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边荒传说 > 边荒传说_第91节

边荒传说_第91节

作者:黄易作品集 发表时间:2018-11-07 20:45:06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5:11
头发,年纪不过三十,时常像若有所思的眼睛正灼灼打量着他。方脸孔,眉清目秀,没有其他商贾半分铜臭的味道,微笑道:“我们的燕少要坐便车吗?这不是个邀请,而是要求,让我姬别可以和你说几句心事话儿。” 
姬别是与红子春、费正昌同级的大商家,费正昌经营的是钱庄和借贷,红子春是洛阳楼的大老板,而其他各行业的生意亦均有涉足。姬别则独沽一味,专事兵器买卖。 
他设于羌帮势力范围内的铺子叫“兵工厂”,不单供人随意选购各式兵器,更接受订单,可由客人提供式样,特别打制。 
际此南北战事连绵的混乱形势,不少铁匠到边荒集来干活,提供姬别大量打造兵器的能手。且因他在北方很有人脉关系,从不虞缺乏原料,所以在短短数年间,成功垄断了边荒集近半的兵器买卖。 
他更是边荒集著名的花花公子,风花雪月的事从来不少得他一份。他今早没有出现于营地,任何人均感意外。 
高彦和他的分别在后者有花之不尽的财富。燕飞在以前与他只说过几句应酬话,还是因他爱到第一楼尝庞义的巧手南菜,礼貌上打个招呼而已! 
一名骑士跳下马来,恭敬的拉开车门。 
燕飞登上马车,坐到姬别身旁。 
车门关上,缓缓开行,望古钟场进发。 
姬别探手拍拍燕飞肩头,道:“欢迎燕少回来。” 
燕飞总感到与他话不投机。事实上他对名利双收的大商家一类人物,一向没有甚么好感,淡淡道:“你找我有甚么事?” 
姬别对他的冷淡不以为忤,欣然道:“听说你和乌衣巷谢家搭上关系,未知此事是否当真的呢?” 
燕飞晓得他的话只是开场白,叹道:“关系确是有的,却不是谣传中的哪一种,只属朋友的关系。” 
姬别道:“这点凡是认识你的人均明白。事实上有关系又如何呢?没有点关系,如何在边荒集立足做生意。” 
燕飞道:“快到哩!姬老板究竟有甚么指教呢?” 
姬别沉吟片刻,干咳一声道:“据我在北方的眼线通风报讯,慕容永兄弟早猜到你会重回边荒集,所以不但重金悬赏要你项上的人头,还派出一批高手,务要杀你报仇雪恨。慕容战现在肯容忍你,只因杀手尚未抵达,燕少勿要疏忽大意。” 
燕飞沉声道:“为何要告诉我呢?你不怕开罪慕容战吗?” 
姬别微笑道:“你不说出来,我又不说出去,谁会晓得呢?唉!勿要哪么瞧着我,我是为千千小姐着想,不希望她受到任何伤害。燕少该清楚我是天下间最有惜花之心的人。” 
燕飞不知该相信他还是怀疑他。不过想起慕容战昨晚试探自己虚实,便有理由相信他的话。慕容战的态度转变令人费解,但如是包藏祸心,则又变得合乎情理。 
马车驶上广场,古钟楼耸立前方,即将召开的会议,是淝水之战后最关键的一次会议,在边荒集从来没有休止的权力游戏将展开新的一页。 
 
 
 
 
 
 
 您阅读.的小说.来至WWW.UMDTXT.COM
      第十一章 永远开始  (更新时间:2004-3-26 19:30:00本章字数:5954)  
 

纪千千在刘裕身旁坐下,道:“燕老大到哪里去了?” 
刘裕见有武士逐走欲探头进来看纪千千的过路者,讶道:“那些守卫是甚么人?” 
纪千千无奈道:“是祝老大的好意,派人在附近街上放哨,防止有人来骚扰我,人家推也推不掉,真恼人。” 
刘裕闷哼道:“这让他可以光明正大的来监视我们。燕老大办事去了,他己交待下来,由我这个小头目负责送大小姐你到钟楼去。” 
纪千千白他一眼,道:“刘老大的心情似乎不佳,咦!听说这里的馒头很有名哩!” 
刘裕扬声喝进蒸炉房去,道:“老王,再给我来一碟十八个的净馒头。” 
老王应了一声。 
纪千千吃惊道:“十八个那么多,你又吃饱了,千千一个人怎吃得下去。” 
刘裕感到无比的轻松写意。有纪千千在眼前现身作法演绎美女的动人神韵,整个天地立即充满生趣。她小小一个表情,便可以勾去你的魂魄。难怪以燕飞的心如止水,亦被她掀起浪潮。而对他刘裕而言,纪千千更是奇异的催化剂,炼丹般的令刘裕烧着心脏某一不知名的部份,使他今天不断想念王淡真,这位他没资格攀摘的大家闺秀。 
幸好尚有纪千千,能认识她、亲近她,已是一种幸福,还有甚么好怨的。 
笑道:“因为我想多看点小姐你吃馒头的妙态。哈!我有一半是在说笑,老王的馒头很精巧的,我可一口吃两个,千千理该可以一口包办一个,十八个馒头十八口。十八口后我们立即起行,时间差不多哩!” 
纪千千喜孜孜道:“你有否觉得到边荒集后,人人都有点变了。像你刘老大便变得轻松风趣起来,不再那么古板。时间方面你不用担心,边荒集有‘兵工大王’之称的姬别,使人送来两匹上等匈奴战马给我和小诗代步,待会我们骑这两匹骏马,沿东大街驰进夜窝子去,享受在边荒集策马长街之乐。” 
刘裕皱眉道:“我开始为燕飞担心。” 
矮小精壮的老王托着一盘馒头昂然步至,蓦然发觉来光顾的竟是他曾隔衔看足近半个时辰的纪千千,眼珠差点掉出来,将香气四溢的馒头放到桌子上时,抖颤着道:“今趟是免费的。” 
刘裕介绍道:“老王本是长安最有名气的馒头大师傅,在边荒集仍数他是第一。” 
纪千千早急不及待取起馒头,一口吃掉一个,神态娇美巧俏无伦,看得老王更不肯走。 
纪千千现出满意的神情,欣然道:“在建康也吃不到这么香口松化的馒头,老王大师傅肯指点千千两手吗?” 
老王整块脸烧起来,唯唯喏喏,只是傻笑,竟说不出话来。 
刘裕代他道:“当然没有问题,这是老王的荣幸。” 
又暗踢老王一脚,后者方才依依不舍地去了。 
纪千千道:“原来边荒集方是真正人材荟萃的地方,各行各业的顶尖人物都来了这里。噢!我还未和你算账,你在胡说甚么呢?你为燕飞担心?担心甚么呢?担心千千变心吗?” 
刘裕招架不来,苦笑道:“你若真的只倾心于燕飞一人,怎会开出哪种悬赏呢?若擒杀花妖者不是燕飞,岂非大煞风景。” 
纪千千像听不到他的话般,连吃三个馒头,神态悠闲自得,然后柔声道:“因为我要燕飞证明给所有人看,他方是边荒集的第一高手。你该比我更清楚他的能耐,他已臻达剑道通玄的境界,天下间根本没人可以击败他。而他更可能是唯一胜过花妖的人。所以我一点不担心那晚我陪的人不是他,这亦是我迫他坦然示爱的唯一办法。” 
刘裕道:“走马灯不算数吗?”边为她斟茶。 
纪千千拿起馒头,若无其事道:“那是第一个开始。捉花妖是第二个开始。只有开始,没有结尾,明白吗?我要和他没完没了,只有不断的开始。开始的感觉最美嘛!不要再担心好吗?我现在唯一的心愿是要把他迷死,这可是人家的秘密,不准你泄露予任何人。” 
刘裕咋舌道:“燕飞岂不是想偷点懒也不行吗?哪会比重建第一楼更辛苦呢。” 
纪千千“噗哧”笑道:“不要夸大。燕飞是躲懒的专家,这方面不用你费神。” 
刘裕静默片刻,点头道:“有千千垂青于他,是燕飞的福气。咦!马来哩!” 
左丘明等牵着两匹骏马来到门外,恭候两人大驾,再没有半点边荒集恶棍的气焰。 
刘裕心忖他们正代表边荒集的转变。而今边荒集逐渐改变的动力,便是身旁的美女,没有人可以抗拒她,包括最穷凶极恶的人在内。

马车在钟楼前停下。 
姬别漫不经意的问道:“祝老大因何哪么怕你?在你未回来前,对庞义亦只是轻揍一顿,不敢下重手,更怕害了他性命,与你结下解不开的深仇。你回来后,他则步步退让,更不似他一向的作风。你的剑法了得人尽皆知,不过若他倾巢而出,你怎招架得住,燕少不觉得奇怪吗?” 
燕飞皱眉道:“不要再兜圈子,你究竟想说甚么呢?” 
姬别苦笑道:“不要哪么不耐烦好吗?我只是想指出祝老大最顾忌的人确是你,他肯忍气吞声,与慕容战是同样的情况,肯定是有另外对付你的撒手锏。事实上你返回边荒集,立即令整个边荒集的形势出现微妙的变化,再不像以前般单凭武力便可以解决一切。” 
稍顿片刻,叹一口气道:“若非你燕少及时回来,我这几天便要找地方避祸去。我有非常可靠的消息,慕容垂以儿子慕容宝为帅,在短期内会大举进侵边荒集,不要看边荒集表面兴旺,其实人人作好逃难的准备。” 
燕飞道:“他得到这样的一个边荒集又如何呢?” 
姬别道:“幕容垂老谋深算,当然不会破坏边荒集作为南北贸易货运枢纽的特殊地位。他耐心苦候数月,是为与黄河帮和天师道达成协议,瓜分边荒集的利益。也有人说给慕容垂挑中的是两湖帮,这只是孙恩放出的烟幕,因为只有他敢公然对抗晋室,聂天还应付桓玄和大江帮己使尽吃奶之力,没有余力闹事。” 
燕飞微笑道:“你的消息很灵通,不过为何会因我回来而打消避祸之意呢?” 
姬别颓然道:“倘能有一线希望,谁肯离开这片远离战火又可以发大财的福地?有谓人亡政息。我不像你飘然一身,独来独往,我走后辛苦建立的事业便会被瓜分掠夺,边荒集乃虎狼之地,不要看平时人人与我称兄道弟,有起事来,只会多捅你两刀。” 
燕飞道:“正如你所说的,我现在自顾不暇,怎么反会成为你的一线希望?” 
姬别道:“因为我晓得你和谢家真正的关系,当今之世,在南方只有谢玄的北府兵和桓玄的荆州军能跟慕容垂有一较高下的实力。对桓玄我当然不抱任何奢望,此人狼子野心,比之幕容垂的狠辣不遑多让。现时在北方慕容垂已再无敌手,他统一北方是早晚间的事,只有谢玄的北府兵能阻他南侵,而占领边荒集将是他往南扩展的第一步,且是统一南北最重要的一着,既可以截断北方诸势力的财路和物资供应,又可以兵胁南方,壮孙恩造反的胆子,谢玄倘若坐视不理,大祸即临。” 
燕飞心中一震,表面当然不动声色。 
他刚和刘裕研究过谣言满天飞的情况,认为是一个针对谢玄的陷阱。而姬别却来游说自己请谢玄出兵来对抗慕容垂,虽是合情合理,却不能抹去他是暗地为慕容垂出力的可能性。 
由于谢玄与司马皇朝关系恶劣,与桓玄又势成水火,实处于非常危险的境地,不容有失。若在边荒集遭挫,不单淝水之战赢回来的威望一朝丧尽,司马道子还可趁势削他兵权,把罪名加诸于谢玄身上,三足鼎立的均势将被打破。孙恩乘机造反,趁南方内部不稳,挑起侨寓世族和本土世族的仇根,后果不堪想像。 
而慕容垂再无南面之忧,可全力统一北方,立稳阵脚后挥军南下,收拾因内战而四分五裂的南朝残局,一石数鸟,再没有另一个方法比在边荒集击倒谢玄更具神效。 
“陷阱”的想法绝非凭空想像,而是以慕容垂的老练沉着,绝不会在事前泄露风声,令奇兵再非奇兵。 
任遥肯故意示弱,又声称决意离开,皆因不愿惹起谢玄一方的警觉。 
另一使他怀疑姬别的原因,是他先指出慕容战和祝老大不会放过他,令他生出危机感,更增添他向谢玄求援的逼切性。 
姬别肯揭破两湖帮没有参与慕容垂的行动,是因郝长亨今早已在营地公开表态,硬拖他下水乃不智之事。 
燕飞心忖若姬别晓得自己从他的说话一下子便推论出这么多东西来,肯定非常后悔。 
姬别在边荒集的影响力不在帮会的龙头老大之下,有他为慕容垂和孙恩鸣锣开道,边荒集更是危如累卵,随时有覆灭的大祸。 
事实上亦只有“大祸临头”四字是边荒集现在最贴切的写照。 
淡淡道:“你以为我与谢玄是甚么关系?” 
姬别微一错愕,苦笑道:“说出来恐怕不大有趣吧!在边荒集只有我姬别在南方和北方都是哪么吃得开,我与建康的王国宝更一向有买卖,他向我透露你的事是不安好心,我当然不会为他散播中伤你的诺言。” 
欲要多解释两句时,呼雷方不知从何处钻出来,嚷道:“姬大少躲在车内干甚么?找了你半天也不见人。更使人奇怪是我们的姬公子竟错过今早见纪千千的机会,你是否转性呢?” 
姬别掀开车帘,笑道:“我和燕少在闲聊,看到吗?” 
燕飞隔窗和呼雷方点头。 
呼雷方现出讶异的表情,燕飞心中一动,在边荒集与姬别表面关系最亲密者莫如呼雷方。而他绝不担心羌族会与慕容垂联成一气,故有可能是姬别把呼雷方一并与边荒集出卖。所以若可善加利用,呼雷方会是钳制姬别的一着好棋。 
姬别向燕飞道:“我们下车吧!勿要让呼雷老大久候哩!” 
纪千千在刘裕前方像表演骑术的策马疾驰,在热闹的东大街逢车过车,遇马过马,好不写意放任。 
在建康城若如此策马,肯定会招人不满。但在这强者横行的地方,人人皆习以为常,尤其当见到的是秀发飘飞、美如仙子的俏佳人,更有人鼓掌喝采,处处惹起哄动。 
刘裕紧追在她身后,看着她英姿爽飒的动人美态,心中百感交集。 
因何自己总是看上得不到手的美女,与自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边荒传说】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