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边荒传说 > 边荒传说_第67节

边荒传说_第67节

作者:黄易作品集 发表时间:2018-11-04 09:43:33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2:46
影,随口问道:“燕兄在恢复武功上,是否所有难题已迎刃而解。” 

燕飞点头道:“可以这么说。我已悟通控制真气的难关,关键在能否结下道家传说的‘金丹’,这是统一阴神和阳神的唯一方法。” 

刘裕目瞪口呆道:“结下金丹?哪你岂非会成仙成道?” 

隆隆声中,风帆靠泊岸旁。 

燕飞笑道:“此事一言难尽,总之似是如此,我也没有成仙成圣。” 

刘裕哈哈一笑,腾身而起,燕飞紧随其后,先后从船上翻下,落到码头。燕飞心中百感交集,他曾想过永远告别边荒集,但现在又踏足边荒集。 

刘裕大喝道:“我们需要五辆骡车和十名壮汉,为我们把束西送到边城客栈去。骡车二十钱,壮丁每人十钱。” 

换过往日的边荒集,出手如此重,肯定以百计的脚夫立即蜂拥而来,任君挑选。可是现在的情况却是异平寻常,只见人人脸露恐惧神色,反远远退开去,似在躲避瘟神。 

刘裕和燕飞你眼望我眼,大惑不解之时,一名大汉在十多名武装汉子簇拥下,排众而出,领头的汉子朝他们直趋而来,双目凶光闪闪,戟指喝道:“我道是谁回来了,原来是你燕飞。帮主有令,燕飞你再不准踏足边荒集半步,识相的立即给我金成滚回船上去,立即开走。” 

他身旁另一人却阴恻恻道:“今时不同往日,我们汉帮已和大江帮结盟,再不容你燕飞在边荒集撒野。现在南码头全归我帮管辖,想我的人帮你手又或想泊码头,先得问过我们。”
燕飞哑然失笑,道:“我正手痒得很!难得你们送上来给我练剑。” 

“铿锵!”声中,除金成外,人人掣出随身兵器,一时杀气腾腾,还不住有汉帮的人从四处窜出,最后聚众近百人,把两人半月形的围堵在码头边。 

刘裕哈哈一笑!轻松的道:“你要以硬碰硬,我便让你开开眼界,弓矢侍候。”
船上老手和十八名北府精锐齐声叱喝,人人手持强弓,满弦待发,均以金成为目标。 

金成立时色变,只是一个燕飞己不易对付,何况还有十多支劲箭瞄准自己。 

刘裕拔刀出鞘,遥指十步许外的金成,一股强大的刀气立即滚滚而去,直接冲击对手。 

金成脸色再变,拔剑的同时不由自主与左右往后避退,累得后面的人亦要随之后撤。乍看便象刘裕刀出,立即吓退敌人。 

金成终于发觉刘裕的可怕,眯眼道:“阁下何人?” 

刘裕傲然道:“本人刘裕,今趟是随燕飞来边荒集闯天下。你想我离开,先问过我手上的老伙伴看它肯否答应?” 

金成长笑道:“你们叫敬酒不喝喝罚酒,我就看你们如何收场。”再向左右道:“我们走!” 

接着与一众手下悻悻然的去了,围观者亦开始散去。却依然没有人敢上来赚他们的子儿。 

刘裕向老手等喝道:“先把小姐的行装卸下来。”又对燕飞笑道:“想不到甫抵边荒集便要打一场硬仗,希望没有吓坏小诗。” 

燕飞纵目四顾,担心的道:“高彦呢?” 

风帆远去,纪千千的三十个大木箱卸到码头上,占去大片地方。 

纪千千和小诗戴上帷帽,垂下重纱,掩着玉容。不过只是纪干千绰约的风姿体态!两人剪裁得体,朴素中见高雅的便服,便惹得人人注目。幸而大多数人即使未见过燕飞,也听过他的威名,只敢悄悄看偷偷瞥,不敢明目张胆的评头品足,指指点点。 

刘裕则头大如斗,想不出运送大批行装的妥善办法。 

本来在边荒集,只要有银两,没有东西是买不到的。狠狠道:“肯定是桓玄的指使,想借大江帮控制边荒集。” 

燕飞道:“不要遽下定论,祝老大由我应付。否则如撕破脸皮,大家再无顾忌。汉帮以前有三百多人,现在数目肯定不止于此。我们能杀多少个呢?” 

刘裕点头同意,倘没有纪千千主婢随行,他们见势色不对便可开溜。可是小诗并不懂武技,使他们想逃也没法子。 

燕飞往纪千千瞧去,她和小诗坐在一个箱子上,透过面纱兴致盎然的左盼右望,小诗则如坐针毡,垂头不语,显是心中害怕,与主子成了鲜明的对照。 

沉声道:“千千剑法如何?” 

刘裕道:“出乎我意料之外的高明,可惜欠缺实战经验,在群斗中肯定吃大亏。” 

蓦地蹄声轰呜,从东门出口处传来,两人还以为敌人大批杀到,定神一看,赫然是五辆骡车,朝他们驰至,为首的御者正是庞义。 

燕飞和刘裕喜出望外,连声叱喝,着正在忙碌工作的脚夫们让路。 

骡车队旋风般驰来,高彦策驾第二辆骡车,其余三辆,燕飞认得驾车的均是以前第一楼的伙计兄弟。 

庞义脸色苍白,脸上有被人打过的青瘀肿痕,左眼瘀黑一片,明显曾遭人毒打。他驾骡车直抵两人旁,停车跳下来,嚷道:“先把箱子搬上车。”接着与燕飞拥个结实,大笑道:“你回来就好哩!” 

燕飞俯首来看着他,皱眉道:“谁敢如此大胆修理你!他娘的!待我为你讨回公道。”又加上一句:“你的藏酒窖没给人抢掠一空吧?”

庞义放开燕飞,向刘裕打个招呼, 目光移往正盈盈起立,与小诗朝他们走过来的纪千千。佯怒道:“你究竟关心我的人还是我的酒,有甚么礼物?快给老子献上来。” 

高彦来到他们身旁,悲愤道:“庞老板的第一楼己起了一半,却硬给祝老大着人拆掉,还痛殴我们的庞老板,累得他躺了十多天。” 

纪千千芳驾己到,揭开脸纱,送上甜甜的笑容,喜孜孜道:“这位定是庞大哥,千千向你请安!”

庞义立即象被点了穴般目瞪口呆,直至纪千千重垂面纱,始魂魄归位,喃喃道:“高小子原来真是没有吹牛皮的。” 

刘裕道:“来,我们一起动手,把东西送到边城客栈去。” 

高彦颓然道:“边城客栈的臭婆娘不肯卖账,怕得罪哪天杀的免崽子祝老大。” 

燕飞从容道:“一切会改变过来,因为千千小姐来了。” 

骡车队从东门入集,燕飞和庞义驾着领头的骡车,刘裕驾的骡车载着纪千千主仆跟在队尾。 

平时熙来攘往的东门大街静得异乎寻常,只看此等阵仗,便知汉帮早有准备,绝不容他们轻易入集。 

燕飞问庞义道:“刚才是否这个样子的?” 

庞义拍拍插在腰背物归原主的砍菜刀,道:“当然不是这样子,我已豁了出去,最多拚掉老命。” 

燕飞忽然喝道:“停车!” 

庞义连忙勒着骡子,五辆车停下来,队尾仍在集口外。 

燕飞从容道:“你老哥何用拚掉老命,你供应我雪涧香,我替你消灾解难,协议仍未取消。” 

接着从座位弹起来,凌空连续六、七个翻腾,落往街心处。 

两边楼房处立即各出现十多名箭手,没有任何警告,就那么拉弓发箭!毫不留情地朝燕飞射去。 

燕飞早知有此事发生,心中暗叹终于回到边荒集。 

蝶惩花离鞘而出。 
《边荒传说》卷五终 
 
 
 
 
 
 
 您阅读.的小说.来至WWW.UMDTXT.COM
      卷六  第 一 章 初试啼声  (更新时间:2004-3-26 19:27:00本章字数:5654)  
 

眼前的局面,是刘裕最不愿见到的,一旦公然决裂,双方间再无转圜余地,一切只能凭武力解决。 
汉帮现在人多势众,若倾全力来围供,他和燕飞或可突围逃走,高彦虽身法灵巧却已非常勉强,其他人包括实战经验远远不足的纪千千必无幸免。当然他和燕飞决不是肯舍友保命的人,最终必是力战而死,全军覆没。 
燕飞非常高明,先一步察觉敌人在高处埋伏箭手,故单人匹马前去挨箭,可是这并不能改变接踵而来的发展,血战终不能免。 
在淝水之战前,燕飞对边荒集的势力早生出制衡的作用,可以说一天有燕飞坐在边荒集第一楼上层平台喝酒,便没有人敢太过放肆。现在汉帮的祝老大得到江海流撑腰,再不愿呆守下去,务必要去燕飞而后快,那他便可借淝水之战后南方汉人势子转盛的情况,独霸边荒集,凌驾于北方胡人诸势力之上。 
想到这里,刘裕握上刀柄,决意死战,杀得一个是一个,沙得一双便一双。 
燕飞此时心中全无杂念,他感官的灵锐度在刹那间提升至巅峰的状态。 
他不但掌握到每一个箭手的位置,每一支箭射来的角度、速度和力度,还感应到曾被符坚用作行宫的汉帮总坛内隐藏的敌人,晓得不论自己是否被乱箭射杀,他们均会蜂拥而出,血洗东门大街。 
燕飞一声长笑,喝道:“好胆!” 
蝶恋花化作绕身疾走的激电精芒,应被改称为“金丹大法”的奇异真气,遍游全身,由电光火石般高速的意念控制,随念而发。因为阴神阳神已被金丹联结起来,日月合壁,丽天照地,再没有谁主谁副的恼人问题。 
剑锋千变万化,但劲道却拿捏得恰到好处的手法,在或挑或拨或卸或移间,把左方射来的箭矢改变方向射往右方高处的敌人,右方的亦礼尚往来,顿变成左右互射的诡奇状况。 
庞义、刘裕、高彦、纪千千等全看得目瞪口呆,这刻的燕飞像变成另外的异物,整个人竟通透明亮起来,似虚似实,如真如幻,那种莫之能测的感觉,肯定是人人未见过,他们再‘捉摸’不着燕飞。 
功力次于刘裕者,此时更生出错觉,就像利剑稍触燕飞绕身疾走的“金光”,箭矢便会掉头反射,谁发的箭都要自身承受。 
刘裕心中响起燕飞的答覆“任遥再次遇上他必死无疑”的豪情状语,隐隐想到的是可能就在此一刻,燕飞正开始举步朝“天下第一高手”的宝座拾级登阶,只要他能在边荒屹立不倒,宝座便是他的了。 
汉帮总坛大门洞开,一位比燕飞尚要高少许的中年大汉,不用说也知是祝老大,领着十多名汉帮首领,跨槛而出。 
“叮!” 
刚巧有一枝箭碰上燕飞的蝶恋花,竟不是送往对面高处的敌人,而是似开小差般,溜向中年大汉的胸口,后发先至,反得到最先抵达敌人的殊荣,巧妙至令人难以置信。 
祝老大也是了得,喝了声“好”,竟然那么一手往此冷箭抓去,丝毫不避,有如赌徒在赌桌上倾尽所有,博他娘的最大一铺。 
祝老大五指紧执着箭身,竟仍在他掌内火辣辣的滑钻了三寸,差半寸便到达他胸口,正暗松一口气,胸口却如遭雷殛,以他的功力,仍吃不消,往后挫退三步,撞得后面的手下东倒西歪,才终于立定。 
东门大街两边高处的箭手,纷纷中箭,倒跌瓦面,但无一是箭中要害,都是臂、腿一类不会致命的地方,让人晓得每一箭均是瞄准而发,只此便没有人肯相信,偏又是眼前的事实。 
入侵祝老大经脉的灼热真气,迅速消退,但在意料之外,代之而起是一阵奇寒,祝老大终禁受不起,全身打了个冷颤,晓得已因燕飞的见面礼受了不轻的内伤。 
“锵!” 
剑回鞘内。 
燕飞像没发生过甚么事的,悠然步至脸上再没有半点血色的祝老大前,微笑道:“是战是和?由你祝老大一句话决定。我会撇开一切,单以你老哥为最终目标,不是你死,便是我亡。祝老大认为这是最好得解决办法吗?” 
刘裕等仍在发呆,想不到燕飞厉害害至如此程度,不但反守为功,还完全镇住场面,不负边荒第一剑手之誉。 
连一直因害怕而躲在车厢里的小诗,也学她的小姐般,从另一边窗帘探头出来看热闹。 
边荒集的荒民们,开始透过门缝窗隙,或从横街小巷探头探脑,目观耳听。 
祝老大从阶台上视阶下的燕飞,勉强压下伤势,沉声道:“边荒集再非以前的边荒集,燕飞你识相的就登车离开边荒集,永远不回来,否则有一天会后悔莫及。” 
燕飞懒懒闲闲的微笑道:“只有一个方法证明边荒集不是以前的边荒集,就是由祝老大你允诺决一死战。” 
祝老大感到燕飞的精神和气势正把他锁紧锁死,只要自己一声喊杀,燕飞必尽一切力量追杀自己,自己手上有多少人也不管用。这个想法令他整条背脊寒渗渗的,忽然间他晓得燕飞再不是以前那个燕飞。以前的燕飞他已惹不起,何况是现在的燕飞?江海流的支持在此一刻是远水救不了近火。 
祝老大神色转厉,盯着燕飞道:“好!我们走着瞧!” 
说罢一拂衣袖,掉头返回门内去,众手下连忙紧随,还“砰”的一声关上大门。 
一声怪叫,响自高彦之口,只见这小子一个觔斗翻在燕飞身旁,举臂嚷道:“边荒集还是以前那个边荒集,一切都没有改变。” 

五辆骡车停在本是第一楼所在,现在则为一片烧黑布满碳屑残木的空地。燕飞像凭吊被遗忘的古迹般举步到楼址的中心,转过身来,向立在一旁的高彦、刘裕、纪千千主仆、庞义和他余下的七名伙计兄弟道:“没有第一楼的边荒集根本不成其为边荒集,我们要立即进行重建,继续卖边荒第一名酒雪涧香。” 纪千千鼓掌道:“千千全力支持。” 
“千千”两字一出,登时惹起四周远处看热闹的狂悍荒民纷纷议论,只恨纪千千仍是重纱掩面,不教人得赌芳容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边荒传说】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