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戮炼(炽色战记) >戮炼(炽色战记)_第122节

戮炼(炽色战记)_第122节

作者:火里丛生 发表时间:2019-02-10 12:36:37 更新时间:2020-03-23 23:51:25
手里啊,殿下……”
您阅读的小说下载自ωωω.UМDтχт.còm
“闭嘴!”阿塔尔怒不可遏,反手用力一抛,将她狠狠扔在过道的墙壁上。

孔雀只听见自己手肘在沥铜高墙上发出啪地一声脆响,显然是折断了,那剧痛嗤地钻进心扉里去。

她咬着牙忍住痛,用另一只手撑着从地上爬起来,一抬头,却看见阿塔尔恶狠狠的脸上浮现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别做梦了,你以为我会依靠这些蛮夷的力量来结束这场战斗吗?!”她嘿嘿笑道,“我早就有准备了。”

孔雀被她说得一颗心惶惶如惊弓雀鸟,咚咚咚地在胸腔里乱撞,暗怵道:阿塔尔公主虽然年少,但事无遗虑,向来周密谨慎,说出这番话不无可能,可是……难道西利卡这边还有比戟烈更强的高手吗?这我怎么会不知道呢?

真这么想着,一个人影飞也似地接近过来,正是新任大元帅哈尔希德.吉尔斯。

紧跟在他后面的,还有战战兢兢的典狱官。

“殿下!您没事吧?”

“你怎么进来了?!”阿塔尔黛眉一挑,明显怔了怔,“他们呢?”

“我的人都已经到了,萨雷摩等人都被我带上了气机封印,暂时押解了下去。我不放心您,赶紧先进来看看有什么好帮忙的。”哈尔希德满目牵挂地道。

阿塔尔好像放下了一颗心似的,呼吸明显畅快了许多,又伸手指了指典狱官道:“他是怎么回事?”

“请殿下明鉴,他人微力薄,也是被迫行事,殿下,您就放他一马吧,何况,这里的情形,毕竟是他最熟悉。”说完,哈尔希德又小心地踢了典狱官一脚。

典狱官也没搞清楚什么状况,只知道现在有人在为自己开脱,赶紧噗通一声跪下来求饶道:“殿,殿下恕罪……”

“算了算了……”黑暗中,看不清阿塔尔深海般莫测的神色,只听她轻轻叹了口气,又向哈尔希德道,“哈尔希德,我果然没有看错你,此事之后,天下大业,就尽在我们的手里,你放心吧,你既然帮了我,我不会忘记你的。”

哈尔希德心头大喜,赶紧伏首道:“谢殿……不,谢陛下圣恩。”

“不……不要说了。”阿塔尔虽知自己不日登基已成定局,但是陛下这两个字过早地承担在自己的肩上,还是让她的心中一阵刺痛。

她不无忧悒地挥挥手,继续向里面飘行进去。

“这……孔雀怎么办?”哈尔希德一眼瞥见靠在墙上的末日孔雀,急切问道。

阿塔尔断然止步,沉默片刻,牙齿里恨恨地硌了一下,才迸出两个字来。

“杀了!”——

随即便消失在长廊更深处的黑暗中。

末日孔雀叹了口气,知道女皇陛下一去,西利卡大权尽在阿塔尔之手,本来公主就对自己极为敌视,何况那天不意间窥到了公主的丑事,阿塔尔必然将自己当做了眼中钉,肉中刺,决计是容不得了的。

自己死了不要紧,可是……

可是戟烈啊!!!

她想,我怎能让阿塔尔这样就害死了戟烈呢?

不行!

绝不可以!

她将薄薄的嘴唇咬破了,热乎乎的鲜血往下直淌。

哈尔希德在黑暗中将一双铜铃眼燃成了两簇炼狱里的灯,森然向她望来。

“君要臣死,你不得不死,孔雀啊,你不要怪我。”

“我当然不怪你。”孔雀无奈地笑了笑,只可惜已没人能看得到那冷艳却温柔的微笑。

每次想起了戟烈,孔雀都会发现自己原来是秋水一泓,涟漪百褶。

“可是你不能让她害死了戟烈!”她又刻意压低了声音道,“你费了这么多心计,难道就这样功亏一篑了吗?陛下一身符术修为该不会在我之下,也……殁在了妖族手中,树神族的大圣洗司侍神尧,恐怕也凶多吉少,现在涅迦大陆还有多少能够和妖族一拼高低的亚神级高手?只一个东藏王,能将所有的希望都负担起来吗?”

哈尔希德缄默不语,只是用力呼吸,那呼吸仿佛是艰难的喘息。

“你胸有大志而怀才不遇,我能理解,可是我也看得出,你是个深明大义的人。”孔雀说完这些话,体力愈发有些不支,呼呼地大喘气,好一会儿才道,“好了,我不再多啰嗦了,相信你也应该明白。你快杀了我吧,然后去阻止公主殿下……别再错上加错!”

哈尔希德微微笑着,黑暗中,那双大眼如同两颗地狱里的雷闪,仿佛真的发出了扑地一声,亟过了诡谲的震动!

阿塔尔终于来到了符咒中心防止咒碑的地方,她只稍稍端详了一下那咒碑,便伸出手去,准备将符阵重新设置,把阵中原本已经识别了的戟烈等人的力量消除,然后启动,再次禁锢起来。

先是戟烈,然后是萨雷摩,然后是老乌,再加上刚到的符羽烟和婕儿,包括典狱官,为了以防万一,阿塔尔也设置了禁制进去。

还有……哈尔希德呢?

她想了想。

“刚才在哈尔希德迎上萨雷摩的那闪电一瞬间,阿塔尔清晰的看到了典狱官的小眼睛里面闪过了一丝捉摸不透的意味。

她心里早就暗中生疑,这个典狱官胆小怕事,没有人支持,他绝不敢犯下这样抗旨违逆的大罪!

她就这么一踌躇,手上的动作便又慢了片刻。

可这一次犹豫,却几乎要了她的命!

形势再度遽然变化!

阿塔尔猝然感到身后有一股要将整个背脊穿裂开来的力量摧枯拉朽般地压近过来。

那气势排山倒海,尚未近身已经逼得她恶闷难挡,难以呼吸。

她不用看也知道,自己的符术防御根本无法挡住这样强大的攻击。

阿塔尔已来不及想,只把蛮腰一拧,平地暴起一阵疾风,瞬间便将她风雨不透地紧紧包裹在了里面。

如果不是风符师的召唤尤为简略快捷,阿塔尔的皮细肉嫩的背上已经会被刺开一个血窟窿。

狂风急速翻卷,竟将那力量生生卸了开去,同时还一气将阿塔尔向上推出,完全从这两股大力的冲撞间迸离出去。

阿塔尔在空中一个筋斗倒翻,好像蓦然在大牢顶上开了一朵白玉兰花,那纷乱尖利的花瓣如雨绽开,劲力如潮泻下,竟是向偷袭者狠狠洒下了一片刀光剑影的飓风!

符羽烟能够在半个眨眼的瞬间里砍出三百一十二道飓风刃。

年轻的阿塔尔虽然略有不及,可在这一个眨眼的间隙里,她仍旧是一气亟出了二十一道能将空气粉碎开来的飓风利刃。

同时,她也看见了身后这个突发偷袭的人究竟是谁。

这答案令她无比震惊!

居然是看起来,最为胆小怕事的典狱官。

更叫她难以相信的是,典狱官现在手里拿的,竟然是那把令天下无数神兵利器黯然折首的王者之剑!——

“罪赎”……

竟是“罪赎”!

这柄神剑……怎么会在他手里!?

阿塔尔芳心如兔,娇躯发麻,连连飘退。她早已从萨雷摩口中知道了迪波拉的死讯,这把“罪赎”,也已一早由萨雷摩手中献上了来。她本拟定在与妖族作总攻时交给哈尔希德来鼓舞士气,可……却怎会在这里出现?!

神剑光华大盛,墨岩般的剑身上无数符文都在竭力扭曲出刺目炫丽的华采,充盈了整个房间,叫人几乎睁不开眼睛。

可是阿塔尔依然看见了。

她心中大为惊异,就凭典狱官四阶位左近的能力,怎能操控这柄神剑?看他双目中那血红的色泽便能知道,他非但没有驾驭好“罪赎”,反而却被“罪赎”控制了自己的心神!

阿塔尔心知他已经完全失去了神智,根本不知道自己这时已犯下了忤逆作乱的大罪。

可即便如此,擅自盗取“罪赎”,也是足够将其处以极刑的重罪!

罪赎神剑必定要一个奥武双修的斗士才能使用,没有符力辅助,神剑根本无法发挥其本身的作用,而如果没有元息之力的配合,只怕想要挥动这把五尺巨剑也绝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偏偏典狱官却正是一个杰出的双修斗士。

然而四阶位的光影符术加上三阶位的元息之力修行,虽然已经不俗,可是要操控罪赎,却还差得太远了。

神剑内蕴的那种吞食天地的气势很快将他精神腐蚀殆尽,令他失去了自己原有的意志,只剩下一股嗜血的冲动在身体里如潮翻涌。

他双手握剑,鬼魅般在这暗色的牢狱中心移动着前所未有的脚步,追逐者公主如烟般的窈窕身形。

“杀了你!”他双目空洞,不知所谓地嘶吼出可怕的声音。

“我要……杀了你!”

第四十章 一定要杀

 在一扇铁门背后,哈尔希德隐匿着自己的身形,小心地控制自己的符术波动,使其尽量微弱。

这是很难的。

因为与此同时,他还要让自己那根赖以成名的妖藤棍,随着自己指尖的操纵,在典狱官脆弱的脊髓里悄悄扭动。

这虽然已经是冒了极大的风险,可是哈尔希德实在是没有其他办法了。

他既不想自己一心安排的计划落空,也不想在阿塔尔公主面前失去千辛万苦才得来的信任和地位。

这对他来说实在太重要了!

所以刚才公主一走,哈尔希德就以最快的速度潜入宫中,盗走了罪赎神剑,之后,他才集结了队伍向这里赶来。

哈尔希德是个很纯粹的投机者,在他的内心深处,并非没有想过趁乱将阿塔尔杀死,从而另掌大权,再搏凌云,但他心忖眼下自己尚未在帝国军权上扎稳根基,威望甚至不如已经被革去了军职的萨雷摩.李,若轻举妄动,使得自己最后无人撑腰,肯定是不利的。

左思右想,哈尔希德发现典狱官这个替死鬼,是他现下唯一的救命稻草了。

于是,他便将罪赎交给已经完全被自己控制了的典狱官,让他去攻击要重新设置咒阵的公主。

当然,以公主的聪明才智,是不难怀疑到自己的。

除非……

哈尔希德抬起自己的右臂,那里的疼痛让他冷汗满颊。

一条色泽凄艳的伤痕,鲜血横流,如箭般向外一搐一搐地随着动脉的起伏标射出来。

他咬了咬牙,这个代价确实很大。不过,但若后面做得不够好,一切也都是徒劳的。

公主第二次闪开罪赎的攻击,反手又是三刀飓风刃砍出去,分别命中了典狱官的额头,左肩和右腰。

疼痛在那狂乱的眸色里掠过一阵悸动,但背脊里那根妖藤只狠狠一扭,就将典狱官再次陷入屠戮的意识中。

他面目愈发青紫,散着难以言喻的戾气,突然腾开了一只左手,闪电般划出一道光芒百丈的符,向自己身上的伤处抹去。

同时间他的另一只手激舞剑花,一柄罪赎在暗黑的牢狱里炸开一圈令人窒息的气浪,向阿塔尔如巨澜狂潮般翻涌过去。

阿塔尔炽眉挑动,心中真是好一阵气闷,暗想若非这罪赎神剑能量彪悍,以你的身手哪能与我对上几招?

可这时也无可奈何,她撤步疾退,双手一分,一个空间霜冻术再次在整个房间里炸开百道冰棘,铜墙铁壁上尽是一篇水晶般的光华,大小冰霜棘刺从每个角落里张牙舞爪地伸出来,连空气都僵硬在了那一霎!

典狱官的动作即刻便被封住了,他的左手仍按在自己的腰眼上,人已跨出一个箭步,却无法移动半寸,生生被定死在了冲向公主的半途之中。

阿塔尔冰雪聪明,也不再跟这个疯子纠缠,足尖点地一个纵腰便反向闪了出去,直那符阵中心的咒碑冲去。

只要启动它……一切就都结束了。

她心里明白,哈尔希德自然也清楚得很。

他怎会让她这么做呢?

哈尔希德猛地跳了出来,大吼一声:“大胆贼子,竟敢忤逆犯上!”

那本已被封冻起来的典狱官就在这声咆哮响起的同时迸碎了浑身上下璀璨闪耀的结霜,疾扭成了一股烟,直向公主扑去。

同时那千万颗爆裂散开的冰屑,也竟象一团战场上的乱箭,随着那一声突如其来的咆哮向公主射了过去。

阿塔尔的感应瞬间激起,仿佛心里已瞬时中了一箭似的,惊醒了危险的临近,七阶冰棘盾骤然涨开,挡住了无数本能穿透她娇躯冰屑。

可是那罪赎,却是绝挡不住的!

典狱官两眼失神,只是紧紧咬住牙关,双手握剑,如泰山压顶般自上而下,狠狠向她头上劈了下来。

阿塔尔难以闪避,漩涡之缚已经不及释出,眼看就要被罪赎重伤。

头顶上忽地伸过来一只手掌,硬是拦在了剑刃与她的金冠之间,强行一把抓住了罪赎,扭转了那巨大劲力的方向。

阿塔尔正在这时抬起头来,恰巧见到见那锋利的刃口将这截手掌斫得漫天猩红斑驳,若不是冰盾的阻隔,甚至有几滴鲜血要滴到了她的脸上。

“哈尔希德!”她止不住惊呼出声,身形一滞,哈尔希德右臂受伤,力量无法尽施,只在电光火石间左肩一沉,猿臂轻舒,挽起阿塔尔的法袍,向后一带,终究以颠毫之差,助她避过了这威猛无比的一剑!

典狱官的身体则扭转了一个极微小的角度,重重落向符阵中心,竟正中那咒碑之上。

阿塔尔惊叫不及,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咒碑正被典狱官手中垂下的罪赎剑脊砸了个正着,撞得那黑色石碑四分五裂。

“该死!竟被这家伙破坏了符阵!”小公主不由勃然大怒。这封魔狱一
书籍 【戮炼(炽色战记)】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