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边荒传说 >边荒传说_第61节

边荒传说_第61节

作者:黄易作品集 发表时间:2018-11-04 09:43:08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6:25
到支循出尘的丰仪感染,还是因为星空覆盖下谢家园林高逸的气氛所影响,他的心神晋入一种前所未有的祥和状态,但要具体描述出来,他却是无法办到,感觉有点像整个神秘无限的宇宙正随着他而转移,但同时又与他没有半点关系,存在和不存在的分界线也模糊起来,过去和未来也再不存在,只余下眼前的一刻,存在只是由不断演进的一刻串连起来,其他的事再不用理会。 
此算否是佳人有约? 
自离长安之后,没有一个女子能令他心动,妖女青缇并没有使他动心;对谢钟秀和王淡真他亦以平常心淡然处之,可是他总忘不掉真安玉晴亮若夜星的眼睛。 
现在即可和她正面相见,感觉异常曼妙,至于她仍否冷漠如前,他倒不会计较,也不会因此受到伤害。 
踏出林路,左方果有一道半月门,围墙门洞均以不规则和大小不一的石头堆砌,门洞内是庭园布置,池塘小桥,很有特色,幽深雅致。 
燕飞负手油然穿过洞门,安玉晴的倩影映入眼帘,她坐在池心一座小亭里,一道石桥把亭子和岸接连,小园没有半点灯火,愈显得星空深远无尽。 
不知是否因她的现身,燕飞感到整个人通灵起来,春虫呜叫、夜风吹拂、树木花草的独有气味,人工小溪淌流的声音,各具胜场,整个世界丰盛起来。大至天地宇宙,小至一草一石,其本身已足够引人入胜,令人感到生命背后的意义。生存本身已是乐趣。 
这是一种暌违已久的动人况味,勾起他对童年的回忆。在童蒙的时代,他最爱看草原尽处的高山,憧憬山外的天地,大地无有穷尽,天之涯海之角究竟是如何的一番光景?在他孩童的心灵里,眼见的一切均可与自身联结起来,变成有意义的整体。今夜此刻他从另一处境和心态,享受这种充盈天趣的醉人感觉。 
安玉晴头戴竹笠,垂下两重轻纱,换过别的人当然不晓得纱内的玄虚,特别是在此没有灯火的幽黑环境里,可是经丹劫洗礼后的燕飞却是“神通广大”,一眼扫去,毫无阻隔的看到重纱后那对秘不可测的美眸,正一眨不眨地审视他。 
此刻他更得窥她如花玉容的全豹,她那令人为之倾倒天生丽质的清秀花容。 
燕飞施礼后在石桌另一边的石凳子坐下,微笑道:“安姑娘你好,边荒一别,想不到仍有再见的机缘。” 
重纱后的美眸现出惊讶神色,安玉晴平静的道:“燕兄是否可以看穿我的面纱?” 
燕飞抱歉道:“安姑娘勿要见怪,我不是存心如此,只是自然如此。” 
安玉晴俏脸现出无可奈何的苦恼神情,轻叹道“我想杀了你!” 
燕飞失声道:“为什么?” 
安玉晴若无其事道:“这当然只能在心里想想,不会付诸实行。或者我不该见你,何况你看来不但完全复原,且胜过从前。” 
她的声音有种清脆冷凝的清晰美,传进耳鼓里,不知是否因感官异乎寻常的灵锐,彷如隅隅耳语在淌流的河水上荡漾,载着的却是她那沉甸甸的对世情的厌倦和漠不关心。 
燕飞直觉感到她不愿与人世间的任何事物拉上关系,包括他本人在内。他不知自已为何有此明悟?只晓得这想法能不会错到哪里去。她有点像以前每天只懂在第一楼喝酒的自己,分别在自己是对现实失去所有希望,更因是没有奋斗的目标。她的情况又如何呢?是否已看破一切?可是她仍是青春少艾,生命最辉煌的日子正在等待她去经历品尝。 
自长安之后,燕飞从未试过去关心一位年青女子芳心内的想法,此刻却不由自主地去思索猜测,连他自己也不明白。 
安玉睛柔声道:“燕兄在想甚么呢?我是否开罪你啦?” 
燕飞苦笑道:“若我坦白说出来,姑娘怕要再动下手杀我的念头。” 
安玉晴似乎生出兴趣,黛眉轻蹙道:“你竟在动歪念吗?” 
燕飞禁止自己贪婪地去欣赏她那对令他忘记不掉的深邃眸神。目光落到石桌上,平静的道:“姑娘勿要误会,我只是忽然生出感触,想起以前的自己,忍不住暗中与姑娘作个比较。” 
安玉晴点头道:“原来燕兄沉睡百天。竟生出山中一日,世上千年的感觉,故把之前的自己视作另一个自己。” 
燕飞感到她语气减去三分冷漠,多了少许亲切。而她的善解人意,更把双方的隔离拉近,欣然道:“姑娘的比喻很贴切,我确有再世为人的感觉。初醒过来时,我感到非常迷惑,事事均感到有心无力,再难保持以往在边荒集我行我素的心态,那须有一定的条件去支持。” 
安玉晴淡淡道:“你是把我当作自行其是的人哩!” 
燕飞生出知心的感觉,与她谈话既不卖力气,更是一种享受。微笑道:“我只是觉得姑娘是个独立特行的人,超然于人世间的一切争权夺利之外。而这正是燕飞一向求之而不得的妄想。” 
安玉晴轻叹道:“理想和现实是截然不同的两回事。你此刻见到我坐在这里,正代表我难以置身事外。唉!为何我会忽然说起这方面的烦恼呢?今晚我想见你一面,是因放不下心来。怕你因任遥而来的伤害仍余毒未消,现在已不用为你担心哩!” 
燕飞心想说得挺投契的,因何忽然又要打退堂鼓,忙道:“在下尚有一事奉告,是有关玉佩的事。”说罢朝她瞧去。 
安玉晴双目寒芒一闪,语气转冷,针对的并非燕飞,沉声道“是否跟任青缇有关。” 
燕飞心中一震,心忖妖后青缇亦是姓任,难道真是任遥的妹子?不过“任”姓也该是假的,所以仍是难说得很。 
点头道:“可以这么说,但我并没有见过‘心佩’,只看过‘天佩’和‘地佩’合起来后的样子。若安姑娘不反对,我可再默写出来。因为很不幸地受任青缇所骗,以为她真是安姑娘,故已把图象交给她。” 
安玉睛不屑的道:“纵使她三佩俱得又如何?这个我们道家最大的奇谜岂是任遥可轻易勘破。你不用把图象写出来,爹和我根本没兴趣为此花精神。我要的是任青缇的性命,而心佩必须物归原主。” 
燕飞忽然为她担心起来,道:“姑娘须小心点!” 
安玉晴淡淡道:“看来你给任遥打怕了。多谢你的关心,我可以问燕兄一个问题吗?” 
燕飞欣然道:“我还以为你再没有谈下去的雅兴呢?我在听着,不过却不保证回答与否。说到底我仍是个荒人,荒人是不习惯回答问题的。” 
安玉晴现出难得一见的一丝笑容,彷如月出东山的亮照大地,语气仍是哪么平静,轻柔的道:“你很坦白,那我也坦白点,我少有与爹以外的人说这么多话,原因只有一个,因为你令我感到害怕,而我从来不害怕任何人。” 
燕飞感到有点失落,若她肯和他说这么多话的原因,是完全没有目的的,那会有趣得多。现在明显不是如此,还令她感到有点害怕和不舒服。皱眉道:“姑娘因何害怕我?” 
安玉晴白他一眼,这从未出现过在她粉睑上的表情,风韵迷人至极点。以燕飞的定力,仍看得怦然心动,恼恨全消。高彦便常说女人说的是一套,做的又是另一套……唉!我的娘!为何竟会想起高彦的“女子经”,难道自己意想追求她吗? 
安玉晴神秘的美目投往天上的星空,轻轻道:“但现在再不害怕哩!因为我已弄清楚燕飞是怎样的一个人。嘿!我可以发问了吗?” 
燕飞严阵以待的道:“请安姑娘赐示!” 
 
 
 
 
 
 
 您阅读.的小说.来至WWW.UMDTXT.COM
      第 八 章 秦准之梦  (更新时间:2004-3-26 19:23:00本章字数:5609)  
 

刘裕和高彦两人随谢玄离开忘官轩,步下石阶,谢锺秀与王淡真则手牵手的跟在三人身后!不住耳语娇笑,登时生趣更浓。 

谢玄忽然止步,回头向爱女笑道:“秀儿为淡真安排座驾,好送淡真回府,待会陪爹共进晚膳。” 

刘裕和高彦听得面面相觑,方知道今晚谢玄不会到雨坪台去。两人心忖,难道是谢安亲自出马,想想又觉得不可能,因为谢安的身体状况只宜留在府内休息。 

谢锺秀喜孜孜的瞧谢玄一眼,像在说“算你啦”,神态娇俏可人。 

王淡真施礼道谢,接着向刘裕和高彦露出甜甜的笑容,像对知交好友般与两人道别道:“淡真走哩!” 

这才和谢锺秀手牵手的朝西院广场,步履轻盈的去了。 

一个笑容加上亲切的话别,立即令刘裕和高彦对她完全改观,感到她并没有自恃身分,看不起他们两个寒门荒野之士。她的骄傲或许是来自少女的害羞和矜持。 

刘裕这个只知事业重于一切的人,也不由感到神酥意软,轻飘飘的如在云端,高彦更色授魂与,魂魄离位。 

谢玄收回落在两人背影的目光,领两人朝南园的方向走去,道:“我想请高兄弟帮一个忙。” 

高彦忙道:“玄帅不用对我客气,有甚么事尽管吩咐下来,只要小子力所能及,必给玄帅办得妥妥贴贴。” 

刘裕心忖,单是谢玄玉成高彦见纪干干的梦想,已可令高彦为谢玄卖命。 

他对高彦有很深的认识,知此小子虽是嗜财,却是豪爽慷慨且很有义气。 

谢玄道:“我要借助的是高兄弟通灵的耳目,密切注视弥勒教在北方的动静,假若竺法庆胆敢踏入边荒半步,我们便要不择手段的置他于死地。否则,若让他成功潜入建康,我们将永无宁日。” 

高彦挺胸道:“此事包在我身上,幸好荒剑仍在,否则我绝不敢说这番话。” 

谢玄微笑道:“我们间确不用说废话,此事拜托高兄弟啦。” 

又向刘裕道:“刺杀竺法庆的任务交由你全权处理,我会在人力物力上支持。此事必须不露声息,行事前后更不可传出丝毫风声,至于如何与你两位兄弟配合,你们可在赴秦淮楼途上仔细商量。” 

刘裕热血上冲,沈声道:“小裕绝不会有负玄帅,竺法庆如敢踏足边荒集,我会教他无法生离。” 

高彦终忍不住问道:“玄帅不领我们到雨坪台吗?” 

谢玄微笑道:“一切已由安公亲自安排妥当,纪千千特别推掉今晚的约会招待你们。主客是小彦,你燕飞和小裕只是陪客,好壮你的胆子。” 

高彦禁不住一声欢呼,跃上半空,吓得刘裕一把抱着他,怕他刚愈的伤腿受不住从空中落下来的冲力。 

安玉晴透过面纱!美目凝注燕飞,漫不经意的道:“燕兄可知,为你开坛疗伤的向独是甚么人吗?” 

燕飞不解道:“这好像并不是个问题。” 

安玉晴耐心地解释道:“我是想令你明白,为何我会对你生出惧意,你合作点好吗?” 

燕飞洒然笑道:“好吧,我本不认识向独,只因受太乙教的荣智临终前托我把一物代他送来建康予向独,才和这怪人拉上关系。这样够合作吧?” 

安玉晴皱眉道:“荣智和向独一向不和,怎会有此安排?” 

燕飞道:“此事说来话长,总之是确有其事。” 

安玉晴道:“你似乎不愿细说其详,我也没有兴趣查根究底。可以告诉你的是,以炼外丹的本领而言,向独实为道门近百年来的鬼才。不过他为人歹毒邪恶,专做损人利己的事,所以他肯为你开坛,至乎因你而丢命,令我对你生出疑惑,怕你也是邪道中人居心叵测。” 

燕飞苦笑道:“原来有此误会,不过我肯定仍未成气候,姑娘何用害怕我?” 

安玉睛一对秀眸锐利起来,语气却静如不波古井,道:“因为在道门史籍里,从没有人能臻至胎息百日的境界,若能如此,肯定已结下金丹!而更奇怪的是,你仍未白日飞升?那你究竟是人还是仙?这个想法,令我生出莫名的恐惧,一种对自已不明白的东西的恐惧。现在终于弄通哩!燕飞只是如我般是一个人,不过,一些很奇怪的事,肯定曾发生在你身上。只是你不愿意说出来。” 

燕飞待要抗议,安玉晴举手阻止他说话,续下去道:“我只是实话实说,而非反口,我亦不是在逼你。”

燕飞叹一口气,骇然发觉安玉睛已站起来,愕然道:“姑娘要走了吗?” 

安玉晴轻点螓首,竟就那么飘然去了。害得燕飞呆了好片晌,才记起纪千千和高彦。 
燕飞坐往船头,顺手把背上的蝶恋花解下,横放腿上,两手按到连鞘的剑上去,一股无法形容的感觉传遍全身,蝶恋花忽然像活过来,变成他身体的一部分。他对蝶恋花的控制和了解,便像对自己的手一般。 

这是从未试过的感觉,那是任何剑手梦寐以求的滋味儿。 

刘裕和高彦分别坐到他两旁,学他般面向船头盘膝而坐.没有谢安的专船开离码头,往秦淮楼驶去。 

高彦长吁一口气道:“不瞒两位大哥,今晚是我高彦自出生以来最快乐的一晚,因为妄想终于成为事实。”

燕飞哂道:“得知你晓得自己在妄想,我感到非常欣慰。” 

刘裕失笑道:“燕兄是否太坦白了一点呢?” 

高彦傲然道:“古来所有丰功伟业,都是由妄想家创造出来的。试问有甚么比想做皇帝更属妄想呢?我的妄想又不是要娶得纪千千为妻,只是想在她的雨坪台,欣赏秦淮的美景丽色,实乃天下所有人都艳羡的风流韵事。现在我们坐的是天下第一名士谢安的座驾舟,去见的是秦淮首席才女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边荒传说】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