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新喜剧之王 > 新喜剧之王_第2节

新喜剧之王_第2节

作者:黯然销魂 发表时间:2018-11-03 12:27:44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1:44
态道:“其实他还挺帅的,要是能嫁给他,那也算一个好归属了。”

“不嫁给他,难道还嫁给我吗?”楚越忍不住轻笑起来,拉着宁妃的手认真道:“我要事业没事业,而且心还没定下来,难道你还打算嫁给我不成?换了是我,也是选择张树诚。当然,你还是不要让他那么快得手!不然,我会很不开心的!”

“胡说!”宁妃轻轻一笑,拍了楚越一下。沉思片刻,忽然面容间充满了挑逗性的红晕,靠到楚越耳边轻咬着他的耳垂,含混不清的声音响起:“阿越,我们进房间吧……”

楚越迅速察觉到自己的身体变化,毫不迟疑的反手抱起宁妃冲进房间里……

这是一个极尽疯狂的夜晚……

第二天,楚越悄然下了床穿上衣物,凝视着依然沉睡的宁妃。清晨的宁妃面容上始终挂着几朵红晕,显得妩媚而且慵懒。楚越轻轻叹了口气,找出笔纸写了一张字条,俯身而下,在宁妃的额头亲吻一下,转身便离开了。

关门的声音刚响起,宁妃便睁开了眼睛,怔怔望着房门。半天后才取过字条,上面只写着三个字——我走了!宁妃的目光顿时投射在房门,很是茫然……

楚越不喜欢令自己不开心的事,所以当他离开宁妃家之后,就一直在刻意不让自己去想宁妃。虽然如此,他还是有些黯然,都在一起一年多了,双方一直都很清楚的保持着彼此间的某些距离,避免另一些事发生。到了现在,便是没有爱情,也有感情了。

但现在,楚越知道他和宁妃不会再有以后了,没有那令人痴迷的缠绵与美味的食物了。分开,总是伤感的,即使楚越不是爱上了宁妃,即使他们走到一起之前就知道很可能有这一天。

叹了口气,他在心里对自己说:以这样的方式结束未尝不是一个好的结果。宁妃会有她自己的生活,而他也需要一些新的生活和新的体验了,不再夜夜笙歌。

本来是打算回家的,半路忽然想起今天自己应当去银河映像公司,立刻便让出租车司机改道前去九龙观塘鸿图道二十三号利登中心(真实地址)。

银河映像公司位于二十二楼,倒不是很难找,楚越很快便寻了上去。来银河公司的人不多,楚越出了电梯,走了几步便见到银河公司那个飞碟的显眼标志……

这是2005年极为普通的一天,不过,这一天却成为了楚越人生的一个起点……

第三章 黑社会开拍了

阿杜是当今华人影坛最牛气冲天的导演之一,当然,此阿杜非深情款款大唱情歌的阿杜。阿杜的圈内绰号叫杜大炮,真名叫杜齐峰,通常熟悉他的人都叫他阿杜。

银河映像公司是阿杜十年前筹集资金创办的,最大股东叫罗受耀。银河公司十年间制作的影片几乎都是被影迷们顶礼膜拜的经典,而银河公司亦渐渐挤上香港最具实力的制片公司行列。

此刻在楚越面前的便是阿杜,本来这样的事本当由制片来做,但华人电影,尤其是香港电影通常都是将导演和制片以及监制等职务都包揽在导演身上,于是出现这样的一幕,就不足为奇了。

“你就是老王的徒弟楚越,还很年轻嘛。”近年来地位节节攀升,体形也节节攀升的阿杜深深吸了一口嘴里雪茄,喷出浓密芬芳的烟雾,神色严肃的递了剧本过去:“你拿剧本回去看看,确定一下到时候需要怎样化!”

楚越张开嘴一笑,将剧本接过来。他有点佩服阿杜了,换了其他的导演,根本不会想到要把剧本给化妆师看,以便确定妆应当如何化,才能够将人物角色刻画到最深。

阿杜不住吞吐着烟雾,目光灼灼盯着楚越,忽然好奇道:“我好象在什么影片里见到过你,是不是《头文字D》?”

楚越顿时哑然失笑,连忙解释道:“去年尔东升导演让我在《忘不了》里面客串了一个角色,今年在《头文字D》里也客串了一个龙套角色!”

“原来是这样!”解开了心头疑惑,阿杜顿时恍然大悟,连连点头,盯着楚越的目光却更是有意思:“你的形象很不错呀,为什么不去演戏?”

形象?楚越的手不住在下巴上摩挲着,他还真不觉得自己的形象有什么好的。最初他来香港本来只是想来见识一下伴随自己成长的香港电影,见识一下香港,满足自己长久以来的一个梦想。因化妆技术而进了影坛,这是他所始料不及的。

不过,我们都不能不承认,楚越的形象的确不差。他的个头不高,只有一米七三,但是体形体态都分配得相当均匀,五官亦不乏神采,而且还很耐看。

阿杜越看越是喜欢,越看就越是觉得楚越的形象好,想了想才说:“我觉得你的可塑性很强,要是演戏,你能够适应不少角色。像这样的演员可就难找了,我这里可能需要你客串一下,有没有兴趣?”

楚越喝了一口水,脑子里飞快转动着万千念头。其实他本来只是打算来香港影坛见识一下,玩上几年就去做其他的事,现在遇上这样的事,或许应当尝试一下,起码也是属于见识一下。当下也不再犹豫,点头答应下来,阿杜满意的笑了……

工作一定要认真去做,这是楚越的作风,所以他现在就在一边喝着咖啡一边欣赏剧本。剧本相当细致,故事梗概便是黑社会选举龙头大哥,剧情张力十足,不愧是游海作品。

令楚越疑惑的是,就剧情本身而言,似乎不具备磅礴气势,倒是一些台词显得有些气度。莫非阿杜还想再做以前那样的小品类影片?楚越很是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感觉。

不过,影片的主旨都在阿杜的脑袋里,楚越也无可奈何。细细再欣赏了几次剧本,他越是感到几分莫名的悸动,剧情虽只是黑社会选龙头,可从台词和各方面的细节都隐隐在折射出香港黑帮的变迁以及历史。

敏锐的洞察力迅速使楚越察觉到了《黑社会》的真正魅力所在,楚越深深吸了一口气。以剧本而拍,若是阿杜拍得够好,这影片未必没机会成为华语黑帮史诗经典。

正在想着,龙家豪来了,楚越去开了门,把剧本丢给他:“欣赏一下,这可是你最崇拜的编剧写的,就你那点水准,好好学着点吧!”

“游海!”龙家豪瞪大了眼睛,奋不顾身接过剧本,全神贯注的欣赏着。半晌才从剧本中挣扎出来,感慨万千:“游海不愧是我最喜欢的编剧,每个剧本都是如此经典呀,我要是能学到他的一半就满足了。”

“妖……”楚越顿时哑然失笑,游海本身最擅长的就是细节间的起承转合以及整体布局,只学到一半有什么意义:“不要妄自菲薄,我觉得你的剧本不差,只是没人要而已!”

龙家豪顿时愤然站起来怒视着楚越:“什么叫不差,但没人要,太伤害我的感情了!”本来嘛,既然不差,为什么没有人要!

楚越强压着笑意,慢条斯理的品了一口蓝山咖啡狡猾一笑:“现在电影市道不景气,有戏开就不错了,你的剧本现在就不要想太多了吧!”龙家豪是香港浸会传理系毕业的学生,电影本就是专业,再有不俗的想象力和架构能力,剧本不差那是完全可以想象的。

“那倒是……有工开已经不错了。”龙家豪顿时沮丧的滑坐在沙发上,现在香港影坛市道惨淡,是全世界都知道的事。很多香港电影人都北上去内地发展,他们现在能有戏开就真的是不错了。

楚越安慰的拍了拍龙家豪的肩头开朗一笑:“不要太沮丧,现在接下这部戏,或许就是我们的转机呢……”

他们都没有等太久,《黑社会》拜神开机了。楚越率领着自己的手下出现在片场,他们显然都见惯了大明星,所以这里虽是星光灿烂,但也都不以为然。

换了不了解电影拍摄的人,定然想不到楚越这样的化妆师还有手下。实际上一部戏的化妆师也好,造型师也好,都是有手下的,否则一个剧组那么多演员,他们怎么忙得过来。在某种意义上,楚越其实就是一部戏里的化妆总指挥,他只需要坐镇指导就够了,一些具体的事都可交给手下去做。

不过,第一天的活,楚越却是必须得亲自来做,因为他需要将演员的妆化好给导演过目。导演感到满意了,然后才按照这样的方式继续化下去。

其实化妆不难,难的是如何才能够抓住人的特点来化。譬如颧骨高的人,若是有需要,就必须得把这点给掩饰下去。楚越的方法就是依靠增加或者减少阴影部分来影响光线对脸和皮肤的对比度,然后掩饰这个缺点。

当然,这是给女人化妆的诀窍,亦是最常见的方法。为电影角色化妆,那可不是容易把握的事。譬如现在的戏里,梁佳辉的角色性格暴躁易怒,而且头脑相对要简单了一些,这就值得思考了。

在剧组的化妆车上,包括龙家豪在内的五个手下都在等待着楚越发号施令。楚越动作敏捷的在梁佳辉面容四周观察着,换做其他人定然大为不习惯,可梁佳辉这样的老戏骨显然已经完全习惯了,只是静静等待着。

回想起梁佳辉在戏中的角色性格,楚越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他的师父以前就有给成愧安等面容棱角硬朗的演员化过妆,告诉过他为这样的演员和角色化,与其做得太多,还不如直接突出棱角与硬朗之处。

当然,楚越从来都不是只懂得照本宣科的人,若是梁佳辉在戏中的角色性格没有头脑较简单这一点,他就宁愿掩饰一些棱角,然后演员在戏里发怒时才会显得更狰狞可怕。不过,既然角色的头脑较简单,那就不需要太麻烦了。

想到这里,楚越招呼一个手下过来交代:“这个妆,你只要突出他的五官和棱角就可以了,肤色稍微黑一点,但不要太多!”

交代了几句,楚越迅速来到任达铧身后,俯身下去在任达铧面容上观察了一下,却有些为难了。任达铧的角色是性格非常深沉,而且走头脑路线的,单是靠妆是很难营造出这种形象的。

沉吟片刻,他缓缓摇了摇头,拍了拍任达铧的肩头道:“铧哥,你的妆我亲自来,我先去看看其他人的妆怎样!”

第四章 化妆的技术含量

龙家豪作为楚越的助手,当然要帮楚越负责起一些责任。所以,他现在正在指点手下怎样为配角上妆,见楚越过来,顿时叫苦不已:“阿越,杜导的要求还真是令人头疼呀!”

杜导的要求很简单,主角要上妆,配角要上妆,即便是那些龙套配角也需要上妆。这一点是化妆师这个行列都广为流传的,也总是令化妆师头疼的事,要知道其他导演通常都有没有这样的习惯的。

“行了,你去指导一下其他人,然后再来给古添乐上妆!”楚越忍不住翻了翻白眼,现在他有点明白杜导的影片为什么总是能出一些经典配角甚至龙套了,只因为杜导的戏总是很重视配角甚至龙套的戏。

见龙家豪带着其他人去做事了,楚越来到任达铧面前,见到发型师正在忙碌的做头发,便做在一旁静静等待着。反正他们化妆本来就是需要等待发型师和造型师等决定下来,然后才开始工作。

发型师的动作飞快,迅速便将任达铧的发型做好。楚越却渐渐皱起了眉头,望着发型师道:“这样不妥当吧,华哥在戏里的角色上了年纪,而且性格深沉,不可能还做这样的发型呀!”

其实任达铧的发型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夸张,不过,多少还是看得出几分人为的色彩。这就是楚越认为不妥当的地方了,戏怎样,他也不去理,可发型师这样做,接下来的妆就不容易搭配了。

任达铧不愧是老行家,见发型师还打算用定型水就觉得不妥当,听得楚越所言,顿时明白出了什么问题,连忙向发型师道:“我觉得这位兄弟说的有道理,还是按照最普通的来,不要用什么定型水了!”

发型师沉思了一下,便放弃了使定型水。不到一会,任达铧的发型就成了很短的平头。楚越笑着鼓掌道:“行了,现在轮到我上场了!”边说,还边搓着手上前去。

“我有听说过你,你就是近几年很受欢迎的神奇手楚越吧!”任达铧一动不动,面容上浮现一缕笑容,目光投射在镜子上,望着身边的楚越道:“没想到你除了化妆很有一手,对发型也有了解!”

“化妆和做头发都是形象,略通一点。”楚越顿时哑然失笑,他对发型了解得再多,肯定也不及那些行家呀。刚才之所以能指出问题,关键还是在于他对这部戏的解读相当深入:“在铧哥面前,哪里敢自称什么神奇手,只是有点家传的小诀窍而已!叫我阿越就行了。”

任达铧立刻对彬彬有礼的楚越生出了几分好感,楚越在近两年在娱乐圈,尤其是那些女明星之间可算是相当有名,还很受欢迎。同是一个圈子的人,他要想不知道也不太可能。

“铧哥,不要动!”楚越见任达铧欲说话,连忙制止了他,开始专心为他上妆。任达铧的妆不太容易上,在戏里本就是性格深沉而且表里不一,要想营造出这样的形象,是有相当难度的。

楚越脑海里转了几个方法,迅速便否决了。想了一下,最终确定将任达铧的妆定在斯文一些,平民一些,更亲和力一些。

有了方案,要想做到,就容易了太多。楚越先以眉笔将任达铧的眉毛色彩和弧度处理了一下,在额头部分处理了一下,使肤色光泽稍显对比,一旦上镜就能够隐显出些许皱纹。处理了一下,再上了粉底和蜜粉调整了一下皮肤光泽等等。这才自信满满的望着镜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新喜剧之王】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