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钢之魔法师 >钢之魔法师_第8节

钢之魔法师_第8节

作者:鱼丸 发表时间:2018-11-03 12:26:48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6:06
    



    “兰度哥哥,那边还有,我们去吗?”若若蹦了过来,拉着兰度的手臂轻轻摇晃着。

    



    “哦?”佐克打量着若若,笑着问道,“你怎么知道那里还有,小姑娘?”



    “闻到的。”若若头也不回的回答道,“有好多好多呢。”

是的,好多好多,兰度没有想到,若若对于数字的概念是如此的含糊。

    当他们四人拨开灌木,走进树林深处的时候,兰度终于看到了若若所说的好多好多的尸魔。

    



    “五百头,身穿铁甲,头上长角的强化尸魔。”兰度倒吸了一口凉气,轻轻拉扯着若若的衣袖,轻声道,“我们走吧,这么多怪物,不是我们几个能够解决掉的。”



    “可是若若肚肚会饿,要用金币买肉吃。”若若眨巴着眼睛道。

没等兰度有所表示,那些尸魔似乎发现了什么,无视树林间的藤蔓和荆棘,大踏步向着兰度的方向开来。

    



    “快跑呀!”兰度拉着若若,慌忙向来路飞奔。佐克和杰鲁相视一眼,苦笑着跟了上去。

    

开玩笑,如果是五十个尸魔,佣兵们或许还会有勇气拼一拼,但这里是五百头尸魔,还是身披盔甲的强化型长角尸魔。

    



    “怪了,不是说尸魔的感知力低下,怎么这么远就发现了我们?”一边跑,兰度一边自语道。

    



    “我也没听说过,尸魔会有足够的智力为自己准备盔甲。”佐克回答道。

    



    “难道说……”两人突然心里一动,异口同声的喊道,“操纵死灵?”



    “难道这些尸魔是受人操纵的,想要进攻羊城附近的村镇么?”兰度疑惑道,“这些尸魔的铁甲,好像是人造的……那种样式看起来有点眼熟。”



    “那是佣兵们常用的生铁板子甲,质量不如精钢甲片好,也更沉重,但是比真正的钢甲要便宜一半以上,所以也有佣兵们使用。”佐克回答道,“只不过,即使是佣兵,也不会有如此数量的板子甲。”



    “对了,我想起来了,我曾经在某处,看到两千名身穿这种铁甲的士兵!”兰度没有说出,那是一群妄图袭击皇家骑士部队的炮灰,“我突然闻到了一股阴谋的味道……”



    “他们的速度太快,我们跑不掉了。”一直不怎么说话的杰鲁突然开口道,“我跑不快,留下来拦他们一拦。”



    “你是在找死。”兰度也累了,毕竟他是一个魔法师,虽然是一个受过高校体育课程和军训磨练的魔法师……



    “这些怪物永远不会疲倦,这么跑下去我们仍然会被追上。”佐克拧着眉头道,“要不然,趁现在和它们拼一拼。”



    “呼……我们要找一个有利的地势,否则就真的是在找死了。”兰度左右看了看,“杰鲁先生,砍倒那些树,阻它们一阻。”

杰鲁默不作声的照作了,巨大的战斧带着风声掠过合抱粗的树干,几棵大树轮番轰然倒下,溅起一阵阵浮尘。

    倒地的大树将十多米宽的通路挡得严严实实,尸魔想要穿越它还要费一点工夫才行。

    

兰度双手合什,低声咏唱着咒文,一颗小小的火球摇摇晃晃的出现在他的掌心,轻飘飘落在大树之上,溅射出数团火焰。

    

仿佛是受过油浸一般,整棵大树轰然化为一条火龙。

佐克怔怔的望着那棵大树,这哪里是一个见习魔法师应有的实力?

    哪怕是佣兵行会里仅有的几名魔法师,也无法达到这少年的水准……用这样一颗小火球,将一整棵大树在一瞬间烘干,点燃,这需要怎样的控制能力?

    



    “我们走。希望诸神保佑这片树林,不要把它烧得太干净。”兰度拉着雀跃的若若,轻声说道。

    

远处的尸魔似乎对于火焰有天生的畏惧,它们在火焰燃烧的阻碍物前愣了好一阵子,最后,似乎是在某种奇怪的信号下,开始向两翼散开,企图绕过这片火场。

    

一阵突如其来的微风卷过,火焰猛然向两翼暴涨,立刻将接近的尸魔卷入其中。

    被火焰沾染的尸魔们咆哮着,暴跳着,阵阵凄厉的啸声沿着林子向四面八方传开,说不出的凄惶。

    



    “它们怕火?”兰度若有所思的看着树林,笑道,“可惜了,要不然这里足有好几百的金币。”



    “我们得回羊城面见城守,有大股的长角尸魔出现。”佐克建议道。



    “他或许会认为我们是在夸大其辞。”兰度答道,“你认得城守吗?你知道他是怎么样的家伙?”



    “我说的话他未必会信,但是阁下是一个魔法师。”佐克道,“你难道不知道,在整个帝国乃至整个欧亚大陆,魔法师的身价都要高于普通的官员和贵族么?”



    “好吧……”兰度笑道,“若若,你去那边割几个怪物脑袋下来,我们拿去换赏金。”

若若兴奋的冲了进去,不多时,带着少女兴奋的尖叫和金风破空的锐响,若若兴高彩烈的带着四个怪物头颅蹦回到兰度身边。

    

进退如风,出手狠辣,这就是若若的风格。

只是一息的时间,若若斩杀了六只被火焰熏得半熟的尸魔,斩首四具,悠然退回,在此期间尸魔们甚至还没有发现这个娇小的身影。

    



    “若若,你有成为刺客的潜质。”兰度用灵魂之语悄悄说道。

若若似懂非懂的回望着兰度,露出天真的笑容来。

    谁能想到,在这个总是喊着

    “肚肚饿了”,总是甜甜笑着的少女,会是一个嗜血的刺杀者呢?



    “我们走吧。”兰度笑道,“佐克,希望这一次的功绩,能让你达成梦想。”

佐克不好意思的笑笑,搓搓手道:“这怎么好,这是阁下的功劳。”



    “身为魔法师,我还用得着在乎这小小的爵位吗?”兰度哈哈大笑,一手挽着若若,一手拉上斗篷,扬长而去。

    

两小时后,羊城,城守哈帕克伯爵府,会客室内。

杰鲁有些手足无措,他是第一次处在这种金碧辉煌的居所内,看着周围侍立的仆人仆妇,都要比他有气度有身份,这位号称要成为第一猎人的佣兵不免有些腼腆。

    

兰度和佐克,一个是魔法师,一个是没落贵族,两人不慌不忙的端坐在华丽的靠椅中,一边品尝着伯爵的甜酒,一边低声交谈着。

    不过谈论的话题仅仅限于建筑装潢美酒美食,在这种地方,两人没来由的小心起来。

    

只有若若,百无禁忌的小若若,像只好奇的小猫一般在房间里一刻不得闲的上蹿下跳。

    一会摸摸壁炉上的雕塑,一会儿抱着座垫在椅子上学不倒翁,再不然就是在墙上,天花板上飞快的弹来弹去……会客室内的侍女们个个忍不住掩口偷笑,但兰度显然没有一点想要管束若若的意思。

    

他知道,作为魔法师,就应该有一点魔法师的怪脾气。适当的神秘感和骄傲反而会让世俗的人们更尊敬自己。

    

此时,哈帕克伯爵正在书房内团团乱转着。

他当然知道一个魔法师意味着什么。

    本来,当他听说一个少年魔法师带着三个佣兵求见的时候,出于对魔法师的面子,他破例下令接见他们。

    

当然,为了打打这位少不更事的小魔法师的面子,哈帕克示意手下人让这位魔法师多等几分钟。

    

可是,当哈帕克看到兰度送上来的几颗长角尸魔的头颅时,哈帕克不由得大骂自己愚蠢。

    

不是因为这些尸魔,就算城外出现了五百长角尸魔的消息是真的,哈帕克也不会觉得有什么问题,一支骑兵团带上足够的步兵很容易的就能解决掉它们。

    

伯爵真正担心的,是这些尸魔的头颅显然是被炽烈的火焰烤焦的,而且,请来的魔法师客卿明白的告诉自己,这是被炽热魔法火焰烤焦的……那至少是二阶以上的魔法。

    

由于魔法的复杂性,魔法的分阶并没有严格的限定,通常来说,控法者们会根据一种魔法的施法时间,消耗法力,以及具体的效果强弱来给该种魔法一个阶数。

    而能施展二阶魔法则是魔法行会为见习魔法师晋升的条件。

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小魔法师,有着不亚于这位魔法师客卿的实力……哈帕克不是白痴,他当然知道这样一个天才魔法师对于帝国来说是怎样的无价之宝,这个宝的价值,远在自己这个伯爵甚至公爵之上,好几倍之上!

    

于是,哈帕克终于决定,用正式的礼节,亲自见一见这位魔法师先生。

    



    “年轻的魔法师先生,请问您的尊姓大名,师从哪位大师?”会客室内,一身华贵礼服的哈帕克背着手,礼貌而不失尊严的,向兰度请教道。

    



    “兰度。”兰度熟练的以法师礼仪回敬伯爵的礼貌,不慌不忙的说道,“老师的名字是不可以随便说出来的,请大人见谅,那是老师对我一点小小的要求。”



    “兰度先生,很感谢您为我们带来这个重要的情报。”哈帕克道,“来人,给兰度先生呈上来。”

哈帕克拿来的,是一身崭新的法师装束,和一根看起来很华丽的法杖,另外还有一张似乎面额不小的皇家债券。

    

兰度接过那张债券,眼角的余光微微瞄了一眼:很不错,看来哈帕克大人很慷慨,这一下不用为若若的伙食费发愁了……等等,若若在哪里?

    

若若不知何时已经挂在头顶的吊灯上,把那具华丽的,价值不菲的金质魔法吊灯当成了秋千,正在开心的荡来荡去。

    兰度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冲着若若的小尾巴扬手就是一颗魔法飞弹,把淘气的小家伙一炮轰了下来,正落在他的怀里。

    



    “一边呆着,乖一点。”兰度拍拍身边的座位。小猫乖乖的坐在一旁,拳起腿来,眨巴着眼茫然打量着周围。

    



    “好可爱哦……”兰度听见侍女们的心里不约而同的响起同一个声音。



    “伯爵阁下太客气了,这些……”兰度指着法师长袍和法杖,“我不需要,请您收回去。另外,我的这位佣兵朋友,还等着那个子爵头衔的赏赐。”

哈帕克为难的看了兰度一眼,轻声道:“子爵的爵位恐怕并不容易得到。兰度先生,虽然这位佐克先生已经拥有了两百多张尸魔头皮,但是在羊城,还有一个成绩更高的……”



    “您是在敷衍我吗?”兰度礼貌的讽刺道,“我并不是那种只会呆在实验室里的学徒,先生,而且这一次的情报,难道不足以令佐克先生获得更好的排名吗?”

哈帕克心里咒骂着兰度,脸上却仍带着微笑道:“是真的,贾克汀先生已经获得了三百一十六张尸魔头皮。虽然他并不在酒馆街出没。”



    “您是在污辱您与我的智慧吗?”哈帕克说完,兰度便看到了伯爵的想法,随口接了上去,“伯爵先生,以一个正常成年人类的智慧不会看不出来,那位连剑都拿不稳的贾克汀先生会有这样的能力吧。”

兰度肆无忌怛的讽刺让哈帕克脸色煞白。

    不过,在官场上呆得久了,哈帕克深知什么该忍,什么不该忍,他耐着性子解释道:“兰度先生,悬赏令中并没有要求不能雇佣帮手,只以上交的尸魔头皮为准绳,请您体谅我们的难处!”

第一集初生使徒之卷第五章杀戮的竞争B


    “听说贾克汀先生,与本城守备里恩大人私交极好。”兰度仰着脸,望着头顶上的魔法灯似乎在发怔,一边不慌不忙的说道,“里恩大人为人慷慨,十一天前曾出动五百城卫骑兵围猎,那一夜月黑风高,没人看见如此壮观的场面,真是太可惜了……”

哈帕克的脸噌的变得毫无血色,后退了两步,指着兰度的脸,噎得半晌说不出话来。

    他没有想到,这神不知鬼不觉的秘密,竟然被兰度了如指掌!

甚至,哈帕克连杀人灭口的心都有了。

    

其实,兰度并没有翻动别人记忆的能力,他的能力,仅仅能同步的看到对方的想法。

    精神能力的提升,也仅仅是让能力范围扩大,以及同时分辨更多的灵魂。

    

只是兰度太狡猾了些,在说话时,他那种神秘莫测的态度,让多疑的哈帕克不经意的反省自己所做的每一件事是否留下了破绽。

    正是哈帕克自己,在兰度的心理暗示下将秘密

    “说”了出来。



    “不过,我们也不好为这样的私事,让伯爵大人为难。”兰度口风一转,轻笑道,“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佐克还有机会,不过,烦请哈帕克大人为公平起见,稍稍限制一下这位贾克汀大人的气焰。您知道,万一您的哪位政敌……”

哈帕克连忙答应,他已经不敢再和这位年轻的魔法师多说一个字了。

    真是太可怕了,那种洞悉一切的眼神,真的是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所能拥有的吗?

    

离开伯爵府,不等佐克开口,兰度抢道:“不用多说了,接下来的一个半月,我帮你弄到两百张尸魔头皮,争到这个世袭子爵爵位!”

佐克满脸通红,激动的握紧兰度的手,用力摇了摇。

    



    “兰度哥哥,亮闪闪的金币在哪里?”若若也跳了上来,握住兰度的另一只手,学着佐克的样子上下摇晃着。

    



    “拿去玩吧。”兰度从怀里摸出一把零散的金币,扔给若若。在大街上,那明晃晃的光让人不由自主的眼前一眩。

    



    “我们去杀尸魔吧。”杰鲁突然开口道,“女孩,我,比一比谁是最强的猎人。”



    “我们要准备一下。”兰度拉着若若,笑道,“明天吧,嗯,我会在银色王座等你们,请八点准时来叫我。”

离开时,兰度似乎发现,在不远处有一双眼睛正在观察着自己,似乎是要将自己的面貌完全记忆下来,只是死死的盯着他的脸庞。

    兰度没有在意,只是微微哼了一声,便扬长而去。

次日,早晨,兰度和若若如约出现在银色王座的门前。

    

说起来,佐克和杰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钢之魔法师】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