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边荒传说 >边荒传说_第112节

边荒传说_第112节

作者:黄易作品集 发表时间:2018-11-07 20:45:54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7:12
    
一刀劈出。
袖影的幻象消去,变回攻来的双袖,而他又重新感觉到立在门间,厚背刀劈入两袖里,疾砍孙恩面门,完全是与敌偕亡的招数。

    
孙恩冷哼一声,忽然变招,两袖缠上他的厚背刀,刀势立消,难作寸进。

    
刘裕心叫不好,知道如让孙恩袖劲吐实,自己肯定捱不起,当机立断,猛力抽刀。

    
孙恩长笑道:“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让我送你上路吧!”
刘裕抽刀不动,孙恩可怕的真气沿刀暴潮激流般直襄而来。

    
如此一个照面,便陷于完全挨打的局面,即使刘裕动手前对孙恩作出最高的估计,仍有点措手不及的窝囊感觉。

    
幸好他尚有后着,毫不气馁,暴喝一声,弃刀疾退回屋内去。
此着大出孙恩料外,“咦”的一声,自恃艺高人胆大,毫不犹豫追入屋内去,同时生出提防之心。

    
刘裕心忖正怕你不追进来,退势加速,功聚宽背。
厚背刀已落人手上的孙恩,见刘裕全力以后背往破屋危危欲塌的一条墙柱撞去,立明其意,须眉俱竖,怒道:“好胆!”
随手掷出厚背刀,往刘裕胸口飞插疾去,迅若电闪,是其全身功力所聚,实有能洞天穿地的惊人威势。

    
当刘裕与任青媞对峙的当儿,他已把所处的破屋摸通摸透,此为斥堠一贯的习惯,尽量利用环境以作躲藏或逃遁的方便,故想出此弄塌房子的大计,为任青媞制造最佳的偷袭机会。

    最理想当然是干掉孙恩,纵然没那般理想,能伤他已可达到目的。不过却没想过一个照面便被他夺去从不离身的厚背刀,更没想过自己的刀反成为自己最大的威胁。

    
他的一对灵手有十足把握夹中厚背刀,却没半成把握抵得着被孙恩贯上全力的

    “暗器”,最可恨是他不能往旁闪避,否则他的塌屋大计便要报销。
人急智生下,背挂的刀鞘来到手上,双手前后紧握,迎往厚背刀,这不但是赌命,更要赌他的一对灵手,有否护主的能耐。

    


    “锵!”
刘裕一对虎口同时爆裂,胸口如被重锤击中,狂喷鲜血。
不过终接住孙恩本是必杀的一招。

    
刀回鞘内,
物归原主。


    “轰!”
屋柱断折,由于有背囊护背,不虞会损及脊骨。
本已摇摇欲坠的废屋塌下,尘屑漫空裹无数瓦片照头往孙恩压下去。

    
刘裕像被刀送走般倒飞出屋外,姿势怪异,孙恩的

    “赠刀之举”不但加速他倒撞的速度,亦使屋子塌得更有威势成效。
孙恩狂喝一声,双袖飞舞,往上旋起,沙石碎木激溅,他的惊人劲气随双袖的挥卷像一把无形的钻子般破开往他塌下来的屋顶梁柱,腾升而起。

    
刘裕面向仍在倾颓的破屋,心中祷告,若任青媞要出手,此是唯一机会。

    
孙恩不论掷刀又或破屋而出,均是全力施为,又想不到有高手如任青媞者窥伺在旁,其注意力更被倒塌下的沙石和冒起的烟尘分散蒙蔽,此时不突袭,更待何时。

    
不过若任青媞已私下离开,当然一切休提。而他刘裕将难逃毒手,不论他如何自负,对着孙恩,只与螳臂挡车无异。

    
他隐隐感到任青媞不会弃他而去,至于这近乎盲目的信心是来自理性的考虑,还是因拥吻过而产生微妙的男女关系,连他自己都弄不清楚。

    


    “砰!”
刘裕背脊撞在茅舍半塌的破墙处,往下滑堕。
人影疾闪。

    
在黎明前的暗黑里,任青娓以快至肉眼难察的速度,从屋后的树丛射出,赶上刚从败木碎瓦脱身而出的孙恩,凌空相遇。

    
孙恩显是猝不及防,不过他不负南方第一高手的威名,纵处于旧力刚消,新力未至的一刻,仍怒叱一声,双手生出万千袖影,勉强迎上任青媞。

    
任青媞尖叫道:“妖道纳命来!”
其双短刃爆开一团在月照下冰寒闪烁的电芒,破入孙恩的袖影里,完全是不顾自身,与敌偕亡的招武。

    


    “蓬!”
刘裕贴墙滑坐野藤蔓生的泥地上,一时间忘掉身负的痛楚,忘掉像移了位般的五脏六腑,忘掉翻腾不休的气血,也忘了喘息,呆看着两人在两丈许的夜空作殊死激斗。

    
袖风刃气交击之声急速爆响,两道人影错身而过。
孙恩往村道方向落去,任青媞则往他的方向凌空投至。

    
刘裕睁大眼睛,只见任青媞花容惨淡,散发飘飞,连美眸都闭起来,显然并没有讨得多大便宜,已负上颇重的伤势。

    
刘裕心叫不妙,奋力弹起,再喷出一口鲜血,胸口翳痛消失,人也轻松起来。

    


    “锵!”
刘裕拔出厚背刀,另一手把刀鞘挂到背后,贴地冲出。
任青媞在他上方掠过。

    
孙恩消落在塌屋前方。
刘裕借塌屋的掩护遮藏,来到屋角位置。

    
孙恩蓦地现形。
刘裕二话不说,厚背刀全力击出,直搠孙恩心窝要害。

    
孙恩明显受了伤,且真元损耗极巨,反应亦慢了一线,到刀锋及胸,始能作出反应,狂吼一声,两手从袖内探出,撮掌为刀,狠劈敌兵。

    


    “蓬!”

    “蓬!”
刘裕持刀的手像被千斤巨石连砸两记,震得他刀劲涣散,手臂酸麻,且失去准绳。

    
一声怒哼,孙恩往后疾退,没入他左肩的刀锋进入寸许便告终止,挑起一块血肉。

    
刘裕也被震得断线风筝般抛跌往后,几个枪踉,终于立稳。
任青媞在他旁摇摇欲跌。

    
刘裕心知此为救命时刻,一把搂着任青媞纤腰,拔身而起,往荒村东面的密林投去。

    
任青媞清醒过来,仍是软弱无力,凑到他耳旁道:“往颖水去,是我们唯一生路。”






您阅读.的小说.来至WWW.UMDTXT.COM
第六章往事如烟 (更新时间:2004-3-2619:45:00本章字数:5316)


燕飞在七、八丈外一眼瞥去,立即明白纪千千因何会对此人情根深种,不论从任何角度看,对方均是个充满魅力的男人,而他的吸引力是整体而深藏的,英伟的外表下似有无穷尽的内涵等待你去发掘和发现。

    此时他的一对眼睛充盈可令任何人心动的沉郁神色,令燕飞想象到在其它情况下他眼神的变化和近乎使人没法抗拒的表达力,哪连心肺也掏出来给你看的强大感染力。

    
纵使在如此尴尬的情况下,可是他的风流潇洒、充满反叛性和为爱情一无所惧的独特浪子气质,使他的现身不单毫不令人感到突兀,且让人感到只有如此,方可以显出他至情至性的放纵,没有人可以阻止他去争夺心头之爱。

    
燕飞自问从未见过一个人,在没有说过任何话的情况下,只通过坐着和站起来的动作,便将内心的绵绵情意以如此方式尽情演译表达,他终于明白为何纪千千到今天仍没法忘掉他。

    可以想象早有离开建康之意的纪千千,当日遇上他时,立即升起的那种随他远走高飞、浪迹天涯的动人滋味。

    
她要偷偷逃离建康,正因她清楚自己无法抗拒他。
这个想法令他感到沮丧,似若对纪千千的一切

    “努力”,均变得再没有任何实质的意义,他甚至不敢看纪千千对他的反应。

    
纪千千的悦耳声音却在他耳旁响起,以出乎他料外的平静语调道:“你站在那里,不要动不要说话,我要先和我的老大商量。”
那人现出错愕的神色,显然是千想万猜,均估不到纪千千有此应对。

    
陪坐的庞义和小诗也楞在当场,欲语无言。
燕飞忍不住朝纪千千瞧去,后者以迷人的笑容迎上他的目光,娇媚的道:“燕老大可否借一步说话。”
说毕掉转马头,朝一堆积砌如山的木料缓驰而去。

    
燕飞向把守四方的北骑联战士点头道:“多谢各位帮忙,你们可以回去哩!”
追着纪千千马后去也。

    



    “飕!”
刘裕借树干的弹力腾身而起,投往逾三丈外另一枝横干,此为刘裕的看家惯技,不单可在密林内灵活如飞,最妙是可随意改变方向,即使轻功身法远胜他者,亦要被他甩掉。

    
任青媞清醒过来,手足像八爪鱼般紧缠在他背后,不论他们是否各怀异心,至少在此刻他们是同舟共济,命运与共。

    
风声在大后方响起,刘裕暗叫好险,如非先一步拔上树顶,再利用树干的弹力加速,现在早被孙恩追上。

    
此时他从高处落下,即要足点横干,忽然胸口疼痛,内伤发作,因过度用气运力而引至,正心叫天亡我也,真气从任青媞处输入背心要穴。

    
刘裕的劲力立即回复过来,使出微妙的脚法,足尖点树,不往前街,反斜飞开去。

    


    “蓬!”
枝折叶落,孙恩像头俯冲而下攫食猎物的恶鹰般,就在左下方冲过了头,差一点点便赶上他们,且若他们方向不变,此时便要被他追及。

    
刘裕暗抹一把冷汗。
任青媞的真气仍源源不绝的送来,催动他体内真气的流转,引得他的真气回流到她体内,每运转一匝,两人的伤势便好转些许,神妙至极。

    
当刘裕落往另一棵树去,他已是信心十足,心忖如不能在天明前撇掉孙恩,必然难逃毒手,倏地力注脚尖,借弹力炮弹般疾飞而去,冲出林海之巅,横过近四丈的长距离,投往颖水的方向。

    
当孙恩也学他般来到密林的上空,他便会再投入密林的暗黑空间里,以不断改变方向的奇技,把这可怕的克星甩掉。

    
夜空残星欲堕,明月降至西山之下,任青媞变得轻若羽毛,再不成为负担。

    
刘裕回头一瞥,孙恩在六丈远的后方大鸟般腾出林顶。
刘裕一声长笑,道:“天师不用送哩!”
使个千斤坠往下投去,没入林内。

    

纪千千勒停坐骑,回眸笑道:“燕老大有甚么指示?”
燕飞大讶,每次当纪千千想起此人,均露出欲舍难离,肝肠寸断的神情,偏是此人从建康直追至此,现身她眼前,她却轻松得教人难以相信。

    
究竟是甚么一回事?
燕飞在她旁停下,细审她如花玉容,的确察觉不到任何掩饰的姿态,皱眉道:“我可以有什么指示?”
纪千千耸肩道:“你是老大嘛!下面的人有疑难,你当然是责无旁贷,对吗?”
燕飞一颗心不由活跃起来,虽仍未能掌握她的心意,不过总比她一见着此人立告神魂颠倒好得多,思索道:“你想我在哪方面作出指示,不怕我假公济私吗?”
纪千千

    “噗哧”笑道:“正是要看你会否假公济私?我的燕老大,你知否自己最吸引千千的地方是什么呢?你是否有兴趣听人家的心声?”
燕飞心里暗中唤娘,纪千千确是个最懂情趣的美人儿,在此等时刻仍可以来和自己耍花枪闹乐子,不过亦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心情大有好转。

    洒然道:“本人正洗耳恭听,希望可多知道点自己的强项。”
纪千千瞄他一眼,掩嘴笑道:“强项?这形容并不算太过份。告诉你吧!人家最欣赏你的是可以不断带给人家意外的惊喜,能人之所不能,像你忽然对花妖出招,千千便没法早一步猜到,这只是其中一个例子。知道嘛!人家真的很喜欢和你说话,因为你说的话独特而有见地,更是无法预知,不像其它人般,说的话毫无涵意,来来去去都是哪一套。”
燕飞苦笑道:“你好像愈扯愈远哩!”
纪千千欣然道:“怎会是扯远了呢?我想听你的忠告嘛!告诉我!假若他是徐道覆,人家该怎么办?你可不准顾左右而言他。”
燕飞凝望她片刻,道:“不同的立场,有不同的看法,你要听的是燕飞的角度还是燕老大的角度。”
纪千千没有半丝为情所困的神态,似若有用不尽的时间,兴致盎然的仰望渐明的天色,道:“听曲当然须听全曲方能尽兴,快给千千道来。”
燕飞开始感觉到纪千千正以她的方式向自己表示心意,实比千言万语地向他解释她和对方现时的关系更有效力。

    
从容道:“站在燕飞的立场,我会教你从心之愿去作出选择。不论是政治又或感情,很难有对错之分,你爱谁便爱谁,只要你大小姐高兴便成,更不用理会小弟。”
纪千千狠狠盯他一眼,皱眉道:“燕老大的立场又如何?”
燕飞破天荒现出一丝狡猾可恨的笑意,凑近少许煞有介事的道:“燕老大当然是另一回事,可以全无避忌的告诉你,若他老哥确是徐道覆,我们的千千美人便千万不要上他的当,因为他不但是专以猎取异性为乐的无耻之徒,且会把你卷入南方本土世族和侨寓世族的斗争中,而天师道的宗教色彩,更倍添事情的复杂性。对燕老大来说,天师道只是愚民而役民的邪恶教派,利用本土人对外来人的不满制造事端的野心家,不论是孙恩、卢循或徐道覆,均是好人有限之徒。”
纪千千舒一口气,在马背上闭上美眸徐徐道:“燕老大的话才是千千想听的忠告,千千对宗教虽然有求知的兴趣,却是敬而远之。不想任何一种宗教的教义变成思想的桎梏、精神的枷锁。”
接着睁开眼睛,一霎一霎的向他道:“若他不是徐道覆又如何呢?”
燕飞终于明白纪千千适才因何不让对方有机会说话,是为免燕飞从声音判断出他是否老徐,如此眼前的游戏便没法进行,心中涌起难言的动人滋味。

    微笑道:“更简单,问清楚他因何要在身份一事上骗你,再决定是否该以此作借口请他滚蛋,这是燕老大和燕飞的共同立场。”
纪千千

    “噗哧”娇笑,横他一眼,答应道:“明白哩!”
策马朝营地驰回去。

    

刘裕追在任青媞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边荒传说】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