……”

他摇了摇头,没有再说下去,走到门口拉开门走了出去。

方琪心里升起一丝阴霾,这个陈瑾到底在搞什么鬼?渐渐的,她的心越来越乱,不过脑袋几乎想破了,也没理出一个头绪。

站了一会后,她才醒悟自己还躲在别人房里,连忙侧起耳朵听了片刻,确定外面没人后,偷偷拉开门溜了出去。

犹豫了一下,她回到自己房里,坐了来从头把思路理了一下,分析出下面的结论。

陈瑾与哪吒瞒着她一件事,而且这件事陈瑾清楚,她知道后会非常不高兴,陈瑾害怕她不高兴,所以一直不敢告诉她。

不过听陈瑾的口气,似乎在这几天内把这件事对她坦白。

接着她又分析什么事会让她不高兴,第一嘛就是陈瑾移情别恋,这一点好像可以排除,这段时间他接触的女人除了戚若云、商玲珑就没别人了,嗯,看他与戚若云这几天的样子,又不太像那种事,商玲珑直接可以忽略!第二陈瑾又惹了麻烦,或者说又要离开她一段时间,就像上次被文厨子他们抓去昆仑一样。

想到这点,她不禁有些慌张起来,她与陈瑾在一起后,就从没安宁过,不是这样事,就是那样事。

突然一个念头冒了上来:“难道是这次受伤,他那方面不行了?”她想起陈瑾与哪吒几人一起回来时,那种狼狈尴尬的样子。

这个念头刚一冒上来,她立刻满脸通红,呸了一口:“方琪,你怎么变得那么低俗了。”

不过虽然有些害羞,她还是禁不住想了下去:“那天他身上的衣服、裤子都烂得乱七八糟的,也许真的伤了那个玩意,盆里的荷花,大概是哪吒种来帮他疗伤的吧——这些神仙的东西难免有些古怪,弄不好那株荷花就是什么灵药!”

这么一想,大致能说得通了,不过另一个问题又困扰着她:“当时他叫什么荷姑,那是谁?”

不过随即她又马上释然:“大概我听错了吧,他可能是说荷花……嗯,但愿是我瞎猜,反正他会告诉我的,就不要去疑神疑鬼了。”

接着她笑了起来:“妈妈说过,一个好女人,首先要学会宽容,不管是什么事,我都会与他一起分担。只要不是又要离开一段时间这类的事就可以了!”

哪吒与陈瑾坐在院里,低声说着话。

“你告诉她了没有?”

“……还没!”

“你怎么婆婆妈妈的,马上荷姑就醒来了,如果到时你还没处理好……你到底想怎么办?”

陈瑾露出一丝苦笑:“我不知怎么说,每次要开口的时候,突然又没勇气了!”

哪吒打了个哈欠:“是你自己惹出来的事——谁让你两个人都喜欢?唉,真搞不懂你,就一句话的事,拖拖拉拉的,那么久都没办妥!”

陈瑾咬了咬牙,说道:“那晚饭时我就告诉她!”

哪吒轻叹了一声:“早该如此了!”

“不过,我到底该怎么开口呢?”陈瑾苦恼的抱着头。

“靠……”哪吒鄙视的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开,这些日子,这些比较现代的话,哪吒学了不少,并且有一席已慢慢变成他的口头禅。

晚上吃饭时,陈瑾心思不宁的扒拉着白饭,连菜都忘记夹了。方琪在一旁暗暗观察了半天,咳嗽一声:“陈瑾,你怎么了?我看你好像有什么心事?”

陈瑾吓了一跳,筷子差点落到地上,忙扒了几下,口中含糊不清说道:“没事……没事……”

方琪狡黠的笑了一下,抢过他的碗:“扒什么啊,碗都是空的了,我给你盛一碗吧!”

“琪琪,我有话对你说!”陈瑾终于鼓足勇气。

文厨子面无表情的夹着菜,商玲珑则是有些紧张,而哪吒却停了下来,满脸看好戏的表情。

方琪没有回答他,先把他的饭盛好,坐下来后微微笑了一下:“正吃饭呢,有什么事一会说好么?”

陈瑾松了口气,接过碗,突然觉得不对,又道:“琪琪,真有事……”

“有事也不急这一会,对吗?”方琪依旧是那么云淡风轻的样子。

哪吒正想开口,突然神色一变,把手里的碗一推,站起来就往外走。

陈瑾愣了一下,叫道:“喂,你怎么了……”

不过哪吒动作很快,没等陈瑾的话说完,他就不见影子了,陈瑾有些郁闷,本来还想拉着哪吒帮忙说点好话的,这小子像是猜着了他的心思,马上躲得远远的。

不过现在对方琪说,好像不太恰当,自己都没酝酿好怎么说,万一还没说完,方琪就开始发飙怎么办?陈瑾担心的看了一眼桌上的盘子与碗,他敢肯定,如果方琪生气了,这些东西一定会在最恰当的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仙魔进化史】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