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新喜剧之王 > 新喜剧之王_第113节

新喜剧之王_第113节

作者:黯然销魂 发表时间:2018-11-08 19:53:28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7:02
,不太可能再跟他有什么冲突了。

怎么办?怎么办?江子诚飞快转动着念头,却愣是想不出一个可以解决眼前局面的办法。难道自己真的老了吗?这十多年以来,跟警方斗法都没有失败过,如今却要因为一个明星仔而倒下吗?他不相信自己就会这样倒下。

可是,他错了,从一开始,他就不该和楚越这样纠缠的。他立刻就意识到了这一切,他真的老了,要是以前,他一早把楚越给做了。而且,他的确也没有料到,楚越竟然可以在被封杀之后东山再起,而且还可以获得这样巨大的成就和影响力,更没想到楚越居然拥有可以跟他对抗的实力。

警方发誓要钉死他,道上亦将他卖了,若只是如此,他也绝不畏惧,也拿他没什么办法。可现在不一样了,华青帮不是猛龙不过江,来了就不会忌讳杀了他。而且,最致命的是,背叛的可乐手上掌握着他的一些犯罪证据,包括一些殴打娱乐圈人士之类的事。只要这些被捅出去,就是道上的人再挺他,也救不了他!

现在的江子诚,只是一个可怜的,遭遇临危背叛的老人。他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绝望与一条死路,害怕得躲在别墅里,不敢再出去。根本就不是以前那个曾经一刀劈了一个社团大哥,跟七八人对砍的果断之人。

一步错,全盘皆错。一步错,那么一切都将倒下……

第一百五十七章 江子诚的末路

“拿出你所有的实力,来吧!”

师兄威严的目光扫过楚越,楚越苦着脸与师兄拉开一定距离:“师兄,你可千万不要下重手呀!”

话音未落,他突然抢身上前,双拳甩击而出,快若奔雷。师兄眼里闪过一缕兴奋,使出太极劲连卸拳劲。楚越下手竟是刚猛之极,手上拳头连击,临时变做咏春寸拳,使得师兄所借到之力少了几分。

砰砰砰!这对师兄弟一个进攻一个抵挡,威势惊人。眨眼之间,两人就几乎绕着园子打了一圈,一进一退,师兄随意挥洒,将楚越所有强悍的攻击尽数格挡下来:“你的功夫还是没有什么长进!”

“是吗?再接我这一招!”楚越厉喝一声,脚上不知几时踢在泥土上,四下飞溅起泥土射向师兄头脸。

师兄一惊,眼睛不由在这刹那不自觉的闭了瞬间,手上却是不停的划着圈,竟将那些泥土全都拦了下来。可是,楚越逮住了这个机会,就是这一闪而逝的机会,腰马合一,从腰间开始爆发力量,再到手臂再到手腕,砰的一下击中了师兄!

定神一看,却是师兄探掌而出挡住这一记爆发力极强的绝招,手腕抖动,手掌一滑一转,竟然将这力量卸掉了半数。楚越早预料到了这一招,再次爆发力量,蓬……这一拳接下来的爆发力,狠狠击中掌心,隔着掌心打中师兄的胸膛!

这一记力量非同小可,师兄腾腾连退几步才稳住了身形,面露喜色:“好,现在该我了!”

楚越又怎会给师兄出手的机会,凌空飞起一脚踢向师兄,眼见师兄手若奔雷即将击中自己的腿关节。他猛然凌空变招,竟是凌空旋转,将师兄的手踢开,稳稳落在地上,见师兄迈动步伐抢上前攻过来!

他心中一急,大喝一声,整个人腾起,双腿凌空合踢向师兄的脑袋。师兄飒然一笑,步伐更是快若闪电逼上前来,呼的一拳砸响楚越身体!

冷汗直冒!这一拳要是挨结实了,以师兄的力量,没准楚越就得躺医院了!这一急,他凌空再次变招,腿上力量消除,双掌虚按守在身前,以太极劲勉强卸开了部分力量,就此借力向上一翻!

“虎爪……”师兄大吃一惊,没想到楚越竟然以这样的招闪开了。见楚越要跃过自己的头顶,另一腿从另一个方向踢来。他一手闪电般与楚越的腿凌空交击,在被踢了一下之后抓住了这只脚。

更令楚越提心吊胆的是,师兄由下探上的虎爪,赫然是直抓向自己的下体。冷汗流下来,他猛借被抓住那支腿的力量,凌空甩身而开,一脚正侧踢中师兄的胸膛。

师兄就闷哼一声,一拳砸在楚越肚子上,另一只手猛的一甩,竟将楚越甩到空中,然后跃起——裂石脚!

这一脚要是踢实了,楚越不死也得去大半条性命,到此刻,楚越哪里还顾得其他,身在空中哇哇大叫:“手下留情,师兄!”

师兄一笑,脚尖轻踢在楚越肚子上,再跃起一掌抓住楚越的手,抖动一下,将他给稳稳掷在地上:“你的功夫还是没有长进呀,只有在招式的运用上有了些有趣的变化。”

楚越最颠峰时,曾勉强可以与师兄打成平手,再不济,也可以凭狠劲跟师兄打得两败俱伤。现在,他却几乎只有被揍的命,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呀!

楚越暗暗松了口气,更是佩服师兄能够练到这么强的程度!换了他,定然是做不到。不过,以他以前贪玩贪新鲜的性格,能够学到师父三成的功夫,那就真的可以称得上奇迹了。见师兄那么夸自己,忍不住得意道:“那当然,我现在明白了跟高手打架,单靠一个门派的招式是很难赢的,没办法形成连续的招。只有把各门派的功夫都揉在一起,然后才可以做到连环攻击!”

所谓的连环攻击,那就是楚越的个性使然了,也只有他才喜欢那种迅雷不及掩耳的连续攻击。不过,若非他在招式运用上有自己的领悟,他恐怕连跟师兄过招的资格都没有了。他的领悟其实很简单,就凭着他的博学,一个连续招里,他可以用五行拳和太极等招连在一起攻击对方。

“有什么好骄傲的,你现在除了这点,还有什么可取的!”见楚越洋洋得意的样子,师兄淡淡教训道:“遇到跟你差不多的高手,一味抢攻的确可以起到效果。但遇到强过你的,那对方只需要以此来消耗你的体力就够了。”

楚越讪讪一笑,师兄来到他面前,略露赞赏之意:“不过,上次你教训那个泰国人,做得很好,我很喜欢。”

“对了,师兄,内家拳练成之后究竟是什么样,什么样的威力?”果然不愧是楚越,关心的居然是威力。

“这个……”师兄倒是想过找楚越来亲自试招,但内家拳楚越绝对挡不住。迟疑了一下,来到木桩前,深深吸了一口气,本来瘦弱的身体就如充气一样快速膨胀,然后又快速消弭下去,楚越只看得眼珠都快要掉下来了。

连连呼吸几下,师兄的呼吸变得极为平稳,而且也相当慢。他缓缓伸出手掌,在木桩上方比划了一下,手腕抖动,手掌刹那如刀直削木桩……

噼里啪啦!令楚越瞠目结舌的是,这一掌只劈在木桩切口。就是这简单之极的一掌,木桩立刻爆出噼里啪啦的响声,从斩到的部位,一路直爆而下,裂开的纹路足足蔓延向下一尺多。

“这……这就是内家拳……”楚越情不自禁的咽了下口水,倒抽一口凉气,要是这内家拳打在人身上,就怕是连外门铁布衫,也会被这一拳打到内伤吧!

师兄满含笑意的望着他,笑吟吟道:“我还谈不上练成,要是练到成了,这一掌劈下去,这木桩就会彻底裂开,而不会只裂一尺。难道你忘了,师父说过,外练三,内练三十。”

外练三,内练三十,其实就是指外门功夫普遍只要练三年就略有一些成绩了,而内家则要练三十年才出成绩!不过,内家拳也未免太强了,要是练了这,楚越就是面对泰国的乃猜也绝无畏惧。

“我都想练……”他可怜的目光在师兄身上转动着:“师兄,你教我呀,告诉我诀窍!”

“师父以前有教过你!”师兄瞪了他一眼,楚越想跟他学,无非就是想学诀窍,想抄近路:“学内家拳是没有近路的。”

其实楚越是知道的,师兄练了二十多年才有现在的成绩,那算是相当不错了。而且,师兄为了练内家拳,可谓是付出了极大的代价,现在都三十多岁了,还是没有结婚。

当然,不是说内家拳一定要练者不能结婚,或者不能有性生活。但是,保持童子身,练起来要格外快一些。楚越练拳也快二十年了,内家拳学了也超过十五年了,可到现在还是没有成绩,一来是因为他在这方面的确没下什么苦功夫,二来也是因为他以前的性生活很频繁。

同师兄交流了一下打架的经验(汗),师兄就忍不住狠狠教训他:“阿越呀,你的天分很高,要是肯下点苦功夫学,将来达到师父的程度也不是什么难事!现在,你连一个乃猜都打不过,简直都不配做我的师弟!”

楚越不由翻了翻白眼,练功夫真的很苦呀,他还记得小时候每天扎马步,扎到站都站不起来的地步。练武,哪有那么容易。他不想再谈这个话题了,连忙转开话题道:“师兄,那件事怎样了?”

“我怎么知道!”师兄横了他一眼,沉吟片刻:“我只负责带他们过来做事,其他的我不理。但他们的做法我还是知道一点,他们跟新义安在荷兰有点生意来往,开了条件获得新义安的保证。新义安不插手,再有警方的压力,本地的道上不会再保他的!”

只不过,他们终于还是算漏了一点,可乐的背叛将是最致命的,将把江子诚逼上绝路。但是,此刻楚越还全然不知此事,以为自己还要执行跟刘星凡的约定,逼江子诚跳出来犯事。

正在想着事,楚越和师兄的电话同时响了,是刘星凡的来电:“江子诚在和安胜的心腹可乐卖了他,他的犯罪证据我这里有了,之前的计划不需要执行了。你在家里等着好消息吧,江子诚这次死定了。”

楚越愕然挂掉电话,江子诚被扶持的势力出卖?忍不住联想起飙车强,飙车强在王进东去世之后,亦背叛了王进东。一次两次,这就是黑社会吗?楚越越想越是觉得可笑,甚至于滑稽。

“江子诚的四个手下都拿住了,你想怎样做?”师兄望向楚越,抓江子诚的手下,那是楚越的建议。

“这个……”楚越脑子里不住想着,本来他是想压服或者收买这四个手下,通过他们把江子诚的犯罪证据给记录下来。既然是现在,那似乎就没必要了。想到这里,他心中一动:“放他们走,跟踪他们!我要知道江子诚现在的下落!”

他想到了,江子诚不是笨蛋,可乐背叛,他没理由一点都不知道。而且现在这样的环境和形势,江子诚作为一个老牌黑社会,总不能一点底牌都没有,所以,这厮很可能会逃走!这厮要逃,那么这四个贴身的心腹手下兼保镖就没理由不带,否则这厮身边就没人了。

如果他没有料错,刘星凡率队去抓江子诚,十有八九会扑空!现在,就看这四个心腹手下能不能把他们带去找到江子诚了。他站起来,凝视着远方,面露淡淡微笑:“我想,我时候去了!”

江子诚心急如焚,四个派出去打听消息的家伙怎的还不回来。他现在正在自己的游艇上,这一艘相当大也很漂亮的游艇,独自一人在游艇上。

他从可乐背叛的那一刻开始,就意识到了,在他面前的就只剩下一条绝路。但是,在绝路之外,他还有另外一条路可以走——逃亡!

逃亡,谁会希望逃亡呢?可是,可乐手上掌握着他太多的证据了,他在走之前打给律师,律师就告诉他,这个案子几乎没得打。所以,他惟有逃亡,去其他的地方做一个大富豪就够了,他怕自己留下来连监狱都没得呆。

经历了可乐的背叛,他不是很想等那四个手下,可是,他要想成功的逃亡,就必须要有这几个手下的帮助。所以,他只能等下去!

就在他脾气越来越大,打算离开之时,四个手下来了!他们见到江子诚,立刻上了游艇,江子诚本想破口大骂,想到自己只剩下这几个人手可用,立刻强忍了下去,喝道:“开船,我们走!”

当船开到了海上,离岸越来越远,江子诚提着的心终于渐渐安稳下来,腾出空来教训这四个手下:“你们究竟去了哪里,怎么到现在才来。”

“刚才我们被华青的人抓住了,后来他们在我们这里得不到什么,就把我们给放了!”一个手下老实的给出了回答。

江子诚脸色微变,目光扫向四周。猛然间,黑暗中闪过一道光芒,数道灯光投射过来,海上响起从扩音喇叭里传来的声音:“我们是香港水警,停船接受检查……”

喇叭里重复着这句话,江子诚颓然坐倒在甲板上,就连恨四个手下带来了警察都忘了,只是怔怔的望着那几道不住摇晃的光柱,将他表面上那层冷静的皮彻底拉扯下来,留下来的恐惧的内心!

前后左右都无路可走了,他,完了!

第一百五十八章 《情未了》

江子诚完了……

第二天,媒体以头版头条做了江子诚昨天夜里逃亡,但被水警捉住的事!媒体以春秋笔法一笔高度赞扬了水警,立刻就转到了江子诚的若干八卦和内幕上。

消息灵通人士更是在警方和政府探到消息,得知这次江子诚是完定了。于是,有了这样的事,各大媒体都放开了怀抱来做江子诚。一时间,江子诚以前的所作所为都被捅了出来,什么找人殴打艺人,什么胁迫明星卖淫之类的,恒兴股票狂跌,旗下艺人纷纷躲了起来不敢再露面。

更有所谓的消息灵通人士表示,这次江子诚是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所以警方和道上的人才联手对付这厮。而且,这厮亦不知是怎的,开罪了国际黑帮,所以才被搞翻的。当然,这样的八卦新闻充其量只能成为茶前饭后的谈笑而已,没什么人会放在心里。

透过传媒的抨击与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新喜剧之王】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