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边荒传说 > 边荒传说_第115节

边荒传说_第115节

作者:黄易作品集 发表时间:2018-11-07 20:46:01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5:12
南犯,收拾被孙恩弄得分崩离散的烂瘫子。这是他最高明的策略,我和赫连兄如今恰似坐同一条船,如能衷诚合作,尚可有一线生机。” 
赫连勃勃点头道:“屠兄的话愈来愈有说服力。我也坦白告诉你,今次随我来者只有千余人,加上集内的帮众仍不过是二千之数,与屠兄实力相若,即使我们联合起来,仍远未足应付慕容垂和孙恩任何一方的实力,这样的一场仗,屠兄有把握打吗?” 
屠奉三迎上他的目光,微笑答道:“谢玄在淝水之战前,敢说自己有十足把握吗?现今边荒集的情况摆明是谁最能掌握形势,利用形势,将成为最后的胜利者。我来找赫连兄,是因为我比任何人更清楚赫连兄的实力,赫连兄能在两夜之间使匈奴帮跃起成为能与飞马会、北骑联和汉帮抗衡的势力,教我刮目相看。” 
赫连勃勃冷然道:“屠兄似是意有所指。” 
屠奉三不慌不忙的道:“实情如何,我屠奉三根本没兴趣理会,只懂奉行成王败寇的法则。赫连兄若没有应付慕容垂的方法,亦不会留在这裹等死。现在我需要的是赫连兄一个亲口说出来的承诺,其它一切方可以从长计议。” 
赫连勃勃狠盯着他,沉声道:“你可知姬别的身分来历?” 
屠奉三愕然道:“我只知他是边荒集最著名的花花公子,又有兵器大王之称,在北方很吃得开,要甚么有甚么。” 
赫连勃勃冷哼道:“他可以瞒过任何人,却瞒不过我,撑他的腰者正是北方第一大帮黄河帮。” 
屠奉三一震道:“竟有此事?” 
赫连勃勃微笑道:“知否我因何要告诉你此天大秘密?” 
屠奉三欣然伸出手来,道:“因为你老哥已视我为伙伴战友,对吗?” 
赫连勃勃伸手和他紧握,两人对视大笑。 
两大枭雄,终于结成盟约。

高彦进入白天的夜窝子,昨夜边荒集大多数人没有好好睡过,所以现在虽日上三竿,街上还是冷冷清清的,夜窝子外的店铺大多尚未开门做生意,窝内只在夜间营业的夜店更不用说。 
高彦不但脚忙,心儿也忙得团团转的,正忙于思忖如何可以趁机见到他那头小白雁,该说些甚么令她感到他是个人物的话?又如何向她展开追求?如何向她显耀威风。 
忽然剧震一下,猛然停止,两手大力分拍左右额角。 
一个大胆可行的念头突然闪过脑际,使他不由自主作出异样的动作,因为他忽然想到一个可造福边荒集又或令佳人对他刮目相看的大计。 
高彦呼吸急促起来,接着怪叫一声,改道往横街奔去,片刻间他来到一间招牌写着“古物巧器店”的小铺子前,没有稍作勾留便熟门熟路的绕到铺后,在铺子后门“砰砰砰”大力拍了几记,其节奏和时间的分隔显示出是某种讯号。 
片晌后木门拉开,现出睡眼惺忪的小轲,擦着眼道:“原来是老大你,我……” 
高彦在他身旁闪人道:“我没有时间和你说话,其它人呢?” 
这间铺子是高彦手下小风媒的大本营,专事北方文物和精巧玩意的买卖,更是他一伙人聚首的秘巢,风媒生意不争气之时,赖此养活各人。 
小轲追在他身后道:“他们都到外面探听消息,老大有什么急事,匆忙成这个样子?” 
高彦倏地停步,兴奋道:“我要去放火,听清楚吗?是放火!你给我找齐放火的工具法宝,还有我的宝贝护甲。哼!赫连勃勃干掉花妖算那码子的一回事,过了今天,边荒集真正的大英雄将是我而不是他,今趟定可使小白雁对我倾心。” 
小轲呆头鸟的听着,如丈八金刚摸不着头脑。 
高彦喝道:“还不照我说话去办!” 
小轲满腹惶惑的领命去了。 
燕飞和庞义终于目睹“边荒公子”宋孟齐的风采,不由心中暗赞如此俊俏风流的人物,确是世间罕有。 
宋孟齐一身江左名士的打扮,其矜贵的气质是绝不能装出来的,只能是先天的气质配上后天的培养。 
难怪纪千千见之心动。 
甫步落马车,宋孟齐彬彬有礼地隔远向两人拱手请安,他没有佩带兵器,却手握折扇,一派儒雅风流的潇洒模样。 
看着他的丰神外貌,很难把他当作是个坏人,只会使人想到他的优点。 
宋孟齐双目闪闪生辉,迈开脚步英姿飒爽的直抵桌前,欣然道:“燕兄你好!这位当是以超卓厨艺闻名边荒的庞老板。” 
本对他存有敌意的庞义,给他当面大赞,也不由好感大增,连忙谦让,又请他坐下。 
宋孟齐悠然安坐,迎上燕飞锐利的目光,微笑道:“小弟早应来拜会燕兄,只恨一直无事忙,而燕兄更是大忙人,幸好今天终找到机会。” 
燕飞正细审他比娘儿还要娇嫩晶莹的皮肤,闻言笑道:“宋公子此行不该是专诚来见我这个粗人吧?” 
宋孟齐像有点逃避他目光般左顾右盼,道:“燕兄今次猜错哩!小弟是晓得千千小姐已回帐内休息,方借此机会来和燕兄商量一件事,假如庞老板不介意,小弟希望能和燕兄单独说几句话。” 
庞义不待燕飞指示,识趣的站起来道:“宋公子此话来得及时,我可不像燕飞般是铜打铁铸的,现在立即回去痛快的睡一觉,请哩!”说罢回帐去也。 
到营地外只剩下两人对坐,宋孟齐肃容道:“小弟晓得燕兄对我的来历生出怀疑,不过燕兄信也好,不信也好,我今天来是抱有诚意的。” 
燕飞淡然自若道:“宋兄与江海流是甚么关系,若不肯坦白说出来,我们今天的谈话到此为止。” 
宋孟齐愕然瞧他,忽然现出笑意,点头道:“燕兄的精明,教我大感意外。燕兄看得很准,小弟今次确是奉江帮主之命而来,协助祝老大应付目前边荒集复杂的情况。至于我的真正身分,希望燕兄能放我一马。” 
燕飞不愿迫人太甚,沉着气道:“祝老大练功走火入魔究竟是甚么一回事?” 
宋孟齐俯前少许道:“他是被奸人所害。” 
燕飞愕然道:“什么?” 
宋孟齐苦笑道:“家丑不外扬,燕兄请为我们守秘,祝老大恐怕捱不过今晚,令我们非常头痛。” 
燕飞沉声道:“暗算他的人是谁?” 
宋孟齐道:“当然是他不会提防的人,此事我们自会处理,燕兄不用为此劳心。” 
稍顿又道:“小弟今次专诚来访,是想向燕兄提出忠告,趁尚可以离开的时间,立即离开边荒集,燕兄不为自己着想,也该为千千小姐着想。” 
燕飞皱眉道:“宋兄因何如此关心我们?” 
宋盂齐叹道:“实不相瞒,我们原本一直视燕兄为敌人,可是形势急转直下,屠奉三的来临更敲响警钟。江帮主已后悔没有站到安公的一方去,现在我们唯一能做的事,是希望安公的干女儿不会被卷进边荒集的大灾难去。” 
燕飞没法分辨他是一番好意还是另有居心,道:“宋兄又有甚么打算?你们是否就这么把汉帮在边荒集的基业拱手让人呢?” 
宋孟齐苦笑道:“若时不我与,保留实力尚有卷土重来的机会。我们的一支船队将于黄昏前抵达边荒集,可从水路迅速撤往南方,这或者是最后一个全身而退的机会,我们可以一起走。燕兄请信任我,若我宋孟齐心存不轨,教我不得好死,请燕兄三思。” 
说罢起立告辞。
 
 
 
 
 
 
 您阅读.的小说.来至WWW.UMDTXT.COM
      第 九 章 大祸临头  (更新时间:2004-3-26 19:45:00本章字数:5538)  
 

燕飞的心湖翻起千重巨浪。 
不论宋孟齐那小子是心存歪念还是一番好意,他的提议确是目下最明智的抉择。边荒集再非适宜久留之地。 
可是他怎可舍弃边荒集,任由南北两方的恶势力进驻?他敢肯定有一天,正如纪千千所说的,他会为没有替边荒集尽过力而后悔。 
当苻坚大军临集前,他毫不犹豫地选择留下,因为那时他孑然一身,没有任何顾虑,现在他则不能不为纪千千主婢着想。 
最令他困扰的是他此刻连一分胜算都欠奉,而他须首要之务是把边荒集置于他绝对的控制下,这至少要一天一夜的工夫,不论成败如何,他已错过从水路撤走的唯一机会。 
他不由环目四顾,一种近乎恐惧的情绪忽然攫紧他。 
燕飞深切地体会到危机四伏的感觉,集内集外再没有安全的处所,连边荒集的圣地夜窝子也直接受到威胁。 
他该怎么办呢? 
生和死只在他一念之间,他任何一个决定,将会变成生与死间的抉择。 
针对他的阴谋正在展开! 
谁人是他可以信任的呢? 
足音接近,不用看他也听得出是拓跋仪,探手抓着项颈,旋又放开,今天确非适宜饮酒的日子。 
拓跋仪在他旁坐下,仰观天色,道:“这两天看来不会下雨。” 
燕飞朝他瞧去,苦笑道:“对不起!累你泄露行藏。” 
拓跋仪摇头道:“不关屠奉三的事,是赫连勃勃泄漏出去的。这家伙甫到边荒集便搞风搞雨,惟恐天下不乱,照我看长哈力行爱女的惨事,行凶者是他而非花妖。” 
燕飞点头道:“你看得很准,假花妖肯定是他无疑,只恨没证没据,否则我们现在立即找上门去寻他晦气。” 
拓跋仪朝他瞧来,沉声问道:“你有什么打算?” 
燕飞把诸般问题在心内重复一遍,仍没有肯定的头绪和答案,叹道:“我们可否在今天内二度把边荒集团结起来?” 
拓跋仪没有直接答他,反问道:“昨夜使手段害方鸿生的内奸是谁?” 
燕飞道:“有八成可能是姬别,我早在怀疑他,此人行事周密,可惜百密一疏,他没于昨天早上来见千千,正显示他前一晚曾秘密离开边荒集,初时还以为他去见慕容垂的人,现在已知道他是到巫女河督建木筏,以供慕容垂的突击军从水路进犯边荒集之用。” 
拓跋仪没有现出震骇的表情,沉吟道:“事实上内奸的事,早响起警报,显示有人希望花妖能够脱身,使边荒集的人继续活在恐惧中,此事更间接告诉所有人,慕容垂的大军不但会于短期内到达,且有够分量的人作内鬼接应。” 
稍顿问道:“你说呼雷方是否与姬别蛇鼠一窝呢?” 
燕飞道:“机会很大,赫连勃勃造谣的事对你们有何影响?” 
拓跋仪淡淡道:“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只看有没有帮会利用此事来打击我们,作出师之名,不过那已不关重要,我们决定立即撤走,以保存实力。” 
燕飞整个头皮发起麻来,失声道:“拓跋仪竟不战而退?” 
拓跋仪现出苦涩无奈的表情,颓然道:“这是我出发到边荒集前小圭的嘱咐,现在我们仍不宜与慕容垂正面冲突。照我猜领军的十有九成确是慕容垂最得力的儿子慕容宝,此人智勇双全,武功更是慕容垂之下族内第一人,长于突袭伏击的战术。若他兵力超过一万人,即使你动员集内所有帮会的力量,要保着无险可守的边荒集,只是个妄想。走吧!带你的千千和我们一道离开,迟则不及。” 
燕飞的心直沉下去,飞马会是他的基本班底,若连他们也走了,便像前晚与程苍古对赌般,输掉所有子儿,想继续赌下去也不行。 
拓跋仪苦笑道:“我清楚你的性格,不过留下是非常愚蠢的行为。在边荒集人人都希望独善其身,希冀别人作先锋,你要当傻瓜,其它人肯定口上答应,还推波助澜,可是最后你会发觉只有自己一个人去面对一切。走吧!也不要劝我,我必须在此事上遵照小圭的吩咐。” 
燕飞道:“你准备何时撤退?” 
拓跋仪道:“我们已在收拾行装,最快可于黄昏前从陆路撤走,既知慕容宝穿过巫女丘原来边荒集,我们会避开那方向。” 
接着长身而起,道:“在日落前,我们会在驿站等你,勿要逞匹夫之勇,更不要妄想把边荒集团结起来,想害死你的人远比真心和你并肩作战的人多。” 
说罢拍拍他肩头,举步离开。 
燕飞忽然感到无比的孤独。若他最亲密的族人也离开他,他凭什么去说服其它人? 

郝长亨欣然起立道:“燕兄有召,我立即去见他。” 
见高彦仍没有半点动身的意思,讶道:“高兄弟还有话要说吗?” 
高彦神秘兮兮的道:“我尚有要事去办,不知清雅……嘻……” 
赫长亨哑然笑道:“高兄弟请稍候片刻,我立即着她来。” 
说毕出厅去了。 
高彦见左右无人,兴奋得跳起来,又喃喃自语,排练待会该向小白雁说的话,神情模样教人发噱。 
“你在干什么?” 
高彦大吃一惊,旋风般转过身来,娇俏可爱的小白雁正巧笑倩兮的立在他身后。 
又会来得这么快的?高彦心里嘀咕,口上却不慌不忙的赔笑道:“只是在舒展筋骨。哈!你现在是否有空,我带你玩儿去。” 
尹清雅没好气的道:“亏你还有闲情,你的首席风媒是怎样当的,现在边荒集人人紧张得要命,你还像个孩子般爱闹。” 
高彦需要的正是如此反应,乘机凑近点压低声音道:“他们紧张是因他们没有办法,我轻轻松松是因胸有成算,噢!你真香!刚洗过澡吗?” 
尹清雅并没有因他色迷迷而生气,反故意挺起少许小酥胸,笑脸如花的嗔道:“去你的,要洗澡方可以这么香吗?不要再兜圈子,你有甚么鬼主意?快说出来让本姑娘听,看人家有没有兴趣陪你去玩儿。” 
高彦仍谨记燕飞的提示,卖个关子道:“天机不可以泄露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边荒传说】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