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新喜剧之王 > 新喜剧之王_第111节

新喜剧之王_第111节

作者:黯然销魂 发表时间:2018-11-08 19:53:15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7:02
象看见大便的苍蝇一样疯狂围上来:“KEVIN,你和林小姐在跳伞过程里出了事,现在情况究竟怎样?”

“那是意外的故障,还是人为的故障?”

楚越双手向下压了压头,亦压住了心头的恼火,语气冷漠而且凶狠:“警方告诉我的答案是降落伞的故障是人为的,至于是什么人做的,那不重要。我在这里跟那个人说一句话,这一次你玩我不死,那就永远没有下一次了!”

“狗屁,狗屁不通!什么我玩你不死,就永远没有下一次了!”江子诚意外的没有大发脾气,反而冷笑望着电视直播:“老子玩的就是你,就是要玩死你的!”

在椅子上转了两圈,虽然楚越没死,可见这厮那么狼狈的样子,江子诚亦是大为愉快。沉思了片刻,想着接下来该怎样玩楚越,是在舞台上动手脚,等楚越上台摔死吗?

这个方法倒是不赖,不过,楚越从那么高摔下来都没死,一个舞台难道就能摔死他吗?他立刻就打消了这个念头,生起新的念头:要不然,制造车祸?

制造车祸可是一个不错的办法,横竖娱乐圈里层出不穷的都是明星车祸的消息!在庞大的车祸新闻当中,多楚越一个不多,少楚越一个也不少!想着想着,他又是得意的笑了!

砰……轰然一声爆响,办公室门被人一脚踢开,沉溺在如何玩死玩残楚越思绪中的江子诚被这一打扰,思绪断掉,立刻震怒跳起来大骂出口:“给我滚出……”

后半截话却是怎样都说不出去了,出现在他眼前的,赫然是径直从医院杀过来的楚越!望着气势汹汹的楚越,他畏缩的退了几步,就是傻子亦看得出现在的楚越极为凶狠!

楚越嘿嘿一笑,露出森然白齿,竟是有些恐怖,连跨数步逼得江子诚来到墙角处。他心中愤怒无以复加,可想到外面还有恒兴的职员在,他本来要扇出去的耳光变了,轻轻拍打着恐惧的江子诚脸面:“你干得很好,非常好,你我都要记住今天,这是一个非常棒的日子,我想你会记住的,不是吗?”

江子诚心神为出场气势霸道之极的楚越所夺,此刻只是颤栗望着楚越,生怕楚越当场杀了他,颤着声音道:“你想怎样!”

楚越将面贴了过去,两人的面目近在咫尺,如此,江子诚更可清晰见到楚越眼里的凶光与火焰。楚越忽然笑了,这反常的笑更是令江子诚恐惧:“我不想怎样,你是怎样做,我就会怎样做!记住,今天是个很特别的日子!”

逼视了他片刻,楚越突然放声大笑不止,笑声回旋在这个时常狂笑的房间里,显得格格不入。走到办公桌前,楚越提气猛然弹腿而出,砰一声巨响,结实的桌子竟是当场被这一脚踢得从中断开,威势惊人之极!

望着楚越离去的背影,江子诚扫向那被踢断的桌子,心脏狂跳过百,若是方才楚越不是踢桌子而是踢他,那他……

脸色死灰的江子诚还来不及思考点什么,就见到外面的职员正在探头探脑,立刻破口大骂:“看什么,都他妈给我滚出去,这是他妈的什么桌子,质量那么差!”此刻,他却是被吓得开始有些胡言乱语了。

他又几时见过那么强横的家伙,娱乐圈里从来都没有做事那么强势,那么强横的人!安抚了自己的心脏,他越想方才的事,越是羞愧难当,越是觉得面子尽失,恶狠狠的猛拍墙壁,声音一个字一个字的从嘴里挤出来:“楚越,你死定了!”

走出办公室,走出恒兴的楼层,在电梯里,面无表情的楚越拿出电话,一个号码一个号码的拨着:“师兄,我是阿越,今天我差一点就没命了。是的,恒兴的江子诚跟我是水火不融,要么是他死,要么是我亡,现在我需要你的帮助……”

刘星凡头疼极了,几年前,他处理过楚越与黑社会的案子。恰恰是因此,几年之后,升为高级督察的他又因为熟悉这些事,不得不再次接手这单谋杀案——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江子诚跟楚越之间的恩怨在作祟!

不过,唯一可以使刘星凡感到满意的就是,上司告诉他,只要这个案子做得好,那么他接下来升警司的问题就不大了!以三十多岁的年纪,就可以升为警司,这在警察部门已经是相当快的升迁速度了!

升职的确是很美妙的诱惑,可是,要想那么容易的获得升职,那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呀!这单案子并不是想象中那么容易查,江子诚同警方斗法十多年,警方愣是没抓到他的把柄,这就足够证明江子诚在这方面的谨慎了。所以,刘星凡不认为江子诚会在这上面留下什么致命的线索。

饶是如此,他还是派人去俱乐部问一下口供,查查究竟是什么人动了楚越的降落伞。就算是追不出江子诚这条线索,那也可以暂时给出一个交代。

交代了这一切,他正在考虑案情时,手下闯了进来,面色古怪之极:“长官,楚越从医院出来之后,就立刻杀去了恒兴,把江子诚办公室的桌子都踢碎了……江子诚却没有报警!”

又是头疼的事……刘星凡揉了揉太阳穴,忽然心中一动,不如试试与楚越谈谈……

第一百五十五章 师兄出马

“三千米高空惊魂!”

“谁人欲对楚越下毒手?”

“极限坠落,楚越安然——幸或不幸?”

媒体再一次发疯了,他们简直爱死楚越了,KEVIN每天的日常新闻就足够他们做了。更令他们兴奋的是,楚越身上总还是爆出一些令人兴奋的新闻。他们真应该颁一个最佳新闻人物奖给楚越,就有某家媒体很恶搞的如此提议过!

还有什么比这更来劲的新闻?楚越玩极限跳伞本来就是一个可以做的新闻,但现在完全不值得重视了。因为还有更来劲的,楚越的降落伞被人为破坏,导致差点从几千米高空中摔下来没命。再由此引申出楚越与江子诚之间的恩怨,隐指江子诚就是幕后主使者。这事一爆出,恒兴集团股票再次下挫不少,只让江子诚恨得牙痒痒。

堂而皇之的谋杀,阳光底下的罪恶,这一切都绝对是新闻媒体的最佳,尤其是这一切还都发生在一个很有影响力的公众人物身上,这就更是令媒体疯狂了。他们怎么就觉得在这里面嗅到了一点点好象电影电视情节的感觉……

媒体疯了,大众也疯了!什么人敢这样公然谋杀一个艺人,难道真是电影电视里的情节在现实里上演了?

楚越险些被谋杀的事迅速传遍了亚洲各地,乃至一些在海外很有影响力的华人刊物都放在了头版。就是美国的《纽约日报》等刊物亦有转载了这条新闻,可以浓缩为这样一句话:“在亚洲拥有巨大影响力的歌手和演员KEVIN楚,因为人为的故障,使得他险些从几千米高空摔死,这是一桩赤裸裸的谋杀案!”

不是亚洲地区或者其他地区很乐意上楚越的新闻,而是各地FANS需要了解楚越的情况。再者,这放在任何人身上,恐怕都是一个很轰动的新闻了。

媒体的巨大影响力,使得此事迅速传播,成为大众谈论的话题。究竟是什么人要杀楚越,楚越得罪了什么人,这些其实很多人都有答案,但不是每个人都知道楚越和江子诚的恩怨,所以,这些猜测总是层出不穷。

二十万歌迷影迷齐齐发难,要求香港警方尽快破案,严惩凶手与幕后主使者!警务处长的脑袋都快要抓成光头了,惟有严令刘星凡早日破案,为这个未来的警司造成了很大的困扰。

二十万歌迷呀,那是怎样庞大的群体。虽然这二十万分布在全球各地,可在本地,楚越亦有不下数万的影迷与歌迷,这已经为警方造成了巨大的压力!

楚越冷眼旁观着刘星凡把汽车开到了荒野之间,然后停在路边,下车在车头上坐着,抽出一支烟欲丢给楚越。楚越摇了摇手拒绝了,刘星凡这才为自己点上,深深吸了一口,喷出弥漫烟雾:“KEVIN,你我都知道江子诚是什么样的人,都知道这件事是江子诚干的,你有什么想法?”

楚越心中一动,瞥了一眼目光迥然的刘星凡淡然一笑:“没什么,自然有法律可以制裁他!”

“法律?”刘星凡撇了撇嘴,突然将手中香烟弹出老远:“法律只制裁留下犯罪证据的人,你以为江子诚会蠢到留下证据让我们控告他?”

很有意思的人……楚越在品味着刘星凡的话中意思,对这个警察做出了判断。刘星凡轻轻拍着车头,面露沉吟之色,毅然盯着楚越:“我们不如还是开门见山,很简单,我想抓江子诚,你也想搞掉这个对头,要不要合作!”

合作?楚越愕然望着刘星凡,他只是艺人,而不是拥有什么势力的人,警察为什么要跟他合作?想了想,他微微一笑:“刘督察,你想怎样合作?”

“江子诚不会放过你……”刘星凡语出惊人,遗憾的是,楚越和江子诚之间已经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当然不需要刘星凡来提醒。见楚越丝毫不感惊讶,他话锋一转:“这一次他害你不死,那就一定有下一次,你认为自己下一次还可以躲过去吗?”

“那不重要,重要的是,只要可以在下次来临之前把他搞掉,那么一切问题都……”刘星凡做了一刀切的手势:“所以,我们要在他下一次对你动手之间做事!”

聆听着刘星凡的话,楚越心中不住盘算着这有什么样的利益,是否可以达到他的目的。刘星凡面露无奈神情:“十来年了,江子诚的所作所为警方都知道,但是一直苦于没有证据,实是不能拿他怎样。”

刘星凡的意思,无非就是要证据而已,只要有了证据,那就随时可以钉死江子诚了,这与楚越的目的似乎不冲突。

“我可以向黑道施加压力,但还缺一个借口,所以……”刘星凡神情凝重盯着楚越,在他来看,这显然是一个绝佳的机会,江子诚这厮一贯很谨慎,这次却为了楚越大动干戈,实是难得的机会。

“所以,你需要我为你找一个借口。你的意思是,需要我去做点什么激怒江子诚,逼他向我出手,然后你就拿到证据赶绝他!”楚越经过了娱乐圈的洗礼,又怎能还是以前那个不太喜欢动脑的家伙,立刻就猜到了刘星凡的目的。

刘星凡重重点了点头:“不错,江子诚本身只是和安胜的长老,为了摆脱警方的调查,他的手上没有捏着什么力量,只在和安胜有自己的心腹。只要江子诚做了出格的事,警方就有理由向黑社会施压,那时,和安胜的力量就会被约束,他就很难调动其他的力量了,只有靠他身边的几个头马去做事!”

楚越明白了,刘星凡显然就是想从常在江子诚左右的几个心腹手下下手突破。不过,这又哪里会是很容易的事!这事,还不如诱使江子诚自己来下手,诱他犯罪,然后直接拿住证据,那样是最妙不过了!

想了想,想到师兄很快就要来了,他便有了想法,淡然向刘星凡道:“激怒江子诚,是这样吗?绝没问题,我一定要江子诚做出不该做的事!”

刘星凡大喜,在这里再与楚越秘密谈了一会,然后才回到闹市区,各自分头行事!这件事,他跟刘星凡是合则两利,又怎么能拒绝!

一天之后,楚越在机场迎来了师兄,师兄姓武,名自强。自强其实是师兄去美国之前改的,是告诫自己在异国他乡一定要自强不息。

武自强个头还没有楚越高,体形亦比楚越单薄,却有{}着一张威严的{;炫;}国字脸,只有{;书;}见到师弟{;网;}时才露出笑颜。楚越乖乖的迎上前去帮武自强提行李,武自强摆了摆手:“不用讨好我,行李他们帮我拿就可以了!”

师兄指的是身后几个神情冷漠的家伙,看上去真的很酷。楚越嘻嘻一笑,打量了师兄一眼,颇感诧异:“师兄,怎么你最近瘦了那么多?”

“什么瘦了……”武自强瞪了楚越一眼:“那是因为我两个月前练的内家拳有了一些成绩,哪像你,天分比我高,成绩却还不如我好。”

内家拳和体型有必然或者偶然的关系吗?楚越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这不重要,陪着师兄上了车之后,他瞥了一眼那几个家伙,把事情经过详细的告诉了师兄。

武自强不满的瞪了他一眼:“你这家伙,到哪里都习惯惹事,越南帮的事难道还不是一个教训!”不待楚越叫苦,武自强脸色一沉:“不过,那个江子诚也不是个东西,欺负人欺负到你头上来了,嘿,他不会以为在香港娱乐圈可以支手遮天就可以在全世界支手遮天了吧!”

听到师兄表态了,楚越终于松了一口气,他就怕师兄训他一顿然后再去教训江子诚。武自强又继续道:“江子诚既然都欺到了你头上,那我们总不能教他讨了好回去。这次我过来,是师兄弟相聚,其他的事,与我们无关,你千万要记住了……”

楚越会意的点了点头,其实师兄有时候也很狡猾的,明明跟华青帮有密切的关系,却不属于华青帮。他在美国开罪越南帮那一次,就是师兄借了华青帮的实力帮了他,不然他哪有那么容易脱身。

很奇妙的事,楚越知道师兄的确不是华青帮的人,但却可以用华青的人,这的确令他百思不得其解。他亦向师兄问过这个问题,遗憾的是,每一次问,都会被狠狠斥责一顿,到得后来,他很知趣的不再去问了。

老实说,他之所以可以有恃无恐,除了个性使然,不外乎就是因为有师兄在后面撑腰。涂建元和左志松这些人,楚越也不需要到要请师兄来的地步,他自己就可以处理了。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新喜剧之王】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