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边荒传说 > 边荒传说_第126节

边荒传说_第126节

作者:黄易作品集 发表时间:2018-11-07 20:46:26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5:12
哂道:“若敌人成功攻克边荒集,还有甚么中立可言吗?钟楼议会举行在即,一场血战无可避免。边荒集并不是为想苟且偷安的傻瓜而设的,你们现在若不肯作出决定,待会再没人有兴趣听你们说话。”
足音响起,纪千千在慕容战、燕飞、费正昌和程苍古的簇拥下,仪态万千的登上议堂,她的出现,立即把剑拔弩张的火爆气氛大大冲淡。
纪千千含笑与各人打过招呼,在燕飞的陪同下,坐入一旁的椅子去。
慕容战、费正昌和程苍古纷纷入席,程苍古坐的是原属祝老大的席位。
卓狂生目光投往燕飞,轻描淡写的道:“假若没有议席反对,燕飞你可坐入夏侯老大的席位,代他发言举手。”
燕飞微笑道:“我还是坐在这里舒服些儿。”
红子春忽然起立,肃容道:“趁赫连勃勃尚未到场,我要向各位公开明确地表达我的立场,我红子春于此立誓,决定与议会共进退,若有异心,教我横尸边荒。”
费正昌竖起拇指赞好道:“我不敢肯定红爷作出的是否最明智的抉择,却敢肯定男子汉的抉择。若想寿终正寝,不但勿要到江湖来混,更不要到边荒集来混。现在我们不是不想走,而是根本无路可走,只有决定死战,一旦立下决心,便不回头。就是如此简单,姬公子又尊意如何呢?”
纪千千瞧着红子春坐下,心头一阵激荡。边荒集能出人头地者,都有他们一套的生存方法,提得起放得下。而在外敌的庞大威胁下,钟楼议会成为向心的巨大引力,把平时因各种利益冲突和私心作祟的诸般势力团结起来。他们虽各有目标,但是至少在这一刻,他们是为边荒集而战,为自由和公义而拚尽最后一口气。
姬别成为众人目光的众矢之的,容色变得更苍白,再没有一向的潇洒自如,露出一丝苦涩之极的表情,叹道:“若我说不,你们是否立即下手处决在下呢?”
卓狂生淡淡道:“一切由钟楼议会决定,你该清楚举手的结果。”
姬刚摇头道:“我们是没有机会的。南面的情况我不清楚,可是北面的情况我却略知一二。我明白各位因我缺席欢迎千千小姐的早宴而怀疑我,事实上我是到了集外北面五十里的竹秀山去见黄河帮的帮主‘黄龙’铁士心,向他报边荒集最新的情况。只是随铁老大来的战士便达三千之众,我们根本不会有任何机会。”
众人听得倒抽一口凉气,慕容垂果然是思虑周详,有这么一支军队在陆路配合,他们想中途设伏截击立即难度大增。
慕容战沉声道:“在巫女河伐木为筏的把戏是否你弄出来的。”
姬别愕然道:“我对此一无所知。”
程苍古仍是赌桌上那副胸有成竹、胜负在握的从容神态,柔声道:“姬少既然是黄河帮老大的心腹,为何不硬撑下去?却要向我们透露如此重要的情报?”
姬别苦笑道:“我并不是第一天出来混,铁老大对孙恩有份参与的事一字不提,我还不醒悟自己是被人蒙骗利用便是真正的混蛋和傻瓜。赫连勃勃的出现更令我心寒,他残暴不仁的作风天下皆知,若让他得势我想偷生也办不到。孙恩更可怕,在他心中不信奉他者皆是可杀,边荒集真不知会给他弄成甚么样子。”
纪千千喜道:“若边荒集人人都有姬公子般的想法,我们不是可以把所有入团结起来吗?”
呼雷方冷哼道:“赫连勃勃和郝长亨正是为破坏边荒集的团结而来。赫连勃勃先扮作花妖作恶,只可惜给真花妖和方总误打误撞下打乱了阵脚,他一计不成又生另一计,散播飞马会是慕容垂走狗的谣言,弄至人心惶惶。兼之颖水上下游确被封锁,从今早开始,边人不住往西逃亡,现在边荒集十室九空,留下来的不知谁是敌人奸细,所以我们只好依靠自己的力量。”
卓汪生道:“情况尚未至如此恶劣,刚才便有夜窝族的头领来向我要求作出指示,我已向他们解释清楚,着他们回去留意钟声,他们都是可靠的,亦不容别有居心者混杂其内。”
众人精神一振,深切体会到卓狂生作为夜窝族精神领袖的作用。
卓狂生笑道:“夜窝族是由疯子组成的,大部份均为生活在边荒集又热爱夜窝子的边民,帮会人物因帮规限制只占少数。他们更甘于为保护千千小姐而卖命,照我估计,若加上夜窝族,我们的兵力至少增加二千之众。”
纪千千不好意思的道:“卓馆主过誉哩!千千哪有这么大的号召力?”
姬别道:“千千小姐勿要低估自己,像我姬别不听遇小姐的仙音是绝不会甘心就戮的。实不相瞒,我在小姐未到场前心中仍是犹豫不决,见到小姐后忽然心生羞惭,觉得自己枉作小人。”
燕飞道:“尚有一事未告诉各位,屠奉三决定站在我们一方拚死保卫边荒集,还亲口承诺若过得此劫,以后依从边荒集的规矩办事。他在集内集外的兵力加起来有二千三百多众。”
呼雷方等尚未晓得此事者无不动容,士气大振。
姬别立即双目放光,道:“那我们大有机会哩!”
红子春讶道:“甚么机会?”
各人心中生出同样的疑问,撇掉匈奴帮和羯帮不论,本地各帮会势力加起来的总兵力约在三千人间,再添上屠奉三和夜窝族总数也不过八千许人,及不上慕容垂或孙恩任何一方的实力,且还未把赫连勃勃、黄河帮或两湖帮计算在内。
屠奉三的二千兵不论如何精锐,仍难扭转劣势。
姬别道:“打虽打不赢,突围逃走却是绰有裕余,只要我们能击垮赫连勃勃的人,逃走的机会便出现哩!

慕容战别头和燕飞交换个眼色,心呼不妙。
姬别说得对,若能击败赫连勃勃,敌人对边荒集的封锁将出现空档,顶多只余下郝长亨隐在某处的部队,其兵力实不足阻止他们逃进西边荒的深山野岭。边荒集当然要失陷,不过于红子春和姬别来说,活命自然比保着边荒集重要,赚够便走,一向是边人的天条。
纪千千皱眉道:“边荒集不是也完了吗?这怎么行?”
姬别欲言又止,忽然脸现羞惭之色,没有继续说下去。
卓狂生望向燕飞,道:“燕飞有话要说吗?”
纪千千隐隐感到燕飞已成为众人的领袖,而这是他凭实力争取回来的,燕飞在诛除花妖一事上显示出他超凡的本领,予人深不可测的感觉,兼之他在边荒集一向地位超然,亦造就他领导群雄的资格。
燕飞从容道:“现在当务之急,是同心合力应付赫连勃勃,若连他都没法铲除,一切休提。假若我们初战得利,我们尚有几个时辰部署,到时若任何人要离开,我们绝不阻止。对我来说,边荒集是地天间给我仅余的安身立命之所,任何人想把边荒集夺去,首先要问过我的蝶恋花,我已决定留下与边荒集共存亡,亦可以代屠奉三和拓跋仪说同一句话。”
“锵!”
慕容战拔出佩刀,高嚷道:“我公开宣布抛开本族的一切私怨包袱,与燕飞并肩作战到底。”
卓狂生、费正昌、程苍古和呼雷方同时举手表示赞同贞诚团结。
红子春向姬别叹道:“集外处处危机,在这里至少还晓得自己在干着甚么,死也死得光采,所以我红子春决定留下。他不仁我不义,郝长亨已出卖我,我现在只想操他的娘。”
姬别发呆半晌,点头道:“对!若我还存有侥幸之心,怎还配称边荒集的兵器大王。”
纪千千心中翻起千重巨浪,清楚知道燕飞终于在揭开战幔的前一刻,成功把边荒集各大势力团结起来。
足音在石阶响起,赫连勃勃终于驾到。
 
 
 
 
 
 
 您阅读.的小说.来至WWW.UMDTXT.COM
      第 七 章 各展奇谋  (更新时间:2004-3-26 19:49:00本章字数:5196)  
 

江文清和直破天展开身法,借疏林乱石的掩护,避过多处敌哨,潜上一座可遥观颖水的山坡,伏在矮树丛中,以免惊动坡丘上的敌人。
此处离边荒集足有十里水程,这段颖水上游的两岸建起数座临时的码头,泊着近五十艘式样如一的尖头船,每艘长七丈五尺,竖二桅,八桨一橹。
岸旁布有数组营帐,约略估计,敌人的兵力当在三千人间,其实力确足把河段封锁,不容任何船只通过。
直破天沉声道:“是黄河帮的破浪战舟。”
江文清点头应是。
黄河帮虽在天下三大水帮中居首,可是并不以水战著名,究其原因,一方面因北方造船业远及不上南方发达,造船技术与江南有一段很大的距离,更因北方各胡族以骑射为主,不屑习舟船和水战之技,兼之船匠南逃,所以黄河帮能拿出来见人的货色,只有这批机动性不强,每艘可容三五十人的小型战船。不过若负责封河锁道,以他们眼前所见的实力,仍是绰有裕如。
直破天道:“我们算漏了黄河帮,想不到他们会为慕容垂作开路先锋,他们应是在昨夜方开始在这裹扎营布阵的,足证卓狂生没有说谎,慕容垂确会在今晚进攻边荒集,现在我们该如何是好?”
如照原定计划,他们要对付的是赫连勃勃的部队,由于此部队的主力从北面陆路进犯边荒集,哪样其封河的军力将不会太强大,所以江文清可凭精湛超的水战之术破敌封锁,再从陆路由后抄击敌人的陆路部队,趁敌人注意力集中于边荒集之时,前后夹击一举破敌,但以现在所见情况,当然此计不成。
边荒集的形势立即转趋恶劣,赫连勃勃的匈奴战士不但可以全力攻打边荒集,黄河帮的部队更成为另一严重威胁。假若于赫连勃勃发动进袭之际,黄河帮同时从水路推进,一旦夺得边荒集码头的控制权,黄河帮的战士不单可以与小建康的敌人会师,更可直接从小建康或东门攻入边荒集的腹地,那时联军将被瓦解,变成肉搏的巷战,不待慕容垂和孙恩大军杀到,边荒集已失去抗敌的能力。
江文清现在必须作出判断,究竟黄河帮会否配合赫连勃勃的作战计划?
直破天目光移离敌营,朝西岸搜索观察,两耳耸竖,可知他不但用眼去看,还功聚双耳,仔细聆听。
江文清知他作战经验丰富,刻下的举动肯定非是无的放矢,耐心静候。
直破天忽然舒了一口气,道:“果然不出我所料,铁士心于营地西的树林暗藏大批战马,该是供慕容垂之用的。”
江文清神色更趋凝重,点头道:“垣 看赫连勃勃无一步攻陷边荒集的行动,铁士心该是不知情的。”
直破天同意道:“理该如此。慕容垂的命令应是待他大军到达时,沿颖水分水陆两路直迫边荒集,而赫连勃勃则是开门揖敌的内应。若我们没有识破赫连勃勃,此计确是万无一失。”
江文清道:“赫连勃勃的胆大妄为,大有可能是被屠奉三引发,以为可利用屠奉三的愚蠢,一举摧毁边荒集的所有反对力量,岂知正因如此露出马脚。”
直破天问道:“我们该怎么办?”
面对如此强大的敌人,这位身经百战的悍将生出一筹莫展的颓丧感觉。
江文清道:“现在我们只有一个选择,就是设法以快打慢,摧毁黄河帮封河的船队,再迎击慕容垂顺流而来的筏子。在时间拿捏上必须精准方有效用,且必须在日落后方有成功的机会。”
直破天皱眉道:“我们岂非要放弃夹击赫连勃勃的行动。”
江文清叹道:“所以我说没有选择的余地,现在我们立即派人坐快艇回去通知燕飞,他会明白我们要干什么的。”

拓跋仪立马北门,环视四方。
伴在他左右的是夏侯亭和汉人心腹丁宣,石头车阵布置妥当,形成长长一列障碍,却没有人布阵于障碍后,形成古怪特异的景象。
拓跋仪道:“小建康情况如何?”
丁宣答道:“我们正密切注视赫连勃勃的一举一动,小建康目下戒备森严,主力部队约三百人,聚集在夜窝子东北角和小建康间,看情况该是支持到钟楼开议会的赫连勃勃。”
拓跋仪向另一边的夏侯亭问道:“清场一事进行得如何?”
夏侯亭道:“一切顺利,我们区内的人均移往西区,由北骑联负起保护之责。”
丁宣道:“屠奉三的人在刺客馆后院集结,人数超过五百,无一不是荆州的精锐战士,若他们背盟与赫连勃勃连手,我们将一刻钟也守不住。”
拓跋仪苦笑道:“我们必须信任屠奉三,相信他不会如斯愚蠢,在现今的情况下,屠奉三的人已成决定胜负的关键。”
夏侯亭道:“石头车阵布成哩!这么长达千步的石头车阵,在敌人集外部队的优势兵力下,我们根本没法守得稳。”
拓跋仪现出胸有成竹的笑容,徐徐道:“那根本是没法死守的防线,敌人只要绕路攻来,便守无可守,何况还有小建康的敌人裹应外合。不过若敌人误以为我们借此车阵作防御,正中我下怀。”
接着低声说出其御敌之策,听得两人不住点头。
蹄声响起。
三人回头望去,阴奇在十多名荆州精锐簇拥下,正朝他们驰来。
拓跋仪打出着手下放行的手号,心中大定,勒转马头,往阴奇迎去。

边荒集颖水西岸码头区。
费正昌旗下的三百好手以东门为据点,在曾化名任九杰与博惊雷交手的颜闯率领下,以浑名“镇地公”,装上石头的大铁箱铺迭架障,切断边荒集颖水西岸码头区小建康和东门间的陆路交通,只余两个可容双骑进出的关口,足可应付敌人大规模的冲击战。
像其它区域般,所有掣高点均由箭手拱卫,边荒集已进入一触即发的战争状态中。
颖水更是冷冷清清,民船商船虽不能从颖水离开,却可以驶进附近的支流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边荒传说】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