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边荒传说 > 边荒传说_第60节

边荒传说_第60节

作者:黄易作品集 发表时间:2018-11-04 09:43:03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2:45
子也会因而崩塌。所以我谢安不想做这个带来百姓大灾难的罪人。”

谢玄接着道:“但也不是代表我们束手待毙,故此我们要为未来定下目标,首先是南方的安定,匡内然后攘外,再完成统一南北的空前壮举。” 

刘裕点头道:“小裕明白!” 

谢安向燕飞笑道:“我没有说错吧!恭喜小飞神功尽复。” 

燕飞心中温暖,赧然道:“只是有点起色,打后还须看我的运数。” 

谢道韫柔声道:“说到运数,公子的好运数正代表我谢家仍是气数未绝,正因有公子,不但救回宋大叔,揭破敌人奸谋,二弟又如此适逢其会的赶回来,有如鬼推神使似的。” 

刘裕心中大赞,透过这番说话,兰质慧心的谢家才女,巧妙地以天命运数来表示老天爷是站在她家的一边,所以不用害怕。 

燕飞则心中一颤,看看她,就像娘亲重新活在他眼前,那种对生命无奈地被迫去忍受的神情,有如历史的重演。 

谢玄忽然现出一个抱歉的表情,向燕飞道:“我想求燕兄弟去做一件你不愿意的事情。” 

燕飞愕然道:“既明知我不愿意,主帅因何还要迫我去做,我是个大懒人,最怕的就是任务或使命。” 

谢道韫“噗哧”浅笑,接着又以衣袖掩口,表示失态,大大冲淡轩内严肃的气氛。 

谢玄哑然失笑道:“因为我晓得你拒绝不了。” 

连高彦也听得心中佩服,他虽不喜欢高门大族,可是谢家确有一种空山灵雨式的精神感染力,名士世家的慑人风采,其内涵亦透过谢安、谢玄和谢道韫三个成员发挥得淋漓尽致。 

不知如何,他感到燕飞是责无旁贷的。 

燕飞叹道:“玄帅该晓得我仍未适合与人动手吧?” 

谢玄欣然道:“我求你去做的事,刚好是我为你对症下药,令你可以在短时间内勘破体内先天异气的运转。” 

高彦忍不住嚷道:“我也好奇得要命,究竟是甚么事如此刺激?” 

谢玄微笑道:“此事该由安公亲口说出来,燕兄弟更无法拒绝。”

众人的注意力全转移到谢安身上,后者从容道:“我希望小飞从第一楼的保镖,跳级至边荒集的保镖,不过若你选择不回边荒集,可当谢安没有说过这几句话。”

高彦、刘裕和梁定都均大感意外,晓得燕飞绝不肯接受。因为谢安虽说得有趣,却等若要燕飞成为边荒集最具权势的人,在群雄争霸的边荒集,这是任何一方势力都力有不逮的事,何况燕飞只是孑然一身? 

燕飞叹道:“安公太看得起我,与人仇杀斗事,更非我所愿,非我所长。” 

谢安好整以暇的道:“我有一半是站在荒人的立场为民请命,只有一半是关乎到南晋的盛衰。现时人人明白,边荒集在统一南北上的战略意义,故成为北方分裂后诸胡政权必争之地,也是南方一众势力的必争之地,大祸早晚降临边荒集,为了边荒集的太平,必须有一位肯为荒人着想的人出来主事,而我们能想到的人就是小飞你。不管你用甚么能耐,千万别让边荒集落入某方的控制下,那将代表南北的平衡被打破,而我们目前最需要的却是和平与稳定。”

燕飞沈吟片刻道:“安公可知我体内流的有一半是胡人的血?” 

谢玄接口道:“这正是舍你其谁的另一个主因,即使边荒集由你主宰,南北的平衡依然没有被打破。我们并非要你成为我们的棋子,而是希望你保持边荒集一贯以来不受任何一方支配的特色。” 

谢道韫轻轻道:“边荒集是二叔憧憬向慕的奇异处所,只是从没有想过它变得像现在般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燕飞忽然感到,谢府内他最难拒绝的人既不是谢安,也不是谢玄,而是这位气质神态均酷肖娘的女子。 

刘裕皱眉道:“燕兄返回边荒集,已是踏足险境,慕容兄弟固与燕兄仇深如海,燕兄更分别与太乙教、逍遥教、弥勒教等结下梁子,他却只有孤人单剑,保命已不易,还如何去控制天下间最无法无天的著名凶地?我们亦没法予燕兄任何支援,有起事来,远水难救近火。” 

谢琰冷哼一声,似在怪刘裕不分上下,竟插嘴且站在燕飞那边说话,道:“此正为爹所言,燕公子是否要返回边荒集去背后的意思,若燕公子根本没意思回边荒集,当然一切休提。但倘若燕公子回到边荒集去,不论他是韬光养晦,又或大干一场,仇家遍地的情况仍没有丝毫改变。”

高彦心情矛盾,既想燕飞返回边荒集,又知等若要他投身动辄丢命的险境,在边荒集,有很多事不是纯凭武力可以解决的。燕飞一向独来独往,敌众我寡下,任燕飞三头六臂,想独霸边荒集,犹如扑火的飞蛾,徒是自取灭亡。不过话说回来,边荒集更是个不讲常理的地方,是为有本领和有运气的人而设的。 

燕飞露出一丝苦涩的表情,目光投往窗外的园林,沈声道:“安公看得很准,边荒集确是个奇异的处所,更是我现在唯一可容身的家,否则我将变成无家可归的人。而我燕飞唯一的长处是并不怕死,更不害怕死亡的来临。如果保持边荒集的势力均衡,确可以带来南方暂时的安稳,我会尽力一试,虽然现在我没有半分的把握。” 

谢安欣然道:“有小飞这句话,形势顿然不同,今晚小飞和高公子立即起程,坐船返边荒集去。” 

高彦大急道:“今晚的庆功宴呢?” 

谢玄失笑道:“我们岂是不通情趣的人。今夜高兄弟离开雨坪台之时,一艘风帆会在秦淮楼恭候高兄弟的大驾,送你回家去。” 

高彦放下心事,却没有丝毫感到不好意思,神情令人发噱。 

刘裕没有说话,亦轮不到他说话,不过心忖,以谢玄和谢安的为人,绝不会让燕飞去送死,何况燕飞对边荒集了如指掌,假设他在内功和剑术两方面突飞猛进,凭他的才智,说不定可创造出奇迹来。 

他比燕飞和高彦更明白,谢安和谢玄这着棋子主要是针对桓玄,因为大江帮的江海流与边荒集汉帮的祝老大关系密切,如边荒集落入桓玄手上,不但可源源从北方取得战马等南方缺乏的物资,更可大发南北贸易的财,又可以在战略布置上占尽优势,边荒集更变成他监视天下的耳目。 

其次是对付司马道子和王国宝,令两人的势力止于建康城内,所以,边荒集不但关乎到南北的平衡,更直接影响南方诸势力的荣枯。 

燕飞正要说话,一缕红影挟着少女的香气,从正门似风般吹进来,往谢玄投去。 
 
 
 
 
 
 
 您阅读.的小说.来至WWW.UMDTXT.COM
      第 七 章 佳人有约  (更新时间:2004-3-26 19:23:00本章字数:5488)  
 

一身红衣的谢钟秀桥喘连连的跪坐谢玄身旁,满脸嗔怨,不理忘官轩内的长辈、家将和外人,纤手挽着乃父右臂,摇晃着不依的道:“爹啊!想煞女儿哩!你怎可以回来也不早点通知女儿,累得人家到小东山打猎去,错过迎接爹入城的机会,要罚爹多陪女儿一年半载。” 
高彦立即看得眼睛放亮,梁定都反有点自惭形秽的垂下头去。她显然刚飞骑一口气的赶回来,俏脸红扑扑的,散发着灼人的青春气息。 
谢玄露出又爱又怜的慈父神态,忍不住探手拍拍她可爱的脸蛋,满脸欢容却作作责怪的道:“秀儿你还像个孩子般爱胡闹,还不向爷爷请安问好?爹还要为你引见三位贵客呢。” 
谢钟秀挨到谢玄旁,小鸟依人般说不出的娇美动人,先唤一声“爷爷”,再向谢石等逐一请安,最后目光飘过燕飞三人,含笑道“早见过哩!”接青探指一点高产,皱皱可爱的小鼻子,道:“你不是好人来的,看见女儿家便不眨眼。” 
高彦登时给她说得无地自容,胀红了脸,手足无措。 
谁也想不到她如此直指高彦的不是,幸好她是以带点开玩笑的语调说出来,显得只是要刁蛮以报高彦无礼的一箭之仇,即使是成为箭靶的高彦也只是感到尴尬而非真的难过受辱。 
谢石摇头叹道:“玄侄你要好好管教你的刁蛮女,怎可以如此失礼客人?” 
谢安显是极宠纵这个孙女儿,欣然笑道:“高公子真情真性,秀儿该为此感到骄傲才对。” 
谢道韫轻呼道:“秀儿到我这边,来不要缠着爹。” 
谢钟秀不依的摇头,谁也看出她绝不肯离开久违的爹半步。 
谢道韫苦笑道:“在客人面前,还像个长不大的野孩子,成何体统?” 
燕飞被她带点无奈的轻怨勾起对娘的深切回忆,心中涌起百般滋味,格外神伤。一方面他感受到天下最著名的望族成员间温磬感人的亲情,另一方面更联想到现今险恶形势下对谢家的摧残和冲击,而他更晓得谢玄因伤上加伤,恐怕确会如谢安所料般,过不了‘十全相格’盛极而亡的一关。 
刘裕尚是首次见到谢钟秀,生出惊艳的感觉。比起刁钻狡猾狠毒的妖后青缇,谢钟秀便像含苞待放的清丽秋菊,纯洁如一张未曾沾尘的白纸,只不知谁家男儿有幸,能在这白纸上写下生命的美丽章句。自己当然是想也不敢想,因不论谢玄如何看得起他,可是高门跟寒族犹如隔着高山大河,连目下这种对坐已是例外中的例外,更不要说婚嫁之事。 
高彦终回复过来,道:“高彦早前不敬之罪,请小姐原谅。” 
谢钟秀的目光来到燕飞处,见到他双目射出的深注表情,微一错愕,轻轻道:“你可就是边荒集最著名的剑手‘荒剑’燕飞,人家早打听过哩!” 
燕飞一呆道:“‘荒剑’?我倒没听过这个古怪的外号。” 
有谢钟秀在场娇嗔笑语,不但打破了先前严肃的气氛,还平添无限生机春色。 
谢安微笑道:“三位勿要见怪,我们家风一向如此,不拘于俗礼。” 
刘裕向燕飞笑道:“以荒剑来形容燕兄,不是挺贴切吗?” 
谢玄乘机向爱女介绍道:“这位是刘裕刘副将,是随爹从前线赶回来谢钟秀向刘裕略一点头,又向乃父撒娇道:“爹啊!女儿要立刻为你引见秀儿最好的闺中密友,她在外面等得很苦呢?现在行吗?” 
谢玄拿她没法,苦笑道:“爹可以说不行吗?” 
谢钟秀一声欢呼,弹起来一溜风的奔出轩门去。 
不一会她和另一位娇滴滴的美人儿手牵手的回到轩内,正是王恭之女,姿容不在谢钟秀之下的王淡真。 
比起谢钟秀,王淡真多了几分文静温婉,可是其淡静却令人感到她更高不可攀,似永远要和别人保持一段遥不可触的距离。 
谢钟秀尽显没有机心的女儿情态,兴奋得一蹦一跳的,把王淡真带到谢玄身前,傲然道:“这就是秀儿的爹!其他的人真儿大概都见过哩!” 
燕飞瞥高彦一眼,见他脸泛愤然之色,垂下头去,心中暗叹。谢钟秀一句无心之言,已触着高彦痛处。 
谢钟秀虽然对燕飞等三人态度不错,可是那只是她名门闺秀对待下人的家教修养。而在介绍王淡真这另一位名门闺秀跟各人相识的骨节眼上,便露出端倪,显示她小姐并不把他们三人和梁定都等视为至少该作礼貌性介绍的人,因为他们没有那资格。 
高彦是属于边荒集的,至于自己,只是浪迹天涯的伤心人;若说尚有个家,便该是庞义的第一楼,他的雪涧香比任何名山胜地更能牵缠着他的心。 
他弄不清楚自己为何会答应该是出于谢玄的提议,那是近乎没有可能完成的使命。他即使在边荒集最得意的时刻,亦从未想过当边荒集的主宰,怕亦没有人敢动此妄念。 
可是他却答应了。究竟是因为谢安、谢玄,或是为了边荒集来自四方龙蛇混杂的各族荒民?又或许是庞义的雪涧香?抑或只是不想令谢道韫失望。 
不过一切已不关重要,回到边荒集再作打算,谢家并不是要他组织帮会,当个独霸边荒的龙头老大。他仍可以是每天坐在第一楼喝酒胡棍的旁观者,谁来惹他谁便要吃不完兜着走。虽是晓得边荒集再非以前的边荒集,幸好地也再不是以前的那个燕飞。 
“支遁大师求见老爷!” 
门卫的报告惊醒陷进沉思的燕飞,谢钟秀和王淡真分别坐到谢玄左右,只看后者对谢玄崇慕的神情,便知谢玄是她心中的英雄偶像,纯是一种对长者的崇敬。 
谢安哈哈一笑,长身而起,亲自出迎,累得所有人慌忙起立。 
谢安洒然出轩,不片刻回来道:“小飞你出来!” 
燕飞心中大讶,难道支遁要单独见他。 
支遁领着燕飞穿过一座竹林,安详地道:“玉晴已知道燕公子回复功力的事。而且她似乎因此更有兴致想见你一面。你们是否相识呢?罪过!罪过!支遁本不该有此一问的。” 
燕飞心中浮起那对像把深黑夜空和最明亮星儿镶进去似的眼睛,暗忖这才是真正的安玉晴,微笑道:“大师不问才不合常理,也或许合常理不等于合乎禅理。我和安姑娘确曾有一面之缘,安姑娘没有提及吗?” 
支遁欣然合什道:“燕公子的话才是深含禅机,难怪安公爱和你谈玄清论。支遁送你就送到这里,出竹林后转左穿过一道半月门,你会见到玉晴。若她有得罪之处,请燕公子多多包涵。” 
燕飞听得微一错愕,心想这有德行的高僧必是感到安玉晴甚难相处,故有此语。 
谢过后继续举步前行,心中一片宁和,不知是受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边荒传说】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