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边荒传说 >边荒传说_第65节

边荒传说_第65节

作者:黄易作品集 发表时间:2018-11-04 09:43:25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6:26
” 

刘裕和燕飞步入舱厅,高彦正口沫横飞的向纪千千主婢讲述他在边荒集的发迹史,如何从一个一无所有的流浪儿,变成当地最赚钱的风煤?又如何买卖古籍古玩补贴当风媒的经费。 

纪千千固是兴致盎然,小诗也听得入神。舱厅设于舱房的上层,等若两个舱房的大小,中间放了张高足桌,团团围着八张高足椅,空间便所余无几。 

纪千千今天的服饰教人眼前一亮。不是因她华衣丽服,而是随便写意,穿的是纯白的窄袖衣,披素黄色罗孺,下穿墨绿色折裤;秀发自由地滑垂两肩,衬托起她白如羊脂的肤色,恐怕面壁多年的高僧,骤见下亦忍不住心动 。 

她显然少有坐高足椅,半挨往椅背,一条秀腿却提起来踏在椅座边沿,那种慵懒放浪的风姿,非常引人。 

刘裕因燕飞之言,特别留意小诗。她穿的是少见的两裆衣,红绢地表绢里,内夹丝絮,以素绢镶边,讲究而别致;下穿紫碧纱纹裙,头扎流苏髻,秀丽端庄,果是美人胚子,难怪高彦对她生出爱慕之意。 

纪千千见两人进来,笑脸如花地娇笑道:“两位大英雄来哩!” 

小诗忙起立招呼两人入座,又为他们奉上香茗。 

燕飞和刘裕在高彦左右坐下,前者笑道:“高英雄请稍歇一会,否则若连你的荒人史也尽抖出来,以后怕再没有话题了。” 

刘裕也捉弄他道:“荒人不是没有过去的吗?高老哥的过去却辉煌得很。” 

高彦尴尬道:“千千和小诗姐垂询,小弟只有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嘿!让千千多了解点边荒集,对我们有利无害呀。” 

小诗坐回位子里,扁扁小嘴含笑道:“人家可没有垂询你。” 

燕飞和刘裕心中大快,因看出两件端倪,首先是小诗对高彦好感增加,否则不会和他开玩笑。其次是小诗与纪千千该是情如姊妹,故说话没有顾忌,由此亦可看出纪千千的作风。 

高彦应付起小诗当然比对纪千千潇洒自如得多,嬉皮笑脸的道:“可是小诗姐的眼睛告诉我,小诗姐很想听哩!” 

小诗登时粉脸通红,狠狠瞥高彦一眼,垂首再不理他。少女动人的神态,教高彦看得眼都呆了。 

纪千千看看小诗,又瞧瞧高彦,娇笑道:“千千今天很开心,且从未试过这般开心的,大家至少不用一本正经的说话。南人一向看不起荒人,指他们狂暴粗野,可是听高公子描述的边荒集,大家明刀明枪,真情真性,是多么痛快!怎都胜过笑里藏刀,尔虞我诈,明明是大坏蛋却扮作君子。” 

接着抿嘴浅笑,柔声道:“千千是真心视你们作英雄的。从昨天早上的一番话,干干便看出你们是敢作敢为,能办大事的人。至于建康城的所谓望族名门,除干爹外,都是爱空口说白话,说是说得很漂亮,可是全属空谈,从来没有实质的肉涵,当然更不会付诸行动。” 

燕飞给她勾起心事,乘机道:“听说千千近日交得知心朋友,难道他也不例外吗?” 

小诗娇躯微颤,纪千千则脸色一黯,双目射出复杂难明的神色,目光投往窗外,淡淡道:“是哩!人家尚未回答你昨天早上的问题。” 

燕飞为之愕然,一时想不通纪千千因何扯回此事来。 

高彦好奇道:“什么问题?” 

纪千千像在说及与己无关的事,漫不经心的道:“燕公子昨天问我,到边荒集闯荡的决定,究竟是经过深思熟虑?还是仓卒而来?”又望向燕飞道:“你仍想知道吗?” 

燕飞心中生出怜意,隐隐猜到她离开建康,是与那新交朋友有关系,且属伤情之事。遂道:”我只是随意问问,千千大可不答。” 

刘裕却看得心中一动,愁思百结的纪千千,双目蒙上一片凄迷神色,彷佛迷失在感情的漩涡中,是另一番动人的韵昧。他本身是个很有节制的人,对人并不轻易动感情,男女均如是。可是在这一刻,他却感到纪千千举手投足,至乎每一个表情,每一个眼神,亦可触动他的心神。 

纪千千现出一线苦涩的笑容,温柔的道:“千千所以留在建康,是因为干爹;现在离开,亦是为了干爹。没有干爹的建康城,再没有值得千千留恋之处。所以知道干爹即要离城,千千便一直思量该到那里去?最自然不过的,当然是随干爹一道离开,直至听到燕飞你这个人 。” 

燕飞虽感自豪,却绝不会想到男女间微妙吸引的方面去,晓得纪千千只是对无法无天的边荒集生出兴趣,而非钟情于某人某物。 

纪千千道:“从那一刻开始,千千便想尽办法打听有关燕飞和边荒集,一直留心发生在燕飞你身上的异事奇闻,终于机会来了,千千再控制不了心中对边荒集的渴望。不过到边荒集的决定,却下于见到三位的一刻!清楚明白你们确如干爹所说的,是非常的人。” 

高彦惊喜道:“安公竟有提及我吗?” 

纪千千白他一眼,道:“怎会漏掉你呢 ?你是个这么善良热心的好人。”

燕飞看到高彦陶醉的样子,首次没有后悔玉成高彦与纪千千碰头的壮举。不过纪千千仍没有说及她的新交好友。 

刘裕忽然道:“我想试试千千的剑法。” 

纪千千伤感的神色一扫而空,盈盈起立,欣然道:“让千千回房换上武装,再在船板上恭候将军指教。” 

说罢与小诗欢天喜地的去了。高彦一手拿馒头,一仆一跌追在她主仆身后 。 
 
 
 
 
 
 
 您阅读.的小说.来至WWW.UMDTXT.COM
      第十二章 统一之梦  (更新时间:2004-3-26 19:23:00本章字数:5787)  
 

“天道甚浩广,太玄无形容,虚空不可睹,匡郭以消亡。易谓坎离者,乾坤能二用。二用无爻位,周流行六虚……穷神以知化。” 

燕飞闭上眼睛,心头一阵激动。 

他终于在武学上作出突破。若说他以前的日月丽天大法是“后天有为之法”,现在他的日月丽天便是“先天无为之法”,更是“自然之法”。 

他现在体内“历劫”而来的真气,因其先天的性质,便如天道太玄的浩广和无法形容。若虚空之不可睹,周流六虚,没有定位。任何有为的功法,均会惹来横祸,因拂逆其先天之性。而关键处在乎“穷神以知化”,只要阴神阳神合一,一切便水到渠成,得心应手。以往的功夫并没有白费,便如激战惨败后,重整军容,添注新力军,再次出征。 

目标便是边荒集。每一个想杀他燕飞的人,都会到边荒集来。 

他心中涌起对谢玄的感激,若不是他将自己摆放于步步惊心的位置,他绝不会如此勤力!捧着《参同契》苦学不休。 

“笃!笃!” 

燕飞笑道:“刘兄请进!” 

刘裕推门而入,关上舱门后到他旁坐下,讶道:“我故意放轻脚步,又改变平时步行的方式习惯,为何你竟仍能认出是我来呢?” 

燕飞收好宝籍,微笑道:“刘兄试过纪美人的剑法,便来测探我的情况,对吗?” 

刘裕坦然道:“小弟确有此意,边荒集的一仗并不易打,只能智取。利用边荒集各方势力间的矛盾,名副其实是有点混水摸鱼,所以先要知己,晓得自己有什么本钱。” 

燕飞欣然道:“刘兄果然是明白人。边荒集现在变成天下群豪必争之地,必然能手云集,任我们如何自命不凡,绝不能日以继夜应付来自各方的攻击,更不希望为边荒集带来腥风血雨,大煞纪美人胸怀的兴致。” 

刘裕默然下去,压低声音道:“燕兄可知我比你们任何一个人更想打赢这场仗,那会成为我军事生涯上的转换点,可以令我一夜间成为天下景仰的英雄。” 

燕飞凝视刘裕,平静的道:“原来刘兄的目标是要统一天下。” 

刘裕现出个尽显他胆大包天的个性的灿烂笑容,点头道:“我真的当你是我的知己,唯一的知己,所以不想对你隐瞒。我想成为一个成功的‘祖逖’,这亦是玄帅对我的期盼。由我去续他未了的‘统一之梦’。” 

燕飞淡淡道:“我会作你一个听命的小卒,助你统治边荒集。就当是报答安公的知遇之情,更希望乌衣巷内的谢家大宅能永保诗酒风流的生活方式。” 

刘裕探手捏他肩头,重重一记以示感激。复不经意的问道:“若燕兄遇上任遥,有多少能取胜的把握?” 

燕飞终于现出笑容,柔声道:“他必死无疑!” 

刘裕目不转睛地打量他,欣慰的道:“燕兄终回复剑手的自信,可喜可贺。且燕兄比任何人更清楚任遥的深浅,所以非是空口白话。那我们至少有一半杀死竺法庆的成功机会。” 

接着朝窗外瞧去,双目涌出热烈的神色,平静的道:“当那一天来临,就是我离开边荒集的吉日良辰。” 

燕飞沉吟道:“刘兄今次到边荒集来,事先并没有得玄帅点头,不怕玄帅不高兴吗?” 

刘裕微笑应道:“玄帅选上我,不是因为我听话,而是因为我的不听话。何况玄帅清楚晓得我刘裕是那种人,绝不会忘恩负义。眼前所行的是唯一能诛除竺法庆的办法,否则给他反噬一口,我们肯定吃不完兜着走。” 

忽然房门敞开,高彦一脸坚决神色的走进来,毫不客气坐到燕飞的卧榻去,断然道:“我决定以后不到那些要姑娘卖身的青楼去。” 

燕飞和刘裕听得先是面面相觑,接着爆起哄房笑声。 

刘裕喘着气笑道:“你这小子,给纪千千迷得有如着鬼迷似的。唉!你的娘!勿要把话说满,以致作茧自缚、苦不堪言。” 

一身武士服,把她曼妙的线条表露无遗的纪千千,芳踪乍现的立在舱门口,不悦道:“高公子肯觉醒,今是而昨非,是可喜可贺,你们怎还可以取笑他呢?” 

刘裕狠盯燕飞一眼,怪他没提醒自己纪千千蹑足高彦身后,尴尬笑道:“千千所言甚是,今晚就摆一桌庆功宴,庆祝高彦改邪归正,大功告成。” 

燕飞轻松地提着仅剩的一昙仙泉酒,神态悠闲的登上船篷板,朝船尾走去 。 

纪千千和小诗正在舱板上欣赏边荒神秘壮丽的自然景色,见他出现,目光都落到他的酒昙上。现在离黄昏尚有整个时辰,该不是喝酒的好时候。 

燕飞停在两女身前,洒然道:“不知是否因愈来愈接近边荒集,以前的燕飞又回来哩!而且想试试,醉了后,我的武功会否变得更厉害。” 

纪千千横他一眼道:“哪有这个道理?愈醉愈打得出色?只是你燕飞一厢情愿的借口吧!” 

燕飞心叫古怪,为何两天工夫,纪千干已像认识他多年的样子,善解人意得教人吃惊。刘裕今次肯定选对人,纪千千的外交手腕,肯定是天下有数的。在正式国与国的交往中,从来没有女性的分儿,今趟或许是破天荒的壮举,幸而边荒集也是独一无二的地方。 

纪千千忽然垂下螓首,轻轻道:“你在想什么呢?是否怪人家今早不直接回答你的问题?一向从不着紧任何事的燕飞,因何特为此事着意呢?” 

燕飞倒没想过她会朝这方面想,道:“我确是着意此事,因为我心有疑惑,怕千千的新交好友,是我认识的一个人。” 

纪千千微一错愕,使个借口支开小诗,亲热的拉着燕飞衣袖,接着蓦然转身,像不愿理会燕飞似的迳自朝船尾走去。 

燕飞提酒跟随,心神震荡。他已在纪千千别转娇躯前捕捉到纪千千肝肠寸断的伤感神情,当然不会误会是因他而起。而是纪千千正思念她选择离开的新交好友。 

燕飞一时糊涂起来,她既对此人情根深种!因何要不告而别呢? 

河风吹来,纪千千衣发飘扬,状如凌波仙子,美得令人呼吸顿止。她秀长的玉颈,不盈一握的小蛮腰,是那么须人的爱怜呵护。可是燕飞更清楚她表面的纤纤弱质,只是一种假象,这美女是敢于改变命运和面对挑战的斗士。 

燕飞打开酒昙,就那么“骨嘟!骨嘟!”的连喝三大口,封好昙盖随手放在舱板上,背倚船栏,与这位俏佳人面对不同方向。 

纪千千的声音有若从无限远处传回来般道:“你以为他是谁呢?” 

燕飞问道:“他是否用剑的?” 

纪千干答道:“我从未见过他佩带任何利器,永远是那么温文尔雅,但我却知他是深不可测的高手。” 

燕飞道:“他的衣着是否讲究得异乎寻常,高度与我相若,好看得来带点难以形容的诡异?” 

纪千千一呆道:“你究竟认为他是谁呢?” 

燕飞目光迎上纪千千,沉声道:“我怕他是逍遥教的教主‘逍遥帝君’任遥,他刚好在肥水之战后到建康来。” 

纪千千舒了一口气,道:“他不像是任遥那类人,衣着恰到好处,有一股从骨子透出来的名士风采!但又如燕飞你般带着曾浪迹天涯的浪子味道。” 

燕飞点头道:“果然不太像任遥,他已在你心中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人生知己难求,千千因何说走便走,对他连道别也省掉?” 

纪千千以微仅耳闻的声音道:“因为我怕自己向他投降,最后走不了。” 

以燕飞的心如止水,亦忍不住升起少许妒念,旋又压下情绪的波动,讶道: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边荒传说】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