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新喜剧之王 > 新喜剧之王_第106节

新喜剧之王_第106节

作者:黯然销魂 发表时间:2018-11-08 19:52:43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7:02
    

即便林灵很清楚这一点,但她亦清楚,有些事是急不来的,是否选用网络平台来购买,这在内地是属于一个普及不够的因素,与佳声的操作毫无关系。

    

所以,这无疑是一次极为成功的完胜,极为完美的胜利。一亿五千万的销售收入,一张唱片一亿五千万的销售收入,相当与卖掉了四百多万张唱片,还有什么比这个更为成功的?

    即便是当年的《吻别》亦不过就只统计出了这样的数据。

当然,《永远的传说》还是远远比不过《吻别》,《吻别》当年可是红极一时,神州大陆人人都传唱,几乎在一个年龄层人手一盒卡带。

    而《吻别》的销量却是不计卡带的,饶是如此,《吻别》当年都史无前例的卖了四百万。

    

除了楚越和林灵,没有人在乎这个,能够创造一亿五千万销售收入的华人歌手,要知道香港音乐界全年的收入亦不过只有五亿而已!

    楚越一个人的亚洲销售收入就创造了全年本地每年三分之一的营业额……

巨星,只能以巨星来形容楚越现在的成绩!

    如果他之前还只是一线歌手,那么这一张有口皆碑的经典专辑出来之后,成绩出来之后,一线歌手就不足以形容他的成绩了。

    他,就是巨星……

楚越成功了,最痛苦的莫过于江子诚,他虽知楚越要发片,却不知是这样的方式。

    硬是把旗下的秦泽的发片日子定在十月,想玩一次对抗,打楚越的销量。

    没想到,销量惨淡的却是秦泽,以前销量都可以达到八万以上的秦泽,这张唱片实际销量只勉强过了五万。

    

更令他痛苦的是,当初为什么没有拿下楚越,为什么要跟楚越成为仇家。

    现在楚越一部戏全球票房高达七亿港币,一张专辑能卖一亿五千万,他当年要是把楚越收在旗下岂不是赚翻了!

    越想他就越恼火,恨不得把涂建元这厮一脚踹死……

与江子诚的痛苦不一样,IPFI(国际唱片协会)的痛苦是现在不知该怎样计算楚越的唱片销量了!

    他们面临这种新的销售方式困惑极了,要是按照唱片销量来计算,楚越不要说白金,就是金唱片都拿不到。

    

可是,楚越的销量全世界都看在眼里,要是连个金唱片都拿不到,那估计今年最大的笑话就要在IPFI产生了。

    只是,这销售量是按收入计算,还是按照其他的方法来计算,他们糊涂极了……

到了来年,这种销售方法被各大唱片公司采用,IPFI才终于商量出一个决议,横竖如此,那就按照人次的方式来计算。

    假设每张专辑里有十首歌,那么购买人次高达四千万,那就以这个数字除以十首歌,然后就得到了唱片的销量——四百万!

    

可怜的是楚越,这帮老家伙来年才决定下来,《永远的传说》当然就没可能有这方面的认可了。

    要是IPFI现在就拿出来,那楚越就将在本地拿到六白金,在台湾拿到七白金,在内地拿到三白金,而且凭着四百五十万的销量,亦足以进入年度全球唱片十大行列。

    结果,却因为该死的IPFI一个反应迟钝,最终导致什么荣誉都没能拿到。

    

第一百四十九章情未了

当然,新专辑的一切成绩不是一天就出来的,而是断断续续的在七十来天里出现的。

    当专辑正式发行之后,楚越做了几天的宣传,便迅速进驻了剧组。

林睿导演,楚越监制,不能不承认,黑白映画不愧是青年人创办的,冲劲十足,竟然毫无畏惧的连连提拔新人做导演!

    

这部戏便是之前林睿谈的那部,在这部戏里,楚越扮演男主角——一个在监狱里呆着的家伙。

    本来林睿考虑请新人来演女一号,譬如方清如就很适合。可是,方清如跟楚越对戏,镇不住他的戏,当初拍MV时,演对手戏就不存在压不压戏的问题。

    

很显然,方清如暂时还不具备能够镇戏的实力,而且这部戏的票房亦不能太差。

    所以,大家讨论了一下,还是决定找张百芝来演女一号——楚越更希望林佳欣来演的,可林佳欣就感觉而言,气质的确不太符合戏的要求。

    

这是楚越第一次与张百芝的合作,确切的说,这是楚越第一次主演爱情戏,他能不能适应,那还是另外一个巨大的问题呢!

    现在外界多数人都认为楚越的银幕上的表现使他们以为他是硬汉型,现在硬汉要化做绕指柔,观众能不能接受还是需要考虑的。

    

首先要面临的就是形象上的改变,林睿围着楚越转了老半天,告诉化妆师:“想尽一切办法,我要他的线条和硬朗气息柔和下来!”



    “阿睿,我觉得在化妆上不该做太多的纠缠,硬汉亦有柔情一面嘛,况且我又不是什么所谓的硬汉!”楚越嘿嘿一笑,转头望着林睿。

    

化妆师为他化好妆之后,再换上了服装,然后招呼了一下正在与剧组成员熟悉的林睿:“我现在感觉怎样?我是人在局中,看不出来呀!”

林睿偏着脑袋想了半天,眼前的楚越穿着一身很贴身的囚衣,他眉头一皱,他可不认为犯人在监狱里都可以得到很贴身的衣服:“这是不是太贴身了,好象量身打造的!”

不过,囚衣只是末节,上下打量了一下。

    他始终觉得楚越不太像戏里那个柔情脉脉的家伙,更像是一个逃狱的悍匪……



    “老郑,阿越的眼神太利了,而且穿上这服装之后,气质变得更悍了……”林睿侧过面望着郑公望,像这些问题,他必须要请教这些老行家了。

    

这次,不待郑公望发言,楚越便自己在思索了。因为新专辑发行,他没有太多时间来考虑这部戏的演法,现在临时思考一下,他迅速便抓到这个角色的特点。

    这个角色因为在监狱里而显得略有些自卑,但是感情却十分丰富,亦渴望能够拥有幸福!

    

思维习惯性的由此延伸而开,这个角色之所以渴望幸福,那恐怕就是因为之前曾经拥有不幸,而这往深里想其实就可以称得上阴影。

    而感情丰富,那就意味着他是因为冲动或者其他原因才导致入狱,与他本性没有太大关联!

    

延伸而开,这个角色的人生卷轴浮现在楚越的眼前,这就是经验!

    演戏演得多了,演技高了的优良成果。楚越满意的深吸了一口气,这个角色显然可以挖掘的空间很大,因为戏里没有交代他入狱的前因后果,他要在表演当中呈现这种种。

    

林睿更是惊讶,望着楚越深吸了一口气,眼帘微低少许,眼里的锐利全然消失,只剩下淡淡的无奈与漠然,佝偻着身子来到林睿面前大声叫:“长官,9527前来报道!”合辙他把自己当唐伯虎了。

    

林睿侧过面望了郑公望一眼,只见郑公望向他笑了笑:“林导,你是第一次同阿越合作,不知道他平日在表演上花了多大的功夫。不过,其实你可以不用怀疑他的表演!”

在爱情戏上,楚越没太大的办法,唯一可以给林睿的帮助就是思路上的一些想法。

    他和林睿对这部戏的概念都有些相似,林睿想要的是:“以监狱为载体,以信为工具,牵连一段感情,就是这样简单……”

楚越眉头轻蹙,他倒不是这样以为,这部戏到底不是《监狱风云》,当然不需要在监狱里有什么冲突的情节。

    SO,那么该以什么样的情节来填充男一号的戏呢?难道镜头总是在监狱里转动吗?

    他忍不住向林睿提出这个问题,迟疑道:“那样会显得非常枯燥,所以需要其他的东西来填充。《十二怒汉》可以通篇都在一个场景里,而使跌宕起伏,但我们是做不到的!”

《十二怒汉》是好莱坞经典法庭影片,影片讲述的是陪审团在一个房间里讨论一个少年是否有罪。

    这部影片的手法直到今天依然令人啧啧称奇,通篇都在一个房间里,十二个角色,每个人都是栩栩如生,又是流畅无比,丝毫不显枯燥无聊。

    放到现在,依然是难以达到的高度!

提起这部戏,林睿立刻醒悟过来,迟疑道:“那你的意思是……”



    “男主角情感丰富,渴望一个幸福,他在监狱里,所以他可以视为单纯!”楚越沉吟片刻,神情有些犹豫,他亦不知自己的想法是否正确:“而在外面的女主角不妨可以复杂一点,这亦符合逻辑。但与男主角渴望感情的理由不太一样,她是冷漠之后再燃起来的感情……”

林睿顿时苦笑不已,他当初写的本子是一个浪漫的爱情片,现在被楚越那么稍微的变动一下,感觉就完全变了。

    望着他的神情,楚越有些理解,轻轻一笑:“这个戏按照原来的故事,其实就是《西雅图未眠》的另外一个版本,为什么不尝试着做得更精彩一些。”

沉思片刻,林睿迟疑着点了点头,是呀,要是按照原来的剧情做,那便真的是《西雅图未眠》的监狱版了。

    在脑海里飞快的构想了一下楚越所言,越想眼睛越是亮,猛的一拍桌面:“就按你说的来做!”

既然换了思路,本子当然亦要换一下,蓝心莲临危受命接受了修改剧本的工作。

    她本身就擅长这类细腻的东西,否则亦不会与阿豪成为最佳拍档,此刻在这个本子大局确定的情况下来做,那就很容易了。

    

阿豪一样没有闲着,他一样接受了林灵的任务——战争片,冷兵器战争片!

    是的,这将是楚越下一部戏。

令阿豪深感吐血的是,林灵给了他这样的任务,却没有给出具体的东西!

    害得他不能不靠着自己的努力去查资料,他先是跑到香港大学去请教了一下教授,然后在若干资料里找到了很多有意思的东西!

    

阿豪从来都没有想过,原来中国历史上竟然有那么多可以做成电影的东西!

    他沉思了很久,觉得要是做冷兵器战争戏,那肯定要从真实的来下手!

    

在所有真实的东西里,他否决了,譬如岳飞,这是不可写的,不然在内地电影局就肯定过不了审查。

    做岳飞抗金,那就是

    “破坏国家统一”,他不是民族英雄!

犹豫了很久,他最终将目标聚集在几个历史人物上,首先便是当年喊出

    “匈奴未灭何以为家”的霍去病。再其次的项霸王亦有可为之处,但拍得太多了。

    然后便是南北朝时期的陈庆之和五胡乱华时的冉闵。

他对这两人极为感兴趣,前者陈庆之当初是怎样凭着七千骑攻破数十城的,是怎样同数十万大军对抗的?

    陈庆之的战役不是太多,却堪称经典,这个人显然是很值得一做的。

冉闵其人更是神秘之极,其父乃是汉族起义将军,后来忍辱负重,屈身从贼。

    熬到成年之后,执掌兵权才一下挥军起义,率领汉人对胡人展开了还击。

    

冉闵起义成功之后,颁发了杀胡令——胡人不退出中原领土,就杀绝胡人。

    此人起义之后,直面各族胡人,种族灭绝性的屠杀使得五胡当中的四胡元气大伤,其中两族甚至从此灭绝。

    可他不但没有得到当时的汉人东晋王朝支援,反而被东晋与鲜卑联手进攻。

    他最后为鲜卑二十万大军包围,十战皆胜,只输了一战,就输掉了全部!

    

若说陈庆之是军事上的传奇人物,那么冉闵便不止是军事天才——当年他的军队得不到有效补充,依然战无不胜,灭绝两胡。

    若不是最后被鲜卑和东晋王朝合力坑害,胜负还真的未必可知,说不定历史就被改变了。

    

而就是这样一个高举大汉旗帜的天才,就这样被同胞与外族人勒杀。

    他为了汉族的利益,屠杀胡人若干,所到之处胡人都惊恐不已。像这样一个传奇人物,阿豪浏览了他的资料,立刻就涌起巨大的好奇心,冉闵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

    [-3uww]

抱着这样的心情,他开始了艰难的剧本创作。

    而与此同时,楚越则是忙碌着新戏,这部被暂定名为《情未了》的影片开拍了,他的工作亦开始沉重起来。

    为了能够在最短时间里完成这部戏,他们不能不连日在监狱里拍摄这部戏!

    

在监狱里的外景不是太多,两天就完成了,接下来就跑到片场去拍!

    演戏真的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楚越每日都要花很多时间来琢磨这个角色,挖掘他的内心世界,使这个角色的层次更丰富!

    



    “ACTION!”

在表演区里,楚越仿佛完全演变成了戏里的人,他仿佛察觉到此人的辛酸,还有那强烈的感情渴望,或者不如说是一种归属感。

    渴望,但是又害怕,他一边抽着香烟,目光中透露出几个字——我只是犯人!

    

这就是自卑,就在这时,信来了!他目光闪烁,快速的吸了两口,看着那些扑上前去拿信的狱友。

    看着他们难得一见的快乐,他微闭了一下眼睛,又仿佛在叹气,又似乎在吸新鲜空气,重重吸了一口烟,站起身来……



    “CUT!非常好,换下一场!”林睿太满意了,他觉得楚越的表演完全给了他想要的东西,甚至还有一些多出来的。

    就好象那个闭眼睛的变化,就使得表演显得立体了太多。

可他又哪里知道,楚越能够做到这一步,真的经历了很多。

    除了经验和经历,他还有磨砺,极为刻苦的磨砺。不过,唯一令楚越感到安慰的是,他的表演渐渐形成了自己的作风,虽然还谈不上风格,但只要肯努力,那就是必然的!

    

只不过,这一次,当林睿喊CUT之后,楚越却没有像以前那样一下子就放松了,而是依然持续了方才的神情站在原地,神色朦胧,就仿佛戏里的角色真的出现在了现实里!

    

郑公望去忙了其他的,倒是没有发现,只有林睿转过面看了他一眼,愕然发现他那似极了戏里神情的楚越。

    走上前去拍了拍他的肩头:“阿越,你想什么,准备下一场戏了!”

楚越有一种很怪异的感觉,仿佛直前自己一直沉溺在戏里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新喜剧之王】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