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边荒传说 > 边荒传说_第79节

边荒传说_第79节

作者:黄易作品集 发表时间:2018-11-07 20:44:39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5:10
娶妻生子吗?你可否向她保证你明晚可以活着回家?” 
刘裕不欲谈这方面的事,岔开话题道:“那甚么娘的边荒七公子究竟是何方神圣?为何明知你和燕飞一道回来,仍够胆上门寻你晦气?” 
高彦不屑道:“甚么七公子?不过是七个自以为有点本领的恶棍,想在帮派外别树一帜。他们本来怕燕飞怕得要命,数次和我争妞儿都不敢便来。现在只是以为有便宜可占,错估形势,方敢如此嚣张。” 
刘裕道:“事情或非如你想像般简单,不过无论如何,遇上变得积极主动的燕飞,算他们倒运。” 
高彦怨道:“若燕小子早点变成现在的样子,我早发达哩!” 
刘裕笑道:“你还年轻,很多好日子等着你啊!” 
高彦道:“今晚我是睡不着了,你在这里看紧一些,我要到夜窝子打个转。” 
刘裕皱眉道:“竟是一晚都等不了?” 
高彦受屈的道:“去你的娘!我是要去见见我的儿郎们,然后再到押店看看有没有北方来的新货式,买入一批来变卖图利。确是没钱便浑身不自在,不过为的是正事。” 
说罢去了。
 
 
 
 
 
 
 您阅读.的小说.来至WWW.UMDTXT.COM
      第十二章 大地飞鹰  (更新时间:2004-3-26 19:27:00本章字数:5379)  
 

第一楼是边荒集最佳食肆,正东居便是夜窝子会家的第一胜地,北方诸胡开设的会铺虽各有特色,但比起南人的巧手厨艺、多姿多采,始终要逊一筹。 
晋室南渡,大批名厨或随高门大旅南迁,又或混在难民潮逃往南方,于各大城镇自立门户。正东居的老板范承恩原是洛阳的有名巧手厨师,逃入边荒时看中边荒集,认为边荒集大有可为,送于此落地生根,于夜窝子开设正东居,由于他确是厨艺超群,人又八面玲珑,深悉侍候权贵之道,把同一套手段用于边荒集,仍是如鱼得水,故能在夜窝子占上席位。 
二更后的夜窝子街上行人减半,古钟场再没有先前的盛况,却轮到酒馆、食肆、青楼和赌场等兴旺起来。 
正东居更是座无虚席,这座两层高木石建成的建筑物规模宏大,楼下大堂摆开近三十张大圆桌,上层分中间隔,向古钟场的一边是八间厢房,没点头面者休想可以在厢房内欣赏古钟场的夜色,另一半摆开十多桌雅座,只招呼熟客,若边荒集有阶级之分,正东居便是最不含糊的例证。 
正东居另一特色,下层的伙计是全男班,上层的侍者则全是绮年玉貌的漂亮少女,她们没有工资,全赖贵客的打赏,可是她们在边荒集同侪中每月酬金却是最优厚的,于此可见边人是如何阔绰和肯花费,她们的服务当然也是冠绝天下。 
边荒集的成就是有创意的人共同努力的成果,一切不守成规。像卓狂生、范承恩、庞义、高彦等这些人,到边荒集外任何地方都会被视为离经叛道而饱受排挤,只有在边荒集这独一无二的地方,他们的创新精神方能开花结果,绽放异采。 
不论你是胡人汉族,不论你是逃犯或杀人如麻的大盗,一日投进这充满感染力的奇异处所,早晚会被同化,问题只在时间的长短。 
燕飞踏入正东居,看到他的人首先静下来,不片刻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本是闹哄哄的大堂立即变得鸦雀无声。 
燕飞晓得自己已成边荒集万众瞩目的人物,一举一动均会成为话题,尤其他正与祝老大对着干,先前又败走黄金窝,大家对他的动向生出好奇心,是可以理解的。 
幸好朝他瞧来的目光大多是友善的,形势使然下,他完成了刘裕计划的第一步,成为边荒集自由的象征和中流砥柱。 
燕飞环抱酒罐,从容朝各人打个招呼,微笑道:“我们的七公子是否在楼上呢?” 
有人点头,有人手指上层,都是乐意帮忙,显示燕飞的荣辱已与他们的利益挂钩,不过由于燕飞与汉帮胜负未分,帮忙亦止于此。 
燕飞举坛拔塞大喝一口,把酒坛封妥后,举步登楼。 
负责把守楼阶的两名大汉那敢阻拦,恭敬让路。 
燕飞施施然然拾级而上,心中感慨丛生,以前他足不踏入夜窝子半步,今晚却是二度来访,怎会变得这么厉害的? 
楼上十二桌雅座,全告客满,边荒七公子全体在座,据着可俯视古钟场临窗的大桌子,正惊疑不定地打量他。 
燕飞向停下来的宾客笑道:“大家继续喝酒,勿要因我而扰了雅兴。”接着像见到好朋友般,向边荒七公子笑道:“原来你们在这里。”举步往他们走过去。 
三位漂亮的女侍忙赶过来,争着侍候燕飞,即使到此时仍未晓得他是燕飞者,亦知道燕飞不但是重要人物,更广受欢迎。 
边荒七公子的头头是匈奴族的左丘亮,论武功在七公子间他是稳居首席,不过才智却及不上汉族的蒋狐,后者打手势阻止其他人说话,向正大模大样地朝着他们一桌来的燕飞沉声道:“我们是被人利用了,致冒犯了你燕飞,一切依江湖规矩解决,我们可作出金钱上的赔偿。”他把声音尽量压低,免给别人听到这么不光采的话。 
左丘亮冷然道:“若你想要我的命,我左丘亮亦乐于奉陪。” 
燕飞坐定,把酒坛放到桌上,哑然失笑道:“勿要慌张,我今次专诚来找你们,希望大家开心见诚的闲聊几句,倘若你们肯当我是朋友,便可以和气收场。” 
他感到对方人人均似松了一口气似的,首次感受到自己在边荒集的份量,根本没有人敢和他正面冲突。蒋狐和左丘亮的一软一硬,只是耍江湖说话的伎俩,不致那么失面子,事实上已屈服在他燕飞的脚下。 
蒋孤苦笑道:“我们真不晓得纪千千在帐内。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忽然有位姑娘来找我们,说是荒月楼小丽姐的贴身小婢,说高彦不知如何从建康赚了一大笔,竟要借你燕飞的威势,迫荒月楼的艳娘答应让他为小丽赎身,左丘大哥一时红了眼,立即去向高彦兴问罪之师。到后来我们晓得纪千千是与高彦一道回来,深觉可疑,方知道小丽姐根本没有这么一位小婢,我们是给人利用了。” 
燕飞心中唤娘,那岂非所有线索,均一刀切断,还如何去完成取回另一半金子的壮举,自己这个边荒第一高手还用当下去吗? 
左丘亮见燕飞默默不语,生出惧意,低声下气道:“是我太鲁莽,错怪了高彦。以前我们和高彦也算有讲有笑的朋友,有烦燕大哥为我们说几句好话。” 
其他没说话的,人人噤若寒蝉。 
燕飞皱眉道:“你们也不是第一天到江湖上来混,因何竟会相信陌生人的话?” 
蒋狐叹道:“因为那位小姑娘七情上脸,不单令人感到事情的急切性,还无从生出疑心。” 
燕飞道:“她长得漂亮吗?” 
左丘亮道:“似乎比小丽姐更多三分风情,皮肤很白,说话时两眼泪花翻滚,令人无法不生出怜意。” 
燕飞微笑道:“她定是聂天还的得意弟子‘白雁’尹清雅。” 
左丘亮等无不色变,不但因骗他们的人是尹清雅,更因两湖帮的魔爪已探入边荒集来,且已深悉边荒集的情况,否则怎能如此轻易煽动他们去做傻事呢。 
蒋狐立知此事非同小可,燕飞一方肯定吃了亏,否则燕飞不会乘夜来寻他们晦气,忙补救这。“今趟确是我们不对,我们可否帮上点忙呢?” 
燕飞温和的态度,也令他们大生好感。 
此时有人来到燕飞身后恭敬地道:“我们老大请燕老大到房内一采,有要事奉禀。” 
“老大”、“老板”、“英雄”’这些称呼在边荒集颇为流行,只要有身分的便可叫老大,不一定须是一帮之主;老板亦不用开店铺,有银两便成。至于英雄,则概指武功高强的好手。 
燕飞皱眉瞧去,见是个穿匈奴武士便服的汉人,瞧他长相,该有点匈奴血统,年纪二十余岁,只属一般好手。 
那人知机的道:“小人蔡精,老大是大漠帮的车廷。” 
大漠帮便是边荒集的匈奴帮,以前的老大叫查正多行,现在当是换了领袖,由这个车廷作老大。 
燕飞摇头道:“告诉车老大我今晚很忙,明天再找他喝酒。” 
那人凑近少许低声道:“是与‘白雁’尹清雅有关。” 
包括燕飞在内,八个人均心中一震,尹清雅是刚推论出来的嫌疑人物,如此只有一个可能性,对方应是刚听到他们的对话。 
要知厢房离他们的桌子有十多步之遥,既隔开邻桌高谈阔论的客人,厢房又关上房门,他们更没有提高声音,对方仍可以听个一清二楚,只是这副耳朵已非常不简单。 
燕飞道:“再交待两句说话,便去拜会车老大。” 
那人领命去了。 
左丘亮欲言又止,显是怕再被窃听。 
蒋狐把声音压至低无可低,道:“车老大该没有这份本须,否则匈奴人就不用屈处集内西北角,且买卖愈做愈小。” 
燕飞点头表示明白,道:“事实上我和你们是站在同一阵线上,希望边荒集像往日般自由自在,大家可以发大财。今晚的事就此作罢。” 
左丘亮等忙立起来,拱手致谢。 
燕飞洒然一笑,埋自去了。

庞义和八名兄弟闹哄哄的回来,显是意犹未尽,仍处于兴奋的状态中。 
刘裕迎上去责道:“千千和小诗已入帐就寝,你们要吵醒她们吗?” 
庞义等忙压住笑声,还蹑手蹑足的装模作样,整蛊作怪,教人发噱。 
郑雄笑道:“燕爷此招精采绝伦,我们竖起第一封战书,已惹得数百人来围观,如此向人挑战,在边荒集是破题儿第一遭。而被挑战者竟是最可怕和神秘的‘逍遥教’教主任遥,更是立即轰传全集。” 
另一伙计兄弟成忠这:“其实这是在边荒集扬名立万的最有效方法,只要挑战的是不会踏足边荒集的著名人物,又肯定没有人会为他出头,即可一登龙门,声价十倍。” 
郑雄道:“成名你的娘!没有本钱而去学人出名,未走完东大街便要给人凑足十多顿哩。” 
众人哄笑起来,旋又醒觉的压下笑声。 
刘裕心中一片温暖,大感祸福与共、并肩奋斗的乐趣。 
庞义道:“只有小飞方敢如此迫任遥决战,现在人尽皆知小飞连任遥也不放在眼内,祝老大算甚么东西?” 
刘裕待要说话,忽然心生警兆,朝东大街方向瞧去。 
一位衣服华丽得异乎寻常的英俊男子,正举步从容朝营地走来。他的出现,天地似立即被邪恶诡异的气氛填满。 
庞义等循他目光别头瞧去,人人心神被摄,不由自主地生出不寒而栗的恐怖感觉。 

厢房内坐着八个匈奴人,燕飞步入厢房,八人全体起立,其中一名匈奴中年大汉打个手势,其他人包括蔡精在内,施礼退出厢房外,只剩下中年大漠和另一魁梧挺拔、气度不凡的匈奴人,年纪在二十七、八间。 
中年汉欣然和燕飞拉手为礼,客气道。“久闻燕兄之名,现终可亲睹燕兄的风采,本人车廷,在边荒集仍属新丁,有任何失礼之处,请燕兄多多包涵。” 
燕飞的目光从车廷移往那匈奴高手,心中微震,自练就金丹大法以来,他有种可一眼看透任何人的感觉。偏是此技却在此人身上派不上用场,只可用深不可测来形容此位仁兄。 
车廷介绍道:“这位是敝少主赫连勃勃,今次特地到边荒集来见识一下。” 
燕飞为之愕然。 
赫连勃勃乃北疆新近冒起的霸主,建都于统万,与拓跋族为邻,曾大败柔然的精兵,一举成名,人称“大地飞鹰”,不但是从未尝过败绩的无敌统帅,更被誉为匈奴近百年来最天才横溢的高手,近年声威犹在有匈奴第一高手之称的 “豪帅”沮渠蒙逊之上。想不到他竟会亲到边荒集来,摆明要在此抢地盘树立势力。 
由于他也身在此地,更可预见边荒集风起云涌,风雨将临。 
严格来说他亦是拓跋圭的劲敌,两股不住冒起扩展的势力,终有一天要分出胜负,以定北疆霸权谁属。 
赫连勃勃露出一丝克制的笑意,令燕飞直觉感到他城府深沉,不轻易透露心内的情绪。他的眼神凌厉而有种冷冰冰的味道,显示他狠辣无情的本质,为求目的,可以不择手段,不顾情义。 
在他浓密的眉毛下,是一双明亮深邃的眼睛,眼神固执而坚定,充盈着强大的自信。粗大的双手,即使是初次见面,燕飞已感到他可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智慧武功,均不在拓跋圭或拓跋仪之下。 
整体来说他不算英俊好看,却有一股天生霸主的味道,充满男性豪雄的气概。 
回到边荒集后,燕飞觉得以此人是最难缠和可怕。他没有佩携武器,他本人便等若杀伤力最庞大的利器。 
车廷道:“坐下再说!” 
三人分宾主坐好,车廷正要为他们斟酒,燕飞早拔开雪涧香的木塞子,把酒注进两人杯内。 
赫连勃勃淡淡道:“燕兄勿要怪我们唐突,更勿怪本人无礼旁听燕兄与别人说话,因此为本人习惯,一向留意周围发生的事,亦幸好如此,或可以帮燕兄一个小忙。” 
燕飞为自己斟满一杯酒后,挨往椅背微笑道:“赫连兄此来,是否要在边荒集大展拳脚?” 
赫连勃勃从容道:“我只是希望取回我们应得的一份,一切依边荒集的规矩办事。” 
车廷旁听不语,惟赫连勃勃马首是瞻。 
赫连勃勃愈是谦虚讲道理,燕飞愈感到他的难缠,现时边荒集形势愈趋复杂,未来变化,难以预测。 
赫连勃勃沉声道:“谁人意图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边荒传说】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