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边荒传说 > 边荒传说_第90节

边荒传说_第90节

作者:黄易作品集 发表时间:2018-11-07 20:45:03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5:10
得漂漂亮亮的,说甚么为应付花妖大家须团结一致,所以赞同永远取消纳地租的事,且悬红百面黄金,予任何提供线索擒拿花妖归案的报讯者。花妖真是他下台阶的及时雨。” 
燕飞和刘裕听得瞪目以对,不由因祝老大的沉着多智对他作重新的估计。 
他肯容忍燕飞,不与他正面冲突,并非因怕了燕飞,而是因为形势日趋复杂,保留实力方为上计。 
卓狂生向刘裕道:“你老哥和任遥之战已成轰动全集的大事,若你肯到我的说书馆现身说法,我可以付你三两金子,每晚十场,连说三晚。” 
刘裕没好气道:“我可以说甚么呢?刀来剑往,只是眨几眼的工夫。” 
卓狂生欣然道:“你不懂添盐添醋,我可以负起指导之责。” 
燕飞没有闲情和他胡扯,道:“现在岂非人人晓得花妖已来到边荒集犯事。” 
卓狂生苦笑道:“这叫先发制人,以证明祝老大仍是边荒集最话得事的人。” 
旋又兴奋起来,道:“现在我正重金礼聘任何可以说出花妖往事的人,只要有这样一个说书者,肯定可让我狠赚一笔,包保你们也控制不了自己的一双腿子,到来听个够本。愈清楚花妖的行事作风、犯案手法,愈有把握把他逮着,好与纪才女共渡春宵。” 
刘裕不悦道:“你倒懂做生意,不过万勿传递错误讯息,千千只是肯陪喝酒唱曲而矣!” 
卓狂生面不改容道:“什么也好,只要能与纪千千孤男寡女独对一个晚夜,其它的当然看你的本事。” 
燕飞淡淡道:“钟楼会议何时举行。” 
卓狂生道:“离现在不到一个时辰,于正午举行,纪才女已答应随你去参加,你们虽然没有赞成或反对的权责,却可以参加讨论,随意发表意见。” 
燕飞沉声道:“长哈老大会否出席?” 
卓狂生道:“我说服他后才决定会议举行的时间,他是当事人,若想为爱女报仇,他怎可以缺席?” 
说罢起立道:“记着与纪千千准时出席,我还要去通知其他人。” 
又咕哝道:“千万不要当会议的主持,只是大跑腿一名。” 
接着匆匆去了。
 
 
 
 
 
 
 您阅读.的小说.来至WWW.UMDTXT.COM
      第 十 章 权力游戏  (更新时间:2004-3-26 19:30:00本章字数:5543)  
 

北门大街最著名的不是昨晚庞义买羊腿子的羊肉铺,而是占地达数亩的北门驿站。由于边荒集北门接连从北方来的驿道,所以北门驿站成为陆运货物的必经之地和货物集散处。 
北方缺船,南方欠马,是当时大致的情况。所以北方货运以陆路为主,南方则为海运,于此可见北门驿站的重要性。 
驿站占去北区近八分一的土地,由十多个骡马厩和近三十座货仓组成,且有一片空地专供货摊作临时摆卖,其余大多为专售与骡、马有关器具的店铺,只是售马蹄铁的铺子便有五间之多。 
飞马会是北门驿站的经营者,也成为货物交收的当然公正人,他们的仲裁是最后的决定,交易双方不得异议。 
于苻坚南征一役,拓跋鲜卑原本受创最重,不过因拓跋圭有先见之明,即时抽调人手填补空档,时机比其他人把握得更精准,反成为大赢家。 
燕飞在其中一所马厩找到拓跋仪,后者领他到崩塌的城墙处说话。 
燕飞道明来意和要求他去做的事。拓跋仪双目闪闪生辉,细看他半晌,问道:“此计是你想出来的还是那姓刘的主意。” 
他们以鲜卑语交谈,分外有亲切的感觉,似乎久违的童年岁月又回来了。 
燕飞道:“是他想出来的,我怎敢着人去以身犯险。” 
拓跋仪点头道:“此人非常不简单,极有胆色,小飞和他究竟是甚么关系?” 
燕飞道:“他是什么出身你勿要计较,现在我们必须团结一致,以应付桓玄和慕容垂两方势力的入侵,将来是友是敌,届时再作计议。” 
拓跋仪点头道:“谁都晓得你是重感情的人,我是要提醒你,勿与汉人这么亲近,除非你再不认为自己是拓跋鲜卑的一份子。我们当然不希望会有那种情况出现。” 
燕飞苦笑道:“不要说得这么严重好吗?胡汉间的界线已愈趋模糊,我本身正是一个例子。这处是边荒集,是无法无天的地方,只有继续生存下去,方可以透过贸易壮大自己。不过为安你的心,我可以告诉你,燕飞仍是以前的燕飞,不会受任何人管束,明白吗?” 
拓跋仪露出两排雪白的牙齿,微笑道:“刚才的一番话是小圭着我转达,我当然明白小飞是甚么人。你这样公然来找我,不怕给屠奉三收到风,生出疑心吗?” 
燕飞道:“也是刘裕想出来的,故意让屠奉三晓得我们会面,而你则因我透露出刘裕的关系,令你对刘裕动了杀机。最妙是屠奉三纵然猜到这或许是个陷阱,仍不肯放过,白白错失此打击谢玄的天赐良机。至于该如何与屠奉三说话,不用我教你吧?” 
拓跋仪突然双目充盈杀机,沉声道:“只有杀了这个姓刘的,方可以斩断北府兵与燕飞的联系,我肯为此付你屠老哥五十两黄金。哈!扮得和说得如何呢?像吗?” 
燕飞哑然失笑道:“你这小子最擅装神扮鬼,我差点给你吓了一跳。” 
拓跋仪道:“此事包在我身上,顺手让我探探屠奉三的底子,是否果如传说般硬净!” 
燕飞望往天空,深吸一口气道:“你很快会知道。” 
拓跋仪凝视他道:“你和纪千千究竟是甚么一回事?她对花妖的悬赏似乎很不给你面子。” 
燕飞淡然自若道:“她是在玩爱情的游戏,看我肯否陪她发疯。她并不像表面看来般快乐,所以要自我放逐,离开建康。我在流浪,她也在流浪,一起流浪到一个叫边荒集的地方。就是如此般简单,不存在谁丢面子的问题。” 
拓跋仪大力一拍他肩头,笑道:“说得很洒脱,我再不担心你这方面的事。我有个感觉,花妖是在向你公开挑战,而他真正的目标正是我们的千千美人。” 
燕飞洒然笑道:“他老哥真的是落力帮忙,予我借口可以晚晚伴在千千之旁。” 
拓跋仪摇头道:“错哩!保护纪千千已成了边荒集每一个人的责任,否则边荒集将永远蒙羞。慕容战这小子刚来找夏侯叔商量,要组成一支只限真正高手参加的缉妖团,一方面可以对付花妖,另一作用是轮番保护纪千千。慕容战此人绝不是有勇无谋之辈,借此机会重新调整与我们的关系。” 
又道:“听说你在正东居与赫连勃勃说过话,你觉得此人如何?” 
燕飞道:“他是要与我拉关系。此人高深莫测,令人难以看透,肯定是非常难缠的人。” 
拓跋仪道:“他是我们复国的一个主要障碍,绝不可以让他活着离开边荒集。” 
燕飞苦笑道:“我们当前的大敌是慕容垂、桓玄、孙恩又或花妖。若只顾自相残杀,最后会便宜他们。” 
拓跋仪道:“对付赫连勃勃并不急在一时,可以见机行事。你们举行钟楼会议时我会去见屠奉三。坦白点说,此事对我有利无害,倘或刘裕作法自毙又或屠奉三命断边荒,都是值得饮酒庆祝的事。” 
燕飞叹道:“你勿要出卖我!” 
拓跋仪弹起来笑道:“我若是这样的人,你会来找我帮忙吗?换了小圭,他肯定会这般做。” 
燕飞暗叹一口气,拓跋仪说得没有错,拓跋圭正是这样的一个人,谁对他的复国大业有威胁,他可以不择手段的除去对方。 
他燕飞会否是唯一的例外呢? 

高彦扑入“老王馒头”店,讶道:“燕老大呢?” 
刘裕懒洋洋的道:“燕老大日理万机,当然不像我这闲人般,可以在这里躲懒。” 
高彦见店内没有其他客人,铺后则传来老王和他媳妇儿忙碌工作的声音,于刘裕对面坐下道:“哈!你看吧,只一夜功夫,一切都不同哩!老燕仍坐稳边荒第一剑的位子,你老哥则变成边荒集的名人,我高彦小子亦因此水涨船高,人人对我另眼相看,行情大涨;千千更不用说,立即成为边荒集的灵魂和象征,将边荒集化为世上最美丽的处所,把秦淮河搬到这里来。” 
刘裕此时已对高彦有相当的了解,故意作弄他,偏不问起他见小白雁的情况,道:“我昨夜与任遥交手的事,是否由你散播开去呢?” 
高彦摇头道:“我是给骡车的声音弄醒的,出帐后四周全是仰慕千千之名而来的人,何来时间为你造谣造势?让我告诉你,边荒集从来是个谣言满天飞的地方,有甚么风吹草动,会立即传遍每个角落。你老哥又不是关起门来和任遥打生打死,被一个人看到,等若给所有人看到。” 
刘裕摇头道:“边荒集没有人认识任遥,即使见到,也不晓得与我交手者竟然是他。现在可以如此迅速传播,肯定有古怪。” 
高彦思忖道:“也有点道理。若不是由我们说出去,难道任遥肯自爆瘀事?” 
刘裕道:“若然如此,任遥是故意示弱,以减低别人对他的注意,这般的忍辱负重,进一步证明他在进行颠覆边荒集的大阴谋。” 
高彦却是无心装载,忍不住道:“你好像一点不关心我的事,还说什么兄弟战友。” 
刘裕忍着笑,装作不解的问道:“关心你哪方面的事呢?说罢!要对付何方人马?不论是刀山剑林,我也陪你硬闯拚命。” 
高彦终于发觉对方在作弄自己,笑道:“好小子!竟敢来耍老子。告诉你,我终于见到我的白雁儿。唉!若郝长亨识相点,我便可以和她大说私话儿。只可惜郝长亨赖着不肯走,还枉我大哥前大哥后的叫得唇焦舌燥。他奶奶的,使我空有应付娘儿的浑身解数,却无从施展。” 
刘裕开怀笑道:“好小子!我警告你勿要太过急进,吓怕人家小姑娘。” 
高彦冷哼道:“甚么小姑娘?小精灵才对。最懂斜斜地兜你老娘的那么一眼半眼,勾你奶奶的魂魄出来。” 
刘裕知他心中极度兴奋,所以粗话连篇,也不知该为他担心还是高兴。岔开道:“有甚么地方可以买到弓矢、钩索、暗器等一类东西,又不怕被人知道呢?” 
高彦一呆道:“你要这些东西来干甚么?” 
刘裕把今晚离开的事从头解释清楚,最后道:“一切必须秘密进行,如让屠奉三的眼线晓得我买下这批东西,会猜到我在布置陷阱。” 
高彦咋舌道:“你是我认识的人中胆子最大的人。对大部分人来说,屠奉三不来烦你,已可还神作福,你却主动去惹他。” 
刘裕从容道:“此谓之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只有如此方可以牵着屠奉三的鼻子走。我还要回去筹些银两,因在边荒集是无财不行。我刚说的事,你有办法吗?” 
高彦傲然道:“你当老子我是甚么人?我不但是边荒集的首席风媒,更是追踪和反追踪的大行家。你即管开张清单出来,我可以在黑市为你买齐所需的一切,且是最上等的货色。” 
刘裕讶道:“黑市?” 
高彦以指导后辈的神气道:“有明市当然有黑市,明市的价钱是根据各帮会舆大商家同意的标准厘定。黑市则纯看供求的需要,不过却非人人懂得门路,且做熟不做生,像我这样的熟客当然没有问题。” 
刘裕大喜下一口气说出大串须购备的物品,高彦记牢后兴高采烈的去了,便像约了他的小白雁在某处谈情说爱般快乐。 
高彦去后不久,纪千千莲步姗姗的来了,登时惹得街上一阵混乱。 
不知如何,刘裕心中忽然浮现高门贵女王淡真的美丽倩影,思忖着若来的是王淡真,会是怎样的一番滋味呢? 

燕飞从北门大街进入日间的夜窝子,心情平静闲逸。 
他不明白自己怎可以保持这种心境,照道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情况,该令他有被压得透不过气来的感觉。 
或许是在可预见的将来,他又可以跷起腿子坐在第一楼的平台过其看街喝酒的日子,又隐隐觉得此非为主因。 
难道是因为纪千千?可是他应该感到焦虑和迷惘方对。是否他根本不把纪千千放在心上,这当然也不是事实。 
眼前的边荒集正处于急剧激烈的变化中,诸方势力角逐之下,不但有胜利者,更有遭殃的人,没有人敢肯定未来的命运如何发展,一切像给迷雾笼罩着般迷糊不清,能见度减至最低,可是他亦没有为此忧心。 
会否是自己身怀“金丹大法”的当然现象。坦白说,他自大法成功后,他对任何人事确有一无所惧的感觉。纵然他晓得初成的功法仍有破绽与弱点,可是那种看通看透一切的感觉却赋予他无比的信心。 
通灵的感觉令他清楚感到已超越了一般上乘武技的区限,进军武道没有人曾梦想过的境界。 
即将召开的钟楼会议对他有很大的意义,只要说服长哈力行,让他检视他女儿遭害的遗体,看上一眼,他有把握可以与行凶者生出微妙的感应和联系,把这疯狂残暴的狂人从边荒集近十万名住民和流民中淘金般淘出来,为世除害。 
一辆马车从后方驶至,只听蹄声,便晓得尚有十多名骑士随行护送。 
燕飞正思量是哪一位到钟楼参加会议的帮会老大或商界大豪,马车骑士在经过他后缓缓停下来。 
十五名骑士礼貌地向他致敬打招乎,均是同样的灰蓝武士装束,令人更感到乘车者的派场和身分地位。 
燕飞来到掀开的窗帘窗前,笑道:“姬大少你好!” 
窗内现出一张像少见天日的皙白脸容,一头经过仔细梳理的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边荒传说】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