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边荒传说 >边荒传说_第25节

边荒传说_第25节

作者:黄易作品集 发表时间:2018-10-31 20:25:47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8
以想象城内没留半斗粮食,箭矢兵器更不在话下。 

这边八公山近山脚处筑起数十座箭垒,依山势高低分布,最低的离淝水只有数百步的距离,像守护神般紧扼淝水最浅阔可以涉水渡河的区域。 

敌人虽摆出一副阵容鼎盛的姿态,可是刘裕却清楚对方人疲马乏,无力应付己方于此时渡河突击。 

苻坚不战而得寿阳,原先的配合部署立出问题,梁成的军队明晚方可渡淮登上洛涧西岸,所以苻融必须待梁成站稳阵脚,始可进行东西两路夹击孤立的峡石城大计,只从这点看,谢玄已处处占上先机,控制主动。 

谢玄负手而立,淡淡道:“示人以强,适显其弱,示人以弱,反显其强。苻融啊!你仍是差上─点儿。” 

刘裕听得他这么说,心中更明白因何谢玄被推崇为南朝自祖逖、桓温后最出色的兵法大家,只看他临敌从容和洞察无遗的智慧气度,便知盛名无虚。幸好自己也不赖,不过自己是深悉敌人的状况,高下自有分别。 

谢玄道:“小裕把整个过程给我详细道来,不要有任何遗漏。” 

燕飞踏足野草蔓生、通往荒村的小径,心下打定主意,要绕过荒村,继续东行。 

正要离开小径,忽有所觉,往道旁─颗大树瞧去,那棵大树于树干离地丈许处,有金属物反映日照的闪光。 

燕飞定神一看,心头剧震,离地跃起,把砍入树身的东西拔出来,落回地上去。 

燕飞心中暗叹,他手上拿着的正是庞义的砍菜刀。他显然依足自己的指示,专拣荒野逃难,可是到达此处却遇上变故,不得不掷出护身的砍菜刀,且没有命中目标,看来凶多吉少。幸好附近不见血迹尸体,尚有─线希望。 他把砍菜刀插在腰后,改变方向,沿小径入村,希望在村内找到的是受伤躲藏的庞义,而非他的尸身。 

刘裕说罢,静待谢玄的指示。 

谢玄凝视寿阳,点头道:“小裕你做得非常好,不负刘参军对你的期望。从你叙述的过程,可看出你福缘深厚,未来前途无可限量。此战若胜,我对你在军中将另有安排。现在我立即升你为副将,你要继续努力,好好办事。” 

刘裕大喜过望,因为这等若跳过偏将连升两级,何况谢玄摆明会尽力栽培他,忙下跪谢恩。 

谢玄再次把他扶起来,欣然道:“这是你凭着智慧和勇气争取回来的,尤其在回程时探察清楚梁成─军的动向,更是此战胜败关键所在。” 

刘裕站定,仍有如在云端的舒畅感觉,自加入北府兵后,他一直努力不懈,就是希望能出人头地,而一切努力在此刻终得到美好的成果。 

谢玄忽然皱眉思索,好─会后问道:“在你眼中,拓跋珪是怎样的─个人?不要夸大,也不要因他是胡人蓄意贬低他。” 

刘裕愈来愈明白谢玄与其它高门名士的分别。白汉末以来,月旦品评人物的风气大行其道,至今不衰。江左名门品评人物,不要说是胡人,只要非是高门之士,便心生轻视,至于胡人,一概以低文化的蛮族视之。像谢玄这样特别提醒他,已可见谢玄的独特处。 

刘裕整理脑内繁多的资料,恭敬答道:“拓跋珪是个识见不凡的人,具备─切当统帅的条件,看事情看得很远,更看得透彻精到,且能见微知着,只从玄帅弃守寿阳,竟晓得玄帅成竹在胸,而他生出此信念后,便坚定不移,他唯一的缺点,是过于骄傲自负,若给他掌握权力,可以成为可怕的专横暴君。” 

谢玄双目射出惊异的神色,灼灼仔细地打量刘裕,点头道:“你看人很有一套,但若非你的智力与拓跋珪相若,绝不能看穿他的优点和缺点。在你心下,当一个统帅需要具备那些条件呢?” 

刘裕暗呼厉害,不得不把压箱底的本事掏出来献丑,他很想说就像刺史大人你那样子,又怕谢玄怪他拍马屁,只好道:“照卑职浅见,统帅为千军万马的组织指挥者,必须知已知彼,在瞬息万变的战场上作出临危不乱的领导和决策,譬诸如怒海操舟。而在边荒集内,拓跋珪正表现出这种特质,特别他以背顶着塌下的炉灶,已显出应变的急智。而当卑职因觉过于艰难而放弃送信予朱大人,全赖他坚持反对,最后才能完成任务,事后卑职想起来也很感惭愧。” 

谢玄微笑道:“你不用惭愧,当时若我是你,也会因事情轻重缓急之别,兴起立即回来报告敌方重要军情的念头,由此更可看出拓跋珪的超卓不凡。” 

接着仰望夜空,续道:“拓跋鲜卑族骁勇善战,代国虽亡,拓跋鲜卑在塞外余势犹在。拓跋珪所领导的盗马贼群,纵横西北,苻坚莫奈之何,我也闻其名久矣。若给拓跋珪统─拓跋鲜卑诸部,必将异军突起,成为北方不可轻视的一股力量。” 

刘裕点头道:“只看他─直与慕容垂有连系,而慕容垂也一直有收之为己用之心,便可见其人有不凡之处。不过我敢肯定慕容垂是养虎遗患,拓跋珪绝不甘心屈于任何人之下,即使是慕容垂。” 

谢玄再次以惊异的目光打量他,语气却温和可亲,淡淡道:“小裕你又如何呢?” 

刘裕暗吃─惊,忙道:“卑职只是以事论事,不敢有存异心。”

谢玄洒然一笑,柔声道:“每个人年青时都该有大胆的想法,我何独不然,不过随着年纪渐长,─些不切实际的想法会逐渐扔弃或改变过来,现在我只希望能振兴晋室,让人民有安乐的日子可过。” 

刘裕暗忖,这正是我不佩服你的地方,成大事者不但不可以拘于小节,还要去除妇人之仁。像燕飞虽可亲可敬,却不是争天下的料子,且亦没有那种居心。要像他自己和拓跋珪那样的人才可与共论英雄。 

谢玄道:“千军易得,─将难求。像你这种人才,我谢玄绝不会让你埋没。路途辛苦,你今晚好好休息,由明天起,你跟在我身旁,好好学习。” 

刘裕打从心底裹对谢玄生出知遇感恩的心,只有谢玄的襟胸气魄,他才敢把心内最真诚的话说出来,对其它人,即管看得起他的孙无终,他也要藏头露尾,以免给看破心内宏大的志向。 

他同时立下决心,只要谢玄有生─日,他将全心全意、忠心耿耿的为他效死命,因为谢玄是如此超卓的一个人,只是─席话,便彻头彻尾地明白他的才华气度。 

当他施礼告退,谢玄忽然轻松地道:“这是─句闲话,小裕你告诉我,现在最想做的是甚么事呢?我当然不是指倒头大睡。” 

刘裕赧然道:“仍是和睡觉有关,是搂着个漂亮的妞儿好好睡一觉。” 

谢玄大笑声中,刘裕往落城的石阶走去,经过胡彬时,胡彬探手和他紧握一下,令他心中充满暖意,知道已赢得此名重要将领的交情,对将来前程更是有利。 

落石阶时,他想到的是燕飞这位难忘的战友,若非有他,他岂会有现时的风光。 
 
 
 
 
 
 
 您阅读.的小说.来至WWW.UMDTXT.COM
      第十二章 逍遥妖教  (更新时间:2004-3-26 8:37:00本章字数:5808)  
 

燕飞进入荒村,大多数房舍已破落不堪,不宜人居,只宜野蔓和狐鼠盘据,只有几间尚保持完整。入村处有座牌匾,上书“宁家镇”三字。 

细察地上痕迹,可以见到藤蔓断折的情况,应是最近有人路经此处,加以披斩践踏。阵阵寒风刮过,益显镇子荒凉之况。 

他环观形势,此村位于两列山峦之间,彷似─个天然出入口,是这数十里内,南北往来的通道。可以想象,在村子全盛时期,宁家镇必是商旅途经之地,为边荒集东另─条驿道路线,其时当是非常兴旺,只不过如今已变成有如鬼域的荒弃小镇。 

镇子南端的房子均倒塌下来,败墙残瓦焦黑─片,有被火焚烧过的形迹。他逐屋搜查,却没有任何发现,只在镇子中间有所较完整的房子,发现有人勾留过的遗痕,因有遗下的火烬和干粮的碎屑,可能是路过的荒人,甚或是庞义本人。 

当他从南端搜至另一端,只余一所房子,找到庞义的希望更趋渺茫,─颗心不由直沈下去,唯─可庆幸的是见不到庞义的尸体。 

就在此时,那剩下来唯─的完整房舍忽然亮起碧绿的焰火,鬼火般的焰光从窗丫透射出来,其亮度远超一般的灯火,连北端镇门外的平原荒野,也被诡异的绿光照亮。若燕飞相信鬼神之说,说不定会给吓得拔足飞奔,疑是猛鬼出现。 

燕飞却是夷然不惧,只是提高警觉,往似是针对他而发闪起绿焰的房子一步一步迫近。 

绿焰经历它最灿烂的光亮后,逐渐黯淡下来,到燕飞移到其向街破烂的窗子前,绿焰已变成一团无力的光影,映照出─身影优美的女子,正侧身透过房舍内北面的窗子,凝视镇门的方向。 

燕飞愕然道:“安玉晴!” 

安玉晴别过娇躯,往他瞧来,笑睑如花的柔声道:“燕少侠大驾光临,令蓬荜生辉,只可惜没有茶水待客。” 

此时绿焰完全消没,房子内外融入暗黑中,好─会才被柔弱的月色替代,再可隐见物像,那种由光明转入黑暗的变化,使人生出如梦如幻的奇异感觉。 

若不是一心找寻庞义而进入此镇,燕飞肯定自己会立即拂袖而去,他虽未至于像拓跋珪和刘裕般要对她仇视或报复,但对此狡猾如狐、行为邪异的妖女却只有恶感,知道舆她缠在─起绝没有什么好结果。 

安玉晴莲步轻摇,把门拉开,似若一个娇顺的小妻子般殷勤地道:“外面风大,进来好吗?” 

燕飞智慧过人,立即想到她在屋内施放绿焰,是怕焰火被寒风吹熄,又或不能持久,这么看,她该是向镇子北面某人发放讯号。她现在态度如此可亲,大有可能是诳自己留下来,然后与召来的人联手置自己于死地。 

虽说自己和她没有深仇大恨,反而是于她有恩,不过,此类妖人行事不讲常理,或者只因自己曾看过太平玉佩,便是死罪─条。 

燕飞冷哼一声,循原路掉头便走。 

此着显然大出安玉晴料外,竟从屋子追出来,美丽的女鬼般,依附在他身后,嗔道:“你这人啊!干吗忽然发脾气。好啦!算玉晴不对,不过人家只是想求生而已!拓跋珪和刘裕那两个家伙,可不像你般温文尔雅,菩萨心肠。却是一副想把人家碎尸万段的凶恶模样。看!最后你们还不是没事吗?” 

此时燕飞来到镇子中间处,倏地立定,没有回头,叹道:“你和我既不是敌人,当然更非朋友,你要干甚么不可告人的勾当我管不着,却万勿缠着我。现在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若你不识相的话,累到大家要动刀动剑的,对你我均没有好处。” 

安玉晴绕往他前方,装出一脸吃惊,又有点楚楚可怜的神情打量他,接着噗哧娇笑道:“你发怒的神态真的很帅。” 

燕飞微笑道:“你若再拦着去路,请勿怪我这个粗人不懂怜香惜玉。” 

安玉晴一脸委屈的道:“我只怕你碰上一群杀人不眨眼的太乙妖道,以你的臭脾气,说不定会吃亏哩!” 

燕飞大感愕然,难道她招来的同伙,并不是针对他燕飞,而是她口中说的太乙教的人。 

人声从镇南外密林小径传过来,证实她确晓得有人从那个方向走近,只要来人转出密林,可以立即发现他们。他同时想到她在屋内发放绿焰的作用,是不想绿芒上泄,只限于给位于镇北的人察见。 

安玉晴道:“快随我来!”衣袂飘飘的往左旁─所房子掠去。 

燕飞心忖,只有傻子才会跟你去,反往长街另一边的一所房子扑去,穿窗而入,刚移到窗旁,破风声起,安玉晴像缠身的美丽女鬼般,随他之后亦破窗入屋,来到窗子另一边,低声急促的道:“算我求你好吗?待会不论发生甚么事,千万勿要现身,一切由人家来应付,否则连我也护不得你。” 

燕飞听得有点不知所云感,不过她情词恳切的神态,却是从未之有。可是,由于以往对她的印象,又觉得,这可能只是她布下的另一个陷阱,但又不由想到,她并不晓得自己会到宁家镇来,没可能一心设谋陷害他,这般反复推想,不由一时糊涂起来。 

蹄声和车轮磨擦路面的声音,就在此时从镇北远处传至。 

“笃!笃!笃!” 

刘裕把房门拉开,他正准备上床就寝,闻敲门声一把将房门拉开,“老朋友”高彦立在门外,他身后还有送他来此的四名北府兵卫士。 

高彦哈哈笑道:“恭喜!恭喜!刘副将刘大人。” 

刘裕被他吹捧得老脸一红,把他迎入房内去,四名卫士还为他们掩上房门。 

两人到一角坐下,高彦露出感激的神色,道:“刺史大人确是有情有义的人,找我去亲自多谢我,告诉我你不但回来了,还升官发财。哈!你究竟做过甚么事,是否遇上燕飞那小子。否则为何你─到,刺史大人便晓得燕飞不会来赴约,可是刺史大人仍是那么和颜悦色,且送我一笔酬金。哈!天下竟有这么便宜的事。” 

听着他熟悉的语气和快速若连珠炮发式的说话方式,刘裕心中涌起友情的暖意,不知是否因结交上燕飞,致爱屋及乌,以前他对着高彦,只有互相利用的感觉。闻言笑道:“你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边荒传说】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