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新喜剧之王 >新喜剧之王_第48节

新喜剧之王_第48节

作者:黯然销魂 发表时间:2018-11-07 12:03:09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6:59
醒梦中人,楚越顿时醒悟,自己为求逆反左志松和江子诚的打压,未免太患得太患失了。释然的他,立刻呈现出令人放松的气度,大言不惭道:“那当然,我和林睿还有赵晋升的合作,当然成功定了!”

“林灵,原来你在这里,我找了你很久了,太好了,太好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令楚越皱起了眉头……

第七十二章 软饭王的华丽登场

“灵儿,这一次我只要五十万,只要五十万就够了!”

软饭王同志的再次登场阵容简直可以以华丽来形容,浑身上下就如乞丐一般凄凉,衣冠褴褛,鼻血凝固在嘴唇边上,就如两道红色的胡子。头发乱得绝对可以养鸡了,眼睛更有淤伤痕迹,佝偻着身体半爬半走进来,身后还有几个模样很是凶悍的壮汉紧跟着!

“又是你!”楚越和林灵同时脸色大变,望着这造型恶心之极的家伙,楚越很想冲过去把软饭王狠狠揍一顿,见过吃软饭的,从未见过吃得那么名正言顺,吃得那么悲壮的!人怎么可以无耻到这个地步?

林灵一见陈子扬,几乎都要暴笑出声了,这身造型实在太强大了,足以逆天!不过,有这身造型为掩饰,谁可以想得到这软饭王竟是年薪几十万美刀的强者呢!

见到林灵眼里蕴藏的笑意,陈子扬几乎快要迷醉其中了,却忽然觉得有人拎起自己,抬头一看,果然是楚越这个暴力小子:“小子,你想干什么,信不信我揍你!”

“揍我?你觉得自己现在还有资格讲这句话吗?”楚越可不是笨蛋,扫眼瞥了一下跟在陈子扬身后的几个壮汉就立刻联想到了银幕上常出现的追债。

“我哪里还有钱,你还是走吧!”林灵悲伤的掩住眼睛,又似害怕,又似不忍心再看下去,演技精湛之极!

“我只要五十万,只要这五十万,我以后就不来烦你了!”在林灵的熏陶和带领入戏下,陈子扬的演技也不差,连哭带嚎的爬到林灵身前使劲摇晃着:“你不给我,我就完蛋了!”

望着这惊人的场面,这小店里的学生和其他人全都傻眼了,只是一个劲的低声骂着软饭王没骨头云云!

楚越看了林灵一眼,脑海里飞快转过几个念头,凝视着叫唤不已的软饭王厉声道:“只要给你五十万,你是不是保证以后不再骚扰林灵!”陈子扬立刻连连点头,这本来就是林灵的主意。

“那我给你五十万,把协议做好!”楚越掏出支票薄(理论上楚越没那么有钱,是不太可能有这玩意的,这里就求一下方便吧),签了五十万,再让软饭王写了个协议,双方签上名之后,楚越将这支票递了过去:“以后你有多远就滚多远,千万不要再让我见到你!”

陈子扬演戏的确很有专业精神,弹了弹支票得意的转过身便要离去。一直在低声呜咽的林灵忽然站起来大声说:“子扬,家里的钥匙还给我……”

“不好意思,房子已经被我卖掉了……”演了半天,陈子扬终于把这最关键的一句话讲了出来,话音刚落便见楚越虎的一下站起来,吓得一下子便逃走了!

大家狠狠的鄙视着软饭王的为人,楚越叹了口气,连声安慰:“林灵,没关系,如果你没地方住,那就去我那里住好了,如果你不担心我半夜梦游进你房间的话!”

这个拙劣的玩笑顿时让林灵破涕为笑,再安慰了几句,林灵心知演得差不多了,就渐渐平静了下来。这时,另外一桌的学生妹,其中一个很是青春可人的少女迷惑的来到这边,俯身望着楚越:“你是楚越吗?”

见楚越点了点头承认,少女立刻面露狂喜之色,坐下来满脸喜悦和羞涩:“我是江明月,你忘了我吗?就是两年前你在商场拍戏时,你给我签过名!”

该死的记性!楚越眨了眨眼睛,搅尽脑汁想了片刻,终于记起了眼前这个少女,这还是自己这一辈子里第一个FANS呢:“我记得你,你还是像以前那样可爱呢!”

“KEVIN,这两年怎么没见你拍戏呢,我好喜欢看你演戏呢!”两年前的小丫头现在已经变得大丫头了,青春气息扑面而来,实是诱人,双眼几乎是呈星星状盯着楚越!

“这两年我去做了其他的事,现在回来了!”楚越甚是喜欢这个FANS,起码她是自己的第一个FANS,是她使自己体验了做明星的初步感觉:“我过些日子可能要推出唱片,你有心就听听呀!”

这少女其实不漂亮,却很可爱,起码在楚越眼里是这样的!想到自己两年前不过演了两三部戏,就有了FANS,而且两年之后还认得自己,他的心情就愉快到了极点,暗暗为自己打气:肯定会有更多的!

回到住处,赫然见到阿豪的女朋友惠姐正在同罗新中聊天,楚越大感意外。问了一下才知,阿豪这小子现在正在卧室里跟蓝心莲和另外一个朋友在讨论剧本。

让惠姐带林灵去了另一个卧室,楚越这才有了时间跟罗新中详细谈事!罗新中这一次的来意很合楚越的意思:“《赵云传之见龙卸甲》剧组,我已经跟佳声讨论过,如果时间配合,过些天你就可以去内地!这几天,你留在这里参加《神兵》!”

罗新中当年身为副导演与李仁刚导演做过《黑侠》,而《赵云传》正是李仁刚导演的,要谈这一点其实不太难。即便是《神兵》的导演程晓东,以前一样与罗新中认识,对影坛的熟悉,反而是罗新中的一大优势了。

得知楚越要去跑龙套,林灵叫了楚越来到阳台上,望着楼下的事物:“有没有见到,下面的事物在我们这个高度来看,渺小得什么都不是!”

“但是,若是从下面看上来,上面依然很渺小,渺小得什么都不是!”楚越仿佛意识到林灵在说什么:“况且,他的渺小,他本身其实不在意!”

林灵美丽的面容上浮现一缕淡淡的微笑,拿过盛着水的杯子,伸到阳台外微微倾斜,水滴滚落而下:“因为渺小,所以站在上面的人眼里不会有渺小的存在,他们所做的事,很可能会伤害下面的人!”

楚越顿时沉默了,林灵像哥们一样轻轻拍了拍他的肩头:“在下面的渺小眼里,或许上面一样渺小。可是,不要忘记,即使渺小,它也一样有这大楼的威势衬托!”

明知肯定会再次遭到江子诚等人打压,他仍然再一次回来了,就为了证明,无论他们怎样做,都阻拦不了他!也许,在这其中,还有几分对表演的热忱……

想起了自己在布雷西亚的事,在那场比赛里,他被对方防守球员铲翻无数次。震怒的他跳起来把对方打得骨头都断掉了,还打倒了几个对方的球员。被红牌下场之后,教练只告诉他一句话:“我知道你不是脾气暴躁,但如果你不能把自己的个性收在肚子里,那你就可以回中国了!”

没有教练能够容忍一个只要一起冲突就动手打人的球员在球场上,从那天开始,楚越在球场的性格就改变了一些,被人铲飞,甚至被吐口水在脸上,他都容忍了下来。

“受不了别人的气,受不得委屈。可这就是生活,要想获得最大的自由,你就必须要很强,强到没有人能够约束你的程度!”林灵的声音仿佛在天边传来,悠然飘荡在楚越耳边:“有时,与其让别人来约束,还不如亲自约束自己!”

是呀,要想在这个社会里很好的生存下去,变通是必然的,就算是再强的个性,都要被磨平。就好象林睿一样为了吃饭问题而妥协了,若是再几年下去,林睿纵有鸿鹄之志,也要消磨在油盐柴米的琐碎当中。

能够在球场上变通,为什么又不能在娱乐圈变通?楚越豁然开朗,他突然觉得自己以前或许是受盖瑞影响,太注重崇尚个性了。当然,不想推卸责任的他觉得自己肯定有责任。

“我明白你的意思,收敛不是消磨!”楚越裂嘴一笑,白净的牙齿整齐出现,配合以灿烂笑容,充满了阳光气息:“但是,你不怕我就这样被磨平了棱角吗?那样的话,将来的我就没意思了!”

“人是随着环境改变的,但不是什么都会变,我知道你有些东西是不会变的!”林灵意味深长的看了楚越一眼。

“你知道吗?我觉得你很像以前念高中的美术老师,都很有哲学味道!”楚越耸了耸肩,似乎对林灵忽然蹦出那么高深的台词一点都不感到惊讶,又或者,他是心中有些揣测了……

林灵扑哧一笑,仿佛乌云散去,光线洒落她面容上:“如果你想要我教你美术课,那房租要少一点点,薪水要加一点点……”

“可不可以只少一点或者加一点,不要一点点……”楚越会把我们搞糊涂的,一点和一点点有什么区别?

楚越终于在罗新中的介绍下,明白了什么是跑龙套!在剧组地位最低下的是跑龙套,跑龙套的是可以随意欺凌的对象,任何人都可以欺凌!

想着想着,胸中仿佛有些东西堵住了,很气闷,让他恨不得站起来仰天怒啸!猛然间,他生起了感觉,创作的感觉,闭上眼睛拿出手机开了录音轻轻哼着。罗新中静静倾听着楚越哼的曲子,声音虽轻,却仿佛隐藏着某种不亚于炸弹爆炸的愤怒威力,渐渐点燃了他胸中血液!那是一种悲愤,还是一种悲哀……

在创作曲子的过程里,楚越就仿佛失去了意识一样,全神贯注投入其中。此刻只觉得这个曲子不够好,不断尝试着,渐渐哼出了完整的曲子,其中的愤怒淡然消退,剩下悲哀与悲愤的情绪始终盘旋不去!

任由悲哀的旋律飘荡入耳,罗新中脑海里飞快掠过自己在剧组见到跑龙套演砸一场戏,当场被赶出剧组的事。想起了在剧组时,一个跑龙套的时一时失手伤及一个主演,结果被那主演的经纪人殴打的事。跑龙套的苦与乐,悲与痛呀……

“太好了,太好了!”吴家华激动之色难以抑制,只是不住在房间里快速走动着,面上涌现狂喜之色。他本来还担心楚越是不是只可以做出那么一首歌,没想到,竟然又做出了一首在情感上超过了《碎星》的歌曲:“你究竟是怎样做出这曲的?”

只是此刻吴家华却苦恼极了,这首曲子与《碎星》,一个在情感上更丰富,更有冲击力,一个在旋律上更美妙!他应该选择哪首作为主打呢?他完全没想到,以前只有为了没有主打的苦恼,现在居然是为了哪首主打而苦恼,这似乎预示着一个崭新的开始!

“我倒是有了一个想法……”楚越在来佳声公司的路上就考虑过了,抬起头看着欣喜的吴家华:“我想,不如把第一张大碟做成音乐故事集,就是一个连贯的故事!”

这样的概念其实不希奇,很多歌手都有这样做过。但是吴家华却很清楚这颇有难度,首先就是歌词上的,歌词必须得配合整个大碟里的曲子,配合故事,这本身就是一个难度:“但这样似乎很难找到适合的填词者呀!”

“你不是一直很想知道《碎星》的填词者是谁吗?我想是时候介绍给你认识了。如果没有意外,我想他是可以做得到的!”楚越在盘算着,回去之后是不是要阿豪和蓝心莲做一个剧本出来:“甚至,我可以提供整个班底,从剧本到导演!他们都是我的朋友,虽然没什么经验,但都有冲劲有热情!”

“这件事需要考虑一下!”吴家华沉吟片刻,没有立刻给出答复:“你把填词人找来,我想跟他谈一谈,然后再确定这件事的可操作性!”

他现在在想的却不是大碟,而是EP碟。作为一张EP,当然不可能把所有好的都塞到里面,否则就没人买大碟了。想了想,他又觉得要是先出单曲碟,那恐怕也是一个不错的尝试。只不过,新人出单曲似乎给人的感觉很怪异,毕竟一首歌似乎很难使人迷恋或者喜欢!

第七十三章 跑龙套的不是人

空,已删除……

第七十四章 跑龙套的也有尊严

空,已删除……

第七十五章 找到你的理由和动力

当务之急就是解决左志松的事,楚越和林灵都非常认同这一点,若不能解决与左志松之间的恩怨,麻烦总是会源源不断的发生!

楚越一直都想不通,自己与左志松之间的恩怨,除了第一次见面时的冲突,就只有后来不肯帮他争坐馆位置的事。就这样一点破事,左志松怎会一直挂念到现在?理由只有一个,左志松此人极为小心眼!

“我想提个建议!”林灵嘴角绽放着狡黠的笑意:“若是可以和解的话,你愿意吗?”

“和解?不可能!”楚越腾的一下站起来,不假思索否定了这个可能。黑社会就大了吗?他从来都不这样以为,他也从来没有被人欺负而没有还手的事。要是换了几年前,没准楚越就直接冲去找左志松麻烦了!

林灵似笑非笑凝视着楚越,幽幽轻叹,楚越还是不够习惯圆滑,更多的是被个性驱使着!被个性驱使,那不是什么坏事,起码想做什么就去做什么,她就十分向往。只不过,做任何事,想要成就任何成绩,靠个性处事的远远不够的。

想到这里,她不禁有种荒谬的感觉,她在追求楚越那样的生活,追求楚越那种想做就做的自由。可是,她现在却在教楚越做人圆滑一点,教楚越克制自己,仿佛一切都颠倒了,这难道还不够荒谬吗?

“那你想要怎样,冲去把左志松轰杀吗?”林灵永远都是一副不紧不慢的神情,就仿佛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中:“有些事,不是你想做就可以做的!除非你不在这个圈子里,不在任何圈子里!”

“恩怨,未必要立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新喜剧之王】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