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新喜剧之王 >新喜剧之王_第110节

新喜剧之王_第110节

作者:黯然销魂 发表时间:2018-11-08 19:53:09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7:44
我想传达这样一个概念,通过父子间的相处,来传达新一代年轻人缺乏对社会对家庭的责任感,这是一个普遍的问题!”

楚越一样是优秀的导演,所以高飞在楚越面前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思路,甚至很乐于交流,他可是非常迷恋《迷路》的。

“那你怎样解决楚越年纪太大的问题……”林灵立刻就指出了这个重心,楚越现在年纪可真的不小了,快三十岁了,要是这样还在银幕上扮演一个对自己对社会都毫无责任感的家伙,在某种意义上而言,说服力自然是有的。可是,这却与影片的主题失去了距离,产生了巨大的偏差,毕竟这部戏想要表达的是新一代!

高飞眉头紧皱,喝了点咖啡道:“要是化妆应该可以让KEVIN看起来年轻一些,再有美术指导和服装造型设计等配合一下,应该是可以使KEVIN在戏里看上去只有二十二三岁,这应该很符合我的要求!”

“OK,若是那样,你对这部戏的理解是怎样!”林灵不愧是一个非常敬业的经纪人,立即又提出了新的问题:“你是要商业,或者还是艺术一些?我想知道这个路线!”

高飞微微一怔,苦恼的抓了抓脑袋。其实他之所以冒着被骂不知好歹的风险来找楚越主演这部戏,当然是希望这部戏的票房不要太扑街,这好歹是电影基金会的钱,而且还是他第一部长片,不容有失。

只不过,他一样很明白,站在他这样的新导演立场上,更重要的是站稳阵脚。能够在电影奖上有所作为,那当然是再好不过,若是不行,那就应该在票房上有所作为。现在既然KEVIN主演这部戏,那么票房就绝计不会太差。

想到这里,他松了一口大气:“我觉得可以艺术一点,至于票房,那就完全交给越哥,他的票房号召力将是决定这部戏是否卖座的关键因素!”

楚越与林灵再次相视而笑,若是高飞拿这个本子告诉他要票房不要文艺,那他们肯定立刻走人。本来嘛,这样的本子和故事只适合艺术片,要是做成了商业戏,那铁定别扭之极,楚越和林灵都不是没见识的人,当然不会犯下这样的错误!

而高飞很明智的把票房希望放在楚越身上,这部戏着重艺术因素,那就证明他是很明智,而且身为导演,显然具备自己的思想和实力。

其实楚越之所以答应演这部戏,不完全是因为王进东,而是他欣赏高飞。一个敢于冒险,敢于尝试的青年导演,他欣赏这作风,就冲着高飞敢来找他演这部戏,这一切就足够了!

他站起来伸出手与高飞握了一下,微笑轻道:“那么,就预祝我们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高飞面上挂满了愉快的笑容!

可是,他们都完全没有想到,这一次合作将带来什么样的变化!楚越亦完全想不到,从高飞打响之后,走电影基金会这条路涌现的电影人不胜枚举,成为了未来港片的新血输送点,成为黑白映画之外培养新导演最有力的力量……

阿杜的戏最令楚越哭笑不得,他一心想要跟阿杜做一部好戏,可没想到阿杜竟然是想到他的票房号召力,找他来演一部贺岁片!

幸亏,在档期上高飞完全可以配合楚越,这样楚越可以腾出很大的空间来做阿杜的戏。不过,他不能不承认,银河映像的效率的确很高,得到楚越的答复之后,就立刻开始了筹备工作。唯一遗憾的是,这部戏的剧本楚越还没有看到(银河映像的编剧一样是习惯了边拍边写,阿杜也是这个风格)。

但这不是当前最要紧的事,他目前正在加紧进行恢复性训练,要将自己的状态尽量在十二月一日之前练到最颠峰。那一天,他将与大池久子在擂台一战!

很难得的休息时间,成了楚越郁闷的根源,为什么要加练?尽管如此,他还是尽量的抽出时间来松弛自己。他一样知道,练武之道,其实就是要有张有弛,这与电影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这天,他训练结束之后,总算是很不容易的抽出了时间,与林灵再一次上了飞机!只不过,这次他和林灵不是飞到哪里去做什么工作,而是来做运动,做休闲娱乐的。

“很奇怪,有那么一段时间了,江子诚为什么一点动作都没有?”与楚越闲聊了几句,林灵将自己的心头疑惑说了出来:“他一贯都是脾气火暴的人,上次跟你玩输得那么惨,没理由一点什么都不做!”

“那又怎样,难道你希望他故意来跟我做对?”楚越翻了翻白眼,他倒真的不是很把江子诚放在心上:“恒兴旗下两间赚钱的杂志被勒令停业,秦泽的新歌和新戏都跟我打对台,亏损那么大,他焦头烂额之下哪有心情来理我!”

“总之,我还是觉得不对劲!”林灵以自己的敏锐直觉做下了这个判断,反常为妖,这个道理她再明白不过了。

“不要想太多了,该我们了!”楚越望着其他人跳下飞机,他站起身来检查了一下降落伞,然后拉起林灵来到舱门前。

鱼跃而出,楚越四肢伸展,看着风在自己眼前呼呼掠过,在耳边刮过凄厉的呼啸,他心情更是美妙!还有什么能够比在这种高速坠落,体验悬空与生死一线的感觉来得更妙?

他睁着眼睛,全心全意的享受着这份妙不可言的滋味。身后林灵在空中转了一下,出现在他对面,两人拉着手在空中不住的凌空旋转,只有在这样的悬空状态下,才可以轻易做出那么自由的动作呀……

酣畅淋漓的美妙,楚越做了一个超级有难度的凌空回旋三百六十度踢腿,顿时乐到不行。盘算了一下,是时候开降落伞了,他猛的一拉——预料中的伞没有弹出来!

楚越脸色立刻变了,再拉了两下,伞依然没有要弹出来的迹象!在这瞬间,他的心神几乎要崩溃了,从这个高度掉下去,就是十条命都要死绝!

我不服!楚越脑海里猛然窜出这个念头,勉强镇定下来,看着前面伞花朵朵。他转过身向着林灵飞了过去,还在比手划脚——我的伞坏了!

林灵懂了他的意思,面色大变,望着越来越近的地面,她狠狠一咬牙,飞了过去和楚越抱在一起,在他耳边大声吼叫:“抱紧了,我们不会有事的!”

一个人的降落伞可以承受得住两个人吗?答案是不能。林灵和楚越坠落的速度远远大过其他人,在空中只飘荡了不久,便超越了其他人的下坠速度!

看上去,就是不死起码都是一个受伤的下场!

眼见距离地面越来越近,楚越甚至可以见到地面上的青草了,心念闪动。紧抱着林灵,砰的一声响,狠狠摔在地上,护着林灵,连带着滚出十多米,成功将下坠力量卸开大半。

饶是如此,楚越依然在那刹那感到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在翻腾着跳跃出来。在滚动中,更是使他的手臂脱臼,满头冷汗的在地上躺了半天,脸色灰白得好象被油漆抹过。半晌,才站摇晃着站起来,咬着牙忍着痛,望向林灵。

林灵一动不动的躺在草地上……

第一百五十四章 禽兽,在我面前颤抖吧!

江子诚得意的在老板椅上转动着,时而站起来走走,时而坐下来得意大笑。望着窗外的城市,他真的很渴望听到好消息传来。

他现在在等楚越的消息,楚越不是喜欢极限跳伞吗?要是跳伞时,伞突然打不开了,那又会是怎样?他恶意想象着楚越从天上哇哇大叫着掉下来,满脸恐惧与后悔,最终摔成肉泥的样子,就忍不住狂笑!

哈哈哈!张狂笑声在办公室里回旋着,仿佛永无止境的飘荡下去!现在除了赚钱可以让他很开心之外,就是玩楚越最可以为他带来快感了。

叫你这杂碎与我做对,我叫你死无葬身之地!江子诚阴狠想道。楚越害得恒兴旗下的两间刊物被逼停刊,与恒兴的歌手和影片打对台,逼得恒兴亏损不少,要是不报此仇,那就不是他江子诚了。此事之后,他倒是想看看,还有什么人敢跟他做对——想到上次站在楚越阵线上的圈内人和传媒,他就愤怒之极!

电话响了,他一把抓起电话,面容上充满了笑容。可是,听着电话里的声音,他的笑容渐渐消散,出现了巨大的阴霾:“楚越没有死,只是受了一点伤!”

“我去你妈的!”精心策划的谋杀就这样失误了,江子诚暴怒之极,将手中电话狠砸向地面,再猛扫桌面,立刻出现哗啦啦一声乱响。

“怎可能,那么高摔下来,怎可能没有事?”江子诚震怒之后,终于平静少许,百思不得其解……

楚越的伤不严重,只是脱臼和被震伤,只需要静下来修养几天就没事了。这亦全赖得他的武术修炼,使得他的身体格外具备柔韧性,在摔下来时,靠着身体机能和练功夫后的本能避开了最要命的地方,将力量卸开!

可是,林灵就没有那么幸运了,身体也远不如楚越来得好。虽然有楚越护住,可还是被震伤,肋骨断掉两根,当场就晕倒了!

望着在急救室里的林灵,楚越心急如焚,要是他没事,林灵反而有事,叫他如何过得去!他在急救室前转来转去,直转到警察都头晕了,连连叫道:“KEVIN,不如还是安静下来慢慢等,她不会有事的。”

是呀,着急也没用!楚越深深吸了一口气,坐下来。警察贴上来,拿出笔和纸:“OK,KEVIN,我现在跟你谈谈这件事,警方怀疑这不是意外,现在在检查你的降落伞,等一下就有结果了。”

楚越眼里凶光一闪而过,若这不是意外,那么就只能是江子诚做的。他现在在娱乐圈里只有江子诚这样一个对头,也只有一个敢下手致他于死地的对头。高恩骏和涂建元再狂,也不敢下手杀人。

“我们现在开始吧!”这警察看了看楚越焦急的样子,心中浮现媒体上关于楚越和林灵的绯闻——好吧,他承认他很喜欢楚越的电影和歌曲,对这方面也略有了解:“楚先生,你喜欢玩极限跳伞的事有多少人 ?[-3uww]”

楚越镇定下来,目光紧盯着急救室上面的红灯:“知道这事的人应该很多,圈内人大都知道。”

“那你今天去玩极限跳伞的事,又有什么人知道?”这警察立刻提出了一个让楚越心头一动的问题:“你在玩之前,有没有察觉到不对!”

是呀,还有什么人知道他要去跳伞?楚越缓缓摇了摇头:“应该没有人知道,在开始之前,也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不过,玩极限跳伞的多半都是用自己的伞,这是一个习惯,也是一个安全感的问题(似乎是这样的)。降落伞,我和林灵都是放在俱乐部里。”

“你的意思是你的降落伞被人动了手脚,因为不是在你身边,而是在俱乐部,所以你也无从察觉……”这警察眼睛一亮,他倒是不知道极限跳伞还有这样一码事。以他的经验来看,如果没有意外,这件事应该就着落在俱乐部里。

谈了一下,警察的电话响了,他拿出电话一听,面色凝重,郑重其事的转过脸来看着楚越:“楚先生,我现在正式告诉你,你的降落伞的确是被人为的制造了故障,所以你在空中打不开伞。这个案子将会被警方列为谋杀案,需要你的全力配合,我想你没问题吧!”

他喜欢楚越归喜欢楚越,工作还是很认真,若不是他经验老道,又怎会被派来处理这件事!楚越眼里寒意骤然一闪,周围的空气似乎刹那冷了几度:“绝对没问题,我也很想知道究竟是什么人想杀我,嘿嘿!”

这警察踌躇了一下,还是向楚越问出一个相当没意思的问题:“你觉得这件事最有可能是什么人做的,你有什么样的仇家?”

“江子诚、高恩骏、涂建元!”楚越此刻反而冷静下来了,心中盘算着怎样找江子诚报此仇,一边回答着警察:“你以为这三个谁有实力,有勇气杀人 ?[-3uww]”

这不是明摆着的吗?高恩骏和涂建元只是跟黑白两道有染,而不是黑社会,要他们在娱乐圈作威作福,那肯定是没问题。要他们杀人,再借他们一个胆子也绝计不敢。

警察苦笑着点了点头,他亦知道这个问题是白问了,什么人不知道楚越跟江子诚之间的恩怨呀!虽然白问了,但这到底还是程序,还是要继续下去:“你和他们之间有什么样的恩怨?KEVIN,这很重要,希望你可以配合我们,这些东西我们不会泄露出去的!”

楚越在这些恩怨里可没有什么过火的表现,毫不犹豫的将这些事都告诉了警察。警察猛的一惊,他倒没想到,楚越和江子诚的恩怨是几年前就延续下来的。他再问了一些东西,楚越都很配合,这让他感到非常满意。

正在警察打算离去之时,急救室的灯灭了,林灵在病床上被推了出来。楚越跳起来,眼里透出深深的关切,奔上前去询问医生。医生望着楚越面露笑意:“林小姐内出血,现在已经没有大问题了,但需要修养一段时间!”

楚越一颗提着的心放回了胸腔之间,握着林灵的手,再轻柔的拍了拍,望着虚弱的林灵:“不要想太多,好好修养,其他的事,我知道怎样处理!”

林灵大急,生怕楚越莽撞去干出什么事,艰难的挪动了一下手拉住他。看着她的眼睛,楚越会意一笑,却是显得有些残酷:“放心,入行几年,我知道怎样做的!”

怔怔望着林灵被推远,楚越猛然转身,眼里狠色一闪而逝。走出医院,赫然见到若干闻风而动的狗仔队,楚越眯起眼睛,寒过自缝隙里透出来。这些不知好歹的记者见到他,好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新喜剧之王】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