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新喜剧之王 > 新喜剧之王_第14节

新喜剧之王_第14节

作者:黯然销魂 发表时间:2018-11-03 12:28:22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1:45
道上什么人不知道那个球场是不能去收保护费的,你的人去那里胡乱来,还敢在那里动手,那点教训已经是很便宜他们了!要是警方知道,只怕左先生的损失更大!”

在拍《黑社会》期间,楚越曾经与那些协助拍摄的黑帮分子一起到球场踢球过。在他们嘴里了解到,那块球场是政府特地修建给普通市民作为娱乐场地的,警方不希望有任何人去那里收什么保护费。而黑道的人,多也约束着手下,反正那球场也收不了多少钱。

左志松闻言一怔,却没想到楚越如何得知这一点。目露凶光,在手下的脸上扫过,阴恻恻道:“看来楚先生是不给我这个面子咯,我倒想知道,你能凭什么……”

“恼羞成怒了,想动武了!”楚越猛然站起身来,哈哈大笑不止,语气中的嘲弄浓郁得无以复加:“黑社会就是黑社会,即使披上上流人士的外套,一样是上不了台面的黑社会!我敢来这里,还怕你跟我动手不成……”

“我想知道你现在依仗什么,还能这样嚣张……”左志松眼里迸显凶光,双手一挥,手下们便向楚越围了上来。楚越冷冷一笑,反手将一人擒拿下,顺势以脚勾住其手臂,只要稍微用力,就能折断这只手!

“左志松,我倒想知道,你现在依仗的是什么!”一个突兀的声音飘了进来……

第二十一章 现实版《黑社会》

游戏机被搬开,出现了一个进出的缺口,一个老人从缺口处慢慢的行了进来!左志松脸色立刻变了,望着这老者,无奈的叫了一句:“东叔!”

楚越望着这老者,面容间写满了惊讶二字,只是傻傻的望着这老者:“王老师,你怎的来了!”这老者竟然是教楚越化妆技术的王进东,而且瞧左志松那副神色,王进东似乎还不简单!

王进东向楚越点了点头,再看着左志松,也不做什么动作,只是杵着拐杖寻了凳子坐下来:“坐,都坐!”

“疯松,你这桩事做得不好呀。球场是个什么地方,不就算警方,一样有其他社团的人在盯着!”王进东双手握在拐杖上,目光投在左志松面容上,语气波澜不惊,却教人听出其中的不快:“你那几个人没脑子,去做那样的事,也是一个教训。你是聪明人,有这样的弟兄,将来怕是要给你惹很多事,这点你也知道的!”

“东叔,我知道,那几个小子我已经教训了他们。但是,现在弟兄们都在看着我,要是我不能给出一个交代,我还怎么做他们大哥!”左志松苦恼的摊了摊手,全然瞧不出方才那副要打要杀的神色,当真是个阴森的家伙呀!

见王进东点了点头,左志松更是来劲的解释道:“你也知道,新记现在跟我们不合拍,我这里是首当其冲。要是处理不好,新记怕是第一个踩上来的!”新记,便是道上对香港最大社团新义安的称呼。

王进东却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慢吞吞的站起来,楚越赶紧上前去扶着。王进东向楚越笑了笑:“阿越,你拿十万出来,这事就算了!不要送我了,疯松为人不错,你们可以多亲近亲近!”言下之意,便是指楚越要在娱乐圈混下去,认识黑道的人总是有一定好处的。

楚越怔了怔才明白老师的话,赶紧点了点头应承下来。刚才面对这样的事,他知道很难善了,便差点撕破自己的伪装露出流氓本性,现在能解决,他当然再乐意不过了。

左志松顿时松了大口气,要是东叔帮着那小子,还真不好办。不过,现在看起来,东叔还是更向着社团。能这样解决,他亦满意了,有东叔出面,还拿到钱,东叔这可是什么面子都给了他。

听到东叔最后一句话,左志松目光一闪,迅速想到定然是这楚越跟东叔有某种关系。想到这里,他便笑了,表现出斯文的一面冲楚越叫道:“楚先生,不如我请你吃饭!”

楚越没想到自己与左志松之间,竟随着那么一句平淡的话,就好象隔年不间的好友一样迅速热络起来!更令他想不到的是,左志松竟然是请他去高级餐厅吃饭,看来他对黑社会的了解还真的太少了。

“松哥,我前些日子参与了《黑社会》的拍摄,那里面的戏就是讲和联胜的。”在吃饭过程里,楚越喝了一口酒,试探问道:“你是和联胜的大哥,莫非王老师也是和联胜的人 ?[-3uww]”

左志松正在饮酒,闻得此言,当场便一口喘不过来,呛得酒水飞溅。手忙脚乱的整理了一下,才满脸不可思议的望着楚越:“阿越,你不知道东叔的身份?那他怎么跑来帮你!”不能不承认,左志松无论在哪方面来看,都是一个相当容易使人亲近的朋友,不然左志松也不会在刚冲突之后就提到这事。

楚越满心疑惑的摇了摇头,他又哪里知道王老师究竟是什么身份!左志松顿时苦笑不已,也不知是因为楚越的糊涂,还是因为其他的:“东叔以前是社团的大哥,做过话事人,现在是社团的长辈!”

摸了摸下巴,楚越忽然联想到《黑社会》,莫非王老师的身份就跟里面总是牵着狗的那个胖老头一样?只想到这,便见左志松放下刀叉继续轻声解释:“东叔跟我一样,都是拳馆武师出身,后来进了电影圈,东叔改行做了化妆。做化妆,那是他的职业,在社团里做大哥或者话事人,那是另一份工作!”

楚越顿时摩挲着下巴上长出来的胡须,突然有些理解为什么当年黑帮在娱乐圈里横行无忌了。开玩笑,人家社团大哥就在娱乐圈里做着做正牌的化妆师,这种侵入简直是无孔不入的。

“那几年电影很火的时候,东叔开了间电影公司,找了一些演员来演戏,赚了很多钱。后来九六年,电影不行了,东叔就把公司卖了,做回了化妆师!”左志松想的却是其他的事,这东叔当年的老婆和孩子都被人杀了,直到现在都没有子嗣传下来,莫非眼前的楚越跟东叔有些什么血脉的关系?

当然,疯松的揣测显然是大大的错误,楚越跟王进东除了师徒关系之外,再无半点关系了!不过,他要是那样猜,对楚越显然也不是什么坏事。

到了现在,楚越倒是有些理解为什么王老师有那样的影响力了。要知道,楚越入行本身就是王老师推荐的,甚至于最初的班底人马都是王老师推荐的,即便是参加《忘不了》和《头文字D》等戏,都是王老师推荐的。试想一下,一个化妆师,在这个跟红顶白的娱乐圈里,若没有实力,又怎能凭辈分就有这样大的影响力。

这一顿饭吃得很爽,左志松极力与楚越拉拢关系,加上楚越本身就容易使人亲近,两人迅速便称兄道弟了。倒是在付帐时,两人起了争执,左志松此刻表现出一些气度,大手一挥:“我们两兄弟今天从误会而认识,今天当然是哥哥我埋单,这一点你不要跟我争了!”

楚越最后还是争左志松不过,终于让他付了帐。左志松甚至于亲自开车把楚越送回了剧组,剧组成员们见到楚越起初被十几个黑社会带走,现在却被人开着好车送回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阿越,哥哥我就先走了,有事一定要找我呀!”左志松热情的从车窗探出头来,向楚越挥了挥手,驾驶着汽车绝尘而去!

郑保瑞走上来瞥了一眼汽车远去的方向,这才望着楚越关切道:“阿越,你没事吧,我们还以为你惹了什么大麻烦呢!”言语间却显得甚是关心。

楚越感激的向他笑了笑,轻轻挥手表示没事:“没事,只是一点小误会,很快就解决了,谢谢郑导关心!”

幸亏楚越被绑走之前已将林佳欣的妆处理了,否则只怕会耽搁剧组的进度。现在一来,倒是没什么影响。只不过,郑导还是嘱咐,让楚越先回家去休息一下!

楚越点了点头,趁着休息的空当来到林佳欣身边,仔细观察了一下,发现这妆需要再补一下。赶紧去拿了工具来为林佳欣补妆,拿着刷子在其脸上刷着,忽然林佳欣双眼盯着他低声道:“你真的没事吗?你被那些黑社会抓去,大家都在议论说你跟黑社会有仇呢!”

“当然没事,只是一点点小误会而已,说通就行了!”楚越微微一笑,他却是不知道,刚才他被逮去之后,大家说得要比林佳欣复述的要难听了许多。而且,他就这样安然无恙的回来,不知有多少人以为他跟黑社会有勾结。

林佳欣嘴唇微微一动,似想要说点什么,却始终还是没能说出来。见楚越招了手下过来交代了几句,然后转身离开,她便隐隐感到几分失望,或许,她一样被刚才大家的议论影响了,导致她没办法说出自己想要说的话……

这一次的事迅速在圈子里传播着,不到两天时间,几乎所有人都知道楚越曾被黑社会绑走,之后又安然无事的回来的事!一时间,楚越似乎成了圈子里的热门话题,只是谁又想得到一个化妆师也能成为话题呢!

《怪物》和更名为《天生一对》的《悼念乳房》都不是那种需要精雕细琢的影片,不过,《怪物》还是需要楚越亲自来坐镇。于是,仔细考虑了一下,他最终还是决定不去戛纳了!

楚越这些日子里去抽空去拜访了王老师,其他的时间大都在《怪物》剧组,倒是与郑保瑞以及林佳欣等越来越是熟悉。至于舒琪,她的妆多是由楚越手下的其他化妆师处理,所以楚越倒与她不是很熟悉,反而跟林佳欣很快无话不谈。

这一天,他在为林佳欣化妆,这戏的背景本身就在一座新建的大厦里,所以,拍摄进度无疑是相当快的,可能最影响进度的就是化妆与演员的表演了。

“佳欣,昨天的party很有意思呀,什么时候再开?”楚越提起了昨天晚上在林佳欣家里开party的事,但他觉得林佳欣那些不是圈内的朋友更有意思。

“以后有机会再说了!”林佳欣甜甜一笑,可是那怪物妆却使得她看上去显得有些可怕:“对了,听说你很能打,是不是真有那么一回事?”

“很能打?”楚越动作微微一顿,诧异的望着眼前这个论容貌其实不是很美,但气质却令人倾倒的美女:“是什么人告诉你的?”

“你不知道吗?”林佳欣表现得更是诧异,灵动的目光中充满了怀疑:“最近圈内传言你前些天被黑社会的人带去,是因为你之前在球场跟一群黑道的人起冲突,然后你把他们全部打进了医院,所以才惹来麻烦!难道不是这样吗?”

这事怎么传开了?楚越眨了眨眼睛,想起香港无孔不入的狗仔队,便即释然。倒也不想去隐瞒,只是含糊其词:“没有那么夸张,只是一点小冲突而已!”

第二十二章 KTV的九不搭八

当杜齐峰率领着轰轰烈烈的庞大港片代表团进驻戛纳,香港和内地等传媒立刻展开了奋战,他们的目光与焦点亦随之前进。

《黑社会》在展映场终于上映了,每个人都激动的等待着好消息,就算没有“全场起立鼓掌十五分钟”,起码也要“所有人都感动得流下眼泪!”

遗憾的是,正是这部打出文艺黑帮影片的《黑社会》在展映场上映之后,迅速便爆出了老太太因不堪镜头血腥而呕吐的事!

老实说,楚越倒不以为这条新闻是假的,或者夸大的。起码就他来看,《黑社会》剧情中的确有相当残酷的场面,不过,那些少到可以忽略,也多集中在下集里。

似乎这个新闻预示着《黑社会》在戛纳的冷遇,这部在楚越眼里,可以称得上是文艺黑帮经典的戏在戛纳遭遇惨败。最终,《黑社会》一无所获,戛纳十日行落得铩羽而归的下场,反而是王晓帅的《青红》摘取了一个评委会特别奖。

更令人胆战心惊的是,快半年的时间了,半年时间里,港片票房过千万的竟是寥寥可数。一时间,全港所有影评人以及电影从业者陷入了史无前例的低潮和悲观当中,港片已死的说法已经不再只是内地影迷的看法,甚至已经被香港影人悲哀的承认了。

而在这样的情况下,唯一能够期望的便只有《头文字D》以及《黑社会》等大制作来力挽狂澜了。楚越无巧不巧都参与了两部戏的制作,参与了大制作的制作人员永远都是很受欢迎的,君不见某些戏请来好莱坞的技术人员参与制作,总要挂上曾是某某影片的制作人员之类的卖点。

港片堕落,楚越也很是郁闷,怎样他都始终是港片迷,现在成了这样,他心中亦不好受。不过,另一个不错的消息是,盖瑞这小子终于开和了,成功靠着造型上的与众不同通过了一次试镜,获得了一个配角的演出机会。

饶是如此凄凉,楚越是日子还是得照样过。这一天,他与林佳欣约好了去KTV寻开心,他也不客气,拉了几个朋友便一起去了!

来到KTV包房里等了不久,林佳欣便和一群叽叽喳喳的女人来了。确切的说,这几个女人当中还真有长得颇为不错的,当下便吸引了楚越带来的几个朋友。

在嘻哈的气氛当中,就连龙家豪亦忍不住拉个了女的一起合唱了一首歌!眼见个个都唱过了,就剩楚越没有唱过,其他人顿时连连起哄:“阿越,现在就你没唱了,说什么也得表演一下!”

“唱歌不是问题,但我怕一开口就抢了你们的风头,那时阿豪他们可是要揍我的!”楚越嘻嘻一笑,倒没有真的拒绝,出来玩,图是就是一个开心嘛。倒是龙家豪,在旁边偷笑不已,他可是听楚越唱过的,那绝对镇得住任何人!

楚越奸诈的笑着,就连林佳欣都隐隐感到不妙,只见这家伙点了Be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新喜剧之王】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