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边荒传说 >边荒传说_第101节

边荒传说_第101节

作者:黄易作品集 发表时间:2018-11-07 20:45:28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7:12
不出来的样子,吓得不敢动弹。” 
方鸿生惨然道:“我太没用哩!” 
纪千千安慰道:“方总不用自责,你逞强出去也只多赔上一条人命,你大哥不但不会怪你,还会因你现在得到报仇的机会而欣悦。” 
燕飞点头道:“事实确是如此,过去的便让它过去算了,最重要是掌握现在。” 
慕容战也同意道:“燕兄说得好,所以我们须立刻行动,趁花妖没生出戒心前,先一步找到花妖所在。我们商量过,如把两个方总的事坦然告知议会,是否更有利呢?至少可以确保方总也具有灵异嗅觉的秘密。” 
燕飞暗叹一口气,向方鸿生问道:“方总对花妖的行事作风是否熟悉?” 
方鸿生尴尬的道:“听是的确听过不少,却是无心装载,不知燕兄想问花妖哪方面的情况。” 
燕飞道:“我想知道花妖在作两个案子之间的最短时间。” 
纪千千道:“方总不是已说过吗?是在洛阳发生的,只隔了两天。” 
燕飞道:“我只是要作最后的证实。” 
慕容战沈声道:“燕兄是在怀疑边荒集的两案非是同一人干的?” 
燕飞点头道:“我一直在怀疑。” 
方鸿生道:“在洛阳相隔两天发生的案子,确是唯一的案例。一般来说花妖犯案后的五至六天会收敛起来。他犯案的方式更有明显的周期性,每次均在不同的城市作恶,不会重复,选取的地方总是人口密集的都会,连犯数案后会销声匿迹一年左右,现在距洛阳的连续凶案刚满一年,该是他再次凶性大发的时刻。” 
燕飞道:“现在两案相隔不到一天时间,且在白天犯案,方总有何看法?” 
由他的口说出来,当然比燕飞泄漏自己的神通上算。因为慕容战始终和他有不同的立场,令他颇有戒心。 
方鸿生现出回忆的神色,道:“大哥生前常在我面前分析花妖,因为对我不用隐瞒,我自少便崇拜他,尊敬他,还处处模仿他。唉!我又岔远哩!” 
纪千千谅解的道:“没关系,方总积郁的心事,说出来会舒服点。” 
方鸿生道:“花妖行事周密,大哥认为他在作案前会先做好侦查的功夫,弄清楚下手的对象,然后潜入深闰施暴,只把附近的婢仆弄昏,罕有像边荒集两案般杀尽旁人。实不相瞒,我敢到说书馆赚钱,是因起始时我并不相信这里的第一个案子是花妖干的,直至发生马车惨案,我方知不妙,所以惊慌得不知如何是好。又同时晓得这或许是唯一为大哥报仇的天赐良机。”

慕容战脸色微变,往燕飞瞧去,后者点头,表示明白他内心的想法。 
纪千千倒抽一口凉气,也往燕飞瞧去,显然记起他曾说过花妖有真有假的话。道:“这么说害死游莹的邪魔大有可能非是花妖本人,只是花妖于闻讯后知有人冒充他犯案,致凶性大发,不顾一切于白天出手。由于不敢在白天于集内行事,故临急选取一队南来的车马队作目标,亦不得不下手杀尽随行的人。” 
慕容战沈声道:“这个看法非常关键重要,方总为何不在议会举行时说出来?” 
方鸿生露出恐惧的容色,嗫嚅道:“因为我怕假花妖的事牵涉到边荒集内帮会的权力斗争,怎敢多口惹祸。” 
慕容战向燕飞苦笑道:“情况愈趋复杂,且是非常不妙,对吗?” 
燕飞晓得他也在怀疑赫连勃勃,只是不敢说出口来,平静的道:“边荒集的规矩是不容任何人破坏,正义必须伸张。在边荒集杀人是等闲事,可是却从没有人敢犯奸杀的天条,亦不容有人可以例外,管他是天王老子。不过目下当务之急,是先把真正花妖找出来,因为照他过往的行事作风,将会在一段时间内连续作案。” 
纪千千神情专注地瞧着燕飞说话,慕容战看在眼内,心叫不妙,知道自己失了一着,重重点头道:“花妖大有可能在两、三天内再作案,我们便凭方总过人的本领,务要在今晚内把花妖寻出来。” 
又向方鸿生道:“我们先拟好寻找花妖的方法,立即行动。” 
方鸿生犹豫道:“对付花妖是除妖队的集体行动,我该如何向其他人交待呢?” 
慕容战信心十足的微笑道:“即使除妖队有假花妖混杂其中,他也乐于擒杀真花妖,好令两案同时完结。” 
纪千千担心的道:“我们既想到花妖有真有假,说不定其他人亦会起疑?” 
方鸿生叹道:“这正是真花妖犯案的目的,要向我们作出提示,长哈老大爱女一案与他无关,而是另有其人。” 
燕飞心忖方鸿生这个想法与他不谋而合,是真花妖按捺不住下向假花妖作的宣战,显示方鸿生并不如他自己认为般没有用,又或在压力下被迫发挥他的智慧。道:“方总这番话非常有见地,我们可于此点着眼,窥见花妖性格上的弱点。” 
慕容战拍腿道:“对!花妖肯定以自己过往的凶残事绩为荣,不容别人分享他的光辉,所以甘冒大险,也要在边荒集留下辉煌的记录。” 
纪千千道:“这么说,花妖可能并不是一心在边荒集犯案,而是被假花妖的凶案引发的。” 
燕飞道:“他或许是要到建康去,路经此地而适逢其会。不过是否如此已无关重要,我们须尽量利用全集团结一致的优势,务要在今晚把他在隐藏处挖出来。” 
慕容战终找到扳回燕飞一着的机会,道:“花妖是否路经此地,又或故意到此犯事,实为关键所在。因为若他只是途经边荒集,根本不须故意隐蔽行藏,又因他不晓得有方总在,所以只要我们遍搜集内的旅馆,说不定已可以有收获。” 
燕飞拍额道:“对!慕容兄的提议非常有用,是我的疏忽。” 
慕容战大感愕然,亦暗叫惭愧,自己是存有私心,而燕飞则是全不介意自己是否失算,一切以大局为重。 
纪千千看看慕容战,又看看燕飞,欣然笑道:“我们开始有点眉目哩!现在如何进行?” 
慕容战欲言又止。 
纪千千嗔道:“慕容当家有甚么除妖大计?快给千千说出来。” 
慕容战先向燕飞瞥上一眼,深吸一口气道:“我们一是不行动,既行动便要趴底,教花妖无路可逃。太阳快下山哩!入黑后将是夜窝族的天下,燕兄以为然否。” 
燕飞叹道:“我明白哩!” 
 
 
 
 
 
 
 您阅读.的小说.来至WWW.UMDTXT.COM
      第 八 章 爱情游戏  (更新时间:2004-3-26 19:35:00本章字数:5484)  
 

高彦道:“我给你的是最上等的东西,这个挂背的行囊则是我每次出门的随身法宝,不要小觑它,是以罕有的乌头穿山甲的坚皮浸制而成,内中夹有能化内家气功的‘登南花’的棉絮,可以护着你背心。” 
刘裕正把一张弩弓挂在探手可及的马侧处,二十四枝箭矢整排连布囊安装在另一边,感激地道:“你这小子很够朋友。” 
高彦亲自为他挂上行囊,道:“你拔刀时用点巧劲,记着索钩在你右边,迷雾弹在左边,你试试看。” 
刘裕探手往后,从行囊侧的小袋找出可以弹簧射出索钩的铁筒子,顺口问道: 
“索子有多长?” 
高彦欣然道:“说出来你或不相信,这宝贝是由北方巧匠精制,分三重关钮,可分别射出两丈、三丈和四丈远的索钩,收发自如,是我以重金买回来,曾多次助我逃出死门关。不要看索子只是条绵线般粗幼,实是由坚勒天蚕丝织成,一般庸手休想可扯得断它。” 
又拍拍行囊道:“里面除你要求的东西外,还有刀伤药,希望你用不上吧!” 
刘裕待要说话,小诗来到两人身前,看到刘裕在整理行装,愕然道:“刘老大要到那裹去?” 
刘裕微笑道:“我立即起程返南方,须十多天才回来。” 
小诗似明不明的点头道:“祝刘老大一路顺风。” 
高彦见她脸色阴沈,似乎有些心事,问道:“小诗姐在害怕花妖吗?放心吧!害怕的该是花妖,我们的燕老大最擅长的正是擒拿采花贼。” 
刘裕忍俊不禁笑道:“你这小子最爱夸张,燕飞捉过多少个采花贼呢?” 
小诗也被他惹得“噗哧”笑出来,横他一眼道:“有位尹姑娘来找你……” 
高彦一震道:“尹清雅!天!她来找我干什么?” 
大力一拍刘裕的肩头,道:“我借小诗姐那句话祝你一路顺风,记得要活着回来见我们。”又向小诗作个揖,一阵风般溜了。 
刘裕见小诗黯然垂首,知她从高彦对尹清雅的雀跃看出端倪,心中不大舒服,暗叹高彦,道:“娘曾对我说过,当年与爹同时追求她的还有个同村的家伙,这家伙说话了得,最懂讨她欢心,可是她偏偏下嫁我爹,因为她要的不是一时的开心,而是能长相厮守的郎君。” 
小诗的脸红起来,有些狼狈地盯他一眼,嗔道:“这种话只该对女儿说,刘老大在哄我,人家根本……噢!不说哩!” 
刘裕苦笑道:“确是胡诲,真实的情况是我娘的外家不准娘与那口甜舌滑的家伙来往,硬迫娘嫁给我既老实又勤奋的爹。不过娘并没有后悔不与那家伙离家出走,因为她婚后的生活很幸福,是爹告诉我的。” 
小诗忍不住娇笑起来,笑得虽仍有点勉强,但显然心情开朗多了。 
此时燕飞、纪千千、慕容战、庞义和方鸿生联袂而至,见小诗笑不拢嘴,均感讶异。 
小诗向纪千千道:“原来刘老大也懂乱吹大气,胡言乱语。” 
庞义紧张起来,道:“你向小诗姐说过什么花言巧语?” 
刘裕探手抓着来到身前庞义的肩头,道:“勿要冤枉好人,我告诉小诗姐选夫婿绝不要拣如我般懂得花言巧语的家伙,而须挑选些像你老哥既老实又勤奋的人。” 
小诗“呵”的一声垂下螓首,连耳根都烧红了。 
刘裕再加一句“是我娘教的”,说罢踏蹬上马。 
纪千千看看小诗,又瞧瞧老脸胀红的庞义,娇笑道:“看不出刘老大也懂花言巧语,再说几句来听听。” 
刘裕心中暗叹,他不单要忘记王淡真,且须把对纪千千的爱慕化为友情,同样不是人生乐事,不过事实如此,别无选择,在马上道:“一切留待活着回来再说吧。” 
与燕飞交换个眼神,又向慕容战挥乎作礼,朝方鸿生道:“祝方总领导群雄马到功成,为世除害。” 
一夹马腹,放蹄而去。 

高彦追在“白雁”尹清雅娇俏的背影后,却不敢胡思乱想,还要收摄心神,否则肯定追不上她。 
在夕照下这迷人的小精灵白衣飘飞,说不尽的风流娇美,每一个腾跃的姿态都美妙动人,瞧着她一个筋斗翻上第一楼的后院墙,足尖轻点,毫不费力的越空而去,投往对街一座荒废庭院,心内的感受实在难以形容。 
高彦学她般点墙投去,小美人早在瓦脊坐下,后方是扇状散射的落日霞彩,看得高彦目眩神迷,连老爹姓甚名谁一时忘掉了。 
坐到她身旁,尹清雅笑吟吟的瞧来,道:“你的轻功不错哩!不知拳脚功夫如何呢?找天我们比比看。” 
高彦自己知自己事,她刚才是留有余力,自己则把吃奶之力全用将出来,还跟得颇为辛苦,最要命的是轻功本为自己所长,已是逊她至少两筹,自己的弱项拳脚功夫更不用说。 
幸好他的性格绝不会因此自卑,笑嘻嘻道:“来日方长,好玩的玩意多着哩!有我高彦陪你,保证小清雅你不愁寂寞。” 
尹清雅“噗哧”笑起来,媚态横生,白他一眼道:“小清雅?哪有这样别扭的,师傅他老人家唤我雅儿,郝大哥叫我小雅。嘻!小清雅都算不太难听吧!看!” 
高彦给她的亲切话儿说得心内燃起火炭似的,随她玉指的方向道:“有什么好看的?” 
尹清雅娇痴的道:“才好看呢?昨晚人家就是在这里观察你们营地的动静,还看到千千姐姐和‘边荒第一剑’燕飞,燕飞长得很不错,听说你和他是好朋友,对吗?” 
高彦立即不舒服起来,道:“甚么第一剑第二剑,燕飞从来只是条大懒虫和酒鬼,只是因纪千千才稍为振作起来。嘿!小清雅今趟来找我,是否有什么事呢?” 
他自问说得非常有技巧,点醒尹清雅燕飞的意中人是纪千千。 
尹清雅像听不到他话意所指般,看着纪千千、燕飞等人与刘裕说话,双目射出迷蒙的神色,自言自语般道:“不!郝大哥的看法不会错,他说在边荒集最欣赏的只有燕飞一个人,你若不肯引介,我便自己去寻他,看他的蝶恋花了得至何等程度。比试可真最好玩哩!大家又不用拿性命出来拚。” 
高彦似给人在背上狠抽一鞭,苦笑道:“你该直接找他才对。” 
尹清雅瞥他一眼,目光回到三十多丈外,隔了一条街和后院的马厩处,看着刘裕策骑离去,微嗔道:“人家喜欢找你也不成吗?刘大哥要到哪里去呢?” 
天色倏地暗黑下来,太阳没入西山之下,不知是否因花妖的威胁,今晚的边荒集份外处处危机四伏。 
高彦给尹清雅耍得晕头转向,糊涂起来,讶道:“喜欢找我?” 
尹清雅别过俏脸来向他皱鼻子嗔道:“不成吗?快答我的问题。郝大哥着我来打听消息,若我空手而回定给他骂死。唉!我昨晚和你们玩耍已被他臭骂一顿,害得我差点哭起来,你定要帮人家这个忙。” 
高彦神智不清的答道:“刘裕是回南方去。” 
尹清雅抿嘴笑道:“算你乖啦!不过南方这么大,他要返广陵还是建康呢?答中有奖。” 
高彦仍保存半丝清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边荒传说】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