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边荒传说 > 边荒传说_第129节

边荒传说_第129节

作者:黄易作品集 发表时间:2018-11-07 20:46:33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5:12
展开。
阴奇别无选择,高呼道:“退后一步,即无死所,我们上!”
荆州军蜂拥而出,人人奋不顾身的迎击敌人。
“当!当!当!”
召集夜窝族的钟声震荡着整个边荒集,联军一方登时士气大振,拚死抗敌。
此时燕飞和呼雷方的战士刚与颜闯的人会师,千多人从小建康驰往前线,小建康则交由颖水船上的战士登岸收拾残局,肃清余下顽抗的敌人。
燕飞骑着抢来的战马,向呼雷方和颜闯打个招呼,不往最须增援的西门驰去,反转右直奔北门。
呼雷方和颜闯是久经战阵的人,顿时明白他的战略。
此乃围魏救赵的高明策略,要知赫连勃勃从西面进攻,必须以翼军牵制南北两端的联军,然后再集中力量突破西门的防线。
假若他们到西门助守,便是以硬碰硬,只会陷于苦战。在敌人的优势兵力下,一波接一波的冲锋陷阵,他们把仅余的兵力投进去应援是于事无补。
可是若能助飞马会的战士撼垮对方翼军,西门之围可不战而解,因为匈奴军必须前往接应,以应付联军从北面而来截断他攻打西门的部队。
顷刻间大队人马驰出北门,颖水方面的战事已完全在飞马会的控制下,配合登陆的部队,令敌人难作寸进。
边荒集西北角的战场已到短兵交战的紧张关头,拓跋仪亲率三百战士抵挡着对方近千人马,仍未露败仗。
燕飞、呼雷方等齐声叫好,岂敢有丝毫犹豫,快马加鞭,飞驰赴援。
阴奇刚挑杀两敌,左右战士颓然倒下,另一波的敌骑又冲杀而至,迫得他不得不稍往后退,竟赫然发觉己方战士第二度被迫得退入西门。心叫天亡我也,蓦地后方喊杀声起,大队人马驰来,领头者正是红子春和姬别。
阴奇慌忙喝令,教手下往两旁退开。
守在楼房高处的己方箭手士气大振,奋起余力,箭如雨下的射向冲入西门来的敌骑,射得对方人仰马翻,乱成一片。
红子春和姬别领着近六百名生力军,以骑兵对骑兵,直杀出北门去,立即将城门外的敌人冲得四散奔走,各自为战,重夺主动之权。
荆州军此时只剩下三百余人,在地面作战者不到二百,可是仍人人奋不顾身,配合红子春的骑队冲出北门肉搏血战,情况惨烈至极点。

慕容战领着二百战士与敌方缠战不休,渐感不支,程苍古和费正昌的千人部队杀至,登时把匈奴兵迫得退回去。
敌方战鼓声起,敌人慌忙撤退。
慕容战愤不顾身的追杀数十丈,怕对方派兵支持,未敢穷追,退返西缦南端。
攻打西门的步骑兵同时后撤,遣下满野死伤,尽显战争的无情和残酷。
西门北端的匈奴部队更吃了大亏,被堪称边荒集最精锐的飞马会、北骑联、羌帮和费正昌系的联军打个落花流水,死伤过半,差点全军覆没,也粉碎了匈奴军北面部队威胁北门的力量。
边荒集的大战,终以赫连勃勃的初战失利作结束。

纪千千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眼睛地瞧着不断涌进古钟场的人,不但因他们来得迅快,更因很多是不属夜窝族的人,其中还有女儿家。
旁边的卓狂生也看呆了眼,喃喃道:“我是否眼花看错,边荒集竟然有这样的一天。”
二千多名夜窝族勇士训练有素,加上马快,早阵容整齐地布阵于古钟场北面空地,面向钟楼上的纪千千和卓狂生。
其它壮男壮女,挤在夜窝族勇士两旁,全体合起来足有五千多人,齐翘首上望,等待两人说话。
卓狂生表现出边荒名士的风范,仰天一阵长笑道:“好!原来我边荒集竟有这么多明白大体的人,让千千小姐来告诉你们,我们为何召你们来此。”
纪千千芳心一阵悸动,此刻在她的眼中,每一张仰上向着她的脸都挥发着为保护边荒集而战的神圣光辉,更感到他们会在没有任何条件下对她说的每一句话深信不疑。
这种信任对她是一种沉重的负担,因为会使她感到对他们每一个人,负上一定的责任。在此刻,她深切地体会到当统帅的痛苦。
战争是残酷的,他们中有多少人当明天太阳升起之际仍能好好地活着呢?她现在推他们上战场,可能只是着他们去送死。
不过纪千千再没有其它选择,他们也没有选择,失去了边荒集,他们将失去最宝贵的家园,以后天下再没有乐土。
纪千千靠往围栏,双目射出如海深情,以她堪称天下最动听的嗓子道:“我现在说的每一句都是实话,因为我不想欺骗你们,至乎影响你们作出错误的决定。”
有人在人丛里高嚷道:“有甚么事?千千小姐尽管吩咐下来,我们肯到这里来,早把生死置于度外。”
纪千千往说话的夜窝族战士望去,竟然是七公子之首左丘亮。
众人纷纷喝采附和,群情激昂。
纪千千与卓狂生交换个眼神,续道:“现今正在攻城的是以赫连勃勃为首的匈奴铁弗部大军,可是他只是我们其中一个敌人,我们得到确切的情报,南方的天师道和两湖帮,将于今夜与北方的燕国和黄河帮连手夹攻边荒集,而孙恩和慕容垂将亲身领兵,若你们因此退出,谁也不敢怪责你们。”
卓狂生听得目瞪口呆,这位才女确是另有自己独特的一套,同时心中涌起敬佩之意,因为她真的不忍骗他们,纵使关乎到自己的生死。
广场一片沉寂,似乎连呼吸都停止了。
下面恐怕没有一个人曾想过边荒集面对的是如此严峻的情况。
纪千千甜美的声音,其余音似还萦绕着广场的每一个角落。
卓狂生忽然感到无比的轻松。
打从懂事开始,他便被家族灌输忠于大魏的思想,没有一刻是为自己打算,一切为了复国,任何人都可以被利用和牺性。可是在这一刻,在边荒集的战场深处,他似从一个噩梦中苏醒过来般,找回失去已久的自己,而启发他的正是纪千千这番话表现出来的高尚情操。卓狂生从心底涌出喜悦,再没有任何心理负担,整个边荒集和他血肉相连起来,他自己更坚定与边荒集共存亡之心,其它人可以自由作出选择,此正是边荒集最与众不同的地方。
纪千千续道:“今趟天下最强大的多方势力进犯边荒集,并不是像过往一般帮会争地盘的斗争,而是要把边荒集变成他们属下的一个城集,甚或把住民变成他们的忠心信徒,边荒集落入他们手上,永远不能回复到以前的样子,更没有人能预料他们入集后会怎样对待我们。所以现在各大帮会抛开成见,为维护边荒集而战,但我却恳请各位三思关乎生死的决择。选择与我们联军共生死的,请移往广场的西面去。留下来的我希望你们立即离开边荒集,也请告诉其它人离开是最明智的做法,以后看情况发展再决定应否回来。”
卓狂生振臂高呼道:“你们应该清楚纪千千是怎样的一个人,明白她是如何为你们着想。现在或许是唯一离开边荒集的机会,只要越过颖水往东面走,该可离开险境。”
蓦地有人大喝道:“我们愿意为纪千千死战!”
接着其它人一齐起哄,齐声呼喊,声音震彻古钟场。
 
 
 
 
 
 
 您阅读.的小说.来至WWW.UMDTXT.COM
      第 十 章 旗开得胜  (更新时间:2004-3-26 19:49:00本章字数:5347)  
 

边荒集大军会师西门外,总兵力达四千多人,士气昂扬。经过一番血战,他们间再没有甚 帮会派系之分,而是为保卫边荒集并肩奋战,置生死于度外的战友伙伴。
赫连勃勃重整军容,六干兵只余下四千余人,与边荒集联军实力相若。
夜窝族向纪千千效忠的吶喊声从边荒集的核心遥遥传来,比甚么都更有效地激励联军的战意和士气。
燕飞、慕容战、呼雷方和程苍古策马立在西门外的前线,后方战士分成八组,代表着边荒集的飞马会、北骑联、羌帮、荆州军、汉帮、费正昌、红子春和姬别八股势力。
慕容战眺望敌阵,沉声道:“对方士气已泄,我方则气势如虹,应否乘胜追击,与赫连勃勃正面硬撼,去此大患?”
燕飞道:“打当然要打,不过急的是对方而非我们,赫连勃勃像我们般清楚老屠的二千精兵会随时从他们的背后杀至,只要我们守稳阵脚,可使我们的匈奴朋友陷于万劫不复之地。”
呼雷方点头同意道:“燕飞说得对,大家都是疲军,以逸代劳的一方当然较上算。”
程苍古道:“在乎野之地正面交锋,比较吃亏的肯定是我们,因为匈奴人久经战阵,又是只效忠一人,不像我们般是初次合作,在配合上出现的小问题或会成为致败的因素。”
慕容战欣然道:“我是给胜利冲昏了脑袋,对!最高明的战略,莫如背集坚守,城墙虽残破不堪,以之作箭手的掩护却是绰有裕余。”
燕飞道:“我们还要拉长战线,避入破墙内,务要令对方陷入进退不得的苦战中,当夜窝族来援之时,全面反击,必可在我方没有重大伤亡下击垮敌人。”
“咚!咚!咚!”
敌阵战鼓声响,前方三军开始推进。
四人忽然你眼望我眼,神情古怪。
慕容战苦笑道:“我们根本没有一套指挥部队方法,不能像对方以鼓声和号角指挥全军的攻守进退。”
程苍古接口道:“我们更缺乏一位人人没有异议的统帅。”
呼雷方道:“只好用最原始的传讯方法,分头去通知各人。”
说罢掉转马头去了。
慕容战道:“幸好没有冲出去交锋,否则真不知结果如何?”
也策马去了。
燕飞和程苍古分头行事。
飞马会北骑联一组,汉帮和红子春、费正昌、姬别的人一组,往西绫北南两端拉开,成为随时可支持西门,又可以突击敌阵两翼的形势。
阴奇的荆州军和呼雷方的羌帮战士,退到北门的破墙后,摆出犄集固守的战局。
敌方号角声起,后阵三军开始推进,两翼的先锋军则往两旁拉开,以制衡联军强大的翼军。
大战一触即发。
燕飞退到西门处,呼雷方和阴奇策马来到他左右,遥观不断逼近的敌人。
呼雷方向阴奇道:“贵上的部队如能在此刻赶至,我们将胜算大增。”
阴奇正观察敌况,见到由赫连勃勃亲自率领的后中军逼至离集千五步处勒马停下,其余两支后翼军则继续推进。闻言信心十足的道:“呼雷老大放心,屠老大精通兵法,不但可及时赶来,且会在最适当的时刻出击,助我们杀敌人一个措手不及,片甲不留。”
燕飞却暗叹一口气,各人虽表面看似轻松镇定,事实上无不心情沉重。只是赫连勃勃一方的军力,便足威胁到边荒集的存亡,即使能把他击退,已是非常吃力,且在精神、体力各方面损耗严重,还如何应付比赫连勃勃远为强横难缠的敌人。
即使边荒集城高墙厚,恐仍没法抵挡敌人进攻,何况边荒集乏险可恃,而慕容垂则为天下极具威望的无敌统帅。
边荒集联军缺乏一个完整的作战系统,没有指挥的统帅,没有支持的兵种,说得难听点便是乌合之众。幸好人人武功高强,身经百战,靠江湖战斗经验以补战场经验的不足。
帮会的首领并不等于军队的统帅,现时边荒集最迫切需要的是一个像拓跋珪或谢玄般能统揽全局的人,刘裕仍嫌统军经验不足。
赫连勃勃于初战失利,又失去小建康的里应外合和北面部队的呼应下,仍不惧屠奉三的威胁恃强来攻,正因看穿边荒集联军的弱点。
屠奉三或许是适合作总指挥的人,不过他来边荒集时日尚短,人人又晓得他用心不良,故威望声誉难以服众。
他们现在是在捱时间,看看可撑至哪一刻。
想到这里,忽然心中一动,道:“我们和他们打巷战。”
呼雷方和阴奇愕然以对,同时失声道:“打巷战?”
燕飞道:“应是打街战,我们开放西门,诱敌深入,再聚而歼之,怎都胜过死守西门和西面残破城墙的防线。因为假若敌人集中兵力作浪潮式的冲击,我们将完全陷于捱打处境。反之若让敌人进入西大街,我们将可以把武技尽情发挥,且由于对方受我们两边翼军牵制,将不敢集中全力攻入西门,我们势可来一个斩一个,来一双斩一双。”
阴奇点头道:“好计!我们的实力确不足硬顶敌人攻势,如此反可使对方进退失据。”
呼雷方向左右吩咐道:“立即知会两翼的兄弟。”
手下应命去了。
此时忽然集外杀声震天,移到八百步许处的数百敌骑奋力街来,敌方战士更表现出马背上的功架,前两排战士以高盾护着人和马,后三排骑士弯弓搭箭,正以雷霆万钧之势集中力量朝西门杀至。
敌方两翼先锋军,亦往南北两的联军进犯,务令他们没法支持西门的防线。
赫连勃勃的后中军再次推进,两支后翼部队同时进发,威势十足,绝没有丝毫初战失利的后遗症。
燕飞暗忖赫连勃勃是不得不孤注一掷,趁屠奉三的部队未及来援,夜窝族战士尚没有投入战争的当儿,一举粉碎联军的防线,而他的巷战之计,正是针对赫连勃勃战略既大胆又可行的一着。
“放箭!”
把守西门防线的联军战士,千箭齐发,射往敌人。
呼雷方掣出背上大弓,从挂在马侧的箭囊中手法纯熟的拔箭连珠发射。
鼓声轰隆,喊杀声震撼着边荒集西门内外,虽有敌人敌骑中箭堕马仆跌,但大部分均能以长盾挡格箭矢。
“飕!”
一名己方战士从城墙中箭翻跌,“蓬”的一声伏尸三人马脚旁。
呼雷方开始觉得燕飞的计议有道理,敌方精擅骑战,以此势子冲击防线,肯定己方会给街得支离破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边荒传说】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