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边荒传说 >边荒传说_第118节

边荒传说_第118节

作者:黄易作品集 发表时间:2018-11-07 20:46:08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7:12
得他心中犹豫难决,与其说他在和自己分析形势,不如说他是借和自己商议,整理好思路,好作出关乎到生死存亡的决定。 
点头道:“赫连勃勃是个彻头彻尾的暴君,据闻在统万被他强征入宫肆虐的民女数以千计。来到边荒集奸杀几个女人,对他是绝不算甚么一回事,又可以扰乱边荒集,他该是乐而为之。” 
屠奉三拍桌道:“说得好!若你是慕容垂,要挑选走狗,在拓跋圭和赫连勃勃间,你会挑选那一个呢?” 
阴奇一震道:“当然是不得人心的那一个,且根本不愁他能安然坐大,到狡兔死走狗烹之时,还可以大快人心。” 
屠奉三点头道:“说得好!我一直不明白慕容垂为何肯把拓跋圭的头号敌人窟拙放虎归山,而窟拙被释后立即投靠赫连勃勃,原来这一切全是慕容垂的巧妙安排,因为他看通拓跋圭的能耐,故暗助赫连勃勃,以之钳制拓跋圭。” 
阴奇皱眉道:“赫连勃勃难道不晓得慕容垂在利用他吗?” 
屠奉三像想通所有事情般挨往椅背,伸个懒腰道:“当然晓得,且比任何人更清楚。不过却是别无选择。他一天不能征服拓跋族,称雄漠北,一天难以南下中原争霸天下。他更清楚只要拓跋圭仍在,慕容垂仍不会动他。今次慕容垂肯让他分享边荒集的成果,正是给他甜头,安他的心。” 
阴奇明白屠奉三终作出判断,肯定赫连勃勃是慕容垂的人。道:“姬别是否被他诬害呢?” 
屠奉三微笑道:“姬别是否黄河帮的人并不重要,照我看姬别是黄河帮的奸细的机会很大,事实上燕飞也在怀疑姬别。赫连勃勃把他身分揭露,对情况的发展只有很小的影响,又可取信于我。哼!赫连勃勃更可能是另有居心,不想姬别分薄他的利益。” 
阴奇道:“姬别与呼雷方一向关系密切,会否同是慕容垂的人?” 
屠奉三摇头道:“呼雷方不可能作慕容垂的走狗,他背后的支持者是姚苌,姚苌过去与慕容垂共事苻坚,说好听点是共事一主,难听些便是狼狈为奸。正是他们大力怂恿苻坚南来,引致淝水之败,也是他们连手抽苻坚后腿,令苻坚无法重整军队,平反败局。这样有野心的人,事成后再没有可能合作下去,除非其中之一肯臣服对方,此种情况当然不会发生。” 
阴奇道:“老大是否可把呼雷方争取到我们这一方来?” 
屠奉三叹道:“边荒集没有人会信任我们,赫连勃勃只是别具居心。” 
阴奇倒抽一口凉气道:“若老大没有看错,我们岂非已陷于困境,动辄有全军覆没的危险。” 
屠奉三仰望横梁,徐徐道:“情况会比你想象的更恶劣,赫连勃勃告诉我今次随他来的战士只有千人之众,加上边荒集的匈奴帮和归顺的羯帮战士,不逾二千人。哼!我敢肯定此为满口胡言。以他一族之主的身份,怎会如此轻忽,照我猜估,他的兵力至少在五千人以上,力足以攻克边荒集,方敢如此肆无忌惮,甫到便扮作花妖,以雷霆手段震慑边荒集。边荒是延绵数百里的无人地带,藏起一支五千人的部队,像吹口气般容易。” 
阴奇不解道:“即使没有内奸的问题,边荒集所有帮会联结起来的力量,恐怕也难过五千之数,更何况各帮会互相顾忌!现在慕容垂、孙恩、赫连勃勃和姬别的人加起来应超过二万之众,这是否杀鸡用牛刀呢?” 
屠奉三沉声道:“凡事要看远一点,首先敌人是志在必得,不单要全盘接收边荒集,还要一网打尽所有反对的势力,更重要是在控制边荒集后,还要守稳边荒集,足以应付北府兵、建康军又或我们莉州军的全面反扑。边荒集现已成为天下最重要的战略据点,边民不会理会谁在主事,他们但求继续有钱赚便成。谁能把持边荒集,谁便能要甚么有甚么,呼风唤雨,直接影响统一天下的成败。” 
阴奇道:“我们是否该考虑立即远离此地?” 
屠奉三目光往他投来,射出锋锐无比的神光,一字一字的狠狠道:“南郡公把边荒集托付于我,我怎能不战而退。我们现在唯一求存之法,不是落荒而逃,而是置诸于死地而后生,豁了出去,就像谢玄于淝水之战的情况。我们必须抛开敌我的包袱,针对目前边荒集错综的情况灵活应变,如此尚或有一线生机。” 
阴奇的心直沉下去,苦笑道:“我们还可以干什么?” 
屠奉三回复冷静,沉着的道:“只有一个人可助我们扭转形势。” 
阴奇愕然。显然猜不透那人是谁。 
屠奉三道:“那个人就是燕飞!” 
阴奇一呆道:“燕飞?” 
屠奉三缓缓点头,道:“正是燕飞。他不但令赫连勃勃生出惧意,还赢得边人的尊重。郝长亨对他费尽唇舌,正因清楚他的作用,故舌粲莲花的去骗取他的信任。” 
阴奇道:“燕飞怎肯相信我们?” 
屠奉三道:“我会以诚意打动他。我不宜直接去见他,最好弄成他是来寻我晦气的模样,便可以瞒过赫连勃勃的耳目。” 
阴奇起立道:“明白!我立即去办。” 

刘裕近乎麻木的操纵风帆,心中一片茫然,感到孤独和无助。 
他自少尝遍兵荒战乱的苦楚。别人虽视入伍为畏途,他却立志从军,是要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上。 
淝水之战给他带来最好的表现机会,令他攀上人生一个全新的阶段,可是现在剩下的只有惭愧、自责和悔恨,所有成就便如镜花水月般没有任何实质的意义。 
与任青媞在无可选择下的盟约,更把他的情绪推向谷底。 
若他变成一个为求成功,不择手段的人,谢家会怎样看他?燕飞又会怎样对待他?他又怎样面对自己? 
种种情绪纷至沓来,使他感到浑身无力,不单因身体的伤疲,更因心灵的失落。 
在这一刻,他完全失去斗志。 
在以前他清楚晓得统一天下之路既漫长又满途荆棘,可是他总能秉持自强不息,奋斗不懈之心,咬紧牙一步一步往目标迈进。而在此刻,他却感到一切都是徒劳无功,他只像扑火的灯蛾,不单力不从心,还在自取灭亡。 
绝望失意的情绪紧攫着他。 
离开建康往边荒集进发时的雄心壮志,所有煞费苦心、别出心裁的计划全告完蛋。他在边荒集的战友将面临更可怕的厄运,而他却完全无能为力。 
河水把他带往大江,可是随水而去的只是他肉身,他的灵魂已飞往边荒集。 
一切都意味着失败,且是澈底的失败。 
他失去争霸天下的斗志,失去对自己的信心。若船内有一雪涧香,他肯定会借酒浇愁,然后把一切忘掉。 
从未试过有一刻,他感到如此懊丧悲苦。 
大雾开始散去,前方出现近十艘三桅风帆,他却像视而不见,毫不提防。 
来的最好是王国宝方面的战船,他将可以拚尽最后一滴血,力战而亡以渲泄心中的无奈和愤恨,给生命来一个较有意义的终结。 

江文清的手扫过祝天云双目,把他的眼皮合上,平静的道:“祝叔叔安心去吧!我们会为你讨回公道,让你死而目瞑。” 
刚咽下最后一口气的祝老大陈尸床上,代表着边荒集一个时代的小终结,他不但领导汉帮避过淝水之战的厄难,还把汉帮壮大起来。 
站在江文清后方的是直破天、费正昌和程苍古。 
直破天叹道:“他本来应尚可多撑几天,可惜因心中积郁愤恨无法渲泄,致提早归去。” 
程苍古与祝天云交情最深,相处多年,凄然道:“文清准备如何处置胡沛,我已拟出一份名单,均是胡沛在这几年内招揽和安插在帮内重要位置的人。” 
费正昌讶道:“不是说要让胡沛选择当帮主或是让我们把汉帮兼并吗?” 
江文清淡淡道:“既然我们已决定撤退,再不用有任何顾忌。不过胡沛既胆敢弑主,肯定非是善男信女,我们先诈作让他自以为得逞,离集前再施手段对付他。” 
程苍古道:“他背后当然有人撑他的腰,若他坚持不肯随我们离开,汉帮会立陷分裂的局面。” 
江文清沉声道:“我们改变策略,立即为祝叔叔举行丧礼,在丧礼中由二叔暂代帮主之位,届时怎到胡沛不听令撤走。” 
直破天点头道:“对!胡沛错失在假传祝老大心意,因此,程公坐上帮主之位是顺理成章之事,没有人可以反对。” 
费正昌道:“文清是否真的决定撤退?如此我们过往的努力,势将尽付东流。” 
江文清颓然道:“这是我最不愿作出的选择,可恨反复思量下,结论仍是大势已去。不论胡沛是否被诛,汉帮的分裂已成定局。而我们尚未弄清楚胡沛背后的支持者,这对我们非常不利。” 
程苍古道:“假若我们能快刀斩乱麻,先把胡沛召来,立即处死,然后再把他的势力连根拔起,是否尚有一拚的机会呢?” 
江文清道:“我们可否于船队来前办妥一切,尚是未知之数。但如此先除内奸,首先我们会乱作一团,还如何与实力远在我们之上的敌人周旋呢?” 
众人均乏言以对。 
此时手下来报,燕飞求见。 
众皆愕然。 
江文清问手下道:“他是要来见我?” 
手下点头道:“燕飞指明要见宋孟齐,随他来的尚有纪千千主婢。” 
江文清沉吟片刻,呼出一口气欣然道:“燕飞开始信任我哩!” 
直破天提醒道:“小姐小心点,说到底燕飞仍是谢玄的人,与我们是敌非友。” 
江文清双目亮起来,平静地道:“此一时也彼一时也,现在的边荒集再非以前的边荒集,朋友可以变成敌人,敌人更可以成为朋友。” 
接着向手下道:“把他们请入忠义堂!我要单独见他们。”
 
 
 
 
 
 
 您阅读.的小说.来至WWW.UMDTXT.COM
      第十二章 誓师北上  (更新时间:2004-3-26 19:45:00本章字数:5263)  
 

燕飞离开汉帮总坛,心中一片茫然,对将来更没有半分把握。 
他的脑海忽然浮现七年前那下善滂沱暴雨的一夜,慕容文率众突袭他们的营地上刚一刻他还在帐内看着娘亲为他修补破衣,帐内的灯火在风雨里特别温暖安逸,下一刻已变成人间地狱。 
娘亲和他取刀冲出帐外,一章如狼似虎的敌人正策马朝他们杀至,邻帐的女人搂着从温暖的被窝抱出来刚满月的婴儿,给心狠如豺狼的敌人从马上俯身一把揪善头发,血淋淋的大刀往她的脖子抹去。 
他被母亲拉得往另一边逃走,却一脚踏在另一倒在血泊的族人身上。可怖的情景会否在边荒集重演,他实在不敢想像。 
慕容文把他的一生全改变过来,更夺去他至爱娘亲的生命,在那场大屠杀之前,他对人从没有解不开的仇恨。所以不论拓跋硅变得如何心狠手辣,他绝不会怪责他,因为他曾经历过拓跋硅的遭遇,明白他心中的仇恨。 
从那悲痛难忘的一夜开始,拓跋族便和以慕容文、慕容永等兄弟为首的慕容鲜卑族结下深仇大恨。解决的办法只有一个,就是以血和死亡去清洗仇怨和趾浔。 
可是在边荒集的独特情况下,他却要去说服拓跋仪与慕容战并肩作战。这样做是否明智的决定,他真的弄不清楚。 
纪千千的明白事理是目下最使他欣尉的事,当她清楚情况后,便与小诗随他一道往见宋孟齐,留在汉帮总坛由汉帮负起保护之责二有事不可为,他便可以与纪千千主婢和庞义、高彦等人随宋孟齐从水路撤退。 
他直觉感到宋孟齐是有诚意的,即使从利害关系善想,因屠奉三在边荒集出现而濒临与桓玄决裂的大江帮,绝不敢待慢谢安的干女儿。所以他安心让宋孟齐照顾纪千千主婢。 
他更有一个想法,此时此际的边荒集危机四伏,而他燕飞则成众矢之的,假如自己有不测之祸,只有宋孟齐有足够能力让纪千千主婢安然返回南方。 
庞义从重建场高呼着奔出来截着他,一把拉着马头。 
燕飞讶道:“什么事?” 
庞义喘善气道:“阴奇刚来找你,知道你去了汉帮后,着我转告你老屠想见你,并保证绝没有恶意。” 
燕飞愕然道:“你相信屠奉三吗?” 
庞义苦笑道:“恐怕老天爷方有答案。” 
燕飞远眺营地,皱眉道:“那小子仍未回来吗?” 
庞义气道:“高彦是不可以有女人的,有了女人便一塌糊涂,置正事于不顾。” 
燕飞叹道:“泡妞反没有问题,最怕他出事。唉!现在边荒集再没有安全的地方,我已和宋孟齐说好,他会派人来运走千千的箱子,你和一众兄弟也到汉帮避难吧!” 
庞义道:“我总有点怀疑宋孟齐。” 
燕飞叹道:“祝老大去了!” 
庞义一呆道:“到那里去。” 
燕飞仰望晴空,淡淡道:“到西天去了。” 
庞义色变无语。 
燕飞道:“祝老大被暗算身亡,正代表善边荒集任何一个人也可遇上同样的厄运,今次边荒集的情况比淝水之战时更凶险复杂,表面虽平静如往常,内里却是暗涌处处,敌我难分。如有选择,我也不会说服千千到汉帮去,没有了祝老大,汉帮的作风会彻底改变,话事的将是大江帮。” 
庞义点头道:“我明白!” 
燕飞探手拍拍他的痛头,勉强挤出点笑容道:“我晓得你的心情,第一楼刚开始重建,转眼又出现眼前的情况,不过俗语有谓留得青山在,哪怕没柴烧。在符坚来前我们不是比现在更绝望吗?看看我们现在又在这里哩!可知世事的发展难以逆料,最重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边荒传说】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