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边荒传说 > 边荒传说_第59节

边荒传说_第59节

作者:黄易作品集 发表时间:2018-11-04 09:42:59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2:45
火和退阴符的窍穴,体内先天真气自然运转,全身融融曳曳,说不出的平和宁美,充冲盈一种自给自足!不假外求的舒畅感觉。不由心中暗喜,晓得凭《参同契》开宗明义的两句话,已令他掌握行气的法门!是个非常好的开始。 

高彦催道;“你在干甚么?为甚么还没有料子送过来。奥!” 

沛然莫测、至精至纯!或真如谢玄所猜测的来自宇宙本源,尚未扭转干前的天地能量,源源不绝地送入高彦的经脉里,高彦登时说不下去,乖乖闭上眼睛!行气运血。 

燕飞排除杂念!全心全意为高彦疗伤,再感觉不到时间的存在,他不但在医治高彦!同时也在感受和探索本身真气的功能和特性,正面的面对体内来自“丹劫”的庞大能量!无为而无不为。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厢房外走廊足音响起,其位置、轻重、远近,浮现心湖,使他几可勾勒出刘裕的样子。他的脚步稳定有力,轻重如一!显示刘裕对本身充满自信!大有一往无前的气势!虽然他并非正与人动手!燕飞却清楚感觉到他无时不处在戒备的状态下,没有紧张和慌忙!只是一种无法言传、却是高手所独有的节奏。 

燕飞停止意守泥九和丹田两宫,真气收止,放下按在高彦背上双手,缓缓睁开眼睛!厢房一片昏暗!原来太阳刚好下山!不经不觉已为高彦进行了近两个多时辰的疗治!却没有真元损耗的疲倦感觉。 

高彦仍处于冥坐的状态!对外间发生的事物无知无觉。 

燕飞心忖,高彦正在行功的紧要关头!最好不要让人惊扰!这个想法刚在脑袋出现!他的人已从榻上飘起,行云流水的一个翻腾,落到厢房门口!刚好见到刘裕正要踏步进入厢房。 

刘褡见他突然现身,吓了一跳,止步呆瞪着他。 

燕飞趋前把他扯出去,来到四合院的游廊处,道:“你不是据守石头城吗?为何会分身回来?” 

刘裕抓着他双肩道:“玄帅没有说错,你果然恢复内功,且更胜从前。” 

燕飞欣然道:“恢复内功尚言之过早!不过却有个很好的开始,你还未回答我的问题。” 

刘裕笑道:“玄帅交给我的事,我当然办得妥妥贴贴。石头城己兵不血刃落入我们手上!守城的主将是司马道子的人!制着他便等若取得石头城的控制权,因为守兵的心都在玄帅的一边。玄帅使人来召我!说要请我参加今晚的庆功宴!顺道与你和高彦小子好好聚旧。唉!久别相逢!却直到此刻才能与你私下说话。我真的很高兴,有一段时间,我甚至希望你不会醒过来,如今则担忧尽去。”

两人挨坐栏杆,相视而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燕飞道:“玄帅在那里?” 

刘裕道:“我刚见过他,他忙得要命,正安排明天与安公离开建康的事宜。听他讲,司马曜请出王坦之!三度到这里请安公入朝见驾!安公适才入宫去了。” 

燕飞呆道:“这不是太冒险吗?若司马曜挺而走险!硬把安公软禁宫内,我们岂非缚手缚脚?” 

刘裕道:“这方面我反同意玄帅的看法!司马曜兄弟绝不敢轻举妄动!石头城既落入我们手上!假若他们稍有异动!我们便可长驱直进!攻打宫城,司马曜的皇位立即不保。现在双方尚未撕破脸皮,我们进驻石头城后!还依足规矩向司马曜呈报情况,司马曜无奈下已颁今批准!变成我们是依皇令行事。” 

接着展出胜利的笑容,道:“司马曜己经在让步!否则他会下旨召玄帅入宫!一旦玄帅进宫!立即定他违抗圣旨的大罪。现在司马曜只传召安公,正表示大家尚留转寰的余地。明天之后,是分裂还是团结!就要看司马曜兄弟如何对待建康的谢家。” 

燕飞可以想象,建康都城此刻在暗里进行的政治角力是如何激烈,更想到谢安和桓冲乃支持南晋稳定的两大栋梁。后者已逝!若司马曜敢对谢安不敬,国家立即分裂,谅司马曜兄弟暂时仍没这个胆量。 

想到这里,稍为安道:“我有件事尚未告诉你!就是安玉睛并不是真的安玉睛,而是逍遥教的妖后任青媞。” 

刘裕听得有点不知所云!燕飞再不隐瞒,把整件事情说将出来,包括在没有选择下吞掉丹劫的经过。 

刘裕听得目瞪口呆!想不到短短数日间!竟有这般惊心动魄的事发生在燕飞身上。 

燕飞最后道:“逍遥教的人由上至下行事邪恶叵测,你要小心提防。至于丹劫的事,你可以转告玄帅!我并不想瞒他。” 

刘裕冷哼道:“我才不怕他们!这几个月来,我的刀法得玄帅亲自提点!已非昔日吴下阿蒙!反恨不得有人来给我试刀。说到阴谋诡计,我大概不会差他们多少,自会见招拆招。” 

然后用心地看看他!沉声道:“你现在究竟有没有与人动手的把握?” 

燕飞苦笑道:“确是非常难说,最怕我积习难改,不能保持自然之法,那就糟糕。你有什么主意?” 

刘裕笑道:“我只是想重温与老哥并肩作战的乐趣。既然你不宜动手,此事作罢。” 

燕飞猜到他是想除掉孙恩!正要说话,高彦从厢房一拐一跌的滚出来,见到两人方松一口气,拍着胸口道:“还以为你们想撇下我私自去会纪千千呢,算你们吧!哈!刘裕你怎会在这里的!该是随玄师回来的吧!对吗?”

刘裕惊异的瞧这他!道:“又说你爬不起来,甚么私会纪千千!你是否仍病得糊里糊涂?” 

燕飞欣然道:“ 这小子倒不是吹牛皮!玄帅安排的庆功宴,将于今夜在纪千千的雨坪台举行。” 

刘裕尚未有机会说话,梁定都一睑兴会的赶来,道:“大少爷有请燕公子和刘副将。”又两眼上翻,强忍着笑道:“高公子则请回房继续静养。” 

高彦怒道:“去见你的大头鬼。” 

说罢领路先行!一副惟恐给撇下的情状!惹得作弄他的梁定都和燕刘两人不禁哄然大笑。 
 
 
 
 
 
 
 您阅读.的小说.来至WWW.UMDTXT.COM
      第 六 章 大任临身  (更新时间:2004-3-26 19:23:00本章字数:5507)  
 

听着刘裕、高彦和梁定都边走路边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燕飞的心神却转到自身的问题去,引发他驰想翩翩的是谢玄“扭转乾坤”的四字提示。 

自己之所以会摸错行气的路子,原因或在自己是以后天卦理的方法行气运功,此为“扭转乾坤”后所有修道者的修法正理,却不知他如今体内的真气是完全不同的类别,所有后天修炼之法均派不上用场。 

证据便是自己进阳火便变成退阴符,退阴符刚好变成进阳火,恰好相反。以此推论,倘若把以前的功法掉转过来,自己当可控制掌握体内的真气,由“后天”的“日月丽天大法”,演进而成“先天”的“日月丽天大法”。 

燕飞心中涌起狂喜,晓得凭谢玄一句话的提点,已隐隐掌握到开启体内先天正气的门径。 

不过这只是个开始,前路仍是步步为艰,他现在顶多晓得泥丸宫反干为坤,丹田穴反坤为干,最要命是不能像摸着石头过河般逐分逐寸的去探索,因为他是不能任意施为,一个不好,不是焚经便是凝经的结局。 

心中再动,三度想起怀内的《参同契》,那或许是解决所有困难的宝藉。 

恨不得立即取经出来看个痛快。 

梁定都的声音在他耳内响起道:“到哩!” 

四人转出林路,忘官轩矗立前方。 

刘裕还是首次到中园来,看到入门处的对联,心中涌起难以言喻的感觉。没有谢安,就没有谢玄,更没有淝水之战,而这位被誉为天下第一名士的智者,就在轩内运筹帷幄,决胜于千里之外,打了一场自古以来最漂亮的一场大仗。 

有燕飞在旁,他心中更有种暖融融的亲切感觉,他绝对地信任燕飞,燕飞不但救过他的命,还令他成为淝水之胜的关键人物,更使他成为谢玄的继承人。他也欢喜高彦,但那种欢喜是不同的,高彦可以是很好的玩伴,只要想想高彦见到纪千千的情况,生命顿然生趣盎然。 

高彦的心神除纪千千外,再难容下其它东西。他唯一害怕的是纪千千并不是他想象中那么完美无瑕。例如,她像建康城的其它人般,根本看不起荒人,哪她便没啥特别!她可以拒绝他,看不上他,一切均没有关系,最重要的是她必须像传说中般美好,令人无法挑剔。 

三人各想各的,愈发感受到谢家主园如诗如画的景致,彷如远离建康城的繁嚣。 

刘裕笑道:“燕飞!我很想问你一个问题,希望你老实作答。” 

燕飞哑然失笑道:“难道我一向不老实吗?不过我的确不惯于回答问题,这与是否老实没有丝毫关系。” 

梁定都欣然道:“你们在这里聊几句,我去为你们通传,看看会否忽然又有客人来访。自大少爷回来的消息传开,便不断有客到访。”

说罢去了。 

燕飞心忖纸包不住火,建康的高门权贵络绎不绝的来见谢玄,不避嫌疑,不但表示对谢家的支持,更表示对司马道子的不满。只从这方面看,司马氏皇朝便处于下风,教司马曜兄弟更不敢妄动。 

高彦笑道:“刘裕你也不是第一天到江湖上去混,更在边荒集打过滚,可知,向荒人问三问四乃边荒集的大忌,何况问的对象竟是最不愿答问题的燕飞?你是否想自讨没趣呢?” 

刘裕微笑道:“我们三人间的交情,早破尽边荒集的规条,不受任何限制。何况我问的非是甚么大不了的问题,只是想问我们的燕公子,以他的人品武功,为何乐于在边荒集作第一楼的保镖而已!”

燕飞开始发现刘裕另一长处,是待人处事很有分寸。明明晓得,高彦这么说多少带点嫉忌他和刘裕关系的情绪,可是经他一句话,便把三人的交情拉在一起说,高彦自然听得心中舒服。 

他朝忘官轩瞧去,梁定都正与把守轩门的谢玄近卫说话,心忖宋悲风受创,梁定都又在饺子馆遇袭一役中表现出色,在谢家内地位已大幅提高,对他的前途大有裨益!倘若再加磨练,改变性格上一些缺点,见多点世面,会是另一名好汉子。 

目光回到刘裕处,微笑道:“因为我欢喜令本性善良的人,能在最恶劣的环境中安安乐乐地生活,做生意赚钱,人人可放心到第一楼享受片刻的安宁。谁敢在第一楼生事,先要问过小弟的剑,对我来说,这已是很了不起的成就。” 

刘裕苦笑道:“原来燕兄是个这么懂自得其乐的人,我接着的话说不下去哩!” 

高彦讶道:“你有什么提议,只要是有钱赚的,大家可以从详计议。” 

刘裕道:“还不是有关边荒集的!那小子唤我们过去哩!迟些再谈吧!” 

梁定都正在阶台上向三人招手,着他们入轩。 

不但谢玄在,谢安亦回来了,谢石、谢道韫、谢琰全在座,显然在商量关乎到谢家存亡的头等大事,而谢安则带来最新的信息。 

谢安微笑道:“各位随便坐下,定都也来参与吧!” 

只听最后一句话,已令人体会到谢家正以自身的急剧变化,对眼前危局作出应变,为家族的命运而奋战。 

南方最有威望的侨寓世族,对司马氏皇朝的压迫排挤,在作出反击。 

燕飞等各有所感的默默在外围四散坐下,梁定都则诚惶诚恐的坐到谢琰背侧,那是宋悲风以前坐的位子。谢安轻描淡写的一句话,把梁定都提升至家将头子的位置。 

谢玄沈声道:“司马曜已公然让步,批准了我们明天离开一事,可是谁都晓得这叫君子不吃眼前亏。所以我们必须为未来作部署,否则终难逃家毁人亡的惨局。” 

高彦松了一口气,这表示至少由此刻至明天正午,建康亦应该不会有突变,那他们就可安然去见纪千千了。 

接着谢玄朝刘裕瞧去,道:“小裕有甚么意见?” 

燕飞心中一动,明白到谢玄是要刘裕表现一下,令谢安等晓得他谢玄没有拣选错人。从这角度看,眼前闲话家常似的会议,实是事关重大。既是如此,为何会让自己和高彦两个外人兼荒人参与。 

他的目光落到谢道韫处,这位风韵动人的谢家才女,总能牵动他内心深处对娘亲的感情,究竟是因为她那个酷肖娘亲的神情,还是因为她有着娘亲的影子。 

刘裕先向谢安、谢石和谢琰三人分别请安,分析道:“现在全城均在我们的严密控制和监察下,任何军事上的调动,均瞒不过我们,所以我们的离开根本不到任何人来左右,皇上只是因势成事,无法可施。在现时利我的形势下,我们有把握在明天日出前,完全控制建康。”

谢安点头道:“小裕不仅有胆有识,最难得是气度沈稳却从容,自信而不嚣张,是能创出大事业的人物,我对你有信心。” 

众人晓得这只是开场白,他已肯定了谢玄的选择,而谢安接着的答话更事关重大,直接决定谢家会否推翻司马氏皇朝。 

谢安仰望屋梁,柔声道:“现在的情势就像这根横梁,中间的一截是司马氏皇朝,两端分别是荆军和北府兵,中间的一截塌下,南晋立即四分五裂,堕入北方的同一命运,另两截任何一截折断,房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边荒传说】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