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新喜剧之王 > 新喜剧之王_第17节

新喜剧之王_第17节

作者:黯然销魂 发表时间:2018-11-03 12:28:32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1:45
楚越故作恶心状,一把推开阿豪。最近《怪物》和《天生一对》都在收官阶段,阿豪和楚越都不太需要过去坐镇了。楚越也不理阿豪,只是拿了剧本慢慢研究,他知道那小子心里憋不住事,肯定要主动告诉他的。

果然,等了一下,见楚越自顾自的欣赏剧本,瞄都不瞄他一眼,阿豪顿时向楚越挥了挥拳头:“我靠,算我输给你。我的构想是这样的……”

楚越这才笑吟吟的放低剧本,面向阿豪指挥:“去拿啤酒来先!”阿豪愣了愣,知道楚越是抓住了他此刻很想找人倾吐的心理,狠狠咬了咬牙,只得去拿了啤酒来!

阿豪的构思很有意思,那是一个关于特工的故事,在他的设想里,里面很是有一些大场面!楚越听了一半,忽然插嘴道:“这个故事很像007呀!”此言一出,阿豪顿时傻眼了!

“是呀,是很像007呀!”阿豪想了半天还是没有想到什么可替代的方法,苦恼得连酒都忘了喝。这便便宜了一旁的楚越,喝了自己那一罐,便拿起阿豪那一罐打开来喝了。

“若这样又如何?”楚越突然觉得很内疚,因为他拿了一罐本来不属于他的啤酒喝了。所以,他觉得自己需要做点什么来弥补一下。当然,这是玩笑,主要是他觉得阿豪这样看上去连旁观者都觉得很痛苦,为了解脱痛苦,他只好指点道:“若是把主角的身份换做私家侦探什么的又如何?”

“那岂不是有点像《东京攻略》?”阿豪觉得楚越平日里总有一些连他自己都不会察觉到的点睛之笔,可现在却觉得楚越的建议烂透了:“好象什么都被拍烂了!”

楚越摸了摸下巴,眼里流露思考之色,忽然一拍手掌:“可以这样,主角本身的工作很特殊,是专门为人解决难题的,小到扶老太太过马路,大到送卫星上天什么的。像特工,又像私家侦探,但实际上又都不是,这样领域可以更广泛一些!”

说着说着,楚越越想越深,越想越广泛,渐渐来了兴趣,坐直了身子,搅尽脑汁:“主角本身是特殊服务者,他可以有点特殊的习惯,比如别人让他做什么,都需要付出或多或少的代价!就比如你刚才去拿啤酒,若换了主角,那可能就需要一点代价,无论是钱还是其他的什么!”他却没见到阿豪在一旁张大了嘴巴紧盯着他!

“唔,主角不要太规矩,可以坏一点,也可以花心一点,但不要完美,一定要有缺点!要有一个搞笑的对手。”楚越来了劲之后总是有些反常,就像之前把洪金保和甄自丹都修理了一样:“再加上一点传奇色彩,那就最完美不过了!你觉得怎样?”

此言一出,楚越才发现阿豪在一旁以看上帝的目光景仰的望着他,顿时得意的笑了笑:“可不可以不要用那么色眯眯的眼神看着我!如果你想赞美我,不妨可以来得凶猛一点!”

阿豪的中指狠狠竖起,传达了主人的真实心情。虽是如此,但却不妨碍阿豪在脑海里构想楚越方才所想的一切。想了一下,他觉得这些小细节都很有意思,赶紧去找了纸笔记下来。他可不想等下一忘记了,否则就是再问楚越这个健忘的家伙,没准什么都忘了。

日子总在一天一天的过着,没有太久,《怪物》剧组正式杀青。之前提到的《放逐》却陷入了一点小麻烦里,在剧本方面出现了一点小问题。阿杜与游海商量之后,总觉得不应当把《放逐》定位于《枪火》的续集,最终推翻了之前的大致剧情,重新来过。

楚越的日子过得煞是惬意,偶尔去剧组盯一下,其他时间要么在家里对着镜子磨练演技。要么就跑去球场跟人踢球,就凭他的脚法,要说去踢职业球队也未必没机会。再抽点时间去飞舞云端走了两次,平常有空则去酒吧对着美女口花花,但却不做任何实际行动。

这样的惬意日子总是有结束的一天,这一天就随着《杀破狼》的开机而正式宣告了结束。他率领着楚家班正式进驻剧组,亦宣告了他第二次扮演大配角,而且还是反派的开始。

不过,楚越本身的戏份在戏里都勉强算是重头戏,所以前期他的戏都还不多。《杀破狼》开机不久,《天生一对》便正式杀青,宣告着楚越再一次以死跑龙套身份出现在戏里的戏结束了。

而到了这时,正是暑假档最热门的时刻,作为全亚洲都在期待的《头文字D》亦终于在现在上映了。楚越当然没有资格跑去首映仪式上去跟导演和主演们混在一起,但他还是颇有点想欣赏一下这部自己参与了的戏!

老实说,他在剧组了解了大致剧情之后,就始终觉得《头文字D》的剧情在某种意义而言,实是有些幼稚了。要想拓海成长和成熟,完全不需要借用那个粗头大耳的日本女星在戏里做什么援交之类的来刺激拓海同学。

剧情力量弱了,这一点是不可否认的。但这是一部赛车影片,而不是要去竞争金像奖最佳影片的作品,所以只要赛车场面够刺激过瘾,也可以让人接受。

楚越不是很喜欢周杰仑的绝大部分音乐,但在剧组的经历告诉他,凡事真的不能看表面。起码,周杰仑很喜欢演戏,虽然楚越总是觉得演得不对路,而且感觉太生涩了,但有这样的热情就已经很值得鼓励了。

在前一天晚,他便约了一个在酒吧认识的女人一起去看这部戏。一起来到戏院,这女人了解到他有参与这部戏的制作,顿时叽叽喳喳的问周杰仑如何如何!

楚越瞥了一眼身边这个颇有姿色的女子,懒洋洋的什么都不想说,心里却有些后悔了。一边忍受着一些听起来颇有点没脑子的问题,一边又在排队买票,心里则在盘算着究竟怎样才能够摆脱这个女人。

正在想着,忽然一只手拍在他的肩头,吓了他一跳,转过身来一瞧,赫然见到一张顶着短发的漂亮面容在自己面前闪动着:“楚越,真的是你!”这赫然便是当日楚越在KTV遇见的那个林灵。

楚越扫眼见到林灵身旁赫然站着一个模样非常帅气英俊的青年,目光猛然呆滞下来!以他的专业眼光,一眼就见到这青年有上妆,而且是把自己化得皮肤很白,看上去不仅是小白脸,更有几分娘娘腔的意味!

猛然间见到如此恶心的妆,他当场便差点吐了出来,饶是如此,仍是一刹那间脸色发白。他敢发誓,除了在摄影棚里面对相机或摄影机的明星之外,从未见到有人长得那么帅之余,还要上如此可怕的妆。

林灵见楚越的目光投在身旁的青年面容上,笑挽着青年的手轻笑介绍:“他是陈子扬,是我男朋友,我们都是来看戏的!”她的笑容,却多少有些苦涩之意!

“林灵,你去排队买票!”陈子扬倒没有觉得女朋友林灵认识男性朋友有什么大不了的,没有半点敌意表现,只是大大咧咧的向林灵挥了挥手,自己则主动去寻了楚越的那个女伴聊天。

楚越张大嘴巴望着那个一点风度都没有的陈子扬,简直佩服极了。无论怎样,能够把林灵那么美丽的女孩追到手,之后还可以这样呼来喝去,那就已经足够强悍了!

“他一直就是这样的!”林灵撇了撇嘴,似有几分无奈。想来,她是一直都很想让自己的男朋友多一点风度,只是一直都做不到而已:“我都习惯了!”

我都习惯了!多么无可奈何的语气呀,楚越突然很想冲过去狂殴那小子一顿。他以前虽然换女友如换衣服,但对女性的尊重,他还是一直都做得很好。

在楚越的身体力行下,林灵被硬拉进排队的队伍当中,顿时惹来了一片怨言。楚越不屑的撇了撇嘴,扫视一周,懒得理那些人。林灵却望着他忽然一笑:“那天之后,我一直觉得你很熟悉,回去之后,我想起了,我们以前做过同学!”

同学?楚越顿时愕然……

第二十六章 论证历史的重复性

同学?怀着如此疑惑,楚越把票一下都买到手了,四人一道进场!眼见快要进场时,楚越带来的女子和陈子扬忽然都想起还没买爆米花,向他们招呼了一下,楚越随意递了两张票过去!与林灵进场!

在戏院工作人员的电筒灯光下,楚越愕然望着手里的票,他和林灵的位置居然紧挨着。想了想,他顿时明白,定然是方才另外两张两在一起的票给了陈子扬他们!如此甚好,也可以趁机摆脱那个罗嗦的女人!楚越立刻便愉快的笑了。

在戏院里当然得有在欣赏影片的样子,楚越与林灵来到座位上坐下之后,见银幕上还在播放着广告和预告片,他终是忍不住向林灵提出了自己的疑惑:“林灵,以前我们真的是同学吗?怎么我没半点印象了!”他很怀疑!

“你没印象是很正确的!”林灵眼里掠过一缕狡黠的笑意,似乎在回忆,但似乎又不太像:“我和你是北山中学的同学,那时我还在念初二,你则已经念初三了!”

北山中学?楚越倒有些相信了,他记性虽不太妙,可自己的母校总还是忘不了的。只不过,他努力思索了很久,愣是想不起当时自己的学校里有林灵这样一号人物!

见到楚越的神色,林灵忍不住扑哧一笑,几乎立刻吸引了左右四周的观众为她的笑容而怔住:“那时,你在学校是风云人物,是校长都点过很多次名的坏学生,又是多次在学校外面跟人打架生事。你的朋友圈子,与我的朋友圈子,是完全不同的,你又怎会知道我!”

楚越摩挲着下巴,越来越感疑惑。他有一些健忘,偏偏健忘是件很奇怪的事,就连当事人自己都说不清什么事他记不住,什么事可以记得住。但他还是记得,那时自己的确很喜欢在学校外面跟人打架生事,逃课去看录像,或者是打电子游戏。在学校里的确在作操或者其他的时刻,被校长当着全校师生的面点名的经验就有过不下几次。

不过,林灵的话也有道理,按理论来说,他们当年是没什么可能认识的。但楚越还是觉得不对,以林灵的模样,肯定在学校里是颇有名的,为什么他愣是不记得?想了想,他眨了眨眼提出问题:“那我们有见过吗?”言下之意便是,若他们没见过,没什么印象,如今林灵怎能认得出他!

“当然有见过。”林灵的语气中透出悠悠缅怀情绪,更是面露淡淡微笑:“有一次,我放学,被两个男生欺负,我当然就逃走。没想到却摔在地上,膝盖还擦破了。没想到,你跑过来吓走两个男生,扶我起来,再递了一张纸帮我擦伤口!然后,从那天起,我就记得你了。”悠然缅怀过去,竟仿佛又有一些其他的意味隐藏其中!

楚越本来是什么都想不到,被林灵以这奇怪的语气娓娓倒来之后,眼前仿佛就真的出现了那样的场面,隐隐觉得自己和林灵以前真的是同学!但敏锐的他,又始终感到一丝不对!

“没想到,那天我们遇见,居然又是在类似的情况下!”林灵冲着楚越露出白净的牙齿,轻轻一笑:“那天之后不久,你升进了其他的高中,而我家也搬了,再没见过!但我觉得最有意思的是,当年你就有些健忘,怎能考得上那个重点高中?”

那个所谓的重点高中,是楚越一直以来过得最不爽的时期之一。即便他是在加大因为某些事而被开除了,那也远远不及那个高中带来的不快大!

“既然这样,那我很开心再次见到你!”楚越狡猾的笑了笑,也不知他究竟有没有相信林灵的这番说辞,只是伸出手作势欲握。

与林灵握手之后,两人亦不再多言,电影亦差不多要开始了。全神贯注的欣赏着影片,从影片响起音乐开始,到得黄秋声醉醺醺的以某种解说的方式在为观众们解说着什么时,楚越就忍不住摇了摇头!

这部戏在拍摄时,他只见拍摄现场的表现,便有不妙感觉。不出他所料,影片确实显得很幼稚,无论是黄秋声的为了解说而解说,还是那些故意刺激观众的台词。无论是赛车场面,还是演员表演,都不尽如意。

饶是如此,戏院里观众依然相当投入其中。楚越瞥了一眼那些观众,忍不住摇了摇头。在他来看,这部戏根本就在水准之下,便是黄秋声这个老牌影帝的表演也不够好,周杰仑就更是不该提了。

最要命的是,这部戏本身就整体而言,甚至于就创作思路而言,都似乎有些偏向幼稚化低龄化!那些自以为很酷,但其实很傻冒的台词。若楚越以最简单的一句话来阐述自己的观点,那就一定是:这是一部靠极度装逼吸引向往装逼的少年观众的电影(喜欢本片的读者朋友可不要恼火,只是一个观点和剧情而已)!

其实在楚越眼里,这部戏要是改变一下思路,未必就没办法成为一部佳作。最基本的,若换他来做,那定然不会那么装逼,更不会通过黄秋声的装逼来故意突出周杰仑的极度牛逼。而是会选择将黄秋声的终日醉醺醺做得很有趣,传达出某种有趣而且好玩的氛围,甚至可以励志一些。

在赛车场面上,楚越依然觉得不够刺激,远远没有想象中那么强的冲击力。他以为,若是赛车场面,可以用精练的短镜头拼贴,靠着快速剪接效果,场面冲击力肯定更佳。

很显然,其他观众不是楚越,而且每个观众都有自己的思路,未必就与楚越一样。所以,全场如痴如醉的观众绝对不在少数。

欣赏了全戏之后,楚越与林灵跟着人流一道走出了戏院。在外面等了一下,却还是没见着陈子扬和另外一个女的,楚越不由劝解道:“林灵,不如我们先走吧!谁知道他们现在在哪里。”林灵面有惊慌之色,连连摇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新喜剧之王】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