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新喜剧之王 > 新喜剧之王_第112节

新喜剧之王_第112节

作者:黯然销魂 发表时间:2018-11-08 19:53:22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7:02
    

但这次就有点不太一样了,想了想,楚越把自己和刘星凡的密谋告诉了师兄。

    师兄沉吟片刻,眼角扫过身后一人:“横竖是要激怒江子诚,要做就做得大一点,我不想以后再为了你跟黑社会之间的争执跑来跑去。”



    “我想过,要想激怒江子诚,最好的办法就是公开在媒体面前骂他,表示自己的敌视。”楚越靠着,眉头轻蹙:“但这显然是不够的,江子诚这样反而不太敢做什么,那会使媒体完全倾倒向我。所以,这事,还是得在暗中操作……”

一辆飞驰的汽车里,江子诚面色阴沉,靠在座椅上,双眼紧闭。

    楚越的事被媒体捅出来之后,恒兴股票大跌,他的资产又再一次缩水了不少。

    损失了钞票,这让他如何开心得起来!

眼见就要到他的别墅了,路上忽然出现了一辆大货车平平拦住了路,不知是什么时候,后面亦出现了一辆大货车和一个轿车,从后面追了上来,硬生生将这辆倒霉的被堵在中间的车顶到了两个大货车中间,动弹不得!

    

江子诚心脏突突之跳,脸色发白的望着这一切,脑海里飞快转过若干念头。

    究竟是什么人想搞他,他脑海里窜出若干名字,却是偏偏没有楚越!

另外一辆轿车上悠然下来几个人,手上还拿着家伙,谨慎的逼了上去。

    江子诚的几个心腹手下一样拿出枪,这时,后面的大货车再向前顶了顶,那辆劳斯莱斯顿时被顶得有些变形了。

    这帮人不敢再有半点异动,生怕大货车不顾一切的顶上来。

轿车下来的几人忽然大声冲车里的江子诚叫喊:“江子诚,你他妈给我记住,今天是个很特别的日子,你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

说完,这帮人便扔下货车自行撤了,只剩下车里的江子诚脸色又青又红,咬牙切齿的阴毒道:“想不到是你,楚越!”

联系这几句话,再联系前两天楚越闯进他办公室所说的话,他就是再蠢都可以猜到,这事跟楚越绝对有密切的关系!

    

只是,对方究竟是什么人,楚越怎可能有这样一股势力?他是真的不明白了……



    “老板,我们要不要抄他们的底?查查他们的来头。”一个心腹惊魂未定,对方动手可真够狠的,唯一不够果断的就是没能立刻杀了他们。

    



    “我去你妈的,查你他妈的头,快找人把车给弄走,你他妈还想继续在这里呆下去是不是!”江子诚闻言,顿时火气大涨,冲着手下噼里啪啦就是一阵乱骂:“还愣着干什么,快打电话给可乐,抄他们的底,你们他妈的是不是想死呀,这点事都要我来教!”

骂过手下之后,他的气仿佛亦消了一些,可是心里却是堵得越来越慌,是因为突然间,楚越冒出了这样一股实力,一个能够随时致他于死地的实力。

    



    “给我发江湖追杀令,我要楚越死无葬身之地!”

第一百五十六章众怒难犯,黑白不容



    “灵儿,你又何必再讨苦吃,跟着楚越就是现在这样的下场,你真的觉得很好吗?”

在医院里,得知林灵受伤,千里迢迢赶过来的林怀南坐在床边疼爱的望着这个女儿。

    他有时真觉得自己这辈子最得意的不是赚了多少钱,而是有了这样一个优秀的女儿。

    



    “爸爸,你可以花几亿去做一笔生意,你觉得值了,但我却认为那不值得!”林灵的伤势显然还远远不到痊愈的时候,说了几句就咳嗽不已:“关键是,你觉得值了,那就够了。”

林怀南幽幽叹了口气,他这个女儿呀,自与小东这个哥哥翻脸之后,就变得太大了,连他都有些认不出来了:“你还是休息吧,我不劝你放弃楚越,反正只剩下一年多的时间了,要是他再拿不到影帝,那协议就是你输了!”



    “不,我不会输的,从小到大,我一直都有赢你,难道不是这样吗?”林灵的伤不能随便动弹,说话也颇为艰难。

    

林怀南制止了女儿继续说话,把得力助手叫了进来,神情厉然:“联系华青帮,江子诚敢害到灵儿,那就必须要承受随着到来的报复。我不管他们用什么手段你用什么手段,总之,我要江子诚知道厉害!”

得力助手点了点头,走到门外去拿出打了一通电话,很快就神色怪异的敲门进来:“老板,华青帮说,他们有人过来处理这件事了,是为了楚越而来的!”



    “楚越?”林怀南和林灵同时失声叫了出来,果然不愧是父女,同时交换了一个眼神,掩饰不住眼里的惊讶:“你确定自己没有听错?”

助手用力的点了点头,林怀南想了想,忽然笑了:“看来是我小看了楚越,他不简单呀,要是太简单了,就没办法在娱乐圈里立足了……”是呀,要是纯净的佩儿没有楚越在后面撑着,恐怕是真的没办法在圈子里立足了。

    

挥了挥手让手下出去之后,林怀南看了女儿一眼,林灵躺在病床上讪讪一笑,心中却是嗔怪着楚越狡猾。

    可她是真的没有预料到,楚越居然有华青帮的关系,而她跟楚越在一起几年,竟然丝毫不知?

    

再想了想,拿出电话拨了一个号码,笑吟吟道:“油漆,我是林怀南,汽水南。是的,我回来了,想找你谈一谈……”

约好了地方见面,林怀南肃然望着林灵:“我去见罗七,他现在是十四K的前辈,这事少不了要麻烦他一下!”林灵笑了,她就知道老爸一定会帮她的。

    

江子诚被袭击的事没有被主流传媒察觉到,只有一些小八卦媒体有刊登,道上却是传遍了这些消息。

    尤其是江子诚一怒之下发出江湖追杀令之后,就更是证实了此事的真实性。

    那就是通传必杀楚越的号令,虽然这看上去很武侠,但相对十年前张百芝遭遇的江湖奸杀令要痛快了许多。

    

可是,就在各大社团收到这个所谓的江湖追杀令之后,刘星凡很艰难的说服了上司来了一次全港性的大扫除!

    一时间,全港各大娱乐场所警察出没,这些黑社会被扫得鸡飞狗跳。

趁着这些时间,刘星凡以上司的名义约见了三大社团的龙头,一句话就把自己的来意表达清楚:“楚越,我们警方是保定了,谁要是搞他,就是跟警方过去。我们警察部过得不开心,在座各位都不会很开心,大家自己斟酌吧!”

新义安的胜哥轻轻哼了一下:“刘督察好大威风呀,我们这些社团是否开心不劳你们警察部费心。至于楚越,那与我们毫无关系!”



    “这些我都不管,楚越现在是怎样的影响力,你们都知道,谁动他,警察部就搞谁!”刘星凡冷冷扫视一周,却是爽透了,要是九七之前,跟黑社会讲话哪能那么强硬呀:“不要忘了,香港不是姓黑!”

和系来的当然不是和联胜或和安胜这些分支的大佬,而是里面辈分最高的前辈。

    这个老者很瘦,轻轻转了转手上的扳指,慢吞吞道:“刘督察,你只是想搬开江子诚这块石头,不需要对我们发威风!”



    “很好,你们想说江子诚,那我就跟你们说,我今天就摆在台面上来说!”刘星凡今天可是得到了上面的支持,很是胸有成竹的坐下来扫视一周:“江湖追杀令,现在是什么时代了?江子诚是想挑战警方的权威吗?今天我把话撂下,谁保江子诚,我们警察部就打谁!”



    “警察部可不是香港的太上皇,想要打谁就打谁!”瘦高老者凝视着自己的扳指,淡淡一笑:“今天你可以搬江子诚,明天就可以动我们,叫我们怎么信服!”



    “我不要你们信服,只要你们做事!”刘星凡冷笑不已,这老者要不是在道上辈分很高,警方早就对他下手了:“事情很简单,要么照做,要么就等着被打。我们允许你们出头,但绝对不可以像江子诚那样出头,就算是黑社会,都要做一个听话的黑社会!”说完,他腾的站起来,拂袖而去!

    



    “胜哥,你怎样想?”那瘦弱老者望向胜哥,神情间却毫无恭敬。



    “众怒难犯……”胜哥慢吞吞的站起来,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只丢下这句话!

    

众怒难犯……确实是众怒难犯呀,江子诚一贯行事肆无忌惮狠毒不留情面,当年在道上就不知开罪了多少人。

    否则以他现在的身份和地位,又何必在和安胜扶持自己的心腹势力。

进了娱乐圈之后,虽然靠拉拢等方法拉拢了涂建元这样一些传统老派势力,可所作所为到底太过出格了,否则上次跟楚越起冲突,楚越就没可能获得那么多圈内人的支持。

    

这,就是众怒!

连日来,大感兔死狐悲的艺人们纷纷谴责了那试图谋害楚越的人,顿时将声势打造而出!

    媒体顺势将这推成了一个强大的主流声音,以前只是娱乐圈暴力,现在却是升格到了谋杀的程度,任哪个明星都是坠坠不安,生怕下一个就是自己,站在这样的立场,谁会不支持楚越?

    

有媒体在中间推动,这件事被格外的扩大了许多,媒体们纷纷惊呼,娱乐圈暴力升级了!

    主流声音更是逼得政府焦头烂额,警方压力无形中又大了几分。在某种意义上,更像是一直都处于暴政当中的艺人们趁势揭竿而起!

    

很显然,若是把香港警方视为银幕上那些无能之辈,绝对是不正确的。

    不到两天时间,警方抓住了故意损坏楚越降落伞的家伙,遗憾的是,从这条线追查上去的线索根本没用,唯一能指望的就是楚越与刘星凡的合作了。

    

江子诚这几天很烦,那些艺人们居然都跟楚越站在了同一阵线,这难道还不够烦吗?

    他不是笨蛋,要是笨蛋也不可能做到十来亿身家,虽然现在缩水到了不足十亿。

    恰恰因此,他才更烦,他隐隐察觉到,自己是犯了众怒,换了在平时,没有楚越这样的出头鸟,那些艺人当然不会主动冒头来表示什么。

    可现在,楚越成了导火线,也成了出头鸟,那些艺人乐意站在后面狠狠把江子诚推到悬崖边上。

    

但这一切都还是不及那天堵他的势力来得令他恐惧,这连日以来,他都躲在自己的别墅里,几乎哪里都不去,只是派了几个手下出去打听消息!

    

而他现在终于盼到了自己想要见到的人,他在和安胜扶持的心腹可乐。

    可乐哥在外界算是很有名的狠角色了,风格秉承江子诚,是他的心腹,若非如此,他也不会扶持可乐。

    

现在可乐的神情非常阴沉,见到江子诚的第一句话就是:“诚哥,那天的人查到了,他们是华青帮的,但不知道他们是为了什么而来!”

江子诚越发不懂了,楚越这样一个小混混,怎可能跟华青帮有关系,又怎可能指挥得了华青帮。

    但这倒不是最重要的是,华青帮就算是过江龙,也压不了他这个地头蛇。

    他最怕的是,华青帮那些人不讲道理,直接动手杀人,从那天的架势来看,未必就没有这样的可能。

    



    “你去把他们刮出来,跟他们谈,赶他们走!他们就是再强,也强不到香港!”江子诚沉思片刻,随即恶狠狠的作下决定,见可乐一动不动,他不满的喝道:“你还不快去办事!”



    “不好意思,诚哥,这次我帮你不到了!”可乐神情严肃,退后一步,目光中隐有同情之色,又有几分兴奋。

    

江子诚脸色立刻变了,拍案而起:“可乐,你这算什么意思,当年是我帮你在社团里站住了阵脚,是我帮你取得堂口老大的位置,没有我,你能有今天!”

可乐神情间闪过一缕嘲讽:“诚哥,你教过我,做人就是要做得绝一点,不够绝就上不了位,我一直都记在心里。现在,警方向三大社团都施压,扬言谁保你就钉死谁,没有人会保你了,你就是棋局里的弃子。我不想陪葬,既然是这样,那我为什么不推你一把,不然,你要是没事,那有事的就是我了!所以,很不好意思,以前你叫我帮你做的事,我会跟警方交底。”



    “你……”江子诚脸色铁青,震怒之极,指着可乐目露凶光:“你这个吃里扒外的狗,老子养大你,你居然来反咬我一口!”

可乐笑了笑,嘲讽之色更是浓郁:“我是你的狗,但千万不要忘了,这一切都是你教我的,不够狠,我凭什么在这个位置上继续坐下去。诚哥,你老了,换了以前,你又怎会因为一个明星仔惹出这样大的事。你想自寻死路,就不要拉上我,我还很年轻,还想继续享受人生,享受做大哥的滋味!诚哥,不怕老实告诉你,做别人的狗真的很不爽,我也想做那个养狗的人!”

望着可乐离去的背影,江子诚颓然坐倒在沙发里,怔怔望着空气。

    他或许真的是老了,正如可乐所言,换了以前,他又怎会为了一个明星仔惹出这样大的事。

    而且,他也真没想到,自己养的忠诚的狗,竟然会在这个关键时刻反咬自己一口。

    可乐说得对呀,没有人会甘心做别人的狗!



    “忘了告诉你,诚哥!”忽然间,可乐转过头来望着他,满脸讥讽的说:“华青帮这次开了条件,摆平了新义安和十四K,你还是不要冀望他们会跟华青计较踩过界的事。而且,传言有人楚越的人找到十四K的罗七,罗七放话出来,你要么自首,要么就死!你真的不该跟楚越过不去的!”



    “滚!”江子诚随手抓起一个东西疯狂的砸出去,见可乐消失不见了,他才不住喘息着。

    如果说之前他还以为自己有活路,那么,现在他就真的没路可走了!新义安和十四K都跟楚越和华青谈好,和系又把他当做了弃子,这次他死定了!

    

遗憾的是,可乐这些道上的人都误会了,说服罗七出手的与楚越几乎没有关系,而是林灵的父亲林怀南!

    但这样的误会,显然对楚越的将来有很大的好处,起码将来黑社会因此而产生顾忌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新喜剧之王】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