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新喜剧之王 > 新喜剧之王_第20节

新喜剧之王_第20节

作者:黯然销魂 发表时间:2018-11-03 12:28:41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1:45
律师乔宣,不过,楚越倒真的是很少见到乔宣。平时又不是总发生一些烂事,怎能经常见到她!

乔宣望着眼前的客户,依然保持了矜持而且不亢不卑的神色:“楚先生,我很高兴见到你,不过,我现在要去补个妆,不好意思!”说完,向楚越微微欠身,转身便离去了!

若是不熟悉这些社交礼仪的人,定然以为乔宣是真的要去洗手间。可是,在社交当中,若遇到不想与之交谈或者认识的人,绝不能什么话都没撂下便自行离开,最起码也得找个借口,无论借口究竟多么拙劣都好。

楚越耸了耸肩,目送着乔宣远去!想了一下,忽然想起一事。赶紧去找到宁妃,在张树诚和宁妃的疑惑目光下,楚越爽朗一笑,递出一个包好的礼物:“阿妃,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收好吧!”

还不待宁妃发表什么意见,他便飘然而去,精确无比的挤进人群里,一把揪住正在跟美女侃侃而谈的龙家豪:“小子,走了!”

“我靠,又是你,我恨死你了……”龙家豪愤然转过身来怒视着楚越,瞥了一眼那个青春气息十足的少女,顿时在心中哀叹不绝,更是低声骂道:“阿越,盖瑞说得不错,你的确是个大混蛋……”

“难道你不知道吗?我一直以来,就是那么混蛋……”楚越仿佛被龙家豪夸赞一样,迅速得意洋洋的笑了:“或许,我比你想象中还要混蛋很多……”阿豪只能无语,面对楚越那么无耻的一面,他真的无话可说了!只是在心里想:人怎么可以无耻到这个程度……

楚越与龙家豪来到了一个他们都很熟悉的地方,阿豪瞧了一眼围墙,怒视着楚越:“你不是想要翻进去吧?我可不想去警局……”

进警局似乎也不错呀!这样一来,乔宣就得跟他见面了!楚越狡猾的笑了笑,望着眼前那大约三米高的围墙,纵身疾奔,猛然间弹身而起,竟是一跃近两米,一下子便攀了上去!然后才向阿豪招了招手,把那小子给拉了上来!

这里是球场,楚越与龙家豪一道进了球场,阿豪不住嘀咕着:“那么晚了,又没有球,还拉我到这里来发疯,真是神经病!”话音未落,就见楚越来到观众席的位置上掏摸出一个足球,眼珠子都快掉了下来!

“不要犯傻了,踢球去!”楚越笑骂着在阿豪的屁股上踢了一脚,阿豪到了现在才终于有点明白到,盖瑞为什么说楚越是个变态疯子,而且还是个做事什么都不顾的狂人!突然间,他甚是怀念平日里那个伪装后的斯文家伙了。

两个人怎样踢球?很简单,你踢过来,我踢过去就是了!楚越和阿豪就是用的这种蠢方法。只不过,阿豪却觉得球的力量越来越强,隔了二十多米,他用胸口停球,依然被球撞得隐隐生疼。

踢了一下,阿豪再也无法忍受那强大的力量,把球朝天射飞,大喊大叫:“不踢了,你真是个变态佬!”

接下来,阿豪见楚越独自一人在球门二三十米处,一次一次射门,在球场上带着球奔来奔去。仔细算一算,楚越在一个小时里,居然已经跑了一万多米。半天之后,才见楚越喘着大气,衬衣亦全都被汗水湿透了,奔过来坐在草坪上休息!

“你是不是很喜欢宁妃?”龙家豪见楚越如此近乎残忍的使自己疲累,他想起了宁妃的婚礼,忍不住提出了自己的问题。楚越开心的笑了笑,再缓缓摇了摇头,却是什么都没有说!

婚宴终于还是结束了,宁妃回到酒店房间的洗手间里,拿过楚越的礼物偷偷打开。盒子里面是一部随身听,她心中一动,她依然记得,当自己第一次听到楚越唱歌,她便有些被这个多才多艺的男人迷住了。而之后,楚越跟她在一起的时间不是很多,她屡次要求楚越唱给她听,但是楚越答应的次数总是很少!

默默按下播放,戴上耳机,只听得耳边隐隐传来那熟悉的声音,竟是有些空灵,有些虚无飘渺:“忘不了忘不了,忘不了你……”一曲《忘不了》悠扬在她耳边,她的眼睛渐渐湿润了,在哗哗水声中,泣声隐隐透出……

☆`(www.kanshuba.org:看书吧)~☆;

☆`炫~☆;

☆`书~☆;

☆`网~☆;

☆`小~☆;

☆`说~☆;

☆`下~☆;

☆`载~☆;

☆`网~☆;

第三十章 补拍总是那么重要

怎样都行,生活都依然要继续。楚越很快便忘却了宁妃,而投身在工作当中。就在外界为了《头文字D》的强势票房而欢呼时,就在《黑社会》将要上映之前,《杀破狼》很快便到了收官阶段!

楚越的工作到了现在很轻松了,戏里跟他扮演的角色有关的场面与镜头都拍摄完毕了,所以,他只需要每天来剧组瞧瞧就行了。

他最近似乎有些迷上了做导演的滋味,连连向叶卫信和甄自丹以及洪金保这三个导演请教一些东西。确切的说,他不是像那些追逐时尚的小家伙们,觉得做导演很酷,而是觉得这是一份极为讲究创造力的工作。或者,与电影相关的,都是那么富有创造性。

他现在就在片场里,只不过,他却是在与阿豪聊天,他们聊的正是阿豪那个新的剧本。那个楚越曾提出建议的剧本完成了,现在就在欣赏着这个剧本!

这戏的片名还没决定下来,不过,大致故事还是可以想象的。剧情大致是一个特殊服务工作者,当然,不要想叉了,那跟色情无关。主角是一个自称提供最完美的家伙,按照剧本来看,剧情一开始便是一片黑幕,黑幕中有两个人在对话,通过对话来介绍主角!

当然,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剧情。大致剧情其实就是,一个收藏家的某个很贵重收藏品被国际珠宝大盗在展出时盗走。收藏家找了主角,然后主角就去找到那珠宝大盗,把东西给弄回来。

楚越欣赏完之后,不自觉的摸了摸下巴,面露思考之色。以他的眼光,他以为这个剧本是相当精彩的,阿豪在剧本里一共设计了六七处动作戏,节奏相当紧凑,要是能有好导演配合,拍下来的效果定然很棒!

不过,这剧本一样存在一个最致命的环节——制作!阿豪本身是很喜欢,而且也很敢写大场面的编剧,这剧本里七处动作戏,不提里面最强悍的一场戏需要把一栋大厦的一层楼爆掉,仅是其中一个汽车追逐的戏,起码就得爆破八辆车!

其实阿豪写剧本很奇妙,其他编剧写剧本,很少有人会把动作场面写出来,多半就是写到某处,然后就是以下面枪战或者动作场面之类的话点出来便够了。至于具体的枪战或者动作场面,那基本都是动作指导的职责。

偏生阿豪这小子很与众不同,剧本里愣是构想出稍具体的动作场面。而这个剧本依然是如此,这小子本身就偏好火暴激烈类的题材,又喜欢大场面,剧本当然是照着这样的构想来写的。若是导演临时把动作场面改小,也未尝不可,但风格一定不统一,而且有雷声大雨点小的缺陷。

所以,楚越就是一辈子没开过眼的瞎子,也能够想象得到,这剧本完了。即使他不太懂制作预算,但初步估计,这剧本要是真的开戏了,投资起码都要高过三千万,否则根本拍不下来!

“片名还没决定下来,不如就叫《火线服务》……”见阿豪满脸不明白的神色,楚越翻了翻白眼解释道:“所谓火线服务,就是指在危险的第一线为他人服务!”

阿豪想了想,忍不住连连点头,却不知他这脑子怎样想得出这般剧情来:“那这本子,能不能开呢?”他经历了很多次失败,早已沮丧之极,若不是还有一点信念和楚越的支持,他早就不写了。

楚越耸了耸肩,他还能说什么?难道他应该告诉阿豪,这部戏要是拍起来,肯定是大制作,没有公司和投资者会冒这样的风险的!想了想,他还是咬牙恨恨道:“我们可以试一试,没准能行!”这剧本是阿豪到目前为止,写得最好的,他觉得有很大希望!

猛然间却听到外面有人在大叫收工了,楚越连忙拉起阿豪要去给演员们卸妆。他要去卸妆时,却被叶卫信给拉住了:“阿越,我想跟你谈谈!”

拉了楚越在一旁坐下俩,叶卫信点上一支香烟,美美的吸了一口。在烟雾弥漫当中,忽然开口道:“我想补拍一段情节,你觉得如何?”

补拍?关他什么事?楚越猛然怔住了,立刻猜到叶卫信要补拍的很可能便是当初他提到的杀手的戏。导演的问题就在这里,他仔细想了想,语气肯定道:“我觉得很有必要!”

“是呀,我觉得有必要补拍,洪哥和阿丹都认为行得通!”叶卫信喝了一口水,望着楚越笑道:“那你觉得应该怎样做,是怎样的情节,你心里应该有一定的概念吧?”

了不起呀!楚越嘿嘿一笑,不愧是名导,居然猜到他已经想到过了,正在努力搜索,笑容却突然僵硬了!半晌才看着静候的叶导尴尬一笑:“我,我忘了……”这话差点让叶卫信抓狂,怎可能忘了?

被叶卫信那可怕的目光瞪了片刻,楚越渐渐心虚了,连忙大声招呼阿豪过来。他估计阿豪应当是知道他当初的构想的,见阿豪奔过来,楚越不待叶导问,便抢先道:“我以前有跟你提过这部戏吧?那快把我关于增加戏份的那个构想告诉叶导!”

“这样?”阿豪再一次把楚越恨得牙痒痒,就为了这点破事就打扰他工作。但他亦知楚越的健忘毛病,很快便大致介绍了一下:“阿越以前说过,大致似乎是说既然叶导的戏都很重视亲情,这部戏也一样,那为什么不给这个角色也增加一点点跟亲情有关的戏?”

亲情?叶卫信陷入了沉思当中,这与他的概念一致,都是要把增加的戏份加在亲情这一点上。不过,使他困扰的问题正是在于此,戏里几乎每个主角和配角都有一段相应的亲情戏,此刻再增加,那会不会显得有些太重了?

得阿豪重复之后,楚越倒是一下子想起了不少,顿时兴奋的跳起来:“我想起来了,叶导,不若这样。增加的戏可以这样,这杀手去执行任务杀某人,而这某人恰是这杀手的亲人……”

这个提议倒是不错!叶卫信没有立刻回答楚越,而是继续思索。他很清楚,这戏里关于亲情的桥段现在就略有些多了,要是再多一点,那会不会大于动作戏,或者导致整体出现问题呢?

“叶导,你不需要担忧,增加这个戏份,于影片全局没有影响,反而还可以平衡一些柔弱气质!”楚越立刻就知道了叶卫信在想什么,迅速补充道:“若是增加,便可增强一些惨烈气度,可抵消一些柔弱!”

叶卫信当然不会因为楚越那么一句话便相信了,思索片刻,迅速在脑海里构想出增加戏份的镜头。再在脑海里将镜头拼贴,渐渐组成了一幅幅画面。沉思片刻,他眼里流露出惊讶之色,望着楚越,更感惊讶,他万没想到楚越竟然说中了……

补拍的戏很简单,就是楚越去杀引自己入行的堂兄。不过,这一场戏,无论是楚越还是叶卫信都不敢掉以轻心,在做好了一切筹备之后,叶卫信把楚越拉到摄影机前,在众多工作人员之前指点:“阿越,这一场戏,我不想知道你以什么样的方式来演,既然是你提出来的,那我就相信你,由你自由发挥!”

“但是……”叶卫信的语气变得十分凌厉,紧紧盯着眼前这个放松得令演员们羡慕的家伙:“这场戏很有难度,你一定要把层次感和立体感演出来,不然,我宁愿剪掉这一段!”

电影当真是最奇妙的事物,只不过是补拍一段恐怕还不到两三分钟的戏,就能够改变整部戏的调子和重心,十足便是牵一发而动全局的真实表现。补拍的情节若是放在戏里,那楚越扮演的角色就可谓是起到了几乎形同点睛作用的效果,那就是非常出彩的角色。

补拍的戏有一个镜头是楚越与洪金保的对手戏,而为了连戏方便,就打算先拍这一组镜头。这一场戏很重要,楚越不敢有丝毫怠慢,闭上眼睛默默思考着,这一场戏,应该怎样演?

层次感与立体感在某种程度而言,其实是可以算做一体的。只要演员演出了层次感,那么,人物本身的性格特质就自动浮现,自然就显得立体了。可是,要怎样才能够具备层次感呢?层次感最重要的就是情绪与感情,楚越自问自己达不到那种随心所欲的水准,只好考虑其他的方法了。

在外界最流行的关于演技的说法,便是梁超伟当年报考无线训练班时的做法。那次是面试,梁超伟演了一段情节,就是女朋友突然说要跟别人结婚时,梁超伟很别出心裁的没有大哭大叫,而只是让自己在拿烟的手指颤抖了一下!楚越就很喜欢这种侧面呈现的表演方法。

但在十多年前,流行的其实还是发哥的表演方法,直到现在,依然十分推崇神仙发那种只靠服装造型设计,就能够摇身一变成为戏中人的方法。

当然,现在时代不一样了,发哥那种神乎其技的表演恐怕就连发哥现在都未必做得出来。所以,现在流行的是类似类似吴镇雨那一类个性张扬的表演。但楚越还远没有达到他们的做法,于是,他选择了另外的方法来诠释这个角色。

ACTION!

“杀了他!”洪金保紧紧盯着楚越,目光凌厉之极,亮出一张照片……

楚越几乎不假思索的点了点头,这才见到照片上的人,目光微微一滞,点着的脑袋亦停顿下来。仿佛察觉到洪金保那含着杀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新喜剧之王】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