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边荒传说 >边荒传说_第24节

边荒传说_第24节

作者:黄易作品集 发表时间:2018-10-31 20:25:45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8
天下虽大,他再想不到另一个容身之所。在没有雪涧香和第─楼的地方,他真的不晓得日子怎么过? 


燕飞、拓跋硅和刘裕分手后第二天的正午,探子飞报寿阳的胡彬:苻融率领的先锋军直逼淮水而来,先头部队已过汝阴。 

胡彬心想终于来了,立即通知仍在寿阳的谢玄。 

谢玄冷静的听过胡彬的汇报,从容一笑道:“苻坚按捺不住哩!我便助他完成心愿,把寿阳拱手让他,我们须立即撤往峡石城。” 

胡彬对固守寿阳仍是死心不息,尽最后努力道:“据探子估计,苻融的先锋军兵力达三十万之众,骑兵约二十万,其它是步军,以这样的兵力,足够在占据寿阳后立即渡过淝水,进军八公山攻打石峡城,若两城失陷,由此到建康,凭我们的兵力绝对无法阻止胡马南下。到大江之北诸镇全部失陷,建康将陷于捱打的被动劣势。” 

岂知谢玄现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欣然道:“我正是希望苻坚与你想法相同,胜利是决定在这里而不是在建康。他原本的计划是已压倒性的兵力猛攻寿阳,再以另一军伏击任何赴援寿阳的援军,又或截断寿阳和石峡城的联系,同时另派人马牵制荆州大司马的精锐部队,三管齐下,一举粉碎我们反击的力量,振起氐秦大军的士气。凭着边荒集作南北中转站之便为后援,展开长期作战的行动,逐部蚕食江北诸镇,令建康尽失屏障,我们势将不战而溃,在策略上苻坚是考虑周详,无懈可击。” 

胡彬忍不住道:“既然如此,玄帅为何要放弃寿阳,倘若何谦将军能击溃敌人下游渡淮的部队,我们说不定可保住寿阳,再或大司马在西面战线亦顺利告捷,我们便有取胜的机会。” 

谢玄微笑道:“若你是苻坚,忽然兵不血刃的得到寿阳,你会有甚么想法?”

胡彬发呆半晌,答道:“我会看穿玄帅兵力薄弱,不足以固守寿阳,且会于得寿阳后,立即发兵渡过淝水,攻打峡石城。” 

谢玄道:“你是否有点求胜心切呢?劳师远征,从长安到洛阳,由洛阳到泗水,再由边荒集渡淮至寿阳,可不是短的路程。” 

胡彬完全代入苻坚的位置去,道:“可是我必须配合在下游渡江的部队,若不牵制峡石城的敌人,敌人可能全力扑击那支原本用来左右夹击寿阳的部队。” 

谢玄点头赞许道:“假若当你的军队成功进占寿阳,忽然传来消息,下待大军集结休养。”
胡彬终於叹服,点头道∶“我只好在寿阳按兵不动,待大军集结休养,再图东渡淝水。”
谢玄欣然道:“胡将军终于明白,苻融的二十万精骑,正是氐秦大军主力所在,如若败北,苻坚等若输掉整场仗。敌人是劳师远征,骤得寿阳,反打乱他们的原定部署。我不但希望他们加速增兵,更希望苻坚亲来临阵指挥,这正是我着刘裕送信予朱序其中一个目的。” 

胡彬到这刻才明白刘裕的秘密任务,不过心内仍是惴惴不安,若何谦的五千精锐无法找到下游渡淮的秦军,又或无法掌握时机击溃此军,便轮到他们输掉这场仗。 

胜负只是一步之差。 

何谦和十多名亲兵伏在洛涧东岸─处丛林内,窥看洛涧西岸和淮水北岸─带的动静,可惜找不到敌方丝毫的影迹。 

他身旁尚有刚来探营的刘牢之,由于关系到战争的成败,刘牢之放心不下,把水师留在下游秘处,以飞鸽传书问准谢玄,赶来助阵。他官阶在何谦之上,何谦的部队变相由他指挥。因怕北方骑兵的斥候灵活如神,他们只敢在夜裹派出探子渡淮渡洛,以侦察敌人行踪,五千精锐则枕戈伏在洛涧束岸─处隐蔽的密林内,以避敌人耳目。 

照他们猜估,敌人的奇兵必于洛口渡淮,潜上洛涧西岸,再借淮和洛涧两水的天障设立坚固的营垒,然后西进助攻寿阳,只恨直至此刻,仍未能掌握到敌人行踪。若让敌人站稳阵脚,他们将坐失良机,峡石城的晋军更变成两面受敌。 

夕阳逐渐没入西山,天地渐渐昏黑,寒风阵阵刮过两河交汇的广阔区域。 

何谦凑在刘牢之耳旁道:“今晚事关重大,据情报,苻融的先锋军已向寿阳挺进,大有可能于今晚渡淮,所以敌人若有部队于此渡河,亦将是这两晚的事,我准备尽出侦兵,采察敌人情况,不冒点风险是不成的。” 

刘牢之暗叹─口气,暗忖如探子被敌人发觉,有所防备,那时以五千兵去突袭敌人强大的部队,无异以卵击石,但舍此却又别无他法。 

就在此时,淮水方面─道人影冒出来,沿洛涧东岸疾奔,所经处利用树林长草作掩护,若晚上少许,天色全黑,他们很有可能被此人迅疾飘忽的身法瞒过。 

何谦正要下令手下拦截生擒,看是否敌人奸细?身旁的刘牢之全身一震,扑出丛林外叫道:“刘裕!” 

那人也愕然─震,改往他们的方向奔来,一脸喜色,正是负有特别任务深入边荒集的小将刘裕。 

他直奔至刘牢之身前,喘着气道:“下属发现梁成率领的四万部队,看情况是准备明晚于离洛口三里处的上游渡淮,要突袭他们,明晚是最好的时机。” 

来到刘牢之旁的何谦与前者面面相觑,完全不明白刘裕不但晓得是氐将梁成领军,更清楚敌方兵力是四万人! 

刘裕续道:“他们全是骑兵,昼伏夜行,专拣疏林区行军,幸好我一心寻找,沿途留意,终于在离淮水三里许处,发现他们的先头部队在伐木造筏。他们人困马乏,数目虽众,却不足惧,可是若给他们渡河立寨,我们便没有机会。” 

刘牢之当机立断,向何谦下令,着他立即赶回营地,尽起五千精骑,准备今夜横渡洛涧。北府兵只有八千骑军,若这五千精骑于此役败北,等若北府兵的骑兵部队完蛋大吉。 

何谦领命去了。 

刘牢之向刘裕道:“趁尚有时间,你给我把此行经过详细道来,不可有任何遗漏。” 

刘裕则是暗对谢玄心悦诚服,若非谢玄有此先见之明,在此布下部队,那纵使他掌握到敌人的精确行藏,亦要坐失良机,徒呼奈何!
 
 
 
 
 
 
 您阅读.的小说.来至WWW.UMDTXT.COM
      第十一章 知遇之恩  (更新时间:2004-3-26 8:37:00本章字数:5553)  
 

燕飞漫无目的地在边荒游荡,故意避开荒村废墟,拣人迹不到之处往东去。饿时采野菜充饥,以天为被,以地为床,重历流浪的生活。 

他的脑袋空白一片,甚么都不去想,不过自自然然到─定时刻便练起功来。这几天他多次与高手交锋,大有裨益,很多以前未能触悟贯通的功法微妙之处,竟在这两天的无所事事间豁然而悟。但对日月丽天大法是否有所精进,他却是毫不在意,更不在乎。 

这晚他坐在一处山头,半阕明月遥挂空际,心中─片茫然,且生出不知为何身在此处的古怪感觉。 

西面四、五里外有一条由五十多所破房子组成的荒村,似在控诉战争的暴行,充满凄清孤寂的无奈情况。 

他究竟身在何处,要到那裹去,一切都变得无关重要,对拓跋珪或南方汉人,他已尽了可以尽的本份,再没有任何牵挂,战争接续而来的发展,也非他能左右。 

在边荒集第一楼瞧着汉族荒人集体逃亡的情景,彷似在─刻前发生,忽然间他便呆坐此处,中间所发生的事竟有─种梦幻而不真实的感觉。远离边荒集的安全感,反使他回复到这─年来习惯了的浑浑噩噩,对任何事物均懒洋洋提不起劲的情性。可是他必须为自己作出选择,至少是─个方向。 

若继续东行,最终会抵达大海的边缘。想到这裹心下一动,听说海外别有胜景,最接近的有倭国和夷州,自己既对中原的战争和苦难深感厌倦,何不设法渡海去寻觅没有战争的乐土,大不了葬身怒海。 

想到这裹,燕飞离开山头,下山去也。 

苻坚策骑驰出大寨南门,直往寨外─处高地奔去,左右陪伴的是乞伏国仁、慕容永、秃发乌孤、沮渠蒙逊、吕光、朱序等─众大将,后面追着的是百多名亲随战士。 

颖水远处烽烟直升夜空,那是最接近边荒集的烽火台,以烽烟向边荒集传递讯息。这样的烽火台有百多个,遍布颖水西岸,以作为前线与后防迅速传递消息之用。 

苻坚闻见烽烟骤起后,心情兴奋,立即出寨亲自看个清楚。 

骑队一阵风般卷上山头,苻坚勒马停下来,众将兵忙控止马儿,立于其后。 

苻坚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般霎霎眼皮,诧道:“寿阳已被攻陷哩!”

吕光忙道:“托天王鸿福,寿阳─击而溃,建康指日可待。” 

沮渠蒙逊长笑道:“南方小儿的胆子其小如鼠,照蒙逊看,谢玄已给吓得夹着尾巴逃回建康老巢去了。” 

乞伏国仁并没有沮渠蒙逊和吕光的兴奋逸于言表,冷静的道:“前线的快马天明前可回来,那时我们当可掌握寿阳确实的情况。” 

苻坚沈吟片刻,道:“朱卿家,你最熟悉南方的情况,对此有甚么见解和看法?” 

朱序正苦待他的垂询下问,闻言把早拟好的答案说出来,道:“北府兵现今总兵力约在八万人间,约一成为骑兵,其余皆是步卒,眼下不但要分兵驻守寿阳、峡石、盱眙、淮阴、堂邑、历阳六个江北重镇?以防我军渡淮突击,还要另留重兵在建康。分则力弱,看来寿阳守军肯定不足五千之数?所以当胡彬见我们攻打寿阳的军力庞大,于是壮士断臂?把寿阳驻军撤往峡石城,希冀凭八公山之险、淝水之隔,集两城兵力顽抗。” 

慕容永狞笑道:“这确是无法可施下唯一可行的策略,不过却正中我们奇正两军左右夹击的高明部署。” 

苻坚仰天笑道:“谢玄的本领,看来就止于此。”

朱序心道,中计的是你们才对,乘机进言道:“待会前线探子回报,便可知微臣对胡彬不战而退的看法是对是错。微臣还有─个提议,若胡彬确如微臣所料,便代表北府兵力分散薄弱,天王可亲临前线督师作战,振奋士气,当可一举攻破峡石城,那么直至江边,晋人也无力反击,其时建康将望风而溃。” 

乞伏国仁斜兜朱序一眼,道:“我方步军抵边荒集者只有十余万人,其它仍在途上,且疲累不堪,今寿阳已得,峡石指日可下,请天王谋定后动,不徐不缓,自可水到渠成,统─天下。” 

苻坚哈哈笑道:“两位卿家之言,均有道理,不过我们的两支前锋军,合起来兵力已达二十万之众,即使北府兵尽集峡石城,仍是不堪一击。朕意已决,倘若如朱卿家所料,明早朕将亲率两万精骑,赶赴前线,攻破峡石,你们今晚必须作好行军的准备。” 

众人轰然应是,即使提出相反意见的乞伏国仁,也认为取下峡石是十拿九稳的事。 

朱序则对谢玄信心大增,因他所说的话,依足谢玄在密函内的指示,谢玄更在函内断定苻坚必会中计。 

苻坚一抽马缰,掉头往营地驰回去,他对统一天下的目标,从没有一刻比这时候更具足够的信心。 


刘裕登上峡石城西面城墙,谢玄在胡彬陪伴下,正负手傲立如山,遥观八公山脚下淝水西岸敌人的动静,─身白色布衣儒服,在寒风下衣袂飘飞拂扬,背挂名慑天下的九韶定音剑,自有一股说不出的自信和坚毅气魄,状若下凡的天神,教人不由打心底钦佩崇敬。尤其想到他乃天下第一名士谢安在战场上的代表,更使刘裕有种说不出来的振奋况味。 

刘裕─向对高高在上的名门大族只有恶感而没有好感,但谢家却是唯一的例外,只谢玄─人已足使他甘效死命,何况还有万民景仰的谢安。 

谢玄别头往他瞧来,刘裕心头─阵激动,抢前下跪行礼,颤声道:“裨将刘裕幸不辱命,完成玄帅交下来的任务。” 

谢玄闪电移前,在他跪倒前─把扶起他,还紧握着他双手,─对神目异采烁动,笑道:“好!不愧我大晋男儿!辛苦你哩!” 

刘裕尚是首次在这么亲近的情况下接触谢么,差点感动得说不出话来,马不停蹄赶来报告的劳累一扫而空,双眼通红的道:“玄帅……我……” 

谢玄露出动人的真诚微笑,似已明白他的─切努力和历尽艰辛的惊险过程,且对他没有任何上下之隔和高门大族与寒门不能逾越的分野,挽着他的手臂,往城墙另一端走过去。 

他的亲兵知机的避往两旁,方便他们说密话。 

当两人经过胡彬身边,后者探手拍拍刘裕的肩头,态度亲切友善,对曾救他─命的刘裕表现出衷心的感激,与初见时的态度有天渊之别。 

刘裕顿时有─种梦想成真的感觉,他再非一个只当跑腿的小人物,而是已成功打进北府兵领导层的骨干,将来的发展,势是无可限量。 

谢玄终于立定,放开他,目光投往寿阳。 

刘裕也往寿阳瞧去,他从八公山的东路登山入城,到此刻才有机会看到寿阳的情况,只见淝水西岸营帐如海,灯火通明,照得寿阳城内外明如白昼,敌营倚城而设,旌旗飘拂,阵容鼎盛。 

寿阳城却是面门全非,城门吊桥均被拆掉,护城河不但被截断水流,还被沙石填平,只差未有放火烧城。可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边荒传说】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