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边荒传说 >边荒传说_第55节

边荒传说_第55节

作者:黄易作品集 发表时间:2018-11-04 09:42:42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6:25
度和角度,钢环会在一丈外凌空击中他宋悲风;暗叫厉害,忙使个千斤坠,改变凌空之势,往下落去。 
自己知自己事,他所受内伤颇重,再无力硬挡竺不归贯满真力的飞环,倘有耽延,肯定会再陷重围之中,不过他已没有选择,只希望凭宅舍形势,突围逃走,赶去一看燕飞的情况,瞧睢有没有办法为燕飞尽点人事。 
直至此刻,他仍没有动过逃离险境、独善其身的念头。 
燕飞滚至石阶底,全身真气乱窜,眼冒金星,苦不堪言。 
在极度的痛苦中,燕飞明白过来。 
他现在的情况,比传说中的洗髓易筋更彻底,等若变成另一个武功路子和心法均截然不同的人,妄想循以前的方法运功施劲,以托起入口的石盖子,当然要出岔子。 
现在,他像一个拥有庞大宝库的人,却一点不晓得如何把珍宝动用挥霍,只为暂作守财奴.连忙意守丹田,片晌后,体内真气重新归聚,他不敢“有为”,任由真气天然流动,用心旁观其游走的门道。 
体内真气逐渐转热,吓得他大吃一惊,人急智生,抱着姑且一试的心情下,把精神改而集中往脑内的泥丸宫,果然天如人愿,热气转寒,可是行走的经脉却刚好与适才相反.到真气开始变得阴寒难受,他又意守丹田以升温,那个变化感觉奇妙至极点。 
可是头脑却开始昏沉起来,生出厌厌欲睡的疲倦。 
燕飞心叫不妙,知是因为这截丹房入口的空间没有通气设备,如此下去,肯定被闷死,心忖若再不爬来,便大事不好。 
此一意念才起,下一刻他发觉已站直身体,睁目处正是往上的石阶。 
燕飞先在心中警戒自己,千万不可妄施日月丽天心法,小心翼翼登上石阶,举手往石盖推去。 
手掌接触冰凉的石板,正不知如何发力或应否发力,体内真气天然运转,重达三、四十斤的石盖应掌劲往上弹跳过丈。 
燕飞身不由己的由地道口窜出,见石盖四平八稳的向他头顶直堕而下,忙往旁移开。 
“蓬!” 
石盖如有神助,天衣无缝的落回入口处,把地道封闭,准确至令人难以置信。 
燕飞回过神来,又不禁哑然失笑,自己眼前这样的“残局”,真不知该如何“收拾”,就在此时,前院的方向传来兵器交击的声音。 
燕飞立即想起宋悲风,体内气随意转,人已掠往前院,穿堂而出,入目的情景令他睚彘欲裂,只见宋悲风站在院墙与两敌激战,当他踏足前院的一刻,宋悲风刚被人击下墙头,口喷鲜血,长剑脱手。 
燕飞忘掉一切,体内真气自然而然地随他意念运动,催他以闪电般的迅疾身法,在宋悲风落地前的一刻,把他抱个正着。 
环声剑气,罩天盖地的袭来。 
燕飞往后飞退,哪敢停留,抱着气若游丝的宋悲风,朝后院的方向奔去,自然而然地,他体内至精至纯,从未曾在武林史上出现过的先天真气,绵绵不断地输往宋悲风的体内去。 
他无暇理会是否有敌人在后方追赶,只知若要保住自己和宋悲风两条人命,唯一方法是任体内真气带领自己逃回乌衣巷去。
 
 
 
 
 
 
 您阅读.的小说.来至WWW.UMDTXT.COM
      第 二 章 天意难测  (更新时间:2004-3-26 19:23:00本章字数:5493)  
 

谢安小心翼翼亲自为宋悲风盖上被子,神色出奇地平静,可是房内各人无不感到他心内的悲痛。 
房内除燕飞外,尚有谢石、谢琰和刚赶回来的谢玄和刘裕,宋悲风受伤一事,震撼了整座谢府。梁定都和数十名家将,聚在房门外等待消息,人人心中悲愤莫名。 
谢安立在榻旁,凝望宋悲风苍白的脸容,忽地身子一阵摇晃。 
谢玄第一个把他扶着!接差是谢琰和谢石。 
谢琰悲切道:“爹!” 
谢安勉强立好,摇头叹道:“我还撑得下去。” 
谢玄沈声道:“二叔请把此事交由我处理,二叔好好休息,千万以身体为重。” 
谢安露出心力交瘁的疲倦神态,略一点头,在谢玄眼色的示意下,谢石和谈琰一左一右把谢安扶出房外。 
谢玄凝立不动,呆看看重伤昏迷的宋悲风。燕飞和刘裕默立他身后,不敢出言打扰。 
房内的气氛沉重至令人难以忍受,两人均不晓得对方今趟对谢府的公然挑衅,会带来甚么后果?手握北府兵权的谢玄会如何应付? 
好半晌后,谢玄淡淡道:“宋大叔该可康复过来,今次幸得燕兄弟冒死把大叔抢救回来,否则宋大叔不但必死无疑,此事还会成为悬案。” 
燕飞心中一痛,道:“以宋老哥的剑术身法,突围逃走该没有问题,只因他为要救我,方会陷身重围里,被敌所乘。” 
谢玄仍背着两人,摇头道:“敌人在暗我们在明。他们若是处心积虑对付大叔,大叔始终难逃一劫。今次燕兄弟因缘巧合下,鬼使神推的恢复功力,虽未能运用自如,却适足以救回大叔,此着大出敌人料外,更使他们不知虚实,阵脚大乱。” 
刘裕沈声道:“哪用飞环者究竟是何方神圣?” 
谢玄缓缓转身,唇边飘出一丝冷若锋刃的笑意,负手举步,住房门走去,柔声道:“小裕想知道吗?随我来吧” 
刘裕和燕飞这对曾共历生死的战友你眼望我眼,均不明白谢玄这句话的真正含意。 
谢玄走到房门处,以梁定都为首挤满外厅的众家将人人目射仇恨和悲愤光芒,等特谢玄的指示。 
谢玄从容一笑,淡淡道:“大叔的命该可以保下来,支遁大师正在来此途中,你们万匆为此事慌张,府内一切如常,有我谢玄在,自会为大叔讨回公道。” 
众家将全体下跪,齐声应是。 
谢玄喝道:“起来!好好给我看着大叔。” 
说罢从家将让开的通路穿厅出门,来到回廊处。 
燕飞和刘裕追在他身后,隐隐感到谢玄不是空口说说哪么简单,而是要立即采取行动。这位击败符坚百万大军的无敌统帅,已因宋悲风之伤动了真怒。 
谢玄仍背负双手,步履稳定从容的朝西院方向走去。 
表面上谢府仍是那么平静宁和,雪溶后的园林充满春意生机,可是一股风暴却正在酝酿形成,没有人可以阻止。 
燕飞忍不住又问道:“玄帅晓得用飞环的人是谁吗?” 
谢玄悠然道:“当然晓得,哈!他们既敢以江湖的手法对付大叔,我就以江湖的手法来还击他,我要教他们知道,惹我们谢家的后果,是他们负担不起的。” 
两人满肚疑团的随他踏足中园的林间小径,朝西院举步。 
谢玄再没有说话,直抵西院松柏堂的大广场,十多名守在那里的是今趟随他回建康的亲兵,忙牵马迎上来。 
谢玄打出阻止的手势,神态悠闲的道:“我和燕公子、刘副将到外面四处闲逛。不用乘马,你们也不用跟来,好好休息。” 
亲兵们领命去了。 
燕飞更是摸不善头脑,照道理以谢玄这个座镇前线的最高统帅,忽然返回京师,怎都该先向司马曜述职。 
谢玄和刘裕身穿常服,前者一派名士风采,后者衣饰像个侍卫随从,这样的装束打扮在建康是司空见惯,不会碍眼。 
燕飞尚是首次得睹谢玄的神采风范,他们虽非是初遇,不过那时他处于昏迷状态,不知人事。谢玄在待人处事的态度上较为接近谢安,与谢石和谢琰的自重身份截然不同。谢琰更是正眼也没看过燕飞,显然因荒人的燕飞在他心中不值一文,只可供差遣之用。 
令燕飞最感惊奇的是刘裕并没有因升官而变得趾高气扬,比以前神气,反是更为收藏内敛,表面看似乎是更谦虚有礼,但燕飞却清楚掌握到他在武功和个人修养两方面均大有精进,非再是边荒时的刘裕。能在短短数月内有如此巨大的变化,淝水之战于他的经验固是弥足珍贵,谢玄对他的指点和潜移默化更是功不可没。 
唯一没变的是刘裕和他过命的交情,当他知道燕飞的情况大有转变,从刘裕双目涌出的狂喜,是绝对装不出来的。 
谢玄领着两人沿御道朝宫城的方向悠然漫步。 
五里长的御道热闹繁华,车来人往,各忙其事,但对建康都城正默默进行的斗争,却茫然不觉。 
谢玄神态轻松,就像到某一酒楼午膳的神态,淡然自若道:“若现在你们站在我的位置?会怎么办呢?” 
燕飞大感愕然,想不到谢玄有此一问?其语调则似一派闲话家常,亲切而没有拘束,比之谢安又是另一种令人心折的感觉。 
刘裕显是习以为常,瞥燕飞一眼,知道他不会抢在他前答话,毫不犹豫的道:“玄帅明察,自踏出乌衣巷后,末将一直在思索这个问题。现在敌人摆明是要置宋大叔于死地,如若成功,我们谢府将人人身处险境,建康亦顿成险地。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会召来精兵,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法进驻石头城,再从容把府上家人撤走,我敢包保司马曜兄弟不敢哼半句话。” 
燕飞插入道:“你可知桓玄已辞去大司马之职?” 
刘裕一震道:“竟有此事?” 
谢玄显已得谢安告知此事,点头道:“确有此事!”又别头深瞥刘裕一眼,微笑道:“建康始终控制着江南最富庶的区域,北方诸郡虽为屏障,但因每次胡马南下,均首当其冲,故生产荒废,粮草不得不倚赖建康,比之荆州西控长江上游的形势又逊一筹,小裕必须谨记此点。” 
燕飞听得心中大讶,刘裕先前的话等若暗示谢玄起兵作反,对司马皇朝没有半分尊重。他敢说这些可招来杀头之罪的话,显然和谢玄关系密切,不怕谢玄出卖他或不高兴。 
而谢玄的答话更奇怪,似在对刘裕提点造反胜败的关键,照道理若要推翻司马皇朝,该由他自已一手包办,刘裕此小小副将只能依附骥尾。 
无论如何,两人的对答已显示出谢玄对刘裕是另眼相看,悉心栽培。 
不过谢家暂时确是后继无人,谢安谢石年事已高,另一的后辈谢琰又不是材料,若谢玄能在北府兵将中找到能者,对谢家自是有利无害。 
谢玄转入一条支道横街,轻叹一口气,向燕飞微笑道:“燕兄弟的情况离奇特殊,我也同意二叔的看法,燕兄弟是因祸得福。以燕兄弟的才情智慧,必可找出回复武功的方法,是可预期也。” 
刘裕欣然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对燕兄最有信心。” 
两人只知燕飞往独叟求医和之后的一段经历,对燕飞昏睡百天前的经历,他们仍是一无所知。 
燕飞苦笑道:“对于恢复武功,我是想也不敢想。这句话完全没有夸大。因为我以前的功法如今全派不上用场,而我在这情况下的思路则仍只能依循旧有的方式,所以一旦刻意去想,体内异气依意而行,立出岔子,所以真是想也不敢想。” 
谢玄含笑别头瞧他,轻松的道:“燕兄弟说得有趣,于此亦可见燕兄弟的胸怀。我有一句忠告,说到底你前所未有的状况出自丹鼎之术,而道家有讲‘无为而无不为’之道,燕兄弟若能循此方向努力,必可有另一番成就。” 
刘裕点头道:“有道理!” 
燕飞心中一动,忽然想起现正重归怀内由魏伯阳着的《参同契》,是谢安使人为宋悲风更衣疗伤时在他身上发现,送回给燕飞的。此书正代表道家心法最高的精义,说不定对自己大有帮助。只是开首的“乾坤者,易之门户,众卦之父母”。便似与自已现下的情形吻合,泥丸宫是干门,丹田为坤户,不禁想得入神。 
谢玄忽然哑然失笑。 
两人不由朝他看去。 
谢玄笑道:“战无常胜,故败也是常事……” 
他尚未说毕,刘裕已浑身剧震,大大出乎燕飞意料之外的竟抢前伸手拦着他们去路,脸上现出既坚决并要豁了出去的神色,道:“我们回头吧!只要主帅肯点个头,我们拚死也要为玄帅攻下石头城。” 
燕飞心中暗叹,刘裕之所以斗胆拦路,皆因刘裕刚猜到谢玄要到哪裹去,去干什么事。而他则是冒死苦谏,希望谢玄改变主意,更希望谢玄起兵推翻司马皇朝,而不是以江湖手法去解决此事。 
以北府兵目下锋锐之盛,倘能攻占石头城,建康皇朝将不战而溃。 
谢玄轻拍刘裕肩头,微笑道:“我们到一旁说话。” 
刘裕无奈垂手,与燕飞跟在仍是悠然自得的谢玄身后,转入一道横街,眼前豁然开朗,石桥通津,联接起两边的沿河街道,一边是安静的小街,另一边是繁华的市河大街,桥拱隆起,环洞圆润,打破了单调的平坦空间。 
谢玄登上桥顶,两手抚栏,凝望桥下流水,叹道:“我今次回来,一方面是想看看燕兄弟的情况,另一方面是因发觉司马曜兄弟愈来愈不像话。” 
刘裕看了在谢玄另一边的燕飞一眼,沈声道:“玄师今次回京,事前并没有得到朝廷的批准,司马曜兄弟肯定不满玄帅,既成此势,玄帅与朝廷再无善罢的可能性。既是如此,何不一不做二不休,索性借讨伐司马道子为名,把建康控制手中,届时不论谢玄要对付桓玄,又或挥军北伐,均可任意施为。” 
只听谢玄和刘裕以“司马曜兄弟”来称呼南晋皇帝和司马道子,已知他们对司马皇朝全无敬意。事实上这趟谢玄不经请示,突然回京,且有精兵随行,而其实力足以威胁司马皇朝,更摆明谢玄对司马曜的不满。此亦为对司马曜兄弟排挤谢安的公然反击。 
燕飞心忖换过自己是司马曜或司马道子,也惟有苦咽了这口气,绝不敢把谢安或谢玄逼上起兵作反的不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边荒传说】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