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新喜剧之王 >新喜剧之王_第40节

新喜剧之王_第40节

作者:黯然销魂 发表时间:2018-11-07 12:02:50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6:59
视着在黑夜当中明亮始终如一的眼睛:“我倒是多余了,看来你是什么都想到了,你有没有想过要怎样报仇?”

“要是他在我面前,我就踢飞他,然后打断他的手!”楚越裂开嘴露出牙齿,赫然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不过,他很狡猾,知道要躲起来!”

果然不出她所料,又是武力!林灵微微皱起眉头,她不明白楚越为什么喜欢武力,但她知道这不是什么好事:“你有没有想过,有些事或许是不需要动用武力就可以解决的!就譬如昨天的见面……”

楚越诧异的转过身盯着林灵,林灵的眼睛很美,深邃得犹如星辰:“你觉得涂建元那么嚣张,而且还打女人的男人不应该受到教训吗?要是没有武力保障,昨天被教训的就是我了吧!”

“我的意思是,或许可以在武力之外,还有一些其他的方法!如果你昨天和涂建元和气一点,相信一切都不会发生了!”林灵搅尽脑汁的寻找着最恰当的词汇,语气轻柔如风。

楚越顿时哑然失笑,甩了甩手:“人都有原则,如果连昨天那样的屈辱也可以忍下去,那就不是我了。如果做什么事都畏首畏尾,那一样不是我!宁死不受也不受欺负,那是我的原则,所以我可以在黄种人被歧视的美国立足,所以我可以得到盖瑞的友情!”他却忘了,林灵似乎不认识盖瑞是何方神圣!

林灵头疼之极,眼前这家伙很倔强呀!想了想,她换了方式劝道:“我想我真正要表达的意思是,除了强硬的手段和态度,有时,圆滑一点未必就是什么坏事!”

“圆滑?如果做艺人是我的职业,那我当然可以在不违背原则的前提下做到!”是呀,要是连圆滑都做不到,他那些年怎么在美国混得下来。他愉快一笑,张开双臂大叫:“我的信条是生活要肆无忌惮的自由,工作需要的圆滑,那是另一码事了!”

第六十章 越挫越强

林灵有些捉摸不透,楚越是不是放弃在娱乐圈里混下去了?她的直觉和逻辑分析都告诉她,以楚越的强硬和好胜个性,定然是不甘心就这样被人戏弄的,反而很可能激发他继续留下来打拼的决心!

回到酒店,林灵在房间里轻松而且甚有节奏的迈着步伐,蓦然停下来,在桌面上取过一份资料!翻开一看,赫然便是楚越的个人资料!翻阅着这些她浏览了不止一遍的资料,她陷入了沉思!

楚越在大学期间追求一位老师,那老师却拒绝了他,喜欢了另一个中年教授!楚越没放弃,反而更是激烈的追求,就仿佛之前的失败刺激了他!

那一次,楚越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失败,那女老师根本对他的追求毫不动心。可他依然锲而不舍,可谓是屡战屡败,那老师和教授都终于忍不住这种恼人纠缠跟他翻脸,面对喜欢的人,他愣是不还手,结果老师和教授都因此事而无法在学校里呆下去!楚越也没有再留在学校里,那里是他遭遇失败的地方!

以楚越的性格,绝对不是遇到一点挫折或者失败就放弃的人!相反的是,挫折和失败很容易激发他更大的兴趣,就好象那女老师拒绝他之后,他就几乎是立刻疯狂的喜欢上老师了。

她现在最怕的就是楚越放弃,只要楚越不放弃,她就有机会可以完成协议上的一切!一旦楚越放弃了,那她就会输掉人生里最重要的一盘棋!她的未来在协议诞生那一刻开始就与楚越紧密的联系在一起了!

想了一下,她心中一动,仿佛意识到什么,拨了电话给陈子扬:“子扬,楚越最近被封杀,似乎不想要我做他的助理了,过几天你要出场去帮我一下!”

楚越确实想把林灵这个助理辞退了,一来他从开始到现在都不需要什么助理,再者,他现在被封杀了,林灵不如还是去做其他的事。他可是很清楚,前些年,铧仔就因为得罪了黑帮,结果女助理被烧伤的事!

光影现在几乎是将他置之不理,看情形,只要《火线服务》杀青,他被冷冻的时刻也就随之来临。蔡家冠现在更是躲得连影子都找不到,生怕被楚越揍!

除了《火线服务》之外,他手头上没有任何活动和工作!恒兴的封杀的确起到了很大的作用,新闻传媒上几乎见不到他的名字,只是偶尔在一些不属于恒兴或者与恒兴不对盘的刊物上出现!做艺人,做到这地步的确也不应该再继续下去了。

要命的是,他与光影公司的合约还有一年半以上,若是光影愿意跟他解约,他或许还可以跟其他公司接触——不是每个公司都怕江子诚的!若是光影不愿意解约,那他就必须在接下来的一年半里沉默下来,就好象当年刘德铧被无线雪藏一样。只不过,楚越将被雪藏的时间将长达一年半……

镜头里的楚越在移动中极为自然的微侧过身体,以自己的侧面迎对刘清云和吴镇雨两人,三人眼中仿佛迸现一连串的火花,顿时形成了奇妙的碰撞!

“CUT!”杜齐峰很满意,他本来以为楚越遇到被封杀的事,肯定要影响到表演,没想到楚越只要进了镜头前,就立刻表现得极有敬业精神!

楚越一样很满意自己的表演,这很可能是自己的最后一次演戏了,他一定要做得精彩一些,要把自己所能尽情展现而出。有了这样的心理,楚越在随后的表演当中是越来越挥洒自如!

走到林灵面前,他微微一怔,却是见到软饭王陈子扬正在和林灵紧紧挨在一起,似乎在说什么东西!两人一见他过来,陈子扬脸色立刻变了,大声喝骂:“贱人,你给不给我……”

楚越面色一沉,走上前去几步,逼向陈子扬。陈子扬这一次是脸色是真的变了,他现在一想起那天被摔得七荤八素就后怕,见楚越过来,不用演也是吓得连连后退:“你想干什么,她是我女朋友,我跟她说话关你什么事……”

“本来不关我的事,但我现在只是想揍你!”楚越拳头狠狠挥了过去,陈子扬这一次煞是灵活,立刻跳开,脸色苍白的奔开:“好你个林灵,你回家我再收拾你……”

望着软饭王离开的背影,楚越叹了口气,他觉得林灵真的很不走运,居然遇上了那样的男人!来到林灵身边坐下来,轻轻抓起她那柔滑的手安慰道:“不要怕,他被我打跑了,不如我晚上送你回去!”握着林灵的手,他心中却生起异样感觉:这手如此滑嫩,似乎不太像底层市民的手!

“能躲得了一天,躲不了一世!”林灵红了双眼,也不知她是抹了辣椒还是姜块,不然怎能那么快就眼红欲哭:“他现在又找我要钱,说没钱就让我去夜总会做!”

楚越张大了嘴,一副犯傻神色盯着林灵,忽然哑然失笑。他不走运,林灵似乎更不走运,现在似乎只有他能帮林灵了,难道他们的前途真的要被绑到一起吗?楚越突然很好奇,只是他的心中不免还是藏了一些疑惑,不为人知的疑惑……

今天的拍摄任务终于完成了,楚越与林灵收拾了一下,若无其事的与其他人打着招呼离开了。走出片场,赫然见着一辆车在外面停着,车旁还立着一个疯松的手下:“越哥,松哥请你去吃饭!”

楚越与疯松倒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关系,不过,左志松偶尔请请楚越吃饭,楚越有时也回请一下。只是,今天楚越却隐约察觉到不对劲,探头问道:“今天松哥怎的那么客气,居然要你开车来接我!”

“越哥,你到了就知道了,现在我可不敢说!”这司机向楚越笑了笑,楚越却与林灵交换了一个眼色,大有几分看你玩什么把戏的意思!

这一次的目的地却不是那些什么高级餐厅,而是一间茶楼。楚越与林灵对望一眼,在司机的带领下来到了二楼,然后再进了一个包间里!

楚越与林灵扫眼一瞧,顿时极为整齐的皱起了眉头。房间很宽敞,有几个五十岁甚至更老一些的老者分别坐在圆桌前,还有几个青年坐在一旁!

这场面令楚越联想到了《黑社会》,只见左志松热情的迎了上来,邀着肩头大笑不止:“阿越,你终于来了,现在这里就等你了呢!快坐!”

“他真的能够代表东哥吗?”一个老者神色不善的望向楚越……

第六十一章 东叔去世,靠山没了

“当然可以,各位叔父,你们不会不知道上次东叔为了他跟和安胜的人差点翻脸的事吧?”

左志松笑眯眯的扫视一周,笑容当中分明隐藏着几分狠毒:“这一次请大家来,就是想谈谈这一届选举。社团现在够格同我争的只有飙车强和太平鬼,飙车强资历不够深,太平鬼实力又不够强,我左志松惟有当仁不让!”

几位老家伙瞥了一眼左志松,再扫眼望向楚越。左志松也不多言,只是示意手下取过一个皮箱,猛然打开,里面赫然全都是钱:“这些钱,就当是我的竞选费用,只要我上了位,当然是亏不了叔父们,社团也能在我手里壮大,何乐而不为。”

楚越和林灵简直诧异极了,黑社会的龙头选举居然扯上了他们,未免太无厘头了!正在沉思间,却见几个老者目光再次扫过来,眼中透出贪婪:“你要想做话事人,东哥的话更管用!”

“阿越,你不要否认了,东叔没有孩子,他现在最亲的就是人,只要你一句话,我再配合一下做点工作,这事就算成了!”左志松此刻做事极是雷厉风行,立刻转过头望向一直无语的楚越:“哥哥我一直待你不薄,你可不能拖我后腿!”

黑社会选举关我叉事!楚越胸中燃起火焰,面待冷笑,正欲拂袖而去,却被林灵硬拉着动弹不得。惊讶的向林灵望了过去,与她的目光交错而过,顿时有了些新的领悟:“松哥,不要耍我,你们和联胜的事,怎样都轮不到我来插手!”

“你怎是外人,你是我左志松的干弟弟,只要你愿意,我随时可以为你在和联胜安排一个位置!”左志松得意的笑了笑,在他来看,现在一切都几乎尽在掌握之中:“只要你在东哥面前为我说这一句话,那就够了!”

极有心机的笑面虎!楚越想起当初认识左志松的过程,猛然警觉,莫非左志松当初故意结交他,就是想要走东叔这条线?他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那样一来,心机也未免太深沉了!

自与左志松认识的第一次,他就知道这疯松是面善心恶之人,只要左志松撕下和善面具,那呈现出来的定然是极为毒辣的一面!只是他却愣是想不到,左志松凭什么以为他有本事说服东叔!

还不待他说话拒绝,左志松眼里流露出一缕胜券在握的神采,他坚信只要自己打出这最后一张王牌,楚越定然屈服:“只要你帮我成事,你就是我的兄弟,江子诚搞你就是搞我。有我全力支持你,江子诚又算什么东西,你想怎样红,我都撑你!”

楚越和林灵微微一惊,左志松的意思再明显不过,只要楚越帮他成事,他就帮楚越摆平来自江子诚的封杀令,而且还作为后盾全力支持他在娱乐圈走红!

这是一个足以使任何人都动心的承诺,和联胜本就是和系最大的社团,有它支持,在娱乐圈里几乎可以横着走!况且,楚越现在还身陷如此困境当中,这简直就是雪中送炭。

除了承诺,更有威胁,帮他就是他的兄弟,不帮呢?楚越与林灵都品味到其中深意。只不过,左志松终究还是走了眼,林灵不是他惹得起的,楚越性格更不是他万没想到的强硬!

得罪了江子诚,还在乎多得罪一个左志松吗?楚越不在乎,他只在乎自己是不是赢了,在乎自己是不是被人摆弄了!于是,在众目睽睽下,他和林灵一道站了起来,微笑着向左志松道:“松哥,我只做自己想做的事!”

左志松和其他人都愣了一愣,忽然间,会过意的左志松奔出房间来到楚越身边,眼里闪烁着冷笑与狠色,附到楚越耳边低声道:“你以为没有你帮我,我就成不了事吗?只要东叔死了,还有谁能阻挡我!楚越,你慢慢后悔吧!”

“是吗?那我一直都没有为了任何事而后悔的习惯!”楚越含笑望着左志松,脑海里却在盘算着要是左志松派人阻拦的话,他该怎样出手。

“老弟,你不用担心我派人做了你,只要做一点事,那就够了!”左志松仿佛猜到他的想法,哈哈仰天狂笑不止:“你还是想想怎样应付江子诚吧!哈哈哈……”

望着左志松进了包间里,楚越面无表情,想起方才左志松的话,猛然大吃一惊!拉着林灵便奔下酒楼,打了车迅速叫喊:“去浅水湾!”若他所料不错,左志松定然有可能在今天下手杀了东叔!

来到浅水湾,楚越和林灵奔进了东叔的大宅子里,一下子便怔住了,因为一个保镖望着两人摇了摇头:“东叔去世了……”

东叔去世了?楚越胸口如被铁锤击中,心快速的沉了下去,脑海里飞快掠过这些年来东叔对自己的照顾。若没有东叔,他要见识一下娱乐圈,那将是很艰难的事,若没有东叔撑他,没准江子诚已经下手杀他了……

根据验尸报告,王进东是病逝的。虽然查不出什么来,可是楚越始终以为,王进东之死,定然与左志松有着密切的关系!他甚至可以猜得出左志松的布置,定然是想收买他没成功,然后便通知自己的人下手!

王进东之死一下子变得复杂了,不仅是死因在楚越心里是一个肯定的答案,而且还在娱乐圈里造成了颇为不小的风波。有开心的,也有难过的,可是蔡家冠一定是很开心的,尤其是当他知道楚越将为王进东守灵之时,就笑得更是愉快了:“骏少,现在楚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新喜剧之王】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