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新喜剧之王 > 新喜剧之王_第6节

新喜剧之王_第6节

作者:黯然销魂 发表时间:2018-11-03 12:27:57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1:44
分别递给任达铧和梁佳辉:“拜师就不要了,敬酒之后可要指点一下我!”林学和林佳栋立刻连连起哄,表示一定要他们指点一下!

当下略观察了一下两人的神色,见他们都在微笑,楚越便得意的将酒一口饮尽。任达铧顿时哑然失色,神色悠然笑骂众人:“我在无线训练班是没毕业的学生,你们找我们就大错特错了!”

“今天你们就在这里,我们没理由舍近求远呀!”楚越耸了耸肩,狡猾的笑着再为任达铧和梁佳辉斟上酒。

梁佳辉当年本不想做演员,后来是为了追求大导演李汉祥的女儿才进了剧组。没想到,李汉祥的女儿却不喜欢自己的男朋友是演员,于是,居然又因为这个原因而分开了。任达铧当年在无线训练班,后来因为某些原因导致没有毕业(一说他是从亚视的前身丽地跳到无线),他的说法倒也颇有几分说服力。

任达铧与梁佳辉互相看了一眼,梁佳辉哈哈放声大笑,喝了一口酒,瞪了林学和林佳栋一眼:“你们两个都是经验丰富的老演员,还要知道什么?我给阿越说说我的经验就行了!”不要见梁佳辉在银幕上常常是一些令人捧腹暴笑的奇怪声线,可实际上他的声音非常性感。

“演戏最基本的是站位走位,还有面对镜头能完全放松,阿越你做得很好,很多老演员都不一定及得上你!”梁佳辉组织了一下语言,看着楚越轻轻道:“其次就是角色分析,你得把要演的角色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物性格都摸清楚。”

“至于演戏,其实很多东西是没办法靠语言教出来的。但我可以告诉你一些小技巧,就像之前你拍那场动作戏时,就可以通过移动走位来做出某些拳拳到肉的效果。”梁佳辉有些苦恼,有些技巧在酒吧里可不太好展示:“还有就是,通常戏里都有跌倒地上的镜头。那样硬摔下去,肯定很痛!”

任达铧他们全都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任达铧作为老戏骨当然很清楚这有多痛。他虽然在无线训练班呆过,但那可是学不到什么实际经验的,后来演《赤裸羔羊》时,很多不能用替身的场面都摔得他浑身骨头欲断裂一般。

就是林学想起当初拍《PTU》时的两次狠摔也是心有余悸,以正常情况而言,要是像那片里那样摔法,起码得断几根骨头。不过,要是演员能够懂得自我保护的方法,那就不同了。

“千万不要直直摔下去,跌的时候,你的膝盖弯曲一些,身体也不要挺得太直,脖子和脑袋稍微上厅一些,镜头是捕捉不到的!”梁佳辉大致介绍了一下,然后忽然笑了:“不过,你放心,那样的情况,通常都会在你背上或者胸前垫上柔软东西的!”楚越连连点着头,他可是记得自己在拍那场动作戏时倒在地上很痛的滋味。

任达铧见梁佳辉说得来劲,自己忍不住接上话头:“拍动作和警匪戏最危险,里面都有很多动作场面。尤其是打斗时,你要演得很用力,这样有时就容易失足,伤到脚或者什么地方!”

楚越摸了摸下巴,他觉得很不对呀,他明明是请教演戏的方法来的,怎么突然变成了片场自我保护大全了?不过这样也好,起码要先保护好自己再谈其他的。

絮絮叨叨谈了一下片场自我保护大全之后,梁佳辉似乎突然想起自己已经偏题了,尴尬的笑了笑:“演戏嘛,首先就要做到忽略摄影机和片场周围的人,不然你再怎样用力都肯定会分神。然后,这样的镜头在戏里肯定会显得精神不够集中,而且不够层次。”

“有一点应该提醒你,在戏里有打人的戏时,现在多半都是用真打!”任达铧演过的打戏显然比梁佳辉要多了一些,尤其是他在《PTU》那段擦纹身的戏,简直就只能以残忍来形容。他比划了一下继续说:“而且力量要足,不然就假了。所以,像打耳光这样的动作,有经验的就会让自己的掌心先打到人,然后快速拖过去。又或者在镜头配合时,斜着手掌打过去!”

这个小窍门倒是很有用!楚越眼睛一亮,试了一下,立刻就明白。无论是以掌心还是斜着手掌,目的都是一个,就是为了让重心偏移,不会把对方打得太痛。

这一夜玩得很是开心,楚越也在这帮演员处学到不少有用的技巧,了解到一些感兴趣或者不感兴趣的东西。最有意思的便是台湾与香港艺人的不同,台湾艺人相对香港艺人而言要敬业了许多,当然,这不包括老一辈艺人的比较。

譬如任达铧和梁佳辉他们这一代艺人,都是极为敬业的,这一点却是现在新人万万比不上。不过,终归而言,台湾的艺人能够更明白的把握到演艺事业其实也只是一份工作而已。而香港新一代的艺人,不少都把自己的身份定位在高高在上的明星,而不是把这当做工作。这样比较之下,高下立分。

梁佳辉和任达铧就很是感慨万千,以前影坛繁华时,工作虽多,但大家都能够清楚的看到自己的位置。可是,现在萧条了,浮躁与功利的心态却使新人们跟不上前辈们的做人处世。

其实在楚越来看,不仅仅只是艺人,香港整个娱乐圈都透出浮躁的心态。电影圈太急于恢复辉煌,却过力过度,反而渐渐滑向了深渊。近些年来,很多影片都是远不如十多年前的影片,甚至连吸引观众进场都做不到,这未尝不是一种折堕。

而且,他始终觉得现在的新人们事业太顺利了,无论是唱片业还是电影业都是如此。新人们一旦得到力捧,便立刻顺风顺水的在一夜间大红大紫,可总是因为缺乏足够的内涵沉淀,红了没两年便又黯淡下去。

以最简单的一句话来说,现在的新人们缺乏挫折。回想当年很多歌星和演员,又有几个没有经历过事业的起伏崎岖。且不论发哥和星爷他们,只说刘德铧等人,一样有过低潮时期,张雪友虽被称为歌神,当年一样有三年时间陷入事业的最低潮里。而这些挫折,才正是使得这些前辈明星们可以更加领悟明白到为人处世的道理,更明白事业的可贵。只有沉淀过的人,才是最具有持续魅力的。

拍戏是很累的活,这一点只要是内行都很清楚。在镜头前表演,绝对不是想象中那么轻松的活,楚越就曾经很痛苦,他不知道自己在表演时所做出的神色是否如自己想象中一般。所以,能够解读归解读,能不能做出来,那又是另一码事!

第十章 很显然,你不是

“为什么没有人找我演戏?我也喜欢演戏呀!”一个哀怨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龙家豪冲着卧室里的楚越郁闷抱怨!

“你还是做编剧那份很有前途的职业吧,闲着没事做什么演员!”楚越嘿嘿一笑,调侃着龙家豪,故意挺起脊梁道:“难道你不知道,只有百里挑一的天才才可以演戏吗?”

“很明显,我就是这个百里挑一的天才!”龙家豪向前走了几步,挥挥拳头,做出煞是自信的神色。

楚越的手指忽然动弹了一下,一支香烟凌空掷向龙家豪的嘴。龙家豪却张嘴不及,被香烟砸到嘴。楚越无奈的摊手道:“很明显,你不是!”

拍摄进度还令人满意,月余下来,剩下未完成的戏已经不多。只要再加一把劲,这部戏就能完成了实际拍摄,转而进入后期制作。

今天因为天气和演员档期的问题,没有通告。若仅仅是指楚越作为演员的身份,那他肯定不可能天天都有戏。但他还是化妆师,平日里总要负责化妆,所以通常只要有拍摄,他们都得在场。

想一想,幕后工作人员也不容易呀,演员好歹还因为戏份的问题可以获得休息的时间和空间,幕后人员就不同了,只要有演员在表演,他们就必须得继续工作,通常一部戏从头拍完,他们都未必有多少休息的时间。

“是了,今天没工开,你想去做点什么?”楚越眼珠转了一下,笑吟吟的望着在沙发上瘫着的龙家豪:“千万不要告诉我,你还是在家里写剧本!”

“不然还能做点什么?放心了,我没那么傻,更没那么执着!”龙家豪不屑的撇了撇嘴,好象楚越就是那个执着的人一样:“对了,我今天忽然有个新的想法,一个古代战争里关于守城的故事!”在他眼里,楚越的知识相当渊博,也不知那小子怎样练出来的。

“这样的题材在历史上有很多,譬如当年蒙古侵占南宋过程里,持续了多年的襄阳之战!还有当年清兵入关之后的扬州十日!”楚越一动不动,略想一下便给出了故事题材的建议:“不过,我不以为香港有能力拍这样的冷兵器战争片!”

楚越一直都很欣赏龙家豪的编剧本事,尤其是在动作警匪之类的题材上,这家伙显然是极为擅长的。在楚越来看,只要假以时日,龙家豪定然可以在这方面焕发光彩。

龙家豪立刻神色沮丧之极,挺直的身子滑在沙发里,蜷缩成一团嘟囔不已。他一样很清楚,香港的确是拍不了这样的冷兵器战争,在他的印象里就从来没有过。而且,恐怕也没有什么导演能够驾驭得了如此庞大的场面,更不太可能有任何公司投资那么庞大的资金来拍摄这样一部影片。

楚越却是在想着其他的事,其实这样的题材不是没有可为之处,但香港是几乎没人敢去拍的。此类题材,关键还是着落在内地。只不过,在这其中却有一个极大的难题,无论是扬州十日或是当年的襄阳之战,十有八九都过不了内地电影局的审查,只需要一个理由就够了:破坏民族团结,诋毁中国统一!

提起电影局的审查,楚越便想起了那日杜齐峰的破口大骂,骂的正是电影局。阿杜的《大只佬》(内地名《大块头有大智慧》)在内地被剪得支离破碎,成了再标准不过的烂片,无辜的阿杜被内地观众骂得狗血淋头。

正是这样一部在内地被亿万口水喷成烂片之王的《大只佬》,却在亚洲顶级电影奖金像奖上拿下了最佳影片等奖。试问在电影局夺命剪刀手下沦落为无辜倒霉蛋的阿杜如何不愤怒,尤其是他得知内地观众对这戏的看法之后,托朋友带了内地版本来欣赏,一欣赏之后更是震怒之极。

唯一幸运的是,阿杜虽然是香港影坛极著名的炮轰者,却也不敢随意公开大骂电影局,以免像同期拍了《金鸡》的陈克辛一样被封杀。可是,私底下他的愤怒就可想而知了。

只不过,愤怒归愤怒,面对内地的十多亿观众,他一样不能不做一些妥协。这一次,他的《黑社会》打算剪成上下两集,而且还格外拍了一些迎合电影局的内容。最典型的就是那段吉米仔在龙根叔身边自称卧底的那段极弱智情节,就是为了糊弄电影局而另外拍的。

杜齐峰虽是从来都没提过自己的想法,可楚越却可以琢磨到少许。这戏分为上下两集,上集本身影射现实政治的意味不太浓,更多的是将目光浓缩在香港。到了下集,那就是在赤裸裸影射内地政治,极为辛辣的讽刺。这仅仅是在影片的台词中,便可深切的体会出来。

有意思的是,杜齐峰为电影局准备的弱智情节都集中在上集当中,那就意味着他不打算让下集在内地上映。不过,以下集里那极是辛辣的嘲讽,也绝不可能在内地上映。最近他就对记者说过,这部戏他从来就没有考虑过要在内地上映,简直就是把自己心头的愤怒都宣泄出来。

楚越甚至怀疑阿杜是不是因为《大只佬》被阉割,所以才生出此类愤怒,将愤怒延续在作品上,试图透过作品把愤怒情绪传达出来。

楚越虽然不是什么职业老手,但他对于电影的鉴赏能力却绝对不是吹嘘的。当初他是在内地拍戏,亦是在内地欣赏到了《大只佬》的版本,虽只是阉割版,却是极少数欣赏出了其中精妙的人之一。

这一次,《黑社会》毛片虽然还没出来,可是楚越凭着平日里对杜齐峰导演技巧,以及在光线以及摄影各方面的运用,就察觉到这部戏与阿杜以前的作品有了相当大的不同之处。若他所料不错,这部戏定然成为经典。

这样的经典,却不能够在内地上映,那实在是巨大的遗憾。不过,这样的事可不是只有阿杜遇到,其他导演一样都有此类的事,通常只有银都电影公司的影片才有一定的特权。

想到这,楚越不由得缓缓摇着头轻叹一口气,从任何角度来思考,都不能不承认,香港电影走到眼前凄凉处境,内地的电影审查制度亦是其中一个推动因素。

猛然间,他飒然一笑,这一切与他何干?对于香港电影,对于娱乐圈,他只是一个匆忙的过客而已。虽然香港电影步向死亡的确很让始终迷恋港片的他伤感,但有些事的到来却是不可避免的。

想了一下,不再理在卧室里忙着写剧本的龙家豪,自己则跑到超市里买了一大包生活用品回来。待一切都做好了,他来到卧室里的镜子前,不断对着镜子做出各种各样的表情。

这是梁佳辉给楚越提供的表演小诀窍,要想使自己的面部表情与眼神呈现出自己想要的效果,那就一定要清楚的了解到自己每一次做出的表情究竟是什么样。然后,在片场表演时,就可以轻易的捕捉,并且模拟出自己在镜头里的表现了。

不能不承认,这个小诀窍虽然简单到极点,但却非常有效。其实就好象自己的声音从嘴里与录音机里放出来的都不同是一个道理,自己自以为是的表演若是落在其他的眼里,未必就像自己想象的那种理解。

想起这事,楚越就不禁想到任达铧告诉他的一次亲身经历。那是任达铧拍《舞男》时,某个镜头,导演要求他笑得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新喜剧之王】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