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边荒传说 > 边荒传说_第124节

边荒传说_第124节

作者:黄易作品集 发表时间:2018-11-07 20:46:21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5:12
为何燕飞不亲来见她,竟由他代劳,不过可能怕伤害他,故没有吐出心中疑问。
暗叹一口气道:“汉帮的人会与千千一起赴钟楼议会。千千说服小诗后,请通知宋兄,他自会作出妥善安排。”

出乎燕飞意料之外,屠奉三并没有向阴奇出手。他并非凭空揣测,而是清楚感到屠奉三凝众功力,蓄势待发,阴奇则像认命了似的,根本不作任何防御,或许是因知没法从屠奉三手底下逃生。
屠奉三朝阴奇瞧去,讶道:“你不怕我向你下手吗?”
阴奇颓然道:“我追随了你十多年,老大若要怀疑我,阴奇有甚么办法。若我奋起反抗,不但徒劳无功,反使老大更肯定我是内奸。所以我忽然失去一切斗志,不想反抗。”
屠奉三点头道:“不愧是我的好兄弟,刚才我只是试探你,而事实上嫌疑最大的并不是你,你与两湖帮一向没有任何关系,而博惊雷至少是两湖帮的死敌,仇人也是一种关系,更可以是精心安排的苦肉计,刚才也是他自动请求去统领我们的支持部队而非是你。”
阴奇呼出一口气,轻松起来,欣然道:“多谢老大的信任。”
屠奉三向燕飞道:“燕兄怎样看?”
燕飞也为阴奇暗松一口气,点头道:“我完全同意屠兄的看法,若博惊雷确是郝长亨的人,你们的支持部队已陷入险境。”
屠奉三沉声道:“幸好发觉得早,说不定可反危为安,燕兄以为然否。”
阴奇的脑筋回复灵活,插口道:“我军的藏身处怕已在敌人掌握中,必须立即想办法补救。”
屠奉三没有答他,只看着燕飞。
燕飞没有直接回答屠奉三的说话,问道:“赫连勃勃究竟有甚么不妥当的地方?致令屠兄要找我说话?”
屠奉三坦然道:“我对他的怀疑不是没有理由的,因为他丝毫不把外敌的威胁放在心上,一意要毁掉飞马会和你燕飞,更与我约定于钟楼议会召开时一举把舆会者制服,然后铲除异己,把边荒集置于绝对的控制下。因此我敢肯定他必是慕容垂派来边荒集的走狗。”
燕飞点头道:“我们也有此疑惑,他甫到边荒集便冒花妖之名搅风搅雨,此事该在屠兄算计中,为何仍要找他说话呢?”
屠奉三摊手苦笑道:“除他之外,谁肯与我合作呢?”
接着道:“早前燕兄过门不入,因何忽然改变主意,赐访屠某人?”
燕飞道:“屠兄这般坦白,我也只好实告,因为再没有说废话的时间。首先是据得来的最新消息,慕容垂和孙恩将亲自督师来攻边荒集,其次是郝长亨因身分暴露躲了起来。由于他特别向我提及屠兄与赫连勃勃结盟,使我感到或许屠兄并不明白自己的处境,被人利用。”
阴奇道:“赫连勃勃最顾忌的该不是飞马会而是我们,最理想是我们与你们斗个几败俱伤,他赫连勃勃不单可以保存实力,且可于慕容垂和孙恩抵达前控制边荒集,大增以后瓜分边荒集利益的筹码。”
屠奉三道:“如果从此角度去看,该是赫连勃勃故意把消息漏予郝长亨,再由郝长亨告诉燕兄。但我看情况却非如此,郝长亨确是从我们内奸处得到消息,然后知会燕兄,希望燕兄联结其它帮会,与我们和赫连勃勃来个大火并,到各方伤亡惨重,他便可以出来收拾残局。”
稍顿续道:“至于赫连勃勃,他是要借助我们的力量击垮飞马会。他今早放出谣言,指飞马会是慕容垂的走狗,所以非是师出无名。而与飞马会一向势不两立的北骑联理该乐观其变。当慕容垂和孙恩的大军兵临城下,他再来个开集迎敌,那时人人只余待宰的分儿。”
燕飞心中丝毫没有不耐烦的情绪,因此刻屠奉三每一句话都具有决定性,若弄不清楚形势,将没法定下对策。
点头道:“我同意屠兄的看法,不过阴兄的话也有道理,以赫连勃勃的桀骛不驯,绝不肯甘于当别人的走狗,所以他会设法先一步控制边荒集,占取最大的利益。慕容垂和孙恩均难以久留,他或可变成边荒集无名却有实的支配者。”
阴奇见燕飞肯局部支持他的看法,大为感激。
屠奉三默然片刻,目光投往燕飞,正容道:“假设我屠奉三以后肯依边荒集的规矩办事,燕兄可否视我为友?”
燕飞心中暗赞,从而看出屠奉三不但才智过人,更是高瞻远瞩。
大家连手抗敌,是势在必行,否则燕飞不会到刺客馆来,屠奉三也不会开心见诚,言无不尽。
但问题在彼此之间始终没法消除戒心,怕被对方抽后腿,可是若屠奉三以后真肯依从边荒集的规则行事,不把他屠奉三逆我者亡的一套搬到这里来,击退强敌后仍可和平共处,只讲做生意而不管外面的风风雨雨,消除戒心,合作起来将可以如鱼得水。
沉声道:“若桓玄有令,着屠兄取汉帮而代之,屠兄怎办好呢?”
屠奉三从容笑道:“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除非是南郡公亲率大军来边荒集,又或已攻陷建康,否则我会告诉他边荒集必须保持势力的平衡,一旦平衡被破坏,其后果将没有人能预估。就像边荒集若真的被慕容垂和孙恩瓜分,边荒集将变成战事连绵的凶地,结果是最后没有人能在边荒集分得半点利益。”
说罢向燕飞伸出双手,言词恳切的道:“我屠奉三虽然一向心狠手辣,可是说过的话从没有不算数的。我对燕兄非常欣赏,清楚燕兄不会向任何人出卖边荒集。现今我们均处生死存亡之际,只有完全的信任和合作,方能令我们有一线生机,燕兄肯接受我吗?”
燕飞生出在赌桌尽赌一铺的感觉,假若他像信错郝长亨般错信屠奉三,那他和边荒集的盟友不待慕容垂和孙恩驾到,便要陷于万劫不复之地。
可是他有别的选择吗?
倏地伸出双手与屠奉三紧握在一起。
四手紧握一下,接着放开。
两人欣然对视,颇有识英雄重英雄的味道。
阴奇精神大振,道:“现在离钟楼议会只有小半个时辰,我们该如何部署?”
屠奉三问道:“敌人今夜来攻的消息,有多大准确性呢?”
燕飞扼要说出卓狂生的事,又提及高彦于巫女河发觉大批树木被砍伐,而高彦或许已被杀害的情况。
屠奉三明白过来,苦笑道:“孙恩杀任遥一事,燕兄该猜到与我有关系,实情是由我通知孙恩,想他代我们出手收拾刘裕……”
燕飞截断他道:“你害我,我害你,战争从来是不择手段,任青媞在给卓狂生的飞鸰传书裹并没有提及刘裕的生死,我自然希望他吉人天相。现在我们再无暇胡思乱想,屠兄首要之务是把集外的部队重新部署,边荒集则交由我们处理。”
屠奉三双目精光闪闪,道:“既知慕容垂的行军路线,燕兄若有方法令慕容垂没法依期夹攻边荒集,我们或可想出一个击垮孙恩大军的妙计。”
 
 
 
 
 
 
 您阅读.的小说.来至WWW.UMDTXT.COM
      第 五 章 战云密布  (更新时间:2004-3-26 19:49:00本章字数:5371)  
 

纪千千策马驰出汉帮总坛,伴在左右的是程苍古和费正昌,后面是三十多个汉帮的精锐战士,属程苍古的班底。
甫出门外,即见燕飞牵马卓立道旁,微笑等候。
纪千千喜出望外,报以最动人的甜蜜笑容。燕飞以优美至没有瑕疵的姿态跃登马背,赶上来与她并骑而行,朝广场进发。
程苍古和费正昌放缓马速,落在两人身后。
燕飞向程苍古笑道:“怎都要找个晚上,再到赌场向赌仙请教。”
程苍古呵呵笑道:“本人乐意奉陪。人生如赌赙,我现在的感觉,与身处赌场全无分别。”
费二撇也欣然道:“赌博的胜负,由赌本和赌术决定,我们今趟赌本并不雄厚,只好凭赌术补其不足,对吗?”
燕飞笑道:“所以我努力筹措赌本,幸好对手大力帮忙,令本该流失的赌本回到囊内,希望我今次的运气比上趟好一点。”
纪千千见到燕飞,那颗本似悬在半空的心立即落实,他的轻松自如,令她感到没有事情是燕飞应付不来的。
燕飞三人间言笑对答,显示出身经百战的武士视死如归、谈笑用兵的从容大度,并不因敌人势大有丝毫畏怯。
蹄声在后方骤响,大队人马从汉帮驰出,跟他们相反方向的往东门驰去,她不用回头看已知是宋孟齐亲率主力大军,依计划出柬门沿颖水直去码头。
边荒集是天下必争之地,而码头则是逞荒集的必争之所。谁能句柄头,谁便可以控制水运。
纪千千可以想象边荒集所有帮会倾巢而出,以实力作较量,这一盘战棋已成形成局,就看敌我双方如何把握时机形势,调兵遣将,出奇制胜,以决胜负。
燕飞往她瞧来,讶道:“千千是否哭过来呢?”
纪千千撒娇地横他一眼,叹道:“诗诗是哭着定的,教人家也忍不住落泪呢。”
燕飞问道:“庞义他们是否一道走了?”
纪千千点头道:“他们要负起照顾诗诗之责,当然陪她离开。唉!说服他们并不容易呢。”
东大街行人稀疏,不知是因边人大批离集避祸,还是因他们看到形势骤趋紧张,故躲在居所内免得殃及池鱼。
不过当见到纪千千,人人均驻足赏看,至少在那一刻,忘掉了边荒集的天大危机。
燕飞道:“你是怎样说服小诗姐的?”
纪千千平静答道:“千千从未求过她作不情愿的事,今回是首次破例,她一直在哭,幸好她很懂事,唉!”
蹄声再响,一队战士从横街飞骑驰出,带头的是拓跋仪。
他全副武装,一派赴战场与敌决生死的壮烈气势,尤使人感到边荒集诸雄奋战到底的不屈意志。
他先向各人打个招呼,对纪千千深深看了一眼后,来到燕飞另一边,追随他的十多名拓跋族战士融入汉帮的战士队伍里。
在此刻再没有胡汉之别,为保卫自由,他们统一在边荒集的大旗下。
燕飞道:“情势如何?”
拓跋仪沉声道:“集内的主要帮会各自在势力范围内集结兵力,羯帮则因长哈老大的离开已不成气候,大家都知会无好会。”
接着凑近少许道:“果然如你所料,红子春并没有立即去为你传话,而是先到姬别的‘花之府’勾留了半刻钟,方赶往钟楼,对此你有甚么联想?”
纪千千、程苍古和费正昌竖起耳朵,留意两人关系重大的对答。
燕飞沉吟道:“这表示他两人是同流合污,希望做人家的走狗而得保住在边荒集的利益,不过却没有想到情况会发展到如此地步。赫连勃勃的出现和慕容垂、孙恩两人亲来督师,使他们感到被利用和出卖,他们现在是进退两难。”
纪千千不解道:“他们若是敌人的内应,怎会忽然忧虑被人出卖呢?”
费正昌代为解释道:“他们肯定不清楚全盘的局势。红子春和姬别分别与两湖帮和黄河帮有关系,黄河帮后面的靠山是慕容垂,乃天下人皆晓的事。红姬二人因黄河帮与两湖帮结盟,又知慕容垂决定对边荒集用兵,认为边荒集大势已去,为了求存只好归顺敌人。不过却没想过有赫连勃勃此一变量,更可能不知道有孙恩的参与,令他们生出被瞒骗利用的失落感觉。我认为燕飞的猜测虽不中不远矣。”
程苍古接口道:“孙恩杀死任遥敲响他们的丧钟,显示孙恩不愿任何人分薄他的利益,纵使盟友亦不例外。红子春和姬别的实力远比不上两湖帮和黄河帮,与孙恩和赫连勃勃根本没有议价讨价的能力,一个不好还要赔上性命,所以他们现在当然非常苦恼。”
拓跋仪道:“我们现在该如何处置他们?”
燕飞目光投往古钟场的方向,淡淡道:“有没有郝长亨的消息?”
拓跋仪知他因高彦而对郝长亨切齿痛恨,道:“把红子春吊起来拷问或许可以知多些东西。”
纪千千叹道:“原来郝长亨是满口谎言的卑鄙之徒。”
程苍古问道:“赫连勃勃有多少人马?”
拓跋仪冷哼道:“他现时在小建康的战士不到五百人,根本难成气候,我们提防的是他混入集内的人,又或布于北面的部队,其实力可能大大出乎我们意料之外,否则他怎可有恃无恐的召开钟楼议会?”
费正昌道:“或许他并未晓得我们确认他是慕容垂的走狗,也没想过卓狂生是逍遥教在边荒集的卧底,由他泄出慕容垂和孙恩的大计,令我们全体团结起来。”
燕飞低声道:“他更没有想到屠奉三把他看通看透。”
接着向拓跋仪道:“决定边荒集谁属的第一次交锋将在集外决定而非是集内,亦是我们拓跋鲜卑族与铁弗部匈奴的一场恶斗,如若输掉一切休提。你不但要应付从外面攻入来的敌人,还要应付混在集内的敌人。”
拓跋仪哈哈笑道:“放心吧!我对铁弗部的战术手段了如指掌,绝不会令你们失望。”
接着大喝道:“儿郎们随我来。”
一夹马腹,领着手下旋风般转入横街,意气昂扬的疾驰而去。
纪千千心头一阵激动,此时刚进入夜窝子的范围,忽然记起一事,问道:“为何不见高彦呢?”
燕飞神色一黯,颓然道:“他可能遇上不测,不过现在绝非哀伤的时候,他的血不会白流。”
纪千千娇躯剧颤,再说不出话来。
战争尚未开始,她已品尝到战争的残酷!当明天太阳升起前,她在边荒集认识的友好,包括她自己在内,谁仍好好地活着呢?
卓狂生立于钟楼顶上,凝望边荒集南面的荒林野原,颖水在左方淌流,不见任何船只的往来。
就是在这片原野里,断送了大魏最后的一点希望。
他最难接受的是多年来付出的努力,在刚到收成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边荒传说】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