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边荒传说 > 边荒传说_第107节

边荒传说_第107节

作者:黄易作品集 发表时间:2018-11-07 20:45:42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5:11
对长只尺半许的铁护臂,再没有丝毫弱不禁风的模样。 
纪千千等全看呆了眼,想不到对方高明至此,不单能挡燕飞无坚不摧的一击,还迫得燕飞退出破烂的房门外去。 
红子春等莫不精神大振,纷纷移位,堵截所有出路,附近把守放哨的武士亦全朝此地赶至,迅速布成包围网,只要对方恃本领闯出客房,会立即以劲箭招呼侍候。 
只有燕飞清楚自己是故意退出来,因为对方仍是不折不扣的女性样貌,不过此模样并不能维持多久,他估计如此化雄为雌的邪异功法,应颇为损耗真元,等若外家功夫中的缩骨功,当须要放手力拚,便要原形毕露。 
他正是要迫对方现出花妖的原形。 
心中同时明白过来,难怪以方鸿图的独特本领,仍没法把他缉捕归案,皆因他不但能化为女人,还可以洒上香料掩盖体味,不过却没想到尚有另半个方总,所以今次在边荒集百密一疏,没用上香料的招数。 
人人瞪大眼睛瞧着她,除纪千千外,没有人明白燕飞如何可以确辨她是花妖 “变”的。 
女子尖叫道:“你想干什么?” 
卓狂生移到燕飞身旁,笑道:“没什么?只是想看看姑娘的身体,检查一下究竟是男还是女?” 
红子春抢到燕飞另一边,也含笑道:“我是最懂惜花的人,姑娘若感到人多不方便,可由我单独检查,保证温柔妥贴。如姑娘真身确是货真价实的女人,姑娘的渡夜资是多少,我真金白银的如数奉上。” 
纪千千心忖假如她打开始便不隐瞒身负武功,纵使她身手高明至能挡燕飞的攻击,亦没有人疑心她是花妖变的。不过她刚才却装出柔弱无力的慵懒模样,此刻有此一变,已令人人生疑,对她当然不会客气,还极尽侮辱的能事。纪千千听在耳内,尤其本身是女儿家,当然不大舒服,可是她若是花妖,如何被辱也是活该。 
其他人尚想说话,却被燕飞的长笑打断。各人在看燕飞下一步如何走之际,燕飞哑然失笑道:“这叫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同时摧发剑气,锁紧对方。 
女子的眼神再次变化,变得冷酷镇定,缓缓摆动一对护臂,以对抗燕飞凌厉的剑气,摇头道:“你是谁?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直至此刻,除眼神外她仍彻头彻尾是个女人,不露丝毫破绽,使其他人感到难以下手,只好用言语试探。 
燕飞好整以暇的道:“你以为杀掉方鸿图,便再没有人能将你绳诸于法吗?岂知正是因你下手杀害方鸿图,致会陷身此处,这不是叫冥冥之中,自有主宰吗?” 
除慕容战和纪千千外,人人听得一头雾水,不明白燕飞在说什么? 
方鸿图不是好端端在食堂内吗?怎会已被花妖所害? 
而纵是慕容战和纪千千,也不明白燕飞因何要于此时此刻,自揭方鸿图的秘密,于事情有何好处。 
女子瞳仁收缩,精光进射,寒声道:“什么方鸿图,与奴家有何关连,你休要含血喷人?” 
燕飞油然道:“我是否含血喷人,立即可以揭晓。方鸿图正是因发现你可以变身作女人,又以香料掩盖气味的手段,方被你下手杀害。可是你却不晓得方鸿图是由两个人合成的,方鸿图尚有位孪生弟弟,拥有他同样灵敏的鼻子,正是这个失误,令你不加掩饰,还胆敢留在旅店看热闹,致陷身眼前的死局,这不是叫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又该叫什么呢?” 
卓狂生、姬别等人人听得面面相觑,想不到其中有此转折。 
慕容战和纪千千则心中叫妙,燕飞于此关键时刻揭破此事,不但不予人欺骗议会的感觉,反变成一种战略的运用,生出对花妖的压力,使他感到因果循环的神秘力量。 
果然花妖脸色微变,双目厉芒大盛。 
“铿铿锵锵!” 
包括纪千千在内,人人掣出随身兵器。 
燕飞暴喝道:“方总快来!看花妖还有甚么狡辩的方法?” 
慕容战和纪千千更是心中叫绝,假若早前施毒之事非是花妖所为,当然弄不清楚燕飞在使诈。 
“砰”! 
花妖终于露出狐狸尾巴,两支护臂脱手射出门外,同时旋身一匝,不知用何种手法施放出一团又一团乌黑的烟雾,迅速把客房的空间掩没,还透门窗扩散开去。 
燕飞一声长笑,蝶恋花闪电前挑,毫不犹豫迎上照头照脸射来的一对护臂。 
 
 
 
 
 
 
 您阅读.的小说.来至WWW.UMDTXT.COM
      卷九  第 一 章 花妖逞威  (更新时间:2004-3-26 19:45:00本章字数:5331)  
 

东南北三方尽是刀光剑影,尤为厉害是后方紧迫着他的凌厉剑气和前方漫空攻来的千百袖影。 
任遥与任青媞显然精于连手攻战之道,甫出手便配合得天衣无缝,根本不容他有脱身的机会。 
刘裕清楚感觉到敌人杀他的决心,换了在别的情况下,他肯定必无幸理,然而今夜却非一般的情况而是他自己精心挑选的荒原野林和迷蒙的月夜,何况更有他擅用的索钩。 
“嗤!” 
刘裕左手持的弹筒喷出索钩,激射往西南方丈许外一棵大树,透干而入,此钩为北方巧匠所制,钩型独特巧妙,为三叉之形,尖端是锋锐的尖锥,锥身再分出两个弯钩,只要破入目标,便可以借力。 
在这方面刘裕曾受过特别训练,当时在刘牢之的指令下,北府兵诸将从手下中精挑了一长于侦察的好手,接受借钩索翻林越岭的训练,他刘裕正是其中之一。训练极为严格,为期半年,而到最后受训的三百人中只有十三人能通过所有测试,其中又以刘裕称冠,亦因此被刘牢之另眼相看。此后他对索钩的研究从没有停歇下来,直至这年来武功精进,方弃而不用,怕反因此类被武人视为旁门左道的东西窒碍了武功上的进展。 
可是今晚他却清楚能否保命,全赖此物。 
猛一借力,刘裕改上冲之势平飞开去,迎面杀至的任青堤首先扑空,后面的任遥立即变招,伸脚撑在刚掠过的另一棵树身处,改变方向追来,衔尾不舍,灵巧如神。 
以王国宝为首的十多名高手与刘裕间的距离,立即扯远。 
刘裕控制铁筒子的机括,索往内收,倏地加速,险险避过任遥御龙剑锋送出的一道剑劲,再以巧劲抖得钩子脱离树干,顺势一撑树干,反街而去,于离地仍逾两丈的高处,照头照脸一刀往任遥劈去。 
在树林的暗黑里,一切纯凭听觉感应,使他灵手的威力更可发挥得淋漓尽致。 
“当”! 
刀剑交击,刘裕是依计而行,全力出手;任遥是临时变招,处于被动。 
故以任遥的本领,仍应付得非常吃力,被刘裕的厚背刀劈得横飞开去。 
钩索再往上激射,钻入上方丈许处一棵大树粗壮的横干,他先上升寻丈,再荡秋千般避过任青媞的攻击,在抖甩钩子后竟投往王国宝一众人等的上方。 
刘裕生出自由自在,任意翱翔夜林间的动人感觉,他并不是要自投罗网,而是要利用敌众我寡的情况,制造出敌我难分的局面,从中取利。 
“呀”! 
刘裕在敌人仍未弄清楚发生甚 一回事,从天而降,左右开弓,两敌登时中招,一被斩中左臂,另一的背脊给他挑出一道深达两寸的血口。 
他不理敌人负伤后往左右逃开去,继续下降,于堕地前射出钩索,就那么贴地横飞,朝西疾掠。 
上方呼喊连声,显是王国宝一方乱了阵脚,他却生出安全的感觉,有种于极度危险中安然脱身说不出的轻松滋味,非常愉畅。 
上方劲气压顶而来,刘裕借钩索加速,“蓬!”后方草飞泥溅,任青媞两掌翻飞,只能在密林草地处打出个小洞,他则以尺许之差险险避过。 
索钩回筒,刘裕落到地面,滚进附近一堆草丛里。 
枝叶飞溅,任遥的御龙剑破入草丛,被刘裕一刀拨开,人已从另一边冲天而上,正有一敌持剑攻来,刘裕看也不看,顺着灵手的感觉浑然天成的一刀反劈。 
“当”! 
刘裕手臂一阵酸麻,血气翻腾,心叫厉害。那人则被他震得横移开去,原来是王国宝。 
刘裕暗叫不妙,此刻四周杀声响起,他却被王国宝截个正着,突围不成,反往下堕,且四周尽是敌人,没法射出钩索。幸好他临危不惧,使个千斤坠加速落往地面,在眨眼间认清楚任遥和任青媞两大高手追击而来的位置路线,厚背刀化成一团精光,望东南上方射去。 
此正为以寡敌众的好处,不用有任何顾忌。 
兵刃交击声响不绝如缕,他与擦身而过的敌人交换了七、八招,劈伤其中一敌,代价只是左肩给划出一道血痕,幸好有水牛皮制的水靠护体,又以劲气卸力,否则恐要伤及筋骨。 
任遥、任青媞和王国宝反被己方人手阻着截击之路,眼光光瞧着他脱出重围,破空直上。 
刘裕生出鸟脱囚笼的感觉,更摸清楚以任遥、任青媞和王国宝三人的实力,倘缠斗下去,即使有索钩之助,仍无幸理,终生出逃走之心。 
“嗤!” 
索钩劲射。 
刘裕势子刚尽,又再腾升而上,直射往离地高达五丈的林巅去。 
刘裕落往接近树顶的一条横杆,索钩射出,又投往南方。 
“雕虫小技,也敢逞强。” 
刘裕耳鼓震荡着任遥以内劲传来的嘲弄声,心呼不妙,不过已无从补救,眼睁睁瞧着任遥大鸟腾空般从左下方大树枝叶茂密处射出,一剑劈中刚扯直的钩索。 
刘裕登时失去势子,往下掉去。 

“叮叮!” 
两支护臂虽先后被挑飞,却延误了燕飞片刻,且燕飞持剑的右臂亦麻痹两次,可见花妖邪功的厉害。 
燕飞扑入伸手不见五指的黑雾内,心灵却是精灵通透,清楚把握到花妖非但不是全力出手,且是留有余力,显示对方尚有后着,那方是致命的一击。 
倏地立定。 
他虽然无法视物,其心灵之眼却捕捉到花妖正穿越后窗而遁,同时一鞭反手挥打,鞭梢疾点向他眉心要害,无声无息,狠辣阴毒至极点,正是在这种黑雾的掩护下最可怕的一击,而花妖更肯定是大师级的鞭手,长鞭使得潇洒写意,出神入化,从心所欲。 
忽然间,燕飞生出直觉,只一个照面便推断出外面恐怕没有人能拦得住花妖,这并非说花妖比赫连勃勃、慕容战等人更了得,而是因为现已扩散至房外及后园长廊的障眼黑烟,等若沼泽泥潭,而花妖正是尽得地利的凶鳄,多少人手也奈何不了他。 
他甚至可以趁机伤害纪千千,而此一可能性极高,因为花妖最爱看人受苦,辣手摧花更是他的癖好。 
两个念头一个接一个电光石火般闪过他脑海,鞭梢亦因他忽然停止而尚差寸许未能予他致命一击,花妖已趁此时机穿窗去也。 
花妖自身的本领和应付围攻的手段,茬茬均出乎他意料之外,且应变之法层出不穷,如此刻给花妖漏网逃走,他们可能永远失去擒杀花妖的机会。 
就在此刹那,燕飞生出明悟,想起当鞭梢最接近他眉心的一刻,他感应到花妖对他们这群围捕者浓烈的仇恨,而他更感应到花妖誓要杀死纪千千泄愤方肯突围脱身的决心,正因心有所感,方有此想。 
蓦地间他掌握到击杀花妖的唯一良机,而外面已响起两声痛哼惨呼。 
没有人能拦着花妖,他燕飞会否是唯一的例外? 

刘裕抖手往任遥掷出筒子,伸脚撑在一株大树的枝干处,借力斜飞开去,投往尚未被敌人围堵的西北方,只要逃进密林深处,他便可以用背囊内其它法宝惑敌误敌,现在却连伸手往后取烟雾弹的空隙也欠奉,因为任青媞正飞掠而至,向他全力出手。 
被任遥破去索钩,等若被破去任意周旋的本领,一旦给敌人截住,形成围攻之势,他必死无疑。 
任遥一声长笑,轻松自如地避过刘裕的暗器,也像刘裕般伸脚借力,却不是往刘裕追去,而是往上腾冲,没入树巅枝叶茂密处。 
刘裕生出非常不祥的预感,他无暇计较任遥采取哪种拦截的战略,晓得如摆脱不掉正锲而不舍衔尾追来的任青媞和王国宝,其它一切休提。 
眨几眼的工夫间,他借密林之利屡次改变方向,深进密林中,跟两人的距离由最接近的丈许,拉远至七、八丈。 
刘裕滚落草地,探手往后拿取掩眼法宝,突然上方断枝碎叶像骤雨暴风般照头照脸打下来,莫不含着强烈劲气,不单影响他的视力,还影响到他的听觉和皮肤的感觉。 
心叫不好时,剑气贯顶而来。 
刘裕的灵手际此生命悬于一线的时刻发挥救主的神效,他根本来不及思索应变之法,更没有时间去想接踵而来的后果,已人往前翻,厚背力往上疾挑。 
“当”! 
刘裕终抵着任遥压头而来的全力一击,给对方震得血气翻腾,眼冒金星,立即啧出一口鲜血,同时借力翻滚开去。 
以任遥之能,亦被他于急速滚动下仍是妙至毫颠、精准无误的一刀带得斜飞开去,落往地上,大出他以为可必杀刘裕的意料之外,他乃宗师级的高手,仍是不慌不忙,足尖点地,继续穷追,一副得势不饶人的姿态。 
任青媞和王国宝追至五丈许处,以他们的身手,是瞬即可至的距离。 
“砰”! 
刘裕骇然发觉自己撞着一棵树干,去路被阻,已悔之莫及,也没空去想是否天亡我也,从地上弹起。 
任遥长笑道:“任某索命来哩!” 
一时间眼前尽是剑气剑影,刘裕终于品尝到任遥的真功夫、御龙剑的惊人威力。 
刘裕抛开一切,施出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边荒传说】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