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边荒传说 >边荒传说_第108节

边荒传说_第108节

作者:黄易作品集 发表时间:2018-11-07 20:45:45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7:12
同归于尽的手法,厚背刀先扬往高处,再疾若迅雷般分中猛劈,砍入剑气最强烈之处。 

慕容战与十多名武士立在屋脊,视线完全被烟障蒙蔽,如此神效的乌烟弹他尚是首次遇上,虽可肯定无毒,却是扩展迅快,众而不散,花妖最少掷破了五粒这样的烟雾弹,黑墨墨的浓烟把这区域掩没,令敌我难分,花妖却是如鱼得水。 
下方形势非常混乱,慕容战看不见却听得分明,四周客房内惊呼四起,夏侯亭和卓狂生同声暴喝,前者指示己方人马紧守岗位,后者则喝令驿店住客留在房内,又高呼烟雾无毒,刀剑却无情。 
没有一枝弓箭可以在如此情况下胡乱发射。 
惨叫响起。 
以慕容战之能,也弄不清楚花妖以何种武器伤得己方的人,因惨呼来自相距逾三丈的位置,或有可能是施展暗器。 
不过他已掌握到花妖的位置,一言不发疾扑而下,马刀化作一团刀芒,往花妖强攻而下,庞大的劲气,摧得浓至化不开的乌雾也像散薄了少许。 
掌风迎胸涌至。 
慕容战生出痛快的感觉,在此伸手不见五指的环境,一切全凭气机交感,对他是前所未有的刺激和挑战,而此刻他的刀气已锁上花妖,他更是打正旗号为边荒集除害的正义之师,猛下决心,拚着受伤,也要在数个照面内取花妖之命,硬把燕飞揭破花妖真身的光采瓜分一半。 
刀势加强,全力出手。 
蓦地生出感觉,当醒悟到敌人用的是软鞭一类软长兵器时,鞭梢已绕了个弯点向他后脑,于此乌烟障气中,精准至令人难以相信。 
慕容战心叫糟糕,哪还顾得伤敌,左掌下拍,同时往右方翻腾,回刀后劈。 
“蓬!”
两掌交触,慕容战大半劲道全用在阻挡对方神出鬼没的长鞭去,怎吃得住对方狂猛的掌劲,痛哼一声,血气翻腾的往后院的一方抛跌过去。 
当慕容战扑击花妖的一刻,赫连勃勃和姬别亦掌握到花妖的位置,他们于花妖被揭破身分的一刻,先后翻过房脊,扼守客房后窗。花妖穿窗而出的虱声,瞒不过他们的耳朵。 
两人均是毫无保留的全力出手,花妖已成网中之鱼,虽是群策群力的成果,可是谁杀死他,仍可令得手者越众而出,功劳凌驾所有人之上,不单成为边荒集的英雄,还可赢得纪千千的青睐,至乎名留青史,如此殊荣,岂可错过。 
两人不分先后的出手,赫连勃勃刀发如长江大河,正面进击;姬别则仗剑疾攻花妖右侧。 
乌烟此际扩散至方圆二十多丈的范围,升高至近三丈的上空,把房舍和人完全吞噬,十多支火把给笼罩在内,在烟雾变成一团团萎缩而没法发挥照明效力的红光,情景诡异至极点。 
“波波波波!” 
在迷障里,赫连勃勃骇然发觉花妖迎面掷来四粒弹子一类的暗器,不暇多想,运刀挡格,岂知弹子遇刀即破,爆开四团刺鼻的辛辣臭气,正担心不知是否有毒的一刻,下方劲气袭体,赫连勃勃连忙左掌下劈,“蓬”的一声,碰上对方踢来的一脚,以他的能耐,亦给震得往后跌退。他自出道以来,尚是一个照面被人迫退。虽明知对方长于这种利用迷雾应变的战术,以他之长克己之短,但已可尽见花妖的高强,难怪能纵横天下,无人能制。 
姬别更是不济,他的剑势尚未去尽,正要发劲加速,越过五尺许的近距离,趁花妖忙于应付赫连勃勃的一刻,来个偷袭得手,后方竟呼啸声大作。 
姬别想到是软鞭时,已来不及变招,只好一个急旋煞止冲势,往外避开,又运功肩背,好硬捱对方的鞭子。 
左肩一阵火辣辣的刺痛,姬别身不由主的旋转着直跌开去,还来得及高叫道:“花妖有长鞭,散开!” 
长廊处,纪千千、卓狂生、红子春、费正昌、夏侯亭、车廷等分散立在廊道上,把客房这一方重重包围,却不敢移动。 
在此充满烟雾的境况中,一切只能凭听觉和感应。 
另一边不住传来己方人马的惊呼痛哼,显是己方的人不单拿不住花妖,还连连失利。 
闯入房内的燕飞没有退出来,他们当然不认为燕飞窝囊至给花妖干掉,只以为燕飞穿过后窗追出去。 
而以燕飞、姬别、慕容战、赫连勃勃和十多名好手联合起来的力量,仍奈何不了一个花妖,只是这情况传了出去,立要令武林对花妖的本领作重新的估计。 
忽然客房上方惨叫连声,卓狂生大叫道:“小心!花妖到这边来哩!” 
风声响起,红子春和卓狂生同时腾身而起,截击花妖。 
 
 
 
 
 
 
 您阅读.的小说.来至WWW.UMDTXT.COM
      第 二 章 死里逃生  (更新时间:2004-3-26 19:45:00本章字数:5684)  
 

刘裕隐隐感到任遥的御龙剑比他快上一线,而其奇异的步法,更会令自己本该劈入他面门的一刀,最后只能击中他左肩胛,而对方的御龙剑,则会划断他的咽喉。 
这结果并不是看出来而是感觉出来的,且是凭着灵手的感觉,事实上眼前尽是排山倒海的剑气剑影,虚实难分,只有他的灵手方可明察秋毫,不被敌人所惑。 
此时刘裕的脑海一片空白,而此空白是因绝望而来,一切都完了,精心巧计全付之东流,更遑论统一南北的宏大理想。 
刘裕并没有试图躲避,因为晓得此为最不智的做法。只希望在被杀前捞回一点好处,最好当然是来个同归于尽,至不济也要重创任遥。 
刘裕后退背脊猛撞树干,就借反弹的力道改变形势,随下劈的刀势往任遥投去,只有如此奇招,方可以争取弥补双方间的一线之差,于敌剑命中自己之时,自己的厚背刀同时砍中他的肩项。 
任遥显然想不到他有此借后方树干变招的奇法,却因主动之势全操于他手内,当然不会蠢得让他的垂死挣扎得手。冷笑一声,倏地止步,剑势变化,改以重手法直挑当头疾劈的一刀,他有把握可把刘裕震退回原处,接着只要剑势开展,可于数招之内自己夷然无损下取刘裕之命。 
际此生死立判的时刻,最令激战中两人料想不到的事在全没有先兆下忽然发生,一道黑影从天而降,急旋如陀螺,速度惊人至极点。似乎是任遥和刘裕刚感应到三丈上的树巅处有人,那人已降至任遥后方的上空近处,照头压下的狂扬劲罡,即使非是首当其街的刘裕也感到其压力,如在暴风中逆势而行,举步惟艰。
任遥更不用说,偷袭者盖头压来的劲气不单把他死锁锁紧,还若如万斤巨石般压得他血气翻腾,像陷身神智清明偏是动弹不得的梦魇里。 
以他的武功,不论来人如何高明,他怎都有反击之力,至不济也可以闪遁开去,偏是在这一刻,为杀刘裕他已用上全力,而刘裕砍来的一刀他更不能置诸不理。于此亦可见来敌之高明,选取了最佳的机会,忽然施袭。 
任青媞和王国宝赶至三丈的近距离,目睹突然剧变的形势,齐声惊呼,不过已难阻止立要发生的事。 
任遥狂喝一声,反手一掌往上拍去,御龙剑已挑中刘裕的厚背刀,却因要分出小半力道应付从天而降的突袭者,再无力把刘裕震退。 
刘裕此时有两个选择,一是落井下石,趁任遥空门大露之际赠上一脚,另一选择是乘机逃走。 
任遥全身剧震,眼耳口鼻全渗出鲜血。 
那人先以脚尖点中任遥往上反击的一掌,倏忽间落在任遥背后。 
刘裕登时改变主意,因为他已看到偷袭者的形相,更知道不但任遥死定了,若自己还不走,也肯定小命不保。岂敢犹豫,一个旋身,往外逸去。 
“砰砰砰砰”! 
劲气爆破之声不断响起,偷袭者连续数掌闪电般迅快地拍在任遥背上,每一掌均令任遥喷出一蓬鲜血,到第五掌时终破掉任遥的护体真气,震得任遥离地前飞,一头撞在刘裕先前立身的大树干上,颓然滑下,一代宗师,就此横死荒林。 
刘裕此时已冲出寻丈,忽然一道气劲往背心撞来,刘裕大叫不妙,知道自己只要回身应战,将被此人追上,那时休想活命,猛一咬牙,弓起背脊,心中祈祷高彦非是吹牛皮,而是背囊确有化解内家真气的功能。 
“蓬”! 
刘裕喷出小口鲜血,借力加速,箭矢般“飕”的一声从两棵树间穿出。 
那人本是紧蹑而至,眼看追上刘裕,却因刘裕出乎意料之外地硬捱他的一记隔空拳,致失了预算,又让刘裕把距离拉远至三丈。 
任青媞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尖叫,发了疯的往杀夫仇人扑去,喝道:“孙恩纳命来!” 
“天师”孙恩的一阵长笑传人刘裕耳内,他骇然发觉笑声正不断朝他接近,显示孙恩正朝他追来,心叫糟糕。 
高彦的背囊确有奇效,否则孙恩刚才的一击肯定会要了他的小命,不过仍是非常难受,令他伤上加伤,五脏六腑移了位似的。 
不过能在任遥剑底下侥幸逃生,已激起他求生的斗志,同时想到孙恩不但要杀任遥,还要杀他,更要杀尽任青媞、王国宝一方的所有人。 
而孙恩的战略非常高明,锲而不舍的追杀自己,引得任青媞等追来,他便可以逐一击破。 
想到这里,已有计较。 

卓狂生和红子春迎击从瓦面跃下的花妖之时,均在暗暗提防对方可长可短、可刚可柔变化无穷的长鞭,他们莫不是一等一的高手,更是老江湖,虽然没空交换想法,但都知道要于如此烟雾迷障中应付这类为此环境天造地设般的武器,唯一方法是由其中一人缠死他的软鞭,限制他的活动,另一人便可以掌握他的位置,予以痛击。 
卓狂生仍在半空,已感应到花妖正从上往他扑下来,忙打醒十二个精神,又两手准备,一方面防备他的鞭子,另一方面则可随时出手硬拚,最理想当然是把他追回瓦面上,便可以和另一方的自己人来个前后夹击。 
待要正面硬撼的当儿,忽然“花妖”在空中横移开去,改为扑往红子春,势子惊人至极点,完全是豁了出去,同归于尽的模样。 
卓狂生心中大骇,难道花妖竟能人所不能,可以在空中随意改变方向,更令他想不透的是花妖的鞭子究竟到了哪里去呢? 
另一边的红子春显然没想过有此变化,猝不及防下凌空一个觔斗,反身两脚车轮般朝“花妖”连环踢去。 
卓狂生灵光一闪,终猜破其中关键,狂喝道:“老红小心,是替死鬼!于此时他足尖已点在屋顶边缘处,岂敢犹豫,一个侧翻,纯凭感觉落往“花妖”后方,挥掌劈去,如他估计无误,劈中的该不是空气,而是花妖的软鞭。 
花妖是以软鞭卷起己方的武士,再以之假冒自己,从瓦面投下,这解释了为何他“花妖”可以在空中离奇转向,现在又不顾自身安危的扑向红子春。 
红子春快要踢中“花妖”,正心中奇怪,闻得卓狂生的提醒,立即惊醒过来,收回大部分力道。 
“砰砰”! 
两脚先后踢中扑来者,却非要取对方之命,而是恰好足以把对方送返屋顶上,尽显红子春脚上的功夫。 
卓狂生亦劈中软鞭,只恨劈中的只是猛缩回去的鞭子的梢端,最气人的是鞭梢暗蕴向外拉卸的巧妙劲道,使他不单有无处着力的颓丧感觉,还被对方顺其势子带得继续往右方落下去,刚好挡住红子春腾升的路线。 
两大高手的截击,就此瓦解冰消。 
上方风声响起,似是花妖从屋顶冲出,投往长廊的顶盖去。 
慕容战一把接着被红子春送上来的己方武士,发觉早一命呜呼,骇然大叫道:“快护送千千退出险地!” 
姬别、赫连勃勃此时亦来到瓦面,登时生出扑朔迷离的失落感觉。花妖可能已跃往廊顶,也可能是另一个“替身”。花妖的高明,实出乎每一个人的意料之外。 
纪千千虽看不见实际的情况,却清楚己方接连失利,阵脚大乱,也晓得自己可能成为花妖泄愤的目标,正严阵以待,夏侯亭、连廷、费正昌同时往她围拢过来。 
费正昌往原路移去,低呼道:“千千小姐这边走!” 
只要退出烟雾迷障,至少一切可回复正常,他们亦可争回重新掌握抵抗或反击的主动。 
纪千千刚举玉步,呼啸声大作。 
夏侯亭狂喝一声,挥刀扫去。 
纪千千大感不妥,一直以来花妖的鞭子使得无声无息,教人防不胜防,从不像现在般的威势十足,一副怕没人晓得他所在处的样子,分明是惑敌的狡计。 
事实上在场者无不涌起纪千千的同一想法,问题在此伸手不见指的浓众烟雾裹,在摸不清楚花妖的真正位置的情况下,没有人可以有别的选择。 
慕容战、姬别和赫连勃勃从屋顶掠下,朝鞭声响起处赶去。 
卓狂生和洪子春先后着地,但赶过来时已迟了一线。 
夏侯亭迎战花妖长鞭,车廷和费正昌左右护着纪千千往廊道烟雾外掠走。 
整个形势扭转过来,所有人均被花妖牵住鼻子走,截杀花妖此时再非当务之急,最吃紧的是如何保住纪千千不致被花妖伤害。 
夏侯亭一刀劈空,骇然发觉本是声势汹汹的一鞭已似毒蛇回洞般变得无声无息,正要开口警告花妖刻下正在长廊顶上之际,费正昌和车廷同时怒喝连声,不用猜也知他们正被花妖突袭。 
纪千千已弄不清楚身旁两大高手发生何事,只知道上方鞭风呼啸,忙往前加速掠去。 
际此凶险时刻,她再没有任何惊惧,只知道若自己能以身作饵,引得花妖追到烟雾外,又或迷障稀薄处,他们便能重新掌握主动。 
在这般形势下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边荒传说】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