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新喜剧之王 > 新喜剧之王_第97节

新喜剧之王_第97节

作者:黯然销魂 发表时间:2018-11-08 19:51:46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7:01
了,还可以通过隐晦的手法传达出来。

他的诠释方法就是因此而产生了不同,可以隐晦的表达原因,但一样可以一点都不要提及原因。前者可以给观众恍然大悟的感觉,而后者则会使观众带着疑惑离开戏院。老实说,他很想用第二个手法,可这是他第一部导演作品,不应该做得那么极端,所以只有无奈的选择了第一种。

可是,第一种一样还可以延伸出其他的隐藏剧情,譬如男一号以前做过什么事,所以导致警察和黑帮的追杀。亦或是,男一号完全是普通人,根本不知道警察和黑帮为什么追杀自己。这两种隐藏剧情,很显然就可以导致演员的诠释手段要分得更为细腻!

按照全性论,只要演员完全彻底的挖掘出这种性格,那就可以演得极好。但正如梁佳辉他们绝不信有人可以达到那么高的层次一样,要是真的挖掘出来了,没准就精神分裂了。楚越一样不相信有人可以把全性论做得那么好,所以,表演还是得靠自己。

再者,即便是全性论,演员的分析判断还未必就符合戏里的人物,那样的表演当然亦就延续了错误的判断。所以,楚越觉得分析角色是很重要的,分析角色之后,再透过各种细节塑造角色,那又是接下来的活了——提起这,就不能不提梁佳辉。

梁佳辉那招为角色写传记的方法,楚越是做不到的,也不可能为了一个角色写几万甚至十万字的传记。但他可以看透这一招后面的本质其实就是试图全方位的,从饮食习惯到各种习惯来完美塑造一个人物,活生生的人物,而不是平面的形象!

他做不到,就算学梁佳辉这样写传记,在他还能够做到挥洒自如之前,也没可能使自己的肢体语言可以跟表情及眼神配合统一。所以,他选择将角色分析透彻之后,再通过镜子的折射来纠正来统一自己的表演,使自己的动作举止达到一个近乎完美的地步,这或许就是这个镜子方法的一点小优势。

不过,他还是不太明白,为什么没有演员一直用镜子来练表演。一来几乎所有演员都可以称得上科班出身,当然不需要像他这个野路子乱来。其二,那就要日后楚越才知道……

这部戏的拍摄进行得还算顺利,除了偶尔像其他剧组一样闹闹“灵异事件”,放些新闻给传媒,吸引一些眼球关注这部戏!

外界倒是对这部戏很感兴趣,遗憾的是,作为资深影迷,楚越一贯对港片近年来在开拍前就把剧情彻底放出来的做法深恶痛绝。所以,他发誓自己的戏,绝不会把剧情全都透露,为此,还勒令剧组统一了口径。

对这部戏感兴趣的不止是进入眼球时代的传媒,还包括了市民。传媒很是兴致勃勃的盯着楚越,盯着剧组——不要看不起人,他现在好歹也是一线明星,这点关注度是理所当然的。传媒盯着剧组,将那些剧照纷纷刊登,博得眼球效应。

令人诧异的是,媒体和市民都一致的肯定,这部戏不是动作片——这里的动作片当然是指打架的片子!作为公认的潜在动作巨星,楚越竟然不是拍功夫片,这难道还不够令人惊讶?

疑神疑鬼的媒体按捺不住怀疑,屡屡采访楚越,楚越只是摊开双手坦然道:“动作片没有市场,没有观众,当然就没有公司愿意投资,没有公司投资,我就是想演也没机会!”

了解到楚越的意思,宁妃兴致勃勃的为楚越出主意:“不如你自己开一部功夫片,我给你投资呀!”楚越苦笑着拒绝了,他不是不想演,而是真的市道不好,宁妃投钱进来是必死无疑!

怎样都好,外界对楚越做导演处女作显然不抱什么希望,就是他的FANS亦是非常悲观。江明月对楚越信心十足,特地去收集了那些从演员做到导演的人的资料,然后一看,立刻就傻眼了。

在所有从演员过度到导演的人里,只有程龙和洪金保是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还有便是尔东升等少数几人。至于其他的,几乎罕有成功的例子。在有力的证据之下,江明月沮丧之极,心中不由有些悲观了。

连江明月这样死忠的FANS都不报希望,其他人当然更是丝毫不敢想象。况且,楚越这才演了几部戏,就要做导演了,这还不死得奇惨吗?渐渐的,外界的声音变成了一面倒的悲观,甚至有人扬言,要是楚越这部戏砸了,没准就成了娱乐圈的流星!

这所有的声音对剧组毫无影响,那些(www.kanshuba.org:看书吧)新手可[炫]能还没有[书]遭遇过这样[网]的阵仗,开始有些心慌,后来被前辈们教了教,很快就平静下来。在戏还没有出来之前,外面的声音全都是屁,由它去就是了……

在这样乱糟糟的形势下,楚越率领着剧组转战东京。去了东京,那些传媒对楚越和剧组的兴趣还真够大,居然亦有一些记者跟了过来!

今天要做的是这场追逐戏的最关键一场,亦是在东京的最大场面!之所以把追逐戏放在东京,那亦是无奈之举,香港的路太窄了,追起来根本没劲!

在一众记者的围观,还有男男女女的围观下,楚越瞥了一眼这些家伙,忍不住轻轻一笑。他没想到,自己在日本还有非官方的歌迷影迷组织,而且人数还颇为不少,这些天来几乎每天都在跟着剧组转!

“楚导,这场戏,你看怎样做?”虽然楚越很亲和,可在片场做导演,这点规矩剧组还是要守的。导演就是导演,在片场就得这样称呼,这就是规矩。

楚越飒然一笑,这场戏在他与飞车特技组谈了一下之后,就基本确定下来了!只不过,他到底不是熟手,在某些方面还是不知该如何具体操作,所以必须要跟动作指导和执行导演商量:“老郑,我的想法是,汽车飞起,然后砸在墙上……”

他拿出一张草图,郑公望和动作指导一看这个就傻眼了。这图上,赫然便是汽车飞起来,然后好象铁饼一样平行撞在大厦墙上!见他们不明白,楚越摆了摆手:“我要的是硬朗,汽车硬撞上去,感觉就出来了!”

有了主意,其他人立刻忙碌起来,再排演了几次,汽车都只是轰然撞中墙,却没能够倒翻半周,然后平贴着撞在墙上!飞车特技组的人想了半天,再试了几次,终于轰然一下成功!只不过,车里的人却是摔得差点重伤!

“叫他们注意安全问题!”楚越挥了挥手,让场记迅速赶了过去,自己则沉思着这场戏的具体拍摄:“老郑,按照这样的做法,你觉得摄影机应该在什么角度最恰当?”

郑公望想了想,再跟摄影师阿海交换了一下意见,指着几个位置:“这个镜头必须要一气呵成,一口气过了,所以,摄影机多用一点也不是坏事!上面来个俯拍,正方向再来一个……”

见他连连指了几个角度,楚越点了点头,他的想法亦是差不多。现在唯一需要顾虑的就是飞车人员的安全,想了想,他倒是提出了一个建议:“下掉一边门,让他可以及时跳车,至于另外一边,可以在事后用特效来修补。再或者,补拍一段将车飞撞飞的戏,这样就不用特效修补了……”

郑公望凝视着那面坚实的墙壁,想到等一下汽车撞过去的样子,忍不住胆战心惊。大为佩服楚越,电影里撞车的场面不计其数,却似乎从未见过这种方式的撞法,整个车体完全撞扁的方法,这想一想的确够硬朗激烈:“我建议还是修补算了,你前面的戏拍得很流畅,补拍一段感觉有些怪!”

楚越赞赏的点了点头,这部戏本身就是胜在流畅,他喜欢流畅的感觉!只不过,这样一场戏,或许还不如说一组镜头,竟然花了足足四个小时的时间来筹备,可见难度之大!

见大家都准备好了,确定没有太大的危险之后!楚越向郑公望点了点头,自己来到三菱公司赞助的汽车里,这辆车前几天拍戏,现在已经撞得稀烂了。不过,这倒是不太重要了,反正这辆车是要报销的。

现在的麻烦是,楚越的安全似乎没有太大的保障,这一组镜头除了之前那个自杀性撞墙之外。在戏里,他坐的这辆车因为在高速中被击中轮胎,加上在转弯,要在原地打转,然后再撞击墙,撞到翻飞起,将那在空中滑下来的车再次砸在墙壁上!

老实说,若他是在好莱坞,这一段戏他绝对用电脑特效来进行最危险的部分。可港片在电脑特效上的运用无疑还是不及好莱坞,尤其是动态的东西。

当然,最危险的这一段戏,楚越不用亲自出马。他倒是愿意,可剧组其他成员不愿意呀,要是出事了,剧组怎么办?这部戏怎么办?所以,他在戏里只有中景镜头,最后再用特效拼贴在一起!

在拍了旋转的戏之后,楚越跳了下来,拍了拍脑袋。这个镜头是为了以后的拼贴而做准备,实际这场戏的镜头还没有拍呢!

楚越抓着喊话筒大声叫喊:“摄影组、收音组、飞车组,枪械组……都准备好,ACTION!”

轰鸣声迅速响起,一辆汽车飞快的开了过来,枪声如爆竹连连响起。楚越的替身驾驶着奔驰在前面的车连连疯转起来,轰然一下跳下车,车停止转动向墙撞过去!

与此同时,另外一辆汽车轰然飞上天空,车头向下,底盘完全露出来。车背整个平撞在那坚实无比的墙上,爆出巨大的响声,几乎整个都扁了下去!再竖着砸了下去,而下面撞在墙上的车头扎实撞中,车身在剧组的器械帮助下,屁股弹起,夹着掉下来的车再一起撞在墙上!

这般威势惊人之极,饶是楚越有心理准备,亦是看得目瞪口呆,那些歌迷影迷更是震撼!郑公望满脸震撼望着这惊人的场面,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凭这个场面,这戏肯定卖火了!

直到现场安静一片,楚越才猛然醒悟过来,大声抢过郑公望手里的喊话筒大声叫:“CUT,大家做得非常好,这场戏几乎完美!”

这个喊声终于把大家的魂给叫了回来,失魂落魄,没人想到就是这样简单而且直接的东西,竟然有那么惊心动魄的效果,简直可以以狰狞来形容!

楚越满意极了,这一组镜头可以一次过,简直就是太完美了!正在得意之时,电话响了,接过电话,里面传来宁妃的声音,不似近来那么活泼,反而显得很有些阴森,又有些古怪。

“张树诚死了……”

第一百三十九章 记者会

张树诚,死了?!

楚越如遭雷击,脑子仿佛炸开了,浑浑噩噩不知自己究竟做了什么。深呼吸一口气,勉强收回那颗飞到香港的心,沉声问:“他是怎么死的!”

“交通意外!”宁妃的声音古怪之余渐显平静,反而有种解脱的快乐,又仿佛了解了楚越的意思,沉默半晌答道:“不是我!”

不是她?不是她就再好不过了。楚越猛的松了一口大气,他依然记得那一次见到宁妃的震撼之言,这些日子以来丝毫不敢相忘。这时知道这事,自然以为是宁妃所为,见她否认,他就安下心来了:“阿妃,我过两天就回来!”

其实又哪里需要两天,剩下来的一天时间里,楚越在日本的戏就拍得七七八八了。为这些日本FANS签名等等之后,便上了飞机飞回香港!

通过航班上的报纸,他了解了这件事的大致始末。张树诚是在马来西亚因交通意外而死,按照幸存保镖的说法,当时是在比较危险的路段上,汽车掉了下去,连人带车都成了粉碎。

表面上来看,这似乎没有什么问题,每年在那些危险路段上总是避免不了事情。可那司机为张树诚开了几年的车,理论上是不至于开到汽车掉下去。而且按照当时保镖们的说法,当时看起来是不该发生这种事的。

所以,在很多没有证据的理由下,人们都渐渐觉得这事似乎有不少疑点。不要说其他媒体和人们,就是楚越亦怀有莫大疑惑,忍不住将箭头指向宁妃。只是,这事真的跟她有关系吗?楚越痛苦的抓了抓头发。

宁妃被警方带去协助调查了,当楚越得知这个消息时,立刻赶去了警局。在警局门口,楚越见到了乔萱和她的父亲乔大律师正在陪伴着宁妃走出来。

她在警局里呆了大半天,显得很憔悴,皮肤的光泽仿佛亦暗淡了许多,只有在见到楚越出现的刹那,爆出了神采!

与乔萱陪着宁妃回到家,一路在两人嘴里把事情全都了解了。正是因为张树诚车祸事件中的疑点,还有便是那几个保镖的口供,才使得警方找到了宁妃。然后,他们在宁妃嘴里了解到夫妻不合的事实,在这一点上宁妃似乎不想隐瞒。很显然,有些证据都显示宁妃有可能是那个谋杀的人!当然,在案情还没有得到进一步结果之前,警方亦没有得到什么结论。

陪着宁妃回到家里,楚越和乔萱在一起安慰了宁妃片刻,宁妃只是看着楚越半哀求:“阿越,你不要走,陪我好吗?”

能吗?楚越苦笑不已,现在这样的情况,他做什么都不方便呀!安慰了她几句,临走前,他深深凝视着她,这才跟乔萱一道转身离去!离开了这里,乔萱没有看楚越,突然冒出来一句:“是福还是祸?”

是福是祸?楚越心中一动,看来以前那个性格有些纯洁的律师,现在亦成熟了很多。看来,乔萱一样怀疑是宁妃动了手脚,杀死了张树诚,或许,只要知道这对夫妻关系的人都会怀疑。

事情的变化令人瞠目结舌,令人惊讶的是,在各方面的检查之后,警方确定那辆车没有被动过手脚,亦就是说基本排除了人为的可能。不过,汽车为什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新喜剧之王】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