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新喜剧之王 > 新喜剧之王_第26节

新喜剧之王_第26节

作者:黯然销魂 发表时间:2018-11-03 12:29:00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1:45
马上过来,你在洗手间里不要乱跑,千万不要让那个姓高的进去……”楚越脑海里飞快闪过若干念头,想起之前佩儿去春光公司试镜的事,顿时恍然大悟,咬牙切齿不已,一定是高恩骏那个杂碎!

转身观察了一周,他扫眼见到乔萱居然也跟着出来了,顿时奔过去急问:“你有车吗?”乔萱见楚越那满脸的怒色,顿时一惊,立刻点头。

“走,我要借你的车用一下!”楚越一把拉起乔萱,在乔萱指了自己的车的位置后,他立刻便向那便奔了过去!但是,奔了没两步,便见到四五个肌肉结实的汉子出现,向他奔了过去,手里还拿着铁棍之类的家伙!

冲我来的?楚越环顾一周,四下虽有其他人,但都逃窜远离他,对方的目标只是能是他!做出这个判断,他狠狠推了乔萱一把,急喝道:“快去开车!”乔萱几时见到这样的场面,又惊又怕,立刻便奔向自己的车!

几人越来越是逼近楚越,神色间的凶狠之色便是瞎子亦看得出。楚越眼里冒出寒光,也不去想究竟自己是得罪了什么人才引来这些家伙,只是如豹子般等待着几人逼上来!

喝的一声大吼,一个持铁棍的家伙力挥棍子直砸过来,楚越的右手在腰间微动,抽出皮带半架出这一棍,顺势绞住铁棍往前滑去,仰天一脚狂踹在此人的下巴上,喀嚓一声,此人当场便疼得晕了过去!

此刻,另一人亦围了上来,手中刀舞得有声有色。楚越一眼便认出,这便是形意门的崩刀,更是大怒,皮带以咏春之劲击出,正是击扫在楚越那半个同门的眼睛扫,那半个同门惨叫一声。楚越再扑上前去,闪开刀势,弹身而起撞正对方手上关节,顿时骨折了事!

一连解决两人,其他三人顿时大为吃惊,有些惊疑不定。楚越又哪里会给他们机会想太多,咏春当中的寸拳连击在另一人胸膛,极强的力量几乎当场把这家伙的胸骨打得碎裂,饶是如此,起码也断了不下一根骨头!

这时,另一人使出形意门的六合拳狂攻过来,楚越只扫眼一看便知这小子练得不到家,一个谭腿便把这小子踢飞三米远,剩下一人见楚越如此神勇,顿时吓得脸色都白了,连连退却。楚越恨恨砸了砸拳头,怒喝道:“形意门,回去告诉你们馆主,老子一定去领教!”

说完,转身奔向乔萱的车,乔萱上了车见楚越极为神勇的连续击倒几个练过武的家伙,早已惊呆,楚越大发神威的景象更是深深刻在她的脑海里!见她发呆,楚越连声催促:“去丽都酒店,快,用最快的速度!”

只是乔萱这样的女孩几时又开过快车,那速度让楚越难以忍受,和乔萱换了位置,猛踩着油门便狂冲而去!

有没有试过时速一百?乔萱没有试过。而且,汽车此刻的速度远远不止一百,几乎是如风一样追逐着前面的车,不断的超越着,窗外的景物更是刷刷不住向后退,让人眼花缭乱!

乔萱脸色灰白的死死抓住把手,浑身崩得紧紧!见楚越再超了一辆车,前面更是有警车前来拦截,只见楚越再猛踩油门,速度再次爆发,她身不由己的发出尖锐而且可怖的尖叫……

楚越哪里顾得后面狂追的警车,疯狂的开到了丽都酒店门前,拉着欲呕吐的乔萱奔了进去,顿时让酒店里那些所谓的上流人士面露鄙夷之色!

远远见到电梯门关上,楚越愤然甩开乔萱的手:“你去1123找我!我先走一步!”说完,竟是直接向楼梯奔去,蹬蹬向上奔跑!

1123!楚越目光不住在各房间的门牌上扫着,终于见到1123了,他急促的喘了几口大气。就算他身体再强,就这样不休息的奔跑上来,也是很累的。他顾不得其他,弹腿而出,用力踹在房门上,当场便将房间门给踹开!

奔了进去,立刻便见到那佩儿的经纪人发力猛撞洗手间的门,而身穿睡衣的高恩骏则在一旁神色悠然的盯着经纪人的动作。蓦然见楚越奔上来,曾被楚越殴过的那经纪人面露恐惧,只觉腿软无比,瘫软着坐在地上!

第三十九章 天王老子也照打

“是你,你他妈来这里做什么,还敢来见我!”高恩骏绝对没想到楚越究竟是为何事而来,一认出楚越,顿时勃然大怒,甩手便是一个耳光欲抽过去,耳光还没抽到楚越,自己就先挨了一耳光,怔怔望着目露凶光的楚越!

“我叉你老母,佩儿你也敢动……”楚越神色狰狞的一脚狠狠踹中高恩骏,一把揪起这厮的头发,捏着这厮的手,哪管这家伙究竟是什么娱乐圈的大佬,一手肘毫不客气的撞在这厮脸上,顿时鲜血长流,脸上就如开了酱料铺,红的黑的白的……

“还没教训你,你就想跑!”楚越眼角余光扫见那经纪人悄悄欲逃走,狠狠一拳砸在这家伙脸上,鼻梁顿时被打断,血糊糊难看极了。

又是一耳光把这杂碎养的抽飞,他一把抓起高恩骏,面容间凶狠之色尽数消失,只剩下那平淡的笑容:“玩我?找人来对付我?动佩儿?你他妈就是天王老子,我也照打,去你妈的!”抬起高恩骏的手,一脚踩下去,本来就被揍得迷糊的高恩骏顿时惨叫不已!

“阿越,不要打了,再打就出人命了!”乔萱不知是几时奔进来的,见楚越探脚要踏向高恩骏的脸,恐惧的扑上前去拉开了楚越:“那样你是要坐牢的,你现在就停手还问题不大!”

楚越却是平静下来,冲乔萱微微一笑,再是一脚狠狠踢在高恩骏腰肋间。他这一辈子做得最多的就是无法无天的事,进监狱又哪里能吓得到他!

在乔萱的极力阻止下,楚越终于还是放过了这两个被殴得头破血流的家伙,来到洗手间敲了敲门柔声道:“佩儿,快出来,没事了!”

话音未落,房门大开,佩儿满面泪痕的冲了出来,一头冲进楚越怀里大哭不止:“越哥……”单纯的孩子,此刻竟是不知说什么了,只懂得哭泣!

“不要哭了,妈的,我叫你不要哭了!”楚越生平最烦的事当中,绝对有女人在自己面前哭这件事,见佩儿哭得没完没了,他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大声喝止!

“越哥,你怎么说粗话!”佩儿被楚越这一吓,顿时止住哭泣,却依然有些啜泣,仰头望着楚越,煞是疑惑平日里那么斯文礼貌的越哥怎么会说粗话:“这本书里都是粗口,好差劲哟……”

“好,好!我怕了你!”楚越无可奈何之极,只要佩儿不哭就行了,其他的都无所谓了。见到这一幕,乔萱已经大致猜到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心中黯然之余,也为这佩儿始终在楚越怀中微感不快。

香港警察倒不是银幕上那样的效率,很快便赶到了现场,见到这里的情况大为吃惊。乔萱果然不愧是宁妃之后最出色而且最漂亮的女律师,立刻便让楚越和佩儿什么都不要说,与警察们纠缠着!

楚越今年以来是第二次来警局了,若他是明星,只怕在一个月内起码不愁没曝光率。只不过,在没演《黑社会》和《杀破狼》前,他是不起眼的小角色,演了之后,依然还是不气眼,娱乐圈就是这样的,虽然没有明确的分出档次,但阶级还是相当森严。

本地警察倒甚是了得,在逮住楚越不久,便立刻知道楚越之前在街上与人打斗的事了,而且现场还有几人受伤,这一来就不是简单案子了!

此刻楚越正在审讯室里,两名警察还算客气的在不断问话,起先问到的是街上的打斗,楚越很坦然的把事实说了出来:“我去PUB喝酒,出来之后就莫名其妙的被这些人袭击了,我惟有出手自保!”

“如此说来,楚先生是会武咯?”问话的警察戴着眼镜,显然经验丰富一些,话锋蓦然一转:“那你就可以仗着会武就随意伤害其他人吗?还有王法吗?还有法律吗?”

楚越耸了耸肩,房门忽然大开,乔萱在一个警察的陪同下走进来:“我的当事人可以不回答你这个无礼的问题!”乔萱刚才就是为了街头打斗的事而被问口供。

“街口那事应该是自卫!”进来的警察向房间里的中年警察点了点头便退出去了,这眼镜警察扶了扶眼镜盯着楚越:“那你无照驾驶,而且超速,这是免不了的,现在我只想知道在1123房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楚越眨了眨眼睛,心中已有定计,向乔萱丢了个眼色,再望向眼镜警察,乔萱会意的点了点头看着眼镜警察:“警察先生,不好意思,我想跟我的当事人做一些私人谈话!”

见警察都出去了,乔萱瞥了一眼监视器笑了:“没事的,你可以说了,我也很想知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

“事情很简单……”楚越把事情大致说了一下,乔萱本就猜到了些许真相,再有楚越的解说,就完全明白过来了。楚越嘿嘿一笑,望着乔萱那在微暗灯光下折射光线的皎洁面容:“你去见高恩骏和那姓张的家伙,我一个小人物没什么所谓,他高恩骏是娱乐圈里有身份有地位的人,要是这事闹出去……嘿嘿!”

得楚越提醒,乔萱顿时恍然大悟,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不错,这事你是去救人,又有佩儿的证词,你的问题不大。所以,高恩骏只有要求撤消本案,不过这事,我还是跟高恩骏的律师谈比较恰当!”

楚越也不理乔萱跟什么人谈,他虽然不太懂法律,但也知道就凭酒店现场的一些证据,是没办法给高恩骏沉重打击的。毕竟动手逼佩儿的是经纪人,而不是高恩骏本身。所以,他还不如干脆一点,双方有了默契,把案销了,对自己也有好处!

“高先生,楚越的意思是,这事大家不要再提!不知你以为怎样?”律师正在向高恩骏介绍情况:“我的意思也是,最好还是就这样算了,不然在这件事上,你是占不到便宜的,而且楚越是去救人,要是定了你的罪,只怕楚越还能得个锦旗什么的!”

高恩骏沉默不语,深深吸了一口香烟,摸了摸手腕上的手铐。律师见他还是不说话,无奈的继续劝道:“这事拖得越久,对你越是不利,要是媒体闻风赶来,那就一切都完了!而且,你还要把那个姓张的家伙的嘴给堵上才行!”

“好,就按你说的做!”高恩骏生平哪里遇到像楚越胆子那么大的家伙,这还是第一次进警局,心头充满了怨毒之意:“就放他一马,只要这一坎过了,迟早我要他生不如死!”

事情出人意料的简单,在双方的口供下,事情突然大变。好在香港警方在这些方面办事方法与内地略有不同,高恩骏这表面上的受害者既然表示要撤消此案,警方也无可奈何。只是,从此楚越这个影坛小角色,便与大佬级的高恩骏结下了极深的梁子!

楚越才不理什么梁子不梁子,一贯胆大妄为的他何尝怕高恩峻!待那姓张的经纪人出来之后,楚越揪着这小子便要他跟佩儿解约!这厮逼佩儿去做那样的事被抓住把柄,哪里还敢嘴硬,立刻便照办了,佩儿从此成为自由身!

忙了一夜下来,楚越也累得不行,却是不放心放佩儿自己回家,乔萱见楚越为难,想了一下对楚越笑道:“不如让佩儿去我那里休息一晚吧,这里离我的住处很近!”

有了解决的方案,楚越立刻精神大振,嬉笑望着乔萱:“要不然,我也一起去吧,现在那么晚了,很难找到车回去呢!”乔萱望着眼前这个无赖,犹豫了一下,头微微点了一下……

“哇……”楚越啧啧作声,满脸惊讶的观察着眼前这栋别墅,再转过脸望着乔萱:“你家一定很有钱,不然你怎么住得起这样的房子!”

香港最有钱的亿万富豪大都是在浅水湾,而西贡稍差了一些,是那些身份地位都是上流社会的人住的地方。眼前这栋别墅,价值当在千万,乔萱能住这样的地方,她的家世定然不差!

“我爸是乔正诚大律师,我妈在香港大学做教授,你觉得我家算不算有钱呢?”一夜那么多事发生,乔萱无形中与楚越的距离近了很多,不由向楚越吐了吐舌头:“我爸妈只有我那么一个女儿,当然要疼我!”

“妖……”楚越不知在妖些什么,大有几分愤愤不平之色,昂首观察,还一边嘀咕着:“要是谁娶到你,那岂不是赚大了!”是呀,有美娇娘,还有财产,那当是绝大多数男人所渴望的吧!

“你嘀咕什么呢?”乔萱走在前面,却是听不清楚越在说什么,回首问道。一路偎依在楚越身边的佩儿扑哧一笑:“越哥说,要是他能娶到你就好了!”这丫头是故意曲解楚越的话吧?

乔萱诧异的望着楚越,忽然嫣然一笑:“我还以为阿越你什么都不在乎呢,原来你还是很在乎钱呀!”这就未免太看低楚越了……

第四十章 浴室里的情色

进了屋里,楚越反而平静下来了,佩儿连连感慨跳跃着称赞好漂亮!楚越顿时嗤之以鼻,女生住的地方,就算再怎样,起码布置也不会太差!

乔正诚大律师?楚越使劲想了想,他似乎隐约在什么地方有听说过这个名字。猛然间想起,乔正诚赫然是香港最牛气的律师之一,两年前把一宗强奸少女案打得鬼哭狼嚎,愣是把一宗必死的案子救了回来。

不过,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楚越忽然觉得是自己吓自己,但还是有些可笑的望着拿了饮料过来的乔萱问:“阿萱,你年纪肯定大过十八岁了吧?”

乔萱微微一怔,随即想起了老爸打的那场官司:“当然,不然你以为十七岁就做律师呀!”话音刚落,乔萱便仿佛有些明白楚越的意思了,目光直直透过去,见楚越正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新喜剧之王】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