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边荒传说 > 边荒传说_第102节

边荒传说_第102节

作者:黄易作品集 发表时间:2018-11-07 20:45:30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5:11
醒,问道:“有何奖赏?” 
尹清雅耸肩道:“唱一曲小曲你听好吗?师傅最爱听我唱曲,当然比不上千千姐姐,不过也不是人人听得到的。” 
高彦最后一点灵明亦告消失,糊里糊涂的道:“他当然回广陵去,难道回建康向司马道子求援吗?哈!可以唱歌哩!” 
尹清雅撒娇道:“只有一个消息哪够人家向郝大哥交差?我还想知道你们如何对付花妖,郝大哥也想尽点力呢?” 
高彦终是老江湖,开始有些醒觉,皱眉道:“你来找我只是要打探消息,这就是你的‘喜欢找我’?” 
尹清雅嗔道:“我早告诉郝大哥我在这方面是不行的。不过看在与你高彦尚有点交情,这才勉强答应。原来你根本不当我是朋友,怕我会害你吗?算了吧!” 
高彦的防御立即崩溃,赔笑道:“我们当然是一见知心的好朋友,唉!你看到那个胡须汉吗?他就是北方著名的‘羊脸神捕’方鸿图,缉捕花妖的事由他主持。关于这方面的事可以直接问红子春,他不是和你们有特别交情吗?” 
尹清雅轻松的道:“我想知道的是你的好朋友燕飞有什么特别对付花妖的法宝,看来你并不清楚?” 
高彦叫屈道:“我怎会不清楚?咦!你不是在助你的郝大哥一臂之力,让他可以擒得花妖,好向千千领悬赏吧!” 
尹清雅“噗哧”笑道:“完蛋哩!竟给你看穿呢?你这个人很机灵,不过我可不喜欢骗不倒的人,你要扮得呆头呆脑才成。” 
轮到高彦心叫完蛋,自己对着她时不但使不出平时一半的本领,且被她玩弄于股掌之上,偏又愈相处愈感到她迷人可爱。 
看着她便像看着没有人能驯服的小妖精,不单没有办法,还无处着力人手。 
尹清雅甜笑道:“不为难你哩!清雅也为你着想的,他们要动身呢?你还不回去参与他们的饯别行动。” 
她的笑容不但甜如蜜糖,还充满漫无机心的天真意味,可是高彦却晓得她是狡猾在骨子里,先来一招欲擒先纵,看自己还可以拿出甚么好消息来讨她欢心。 
远处庞义和慕容战把姬别送赠的两匹匈奴马牵出马厩,燕飞还朝他瞧来,却没有表示,小诗却似没有察觉他们在这边说话。 
高彦猛一咬牙,故意装出不放她在心上的神情,笑道:“小清雅也要小心点,不要让花妖把你这头可爱的白雁衔了去哩!” 
再不理会她,弹将起来,迳自回营地去也。 

汉帮总坛,忠义堂内,帮主祝老大独坐堂内,沉思不语,只看他深锁的眉头,便晓得他心事重重。 
“军师”胡沛步入堂内,来至他身旁,俯身凑到他耳旁道:“大仙离开哩!我们已加强戒备,若屠奉三敢来犯,我们包保他来多少杀多少,有来无回。” 
祝老大朝他瞧去,沈声道:“若来的是支多达千人的精锐荆州劲旅,你仍这般有把握吗?” 
胡沛为之愕然,尴尬的道:“屠奉三不敢这般胡来吧?” 
祝老大目光闪闪的打量他,肃容道:“到今夜此刻,我忽然感到自己是孤立无援,即使江老大亦帮不上忙,若非他派文清及时赶来,情况更不堪设想。” 
胡沛站直身体,赔笑道:“屠奉三的出现确令我们乱了阵脚,不过一天胜负未分,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祝老大“霍”地起立,负手在大堂来回踱步,好一会后在胡沛旁停下来,长叹道:“我帮弄至今天如此地步,先受挫于燕飞的剑,继而被钟楼议会孤立,不得不同意让第一楼重建,接着又被屠奉三公然挑战,我当然要负最大的责任,但更因是我错信你的提议,于淝水之战后盲目的扩张势力,触犯众怒,你还有什么话好说呢?” 
胡沛神色出奇地平静,垂头道:“世事之奇,往往出人意表,教人难以逆料,老大你要怪罪于我,我胡沛当然没有话说。” 
祝老大勃然大怒,转过身来面向胡沛,双目杀机闪闪,戟指骂道:“一句难以逆料便可以搪塞过去吗?当日我对设立拦江铁索一事已大感犹豫,全是你大力怂恿,说什么借此立威,致令我帮骑虎难下。至于什么巧立名目征收地租,亦是你的主意,让燕飞借此重重打击我们,你这个军师是怎么当的?” 
胡沛抬起头来,从容道:“老大你既不信任我,我这个军师当下去再没有意思,老大若要杀我泄愤,胡沛绝不敢还手。” 
祝老大全身一阵抖颤,双目似欲喷火,好一会方把激动的情绪勉强压下去,转身背着胡沛道:“立即给我滚,以后勿要让我见到你,边荒集再没有你容身之处。” 
胡沛趋前少许,来到祝天云身后,压低声音道:“胡沛对老大的多年提携爱护:水远铭记心中,在离开边荒集前,我尚有一个天大重要的秘密上报老大。” 
祝老大沈声道:“说吧!” 
胡沛又把声音压低少许,至仅可耳闻,道:“此秘密是与‘大活弥勒’竺法庆有关。” 
祝老大皱眉道:“竺法庆?” 
胡沛再靠近少许,续道:“竺法庆的夫人尼惠晖是我的师母。” 
祝老大全身剧震,立即运功,往前冲出再反手后击的应变招数刚在脑袋内成形,一向诡计多端却武功平平的胡沛十根指头已骤雨般戳在背心二十多处穴位。 
胡沛的说话故意兜了个圈来透露自己真正的身分,令他不由分神去咀嚼,早令他慢了一步,更关键的是他仍身负昨晨因燕飞而来的内伤,兼之胡沛在出手前没有任何先兆,故一下子便着了道儿。 
祝老大眼耳口鼻全渗出鲜血,却没有往前抛跌,因为胡沛双掌生出吸摄的劲力,令他仍直立不倒,想呼叫求救,声音来至咽喉变成微弱的呼喊。 
胡沛凑到他耳旁笑道:“老大滋味如何呢?这八年来我早把你的武功底子摸通摸透,你有多少斤面,我比你更清楚。” 
祝老大双目喷出仇恨的火焰,强忍着十多道入侵劲气在体内经脉激荡交战的撕心痛楚,呻吟道:“你逃不了的。” 
胡沛失笑道:“我何须逃走?多年来你生活糜烂,荒淫无度,武功不进反退,我却是勤力练功,为你打理帮务,不断把我的人安插于帮内重要的位置,只是找不到下手的好时机,现在机会终于来了。” 
祝老大急促喘息,双目无力地闭上,抖颤道:“你瞒不过文清的。” 
胡沛狞笑道:“怎会瞒不过她呢?你先被燕飞所伤,可是因情势紧张,故急于练功恢复,致内气失调,走火入魔,即使华陀再世,也绝察觉不到是由旁人下手。刚才一击即中的手法虽是眨眼间的事,却是我苦练多年的成果。”
胡沛开怀笑道:“我怎会这么蠢,徒然启人疑窦?更何况屠奉三要杀的人,从来没有能寿终正寝的。你也不会死得这般轻易,我还需数天时间好好部署,便让我们的赌仙暂代你的位置。老大你明白吗?” 
倏地双手离开祝老大背脊。 
祝老大再支撑不下去,颓然倒地。 
 
 
 
 
 
 
 您阅读.的小说.来至WWW.UMDTXT.COM
      第 九 章 夜窝战士  (更新时间:2004-3-26 19:35:00本章字数:5598)  
 

燕飞、庞义和小诗目送慕容战、纪千千和方鸿生策骑离去,北骑联的战士仍留在营地,把守四方。 
高彦来到燕飞身后,讶道:“他们要去何处?” 
庞义瞥他一眼,摇头叹息,没好气地答道:“你很快便会听到,老子我要干活去哩!”说罢朝重建场地举步。 
高彦一呆道:“听到?” 
小诗向燕飞低声道:“小诗想回帐内休息,很累哩!” 
燕飞点头道:“小诗可放心休息,绝没有人敢来营地撒野的。” 
小诗不理高彦半眼,迳自离开。 
高彦心情本已不佳,见庞义和小诗对他都神态冷淡,更是心情大坏,颓然道:“我做错甚么呢?” 
燕飞淡淡道:“你什么也没有做错,只是人与人间的关系微妙,很难以常理测度,睡醒一觉又是新的一天。唉!你的脸色为甚么如此难看。” 
高彦苦笑道:“若你是我,心情也不会好到哪里去,例如当发觉你心内的梦想情人,竟是另有所恋,你会有甚么感觉?” 
燕飞讶道:“你的小白雁给人抢了吗?” 
高彦愤然道:“她还没给人抢去,但她爱上的人是你,我只是给她利用的大傻瓜,她根本不把我放在心上。” 
燕飞哑然失笑道:“勿要把我牵扯在内。告诉我,她究竟对你这傻瓜说过什么呢?” 
高彦迅快说出经过,最后不服气地道:“我整个美男子坐在她身旁,她却似目无所见,却要我为她引介你,又大赞你如何了得。她奶奶的,岂非分明是在耍我。” 
燕飞忍悛不住笑起来道:“枉你精明一世,懵懂一时,她摆明是耍你,却非因她对你没有好感。她是故意要惹起你的妒念,尹清雅可不是一般的女孩子,她玩的是另一种爱情游戏。” 
高彦先是浑身一震,双目燃起希望的光芒,接着讶然审视燕飞,感动的道:“还是老燕你最够朋友,达致不分青红皂白地来支持我的程度。你因何不责怪我向她泄露机密,反鼓励我继续努力?” 
燕飞忍着笑道:“小白雁既是你一生人最大的梦想,我当然不会泼你冷水,而且旁观者清,你若要把她追上手,绝不能用你惯常那套低劣的手段。” 
高彦破天荒第一次向燕飞求教这方面的难题,虚心道:“现在老子六神无主,信心全消,你老哥有甚么好提议呢?” 
燕飞探手搭上他肩头,朝东大街方向走去,低声道:“像我对纪千千般,她要玩游戏吗?一于奉陪到底。她看来是好胜的小妮子,你便给她尝尝你的少爷脾气,她捉弄你,你也捉弄她,爱火或可从互相捉弄的情趣上产生。” 
高彦怀疑道:“这样行得通吗?” 
燕飞叹道:“除老天爷外,谁知道呢?我只知高手过招,绝不能动气,不能把胜败放在心上,生死也要置诸于度外。所谓情场如战场,你自己好好的斟酌。” 
高彦剧震道:“我明白啦!” 

刘裕驰出东门,沿颖水官道飞驰,座下战马神骏非常,迈开四蹄,似是毫不费力。 
此时仍在边荒集的势力范围,谅屠奉三不会蠢至于此地下手,不过若远离边荒集,进入边荒地带,将是危机四伏,草木皆兵。 
虽只半日功夫,他已是准备充足,在黑色的夜行衣下他还暗穿水靠,若形势不利,可轻易借水遁往对岸。 
从边荒集东门驰出之际,他感到踏上人生一个新的阶段,结束他奉令送密函往边荒集予朱序的冒险历程,他再不是以前的刘裕。 
把对付屠奉三的事揽上身并非因好胜逞强,而是对自己的一个挑战,源自极度失落下极端反动的情绪。 
他不是小觑屠奉三,更晓得真个正面对撼,他必死无疑。可是他对自己很有信心,任对方干军万马,可是倘若他好好利用边荒的形势,该可把孤军作战转化为优势,斗智而不斗力。他是得于边荒,而敌人则失于边荒。 
“当!当!当!” 
三下悠扬的钟声从后方边荒集处隐隐传来,虽已相隔十里,可是每一记钟音都似能直敲进他耳鼓内。 
他先是茫然不解,旋即记起此为夜窝子召集夜窝族的紧急警号,登时心中叫绝,晓得是燕飞等想出来对付花妖的手法。 
纵目四顾,不见敌踪。 
他不感奇怪,屠奉三要对付他,当然不会蠢得采取封锁围截的办法,因既不实际更不可行,聪明的方法是使人在战略位置放哨,掌握他南返的大致路线后,再以压倒性的实力一举突击伏杀。 
想到这裹,刘裕一抽马缰,离开官道,驰进右方的疏林区。 
他的感官亦提升至极限,准备应付任何突变。 
就在此时,剑啸激响,凌厉的剑气破空罩头而至,还有女子的厉叱道:“花妖纳命来!” 
以刘裕的机警,亦大感意外。不过已别无选择,整个人弹离马背,厚背刀离鞘疾劈,劈往铺天盖地洒下来的剑影核心去。 

纪千千睁大美目,有点难以置信地瞧着从四方八面策马驰进古钟场的夜窝族人。 
当她依卓狂生指示,以重达二百斤、悬在半空的巨木锤撞击古钟三次,敲响紧急召唤夜窝族的警号后,还以为怎都要待上半个时辰,方可齐集全族战士。 
岂知不到半晌,第一个夜窝族人首先赶到,接着是潮水般卷进来的人马,人人士气高昂,神情激愤,一派视死如归之势,其中竟有数百个是英雌。 
夜窝族占了小半是来自各大帮会,其他便是长居于边荒集从事各类商业活动的边人,此时人人额上绑上金色布带,自携各武兵器弓矢,进退间尽显素有训练的团队精神和默契,与一向似一盘散沙、漫无规律的边民像活在两个不同天地的人。 
他们全集中往古钟场的北面,没有半点喧哗,立马面对着古钟楼上的纪千千等人,静待指示。 
卓狂生在纪千千耳旁道:“成为夜窝族的唯一仪武是‘授金带’,此带是以特制的金粉涂抹,难以假冒,更兼族人间互相熟悉,外人有心假冒也不行。” 
另一边的慕容战道:“在边荒集,除钟楼议会外便只有我们的卓名士可以窝主的身分敲响召唤夜窝族的警钟,当然也要有个很好的理由。” 
纪千千欣然向站在慕容战旁的方鸿生道:“方总现在放心吧!看!边荒集已团结起来,对付边荒集的公敌。” 
卓狂生道:“差不多哩!” 
纪千千纵目瞧去,钟楼下黑压压的全是精神抖擞的骑士,满布广场北面的部份,人人仰首朝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边荒传说】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