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边荒传说 >边荒传说_第97节

边荒传说_第97节

作者:黄易作品集 发表时间:2018-11-07 20:45:19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7:11
作对,只能坐看我们接收汉帮的业务。” 
屠奉三收拾心情,沉声道:“明来不行只好暗来,所以宋孟齐亦大有可能是江海流的人。边荒集的第一场硬仗不会是容易对付的,我们只好秘密部署,在适当的时刻予敌人致命一击!宋孟齐想引开我们的注意力,我们偏不如他所愿。三天!哈!三天可以做很多的事,包括取祝天云的狗命。我们不可以改变原定的刺杀目标,而刺客馆正予我们最大的方便,让我们出师有名。祝天云胆敢以铁索拦江,已是无可抵赖破坏边荒集规矩的罪证,恶有恶报,他死了,除汉帮外没有人会为他流下半滴眼泪。明白吗?” 

方鸿图巡嗅四角后,回到座位,在众人期待下,侃侃而言道:“卓馆主到过东南角,西南角则有红老板和姬老板的气味,以姬老板的气味较轻,停留的时间当较短,其他两角都没有留下气味。” 
众人听得难以置信,如此神奇的鼻子,令一切如亲眼目睹,是没有人曾想像过的。 
纪千千赞叹道:“方总确是奇人。” 
夏侯亭叹道:“难怪花妖不杀方总难以安寝哩!” 
方鸿图双目掠过悲愤的奇异神色,垂下头去,似在掩饰心内某种不可以说出来的深刻感受。 
众人并不在意,成为花妖的追杀目标,当然不是好受的一回事! 
只有燕飞看在心上,事实上他一直对方鸿图有种奇怪的感觉,事情并不像表面看来的简单。尤其古怪的是方鸿图似是不断徘徊于豁出去和退缩之间,更添事情的神秘。 
卓狂生总结道:“我们已见识过方总超人的本领,由他任除妖队主帅一事大家该没有异议,我们须否循例由议会成员举手决定呢?” 
慕容战笑道:“千千小姐的说话谁敢不同意呢?反对的举手!” 
纪千千微嗔道:“人家不惯那么被台举呢?还是依规矩办事吧。” 
祝天云欣然道:“确没有人会反对,现在的情况是不可能有更适当的人选,事情就这么决定如何?” 
他的目光逐一巡视,见人人点头,最后目光落在卓狂生处。 
卓狂生鼓掌道:“就这么拍板决定,方总有甚么指示。” 
方鸿图又现出惶惑的神态,可是当他迎上纪千千期待的目光,眼神立即变得坚定不移,道:“花妖的一向作风,是专挑当地著名的美女下手,尤令人可恨。” 
纪千千道:“方总不用有任何顾忌,也不用介意千千的感受,有甚么话便说甚么。” 
方鸿图道:“一旦我们定下花妖会找上的目标,行动的范围可以大大缩小,我首先需要一个对边荒集了如指掌的人,待到把边荒集情况彻底弄清楚,便可以定出行动的细节。” 
众人目光全落在燕飞身上。 
燕飞苦笑道:“我会介绍高彦让方总认识。” 
卓狂生欣然道:“确没有人比高彦这小子更适合。” 
姬别笑道:“别忘记还有我这个惜花的人,由我和高彦联手,当不会遗漏任何够资格的美人儿。” 
慕容战道:“在定下除妖大计前,我们首先要拟好保护方总的方法,但又不可太惹人注目。” 
红子春道:“我有个更好的提议,我的人里有易容的高手,只要给方总装扮一下,肯定花妖看不破自己的克星来,另再派人贴身保护,如此将万无一失。” 
卓狂生喜道:“这就是群策群力的效果,花妖的末日再不远哩!暂时把方总交由红老板保护、一切妥当后再把方总送到我们燕公子的营地。除妖的行动,由此刻正式展开,谁敢坏我们的规矩,谁便要付出代价,没有人可以例外。” 
 
 
 
 
 
 
 您阅读.的小说.来至WWW.UMDTXT.COM
      第 四 章 天师孙恩  (更新时间:2004-3-26 19:35:00本章字数:5411)  
 

纪千千惊疑道:“布帐盖着的是甚么东西?” 
燕飞也像纪千千般摸不着头脑,灰布掩盖着大堆的东西,有如小山,位置在纪千千的主帐外。 
刘裕记起庞义曾向他提过会先造一套桌椅以供秦淮才女坐观第一楼的重建,仍有点不相信庞义可以在这 短的时间完成伟业,大感好玩有趣,笑道:“当第一楼重新矗立在边荒集时,这套被布帐盖着的家伙会搬到我们边荒第一剑的旧皇位去,庞老板更不需另制一套,因为一张桌已足够给两个人坐。” 
纪千千雀跃道:“对我来说眼前灰布下的正是第一楼的灵魂,当日我听到有人可以每天坐楼看街地过着放纵的日子,千千不知多么羡慕呢?今后当燕公子外出巡视国土时,我便可以重温燕公子过去了的边荒之梦。” 
坦白说,扪心自问,燕飞确有正在作清秋大梦的动人感觉。纪千千不但有个性,还非常自主独立,更会耍各种游戏,弄得他差点给迷死了!唯一可令他于此沉溺情海的时刻仍保持一点灵明,便是对爱情的恐惧症。 
爱得愈深,痛苦愈大。 
这方面他比任何人更清楚。 
微笑道:“好一个‘坐楼看街的放纵日子’,小姐坐过再说吧!要有一颗万念俱灰的心,方会这般笨蛋。” 
神气地站在庞义旁的高彦捧腹笑道:“燕飞终于肯承认自己是笨蛋。他奶奶的!边荒集唯二个能苦忍一年而不踏入夜窝子半步的,确肯定是笨蛋无疑。枉我还以为你是圣人,终于醒悟过来了吗?” 
纪千千现出顽皮爱闹的神情,故作娇嗔道:“哪可不成哩!一切依旧嘛!边荒集的燕飞怎可以不安份守己,不乖乖的在第一楼平台座镇,而顽皮得像头猴儿般满集乱跑呢?坐楼喝酒是你每日工作,不准躲懒。” 
庞义笑得弯下了腰,喘着气道:“燕飞你终于有今天哩!” 
一扬手,掀起布帐。 
一套以橡木制成的圆桌方椅,出现眼前,结实坚固,只有桌面舆椅座处光滑平坦,桌脚椅脚仍保留原木的粗糙,没有上漆,有种粗犷原始和精美幼细糅合在一起的特别风味。 
小诗笑意盈盈地拉开八张椅子向着重建场地的一张,兴奋的道:“看庞老板的手艺多么好,小姐快来试坐。” 
高彦接口加一句:“保证不会塌下来。” 
庞义咕哝一声“去你的”时,纪千千已像蝴蝶遇上花蜜般翩翩飞过去,坐入椅内,欢天喜地道:“棒极哩!你们干什么,还不入座?” 
燕飞一阵轻松,纪千千令每一个人都改变了,平凡不过的事也变得趣味盎然。庞义设法令纪千千开心,首先令自己开心起来,没有给予,怎可以像目下般快乐? 
高彦动作夸张的争着坐入纪千千旁的椅子,惹来哄笑。 
庞义已拉开纪千千另一边的椅子,笑道:“小诗姐坐啊!” 
小诗的俏脸立即升上霞采,轻轻道:“这是燕公子的皇座嘛!” 
燕飞微一错愕,首次感觉到庞义对小诗的殷勤侍候。与刘裕交换个眼色,洒然笑道:“我是个边荒的浪人,怎会有固定的座位?小诗姐不用客气。” 
趋前把另一张椅子拉得朝向东大街的方向,欣然坐下,手肘枕在桌边,拍桌道:“老板拿酒来,不喝酒如何干活?” 
刘裕大笑道:“庞老板要侍候小诗姐,何来心情为你斟茶递水,让我这新丁伙记负责所有粗重的事吧!” 
说毕不理庞义红着脸想扑过来把他活活捏死的神态,当跑腿取酒去了。 
纪千千忍着笑朝艳婢瞧去,见她连耳根都红透了,轻轻道:“诗诗还不坐下,你要庞老板站着吗?” 
高彦露出古怪的神情,看看庞义,又看看小诗,也发现两人异样之处。 
小诗垂头入座,庞义则坐到高彦旁,虽被后者暗踢一脚,仍装作全无感觉。 
纪千千叹道:“假若没有花妖来行凶作恶,边荒集是多么美好呢?” 
燕飞道:“我们若给花妖破坏心情,便正中他的下怀。边荒集愈混乱,花妖愈是有机可乘。千千放心,我担保可以在三天内把他捉拿归案,让边人可以欣赏到千千的琴技曲艺,这可是急不容缓的事,因为谁也尚未得闻。” 
纪千千欣然道:“有边荒第一剑作出保证,花妖今趟定法网难逃。” 
庞义道:“最怕他给吓得溜掉便糟糕。” 
高彦哂道:“厄就是耳目不够灵通的人方会说出来的话,花妖每到一地,必闹他两、三个月,弄得满城风雨,满足了兽欲,始肯离开,从来没有一次不是这样子的。” 
胆怯的小诗立即花容失色,颤声道:“哪怎办好!” 
庞义对付高彦自有一手,冷笑道:“高彦你勿要在我面前放肆,否则我会把你逐出第一楼,你不肯走也没有羊腿子吃。小诗姐不用害怕,燕飞说出口的话从未试过办不到的。” 
刘裕此时回来,一手提着雪涧香,另一手托着放满杯子的木盘,笑道:“谁敢开罪我们第一楼的大老板,不怕没口福吗?” 
燕飞心中一动,向高彦道:“你该听过七省总巡捕方鸿图此人吧!” 
高彦点头道:“当然听过,苻坚曾任命他负责领导一批高乎,天涯海角的去追捕花妖,后来忽然失踪,据传是给花妖宰掉了。” 
纪千千瞪他一眼道:“不要胡说,他正活生生的在这里,还成为除妖团的统帅,边荒集最了得的英雄都听他指挥哩!” 
高彦愕然以对。 
小诗轻笑道:“高公子触礁哩!又说自己耳目灵通。” 
燕飞与正为纪千千斟酒的刘裕交换个眼色,均暗叫不妙。以小诗的靦腆羞怯,是不会轻易和别人说笑。现在肯开高彦玩笑,摆明对高彦有好感。 
问题在高彦已“移情别恋”,庞义则对小诗生出爱意,形成复杂的关系。 
庞义却没有任何异样,继续为各人摆好酒杯。 
高彦大失面子,不服道:“没有可能的,最近一年从没有收到羊脸神捕的任何消息,苻坚也因家丑不外扬,把方鸿图被杀的事硬压下去。” 
燕飞默然不语。 
刘裕把椅子拉到燕飞旁,学他般面向重建的场地坐下,近二百人正在郑雄等人的指挥下,在场地落力工作,清理场地,填平凹凸不平的地基。 
初夏的灿烂阳光,洒遍边荒集,东大街人来车往,特别是刚从柬门进入的旅人,都不由在途经时驻足观望。 
纪千千问了刘裕想问的问题,柔声道:“燕老大今天开会前,为何如此沉默寡言呢?” 
燕飞淡淡道:“边荒集现有两个花妖,方鸿图也不是真的方鸿图,高彦你待会给我诈他一诈,不用我教你也该懂得怎么办吧?” 
众皆愕然。 
此时有人穿过重建的场地往他们奔过来,燕飞认得是与高彦在古钟场碰头说话的跑腿小子,晓得边荒集又有事发生了。 
“天师”孙恩傲立高崖之上,远眺东面漫天阳光下的边荒集,从这个距离望过去,边荒集只是个棋盘般大小,由街道组成分隔的房舍,有如一粒一粒的棋子。 
在这战争的年代里,边荒集亦因淝水之战变成了一盘棋,有资格去下这盘棋的人天下屈指可数,而他孙恩正是最有资格的人之一,他任何一个决定,都影响着棋局的胜负。 
自十八年前孙恩击败当时有汉族第二高手之称的“南霸”李穆名,他的威势攀上巅,直至今天,从没有人能动摇他“外九品”首席高手的地位。近十年来又精研道术,尽览古今道经,贯通天人之道,南方能令他看得上眼者惟谢玄一人,而谢玄也是他最想杀的人,以证明外九品高手实优于九品高手。 
可是当他专程去杀谢玄时,谢玄身边的两个人却令他打消主意,因为他的法眼一丝不误地看出其中一人拥有的是一副仙骨,已超越寻常武功的范畴,而另一人则有超乎常人的体质。即使以孙恩之能,亦没有把握可一击得手,只好错过明日寺外唯一的机会。 
现在他已知道此两人一名燕飞,一名刘裕,而他们刻下正在眼前边荒集内有血有肉地活着,这个想法令他有很大的乐趣。 
对手难求,如此他将不愁寂寞。 
事实上他最享受反是孤寂的感觉,每隔一段时间,他便要避入深山,一人独处。 
只有这样,他更能反省自己的存在,与天地之秘作最紧密的接触,他的武功道术,方可不断作出突破。 
一般高手已不被他放在眼内,燕飞却是个例外,因为他是有机会比自己更快成仙成道的人。 
风声响起,一道人影从崖旁密林窜出,迅速抵达孙恩身后,单膝着地,恭敬道:“道覆向天师请安。” 
竟然是“天师”孙恩两大传人之一,人称“妖侯”的徐道覆。 
孙恩淡淡道:“道覆因何事心中填满压不下的兴奋情绪?起来!” 
徐道覆长身而起,其高度只比高硕的孙恩矮上少许,拥有可令任何男性羡慕的体魄,像豹子般既充满爆炸的动力,又是线条优美,显示出一种极吸引人的非凡素质。紧身的素色武士服,挂背的佩剑,其形像非常引人注目。 
在浓密的剑眉下,他有一双锐利深邃和带点孩子气的眼睛,乌黑的头发以黄巾扎作英雄髻,脸容近乎完美的俊伟,几近无法挑剔,嘴角似常挂着一丝悠然自得的微笑,令人看来是既自信又随便,年纪在二十四、五间,确是女性难以抗拒的风流人物。 
他对被孙恩看破心内的情况毫不讶异,若不是如此,反令他奇怪。孙恩的贯通天人之道,尽览众生玄微,他早习以为常。 
徐道覆骄傲自负,天下间只有孙恩一人可令他佩服得五体投地,他有信心在孙恩的领导下,大地终有一天臣服在天师道的脚下,征服南北的不会是腐败的南迁世族,而是南方本土备受排挤剥削的门阀。 
他恭敬道:“道覆刚收到消息,刘裕今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边荒传说】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