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钢之魔法师 >钢之魔法师_第11节

钢之魔法师_第11节

作者:鱼丸 发表时间:2018-11-03 12:26:55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6:06
对若若做的那样。只不过,岩石化的双手捏在人的脸上,那种疼痛的感觉并不让人觉得愉快。

“在铁剑酒馆!现在!贾克汀已经派人埋伏在那里了!”大汉几乎是哭着,把最后一点消息大喊了出来。

“乖。”兰度这才满意的放开了大汉,“走吧。”

望着兰度的背影,大汉的眼里满是怨毒,他探手入怀,悄悄的摸出一支锋利雪亮的匕首。

嗷!大汉怪叫着挥舞着匕首扑向兰度的背心,他似乎看到了匕首穿刺入人体,溅起的美妙血光。

但是大汉似乎忘了一条铁律,那就是配角永远不可能抢到镜头……

若若只一爪便切断了他的所有希望。娇嫩的小手瞬间变为锋利的利爪,轻轻巧巧的将大汉粗大的腕骨整齐的切离了身体。那一柄做工精致的匕首,也在同时落入了兰度的手里。

“哦?精制魔法匕首?想不到你这个蠢材竟然有这样的好东西,两千金币呀。”兰度颇有些惊讶的打量着手中的匕首。

精制的武器和防具,代表着比量产的同类别装备更加优秀的性能,而魔法的赋予,则让它拥有更加不可思议的能力。比如兰度手中的这柄匕首,它不仅仅是做工精致,造型美观的弯刃匕首,还拥有魔法所赋予的穿刺力。

不论是一指厚的生铁板甲,还是魔法师们的初级魔法盔甲,在这种相当于三阶魔法的魔力穿刺下,都如同薄纸一般脆弱。只有少数组织特训的暗影刺客,才会拥有如此精良的武器,眼前的大汉显然达不到那种水准。

“哪里来的?”兰度抛弄着手中的匕首,冷冷的看着失去右手的大汉。

“抢……抢来的!有个外乡人,带着匕首,被我们设计围杀了,那小个子有不少钱!”大汉脸色苍白,几乎就要昏过去了。他后悔,自己怎么忘了还有一个可怕的小女孩在这里?

也不怪他,若若可爱的小样子,确实不容易让人有所提防。

“给你了。”兰度随手将匕首抛给若若。看着小猫爱不释手的样子,兰度猜想,这柄两千金币的昂贵凶器,或许就要迎来它最辉煌的经历了。

“皇帝派人猎取未成年的战争使徒。两千袭击者携重弩拦截。死人被变成尸魔。出现在羊城被混混们围杀的暗影刺客。还有这个莫名其妙的子爵爵位……”兰度的心里乱糟糟的,带着若若一边向着酒馆街飞奔,一边想道,“这几件事有联系吗?这其中,似乎有阴谋的味道。”

酒馆街,铁剑酒馆,人来人往。

酒馆厚实的柚木大门上,深深的嵌着一柄乌黑的双手大剑,据说这是酒馆主人的祖先作骑士时使用的兵器,此时已被十数道铁环严严实实的固定在门上,作为酒馆唯一的招牌。

铁剑酒馆,也是酒馆街最负盛名的老酒馆之一,能坐在其中喝酒的佣兵,大多是羊城佣兵中的佼佼者。这里的价格,不是普通佣兵们能承受得起的。当然,服务也是没的说的。

佐克就最喜欢这里。作为没落的贵族,虽然佐克无法像从前那样享受贵族的荣光,享受昂贵的天鹅绒外衣和鲜美的海鲜大餐,但是残存的一点贵族的荣誉,还是令他不由自主的远离肮脏的环境和拙劣的饮食。

这里的小羊排和浓汤很地道,香甜的奥里兰卡冰咖啡也很让人怀念。

一百多张尸魔的头皮已经交了上去,此时,佐克的纪录上的尸魔数量已经远远超过了其他佣兵。

而且,此时野外横行的尸魔已经被清理得差不多了,留给其他人翻盘的机会已经荡然无存了。

事实上,狡猾的城守大人并没有一早就提出子爵头衔的赏赐,直到大多数佣兵们,包括几个大佣兵团将尸魔头皮的数量均分给每一位参加的成员之后,他才拿出了陛下的悬赏令。

而此时,贾克汀先生已经收购了三百余张尸魔头皮,稳稳的停留在第一的位置。当然,考虑到不打草惊蛇,贾克汀先生并没有打算收购太多的头皮,在他看来,三百张头皮,已经拉开号称猎魔第一人的佐克相当大的差距了。

只是没想到,在尸魔几近殆尽的时候,这个走运的年轻人竟然还能反败为胜,稳稳当当的弄到了三百六十张头皮的数量,把贾克汀牢牢的压在下面。

五十张头皮的差距,此时此地,贾克汀还有机会吗?

有,唯一的机会,就是这个猎魔第一人,佐克先生,因为某种原因而退出了争夺。比如,死亡……

第一集 初生使徒之卷 第七章 乱战A
  贾克汀的手下并不仅仅有街头飞手和金手指们,他还拥有一支独立的打手队伍,为他清除某些不必要的麻烦。

这才是贾克汀最信赖的力量,甚至,就连那头吃着他的孝敬长肥的守备里恩爵士,也不如这支队伍更让他感觉有安全感。

此时,贾克汀就在铁剑酒馆不远处的一间民房内,架着昂贵的千里镜,打量着整条街道。

“该死的里恩,该死的哈帕克!”贾克汀咒骂道,“拿钱的时候那么爽快,现在,连借我几个轻骑兵围猎,都要支支吾吾!难道佐克那小子也贿赂了他?从佐克带人见过哈帕克一面,这个贪心的老头子就变了心了!”

“这个城市,还有谁比我更需要这个爵位!”贾克汀恨恨的喝了一口酒,随手将酒杯摔得粉碎。

破旧的木门被手下人轻轻推开,一个短小精悍的汉子轻声走了上来,行礼道:“头儿,都准备好了,只要那小子一出来,兄弟们就会把他切成十八块。”

“很好。那两个和他接触过的,进过城守府的小家伙,去处置掉了吗?”贾克汀板着脸,满意的点点头道。

“是的,铁拳会的独眼已经带兄弟们去了。”短小汉子小声答道,“这家伙一向胆子大,上次杀死的那个小个子,现在还麻烦不断。”

贾克汀想起来了,不由反问道:“对,那个随身带着一千金币的小个子,居然没有商会的纪录,也没有贵族的纹章,到底是何方神圣?这么多天了,也没有人找上门……”

“麻烦在于,没有人认得这个小个子,这么说来,那个死人很有可能是某个组织的刺客。一个身价很高的刺客。”

说着,贾克汀重重叹了一口气,拿起镜筒向外望了一眼。

“佐克出来了,先解决掉这个王八蛋!”

街上的风很轻快,吹拂着街面上。几片绿油油的叶片在风中飞扬着,似乎随时可以脱离枝条的束缚,随风远去。

杰鲁的右手搭在斧柄上,皱着眉头左右张望着。作为猎人,身份习惯让他有一种莫名的警觉,似乎有什么危险就在身边。

佐克浑然不觉。光明的前程就在眼前,三百六十二张尸魔头皮,高居排行版之首,就连贾汀克离他也还有五十张以上的差距,子爵,世袭的子爵头衔,一片领地,就在眼前伸手可及。佐克已经醉了。

提前的庆祝,两瓶火辣辣的滇水白酒,让佐克冷静的大脑昏昏沉沉的。腰间丁当作响的,是一百枚闪亮的金币,那是他和杰鲁拼命赚回来的,也是他们能够享受铁剑酒馆优质服务的保证。

“我要赚钱,当贵族。有了领地,有了钱,我才能让亲爱的玛格丽特幸福……”佐克喃喃的望着空中,自语道。

“咦?那是什么,杰鲁……”远远的,半空中有一支几不可见的烟花正拖着黑烟扶摇直上。

“杀啊!”猛然间,街道的两头潮水一般涌出上百名赤膊汉子,他们挥舞着木棍,短刀,怪叫着冲杀上来。

“干掉那小白脸,赏十块金币!”有人大喊。

“十块金币?”佐克醉熏熏的自嘲道,“我佐克,竟然只值十块金币?”

杰鲁默不作声,手中那柄大斧已然解下,握在手中,冷眼看着正在呼喝着大步冲来的对手们。

“杀!”一声断喝,明亮的战斧划过一道月光,重重的将跑在最前的汉子连人带刀剖为两片。

“好,杰鲁,杰鲁!”佐克癫狂的大笑,细长的刺剑闪电般出现在他的右手,剑尖连点,数道电光麻利的刺穿大汉们的手腕,残忍的挑断了他们的手筋。

或许大汉们不怕战死,但是他们一定害怕残废。在这个黑暗的地下世界,死人是拥有一笔菲薄的怃恤金的,而残废,只能成为乞讨者。

人越来越多,层层涌上的大汉们压缩了佐克的空间,令他得意的刺剑技巧无法充分施展,只能边打边退。

但是,能够退让的空间,并不足以应付这么多的对手。

一不留神,一记闷棍重重的敲在佐克的肩头,佐克的左手立刻一阵剧痛,几乎无法动弹。

虽然,反手一剑令这位偷袭者眉心多出一道血泉,但是佐克的剑法还是慢了下来。

“佐克!”杰鲁大吼着,疯狂挥动着战斧,猛冲至佐克身边。某位阴险的小人,顺势在杰鲁的腰间拉出一条深可见骨的伤口。

那不是普通混混们使用的短刀,而是一柄数十金币的精制长剑!

“杰鲁!”佐克忍着左肩钻心的痛,细剑一振,一道明黄色的电芒在剑身上跳动着。

“以风暴之主的尊荣!”佐克大喝着,细长的刺剑幻化为狂乱的明黄色狂潮,向着四面八方呼啸涌去。

“想不到,这小子竟然是风暴之主的信徒。”一个阴森森的声音从人群中传出。剑光匹练一般横扫而至,准确的拦下了那道明黄色的光潮。

哧啦……细微的电流顺着武器传向男人的手,在皮质手套的保护下,男人只是微微一颤,反手一剑,将佐克的细刺剑劈落在地。

“小子,去死吧!”

“不!”杰鲁突然蹿了出来,战斧重重的反撩而上,猝不及防的将男人的单手长剑弹开老远。

“杰鲁!”佐克飞快的捡起刺剑,一连数道寒星狠辣的将几名袭向杰鲁的汉子一击毙命。

佐克愤怒了,狂乱的电花在他的剑尖跳动着,这以燃烧生命为代价的电流,令细刺剑的威力得以发挥到极致。柔软的细剑如马鞭一般,轻巧的抽在对手的脸上,那愤怒的电流随即钻入人体,令其麻痹,随之而来的就是情人般轻柔的死亡之吻。

一剑封喉!

“啊!”杰鲁大喊着,手里的战斧疯了一般,大挥大砍,再没有一丝一毫防守的表示,任凭汉子们的武器在他的身上越来越多的伤口,只是全力追杀着那名持剑男子。

纵然武技不如他,也要用拼命的打法扼制住他的攻势。

“佐克,快跑,快跑!”

“不!杰鲁,我不能丢下你!”佐克大声回答道,手中的细剑再一次狂暴起来,嗡然作响的在另一名汉子的颈间结束了它的旅程。

“没用的。”持剑男子淡淡的说道,长剑一颤,锋利的剑狡猾的让过了杰鲁的战斧,轻轻巧巧的没入猎人的腹部。

抽剑,上挑,飘然身退。

杰鲁瞪圆了眼睛,望着几被完全剖开的腹部,怔怔的发不出一点声音来。邻近的汉子们兴奋的大叫,挥舞着武器将杰鲁淹没在人海中。

血水从汉子们脚下涌出,将地面染得一片通红。

“杰鲁……”佐克的哑着嗓子,放松了手中的细剑,轰然跪倒在地。

“杀了他!”汉子们呐喊着,扑向半跪在地的佐克。

正在此时,一个温柔的声音从汉子们身后传来。“我来晚了,各位,请让一让。”

没等汉子们有所表示,愤怒的火焰如长鞭一般抖开来,将附近的汉子们完全卷入它的威严之下。

烈火熊熊在兰度手中燃烧着,那炽热的火元素,欢笑着凝成一支长鞭,随着少年的手指毫不留情的抽向汉子们。正在扑向佐克的几个混混,甚至被暴怒的火焰之鞭抽得飞上半空。

“本来我不想管你们的闲事,不过我说过,人若犯我,十倍偿还……”兰度笑吟吟的打量着身边的汉子们,不过,他的眼里分明燃烧着怒火,那种愤怒几乎要透出血来。

“佐克!那个剑士交给你,替杰鲁报仇!”兰度淡定的声音,似乎有某种魔力一般,佐克突然抓起了地上的细剑,不顾目瞪口呆的汉子们,径直冲向持剑男子。

“若若,记得我教你的,杀!”

“喵呜!”小猫女的声音从虚空中传来,伴随着这兴奋的宣言,一柄匕首无声无息的刺穿了某个倒霉男人的后心。

小猫并不会隐形。但是,在战争使徒的领域范围内,兰度有这样的权限,赐予若若残影一般的高速度。

而在这种高速度下,一些有意绘上的黑白图案,就足以让人眼产生错觉,让人看不清若若的影子。

唯一能证明若若存在的,便是那不停收割生命的死亡匕首。喷涌而出的血迹和一个接一个倒地的尸体,清晰的标明了若若行动的轨迹。

“我的好儿郎们呀!”不远处的民居内,贾克汀急得跳脚,方圆数米之内所有伸手可及的器物,差不多都已在他的暴怒之下被砸成碎片了。

这一千多名混混并不值钱,贾克汀只要挥挥手,就能从羊城的地痞无赖里找到更多的混混。他心痛的是,混迹在这些炮灰中间,那些用钱喂饱的,不要命的打手们。

若若有着天生的猎人本能,她本能的朝着血腥味最浓重的打手身上下手,几乎所有被她干掉的汉子,都属于让贾克汀心痛的打手团。

至于其他的杂鱼,在若若血腥的匕首和兰度几近疯狂的暴炎之鞭挥舞下,虽然呐喊声还是响亮,但脚下已经进一步退三步的让出一个圈子来。

太可怕了,在这小小的羊城内,竟有如此可怕的敌人。

或者说,杀戮的机器……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钢之魔法师】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