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戮炼(炽色战记) >戮炼(炽色战记)_第124节

戮炼(炽色战记)_第124节

作者:火里丛生 发表时间:2019-02-10 12:36:44 更新时间:2020-03-23 23:51:25
处。

如果是平常,以萨雷摩强劲的护体元息倒也不怕,可是这时,他却还面对着与自己在伯仲之间的同窗高手哈尔希德。

和那一把要命的“罪赎”!

萨雷摩心里一痛。

他伤了……

伤得好重!

公主这一次……是真的要对自己痛下杀手!

矮人的五短身躯猛地一搐,熊腰猛折,竟缩成了一个皮球般大小。而那粗壮的手臂却绷得咯咯作响,啪啪数声,竟将那十多根吸血藤蔓寸寸断裂!

罪赎已经到了他颈侧一寸,剑劲已经割开了他颈项处的皮肤!

萨雷摩猛地往前一冲,沉肩低首,那扑空了的剑劲嗤啦一声,扯开了他背脊上的衣衫,在矮人那古铜色的肌肤上撕开出一条惊心怵目的猩红长痕!

风声瞬间刺出令人发指的尖啸,而那血花甚至还来不及向外飞溅!

——这一十三刀飓风刃,已无一落空地扎在萨雷摩的身上!

第四十二章 群仙战殁

 虽然矮人的元息劲力雄浑激荡,化去了大部分利劲,滑开了最犀利的刃口,但是腰,腿,肩,手,臂,脚,仍一气被擦开了十余道血痕。

有一刀穿过了矮人臃肿的鼻骨,血花飞溅,一张麻脸瞬时翻卷开成了一截血腥的花。

另一刀则在将他的右膝骨刺了个粉碎之后,深深扎入了他短小壮实的左胫里。您阅读的小说下载自ωωω.UМDтχт.còm

更有一刀,自他腹部斜穿过去,切断了他的两根肋骨之外,还在他的肺部和脾脏上各穿了两个透明窟窿。

这一来,萨雷摩伤得更重!

甚至已经重伤成残!

已经看不清眉目了的萨雷摩满脸血污,目露凶光,发出一声刺入人心脾深处的低吼。

他突地放开手里的利斧,借着先头那一冲之势闪过罪赎的必杀后,又硬接下十三刀飓风刃,随即大吼一声,将额头狠狠地撞入了哈尔希德的肋下!

哈尔希德大惊失色,他本意其实不过只是想致残萨雷摩而已,全未想到公主竟在边上痛下杀手。更没想到被逼入绝境的萨雷摩,居然会用这种玉石俱焚的方式来战斗,惊骇中右肋下如遭山撞,只听喀喀的骨裂如豆爆般脆响,喉头一甜,哇地一大口鲜血喷出来。

就在这一个失神之间,那罪赎已经被萨雷摩劈手夺过,紧捏在手。

哈尔希德猝不及防,血心葩从右臂中乍然绽开,十多丈长的棘刺,好像一梭有生命的闪电,嗤地扭开,从左右上下扎入萨雷摩整条左臂的脉络里……

——狠狠一搅,然后向外迸散开来!

萨雷摩惨啸一声,一整条胳膊,都好像一条被捣碎的丝瓜般清脆地发出啪地一声,炸了开来。

“啊!——”

矮人踉跄倒退,倒拖着罪赎,遍体鳞伤地靠在了铁墙上,那宽厚的脊背上,咕嘟咕嘟冒出的血浆把一面黑色的墙壁抹得肆意猩红。

阿塔尔公主已是激怒攻心,哪里还顾得上这萨雷摩以往的忠心耿耿,只把一张雪嫩的脸涨的通红,。漩涡之缚已经在手上凝固出亮白的符文,正要施出,却被哈尔希德一把拽住。

“殿下快些退后,小,小心……这家伙,他濒死发难,我的血心葩已经钻入他五脏六腑,他,他活不久了!”

阿塔尔把一对凤翼天翔般的眉紧紧锁住,红唇甫动,正要说些什么,却听得萨雷摩嘶哑低沉的声音重重响起:“殿下,萨雷摩十六岁入军,征战南北整十年,可曾做过对不起帝国的事情?”

阿塔尔双眸微震,轻抿了一下唇,竟没答言。

萨雷摩艰难地张开了大嘴,痛苦地呼吸着。身体里那两根折断的肋骨在一起一伏的肺上,上上下下地磨蹭着,那种感受折磨得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殿,殿下……”

阿塔尔忽然发现,萨雷摩的那双眼睛在这生命最后的关头竟透射出一种金属般铮铮光芒来。

“我从未背叛过你,背叛过西利卡帝国!公主殿下……请您相信,若那受伤害的……真是,真是你,我……比你,比你更痛苦!只是我知道……我,我……不配……咳咳……”

阿塔尔听了这没头没脑的一段说辞,呆了好半晌,才反应过来,急叱道:“萨雷摩,你疯了?胡说些什么?”

哈尔希德察言观色,估摸着萨雷摩所说的话阿塔尔多半不想听,也怕他会在最后这关头将自己的所作所为都告诉给公主听,心念电转间,赶紧上前一步,怒斥道:“萨雷摩,你不要再胡言乱语,惹殿下生气!”

血心葩再次自他左臂的一片血泊中绽开了鲜艳的花瓣,如同一个妖异的骷髅般探出了表情恶毒的面孔。

萨雷摩一摆罪赎,元息到处神光万道,将这一簇蚀人骨肉的血心葩狠狠逼开,却也不理这无眉元帅,只是竭尽了最后的力气道:“我,我……知道,我今天必死无疑……但我不,不会心生怨恨……正所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不得不……死!”

哈尔希德还想上前做些什么,却被阿塔尔伸出手来一把拉住。

他心中忐忑,怕生变故,但却不敢违抗公主的意志,也只好无可奈何地停住了再度召唤符术攻击的手势。

萨雷摩的声音越来越像一头受伤后的野兽在嘶吟:“其实……我并不是一定要让您知道,萨雷摩心里可笑的那些念想,只是希望您……明白……”

阿塔尔呆呆地看着他,只听矮人用最后力气,一字一句地向她道。

“你……并不像你自己所想的那样,那样……孤独!”

话音一落,他眼神忽地一炯,身上元息气劲迸散开一圈暗红色的光晕,气劲涌动翻腾,振得风声惊声狂啸。

“罪赎”爆开刺目的光华,他手腕疾翻,锋刃返转,划开一道弧形的黑色闪电,银色的符文泛开千万残影,在萨雷摩的脖颈上掠出一道凄烈艳丽的血色!

阿塔尔眼睁睁地看着矮人粗壮的身躯象一块石头般横倒在地上,心里仿佛也被一块石头砰地被砸了个正着。

重重地,狠狠地!

那一刹间,阿塔尔猛地惊醒,醒悟过来。

恍然如一梦!

噩梦!

而这一刻如梦初醒……

那些重重压在她心头的愤怒和仇恨,好像陡然间被一道光激射开了一个缺口。让她忽地看见了无数这段时间自己全然不曾注意到的事情。

“萨雷摩……你怎样?你……”阿塔尔有些措手不及地搀扶起奄奄一息的萨雷摩道。

“相……信……我……”西利卡帝国首屈一指的矮人战士,在用最后的元息从牙缝里把这三个字斩钉截铁地挤出来之后,便再也没了声息。

阿塔尔觉得一阵心痛,她猛然省悟过来,因为自己的一意孤行,自此之后,自己终于失去了这世上最后一个可以依赖的人!

她记得萨雷摩在那一个清晨为孔雀带上了气机封印后,望向自己的诧异眼神中,有几丝微妙的温柔。

还有那一晚放出排山倒海的强劲气势救了婕儿和老乌之后,一张涨红了的麻脸上,有掩饰不住的愧色。

那该是他不愿意欺骗自己才流露出来的。

阿塔尔虽然从未对这个其貌不扬的矮人动过什么异样心思,但此时忽然见到萨雷摩横剑自刎,倒在自己面前时,却感到全身忽地一阵虚脱,仿佛空气里有一种极大的压力,生生将自己体内的力量抽丝剥茧般地吸了出去。

心跳声仿佛是一次又一次次愈发沉闷的击鼓,她只觉得眼前发黑,天旋地转,耳畔隐约听着哈尔希德的连连惊呼,好像离自己越来越远。

“殿下,殿下……”

很快,她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不远处的奥利丁森林里,刚刚多了一间通体用弥钢浇铸而成的房间。

除了在屋顶和四面墙壁上,稀疏地分布了几个比手指粗不了多少的小孔通气,整间铁屋可说是密不透风。

用脚趾头想也知道里面是怎样一个暗无天日,密不透风的空间。

这个百余平方大小的庞然大物重达万吨,如果没有符羽烟的驭风术,老乌和金毛狻这两头灵兽有再大的力量,也是绝对没法儿趁着萨雷摩拖住阿塔尔的这点点时间里,把这间牢笼扛过来的。

当然,至于婕儿那点点气力,肯定是可以完全忽略不计的。

换一句话说,当那几个都已经累得趴在地上直喘气的时候,婕儿是唯个活蹦乱跳的。

她着急地爬到老乌的背上,往弥钢壁上的一个小孔拼命向里面张望。

森林的枝叶茂盛,就连这个地方本身也没有几束阳光能照射下来,何况是这个采光度更差的第101牢房里面。

她拼命朝里面望了半天,黑咕隆咚的什么也没看见,急得小丫头只跺脚,累得连口水都留出来了也合不拢嘴的老乌也懒得动,只是呼噜噜地发出了几声象征性的哼哼,算是抗议。

婕儿听见老乌的哼哼,禁不住俏脸一板,狠狠地又踩了老乌一脚,骂道:“猪,你要死了你?我是在看你的老大有事没有,你以为我那么有空,跳上来给你踩背?居然说我老长不大?是个小孩子?”

她越说越气,干脆跳下来,用脚一下一下地踹着老乌的屁股。

“你,真是……不要命了呢!”

老乌刚才累得要死要活的,哪有空跟她计较,只是嘴上也不肯服输,呜嗷呜嗷地惨叫两声,又不停地呼噜呼噜哼起来。

“你还说?!还敢说我没发育……你,这头得口蹄疫的猪,你……踢死你!”

符羽烟看着这两个活宝,真是有些哭笑不得,她帮忙搬这那么大个铁疙瘩,也是耗尽了符力,也只倚树坐着,有气无力地挥了挥手道:“你们别闹啦,虽说我刚才有意转移了风向,帝国军队一时半会儿找不到我们,可是戟烈也没那么快能出来,我们可得快些休息,才能随时准备应战。”

婕儿和老乌这才安静下来。

金毛狻在灵兽中明显和他的主人一样是个老实头,一直没发出过什么声音。他是从封魔狱里面帮着上面的萨雷摩和老乌将101号牢房起出来的。

但牢房移出了位置之后,因为萨雷摩要留下来拖时间,便由它帮着老乌和符羽烟将101号牢房整个搬动过来。

在帮着符羽烟将牢房在森林里找好隐匿之处后,它一直一言不发地蹲在森林边缘的树上,出神望着封魔狱的方向,等待着主人身影的出现。

这时大家还不知道,萨雷摩已经为了唤醒阿塔尔那被蒙蔽了的良知,在公主面前横剑自刎了。

更没人知道,拥有着逆天级力量的强者,万年前被奥丁古神封入异界的魔神奥丁已重现涅迦大陆。并且一出现,便轻易地带走了侍神尧,依依露两大究极高手的性命。而萨雷摩,也间接因而牺牲!

在加上数天前被血魔王克克鲁斯血洗的旷古壁垒那边的损失,到了此际,涅迦界高手已折去大半。虽称不上是众神离世,却也是……

——群仙战殁!

第一章 我回来了!

 一个月的时间可以发生很多事情。

数十天前,碧火寒奄奄一息地越过迷途之海来到格隆平原的时候,累得已经几乎要休克了。

可当他把侍神尧与依依露双双在怨息之巢一战中折殁的消息告诉东藏王时,七十余岁仍年富力强的炼苍穹.天地之眼竟会在一夜之间苍老了十多岁。

那火一般的眉发绽出雪花般的沧桑色泽,那数十年始终如一日都火炬般炯炯的眼神转眼蒙上了一层令人碎神的雾色。

无尽的悲痛毋庸置疑是让东藏王的衰老提早来到的主要原因。

连续近十天,无论狂风骤雨,烈日当空,炼苍穹都一直稳稳端坐在格隆半岛平原那座离大海最近的那颗巨大的礁石上,动也不动地看着迷途之海的那一边。

“那时我已经感受到了那巨大能量的动荡……为什么我没有赶过去?!”

东藏王用力地揉着自己的无名指,那块平静了数十年的疤痕这些日子被他搓揉得红肿。

“为什么?我没有在她最需要我的时候……我没有在她身边?!”

“依依露啊……”

东藏王轻吟着这个令自己魂牵梦萦了数十年的名字,恨恨地咬着唇,一双橘色的眸焚出的怒焰,已伤透了自己的五脏六腑。

在半个月前,旷古壁垒被血洗的消息也已经传到了这里,这噩耗无疑是雪上加霜,毕竟在旷古壁垒那边有千万同胞手足,亲人和战友。这让整个蛮骨部族在格隆半岛的百余万军民都大受打击,士气一度极为低靡。

在这个时侯,反而是消沉了数日的炼苍穹再次站了出来,与半马族酋长一起重新将已经几乎一蹶不振的士气又鼓舞了起来。

现在,只有在每个黄昏,日落月升交替的时候,炼苍穹才会在这里独自黯然神伤。

背后一阵激扬的马蹄声由远及近,飞驰而来。炼苍穹这些时间与这些半马族在一起愈发熟悉,一听就知道是半马族酋长之弟逆鬃野。他连忙收敛了心神,侧首望去。

“尊上!”逆鬃野跑得上气不接下气,一脸兴奋之色,还不及靠近,就大声道,“尊上……禀报尊上,大督军,大督军他……回来了!”

“什么?!”东藏王神色陡然一振,当即长身而立,急声喝问道,“现在人呢?!”

“现在和树神族的符羽烟,婕儿姑娘一起,就在军营大帐之中!”

这话刚说完,东藏王纵步一闪,已掠过他身旁,向大帐疾奔了过去。

这是这段日子来唯一的一个好消息了。
书籍 【戮炼(炽色战记)】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