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戮炼(炽色战记) >戮炼(炽色战记)_第125节

戮炼(炽色战记)_第125节

作者:火里丛生 发表时间:2019-02-10 12:36:47 更新时间:2020-03-23 23:51:25


戟烈,这个东藏王最为信任和喜爱的心腹大将在数月前受命前往碧麓山之后,就始终为了应变各种各样的突发情况,再也没有回到过东藏王的面前。

甚至于,在东藏王接到依依露在群星港传来的消息,说戟烈已经前往了迪尔迦罗神庙之后,这位东源大藏第一勇士的近况,就象人间蒸发一般杳无了音讯。

好像那个当年在战场上叱咤风云,无可匹敌的獠人勇士,就突然在涅迦大陆上消失了似的。

加上克克鲁斯在旷古壁垒出现并且酿成了那场蛮骨族的劫难之后,东藏王只能在心中默默祈祷,希望自己这位从未令自己失望的勇士能够奇迹般地再度出现在自己的跟前。

可实事求是地说,这种可能性已经低得不能再低了。

因为克克鲁斯是与鸠萝一起回到旷古壁垒的,鸠萝姑妈的背叛毫无疑问是一个让人难以接受的事实。虽然这两人对在神庙中所遭遇的任何事情只字未提,但是用脚趾头都能想象得出,同样前往神庙的其他人要面对怎样凶险的情况。

而戟烈等人又无一露面,其结果自然是凶多吉少了。

这些天噩耗接二连三,东藏王已经几乎要完全放弃戟烈能够安然回返的期望了,却没想到在这个时刻,听到了这个叫人无比振奋的消息,哪里还按捺得住心中的激动,赶紧迫不及待地向营帐飞冲而去。

拉开帐帘,一个巨大粗壮的背影已横在面前,听见后面有人进来,这大汉一回头,正是多日未见的戟烈。

东藏王掩饰不住心中的喜悦兴奋之情,冲上前去,双手紧紧地扶住了戟烈岩石般壮实的肩膀。

他喉头一阵涩重,竟微有些哏咽地道:“阿烈!你……回来了。”

戟烈也是心如战鼓狂擂,怔了半晌,才省起应道:“尊,尊上,我……回来了!”

他正要单腿跪下行礼,被东藏王一把拉住,扯到了边上的座位上坐下。

戟烈望向东藏王的眼神也如同是望向自己的父亲一般。

“尊上,您……憔悴了。”

“我没事,”东藏王哈哈一笑,不屑一顾地挥了挥手,只顾着满心关切地上下打量着戟烈。

充盈着戟烈身体内外的元息之力,比以往强悍了近十倍。那双炽烈勇猛的橘眸深处,竟又沉淀了一种神清气爽的光泽。这分明显示着这位昔日拥有着不败之名的勇士,一身修为又提升了好大一阶。

“你进步很大。”东藏王满目欣慰地道,“看来,你已经超过了我,将一只脚踏入了神化级,假以时日,必能成为整个蛮骨族的第一个飞升成神的究极强者。”

戟烈也只有在东藏王面前,还总是会显得有些拘谨,只是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在神庙中撞上了些运气,后来又有孔雀帮忙。不然,从眼下的情况来看即便是进入了亚神级,我也无法适应这个级别的战斗。”

东藏王轻轻点了点头,这时他才转首望向另外几位远道而来的客人,除了符羽烟.长古荆棘和婕儿之外,当然还有老乌和金毛狻。

此外,在群星港的树神族人也听说了阿塔尔对结盟的出尔反尔,在符羽烟的带领下转移过来大半。

东藏王环顾四周,炽眉微蹙道:“孔雀呢?怎么没看到她?”

众人闻言,脸色顿时凝重起来。

戟烈将拳头攥得紧紧的,忿忿地吸了口气,这才将自己如何从神庙出来,道后来如何在西利卡遭到了阿塔尔公主的暗算,再到在封魔狱中如何得到了哈尔希德的暗助述说了个遍。

婕儿与符羽烟则帮着一起补充说着两人在激烈被骗入封魔狱之后两人所遇到的情况。

实际上在众人带着戟烈逃出封魔狱之后不久,出去打探消息的符羽烟就得到了萨雷摩在封魔狱自刎,以及典狱官意图行刺公主未遂,死在了罪赎神力反噬之下的消息,也听说了公主在封魔狱昏厥过去的事。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哈尔希德带来追捕戟烈等人的军队早早地退回了永翼城,并没有再加以追击,而且无论符羽烟如何打探,也听不到任何关于孔雀的讯息。

这个昔日西利卡引以为豪的王牌符术师,竟然像是在人间凭空蒸发了一般消失了踪迹。

符羽烟等人为了以防万一,仍旧是昼伏夜出,逼开西利卡的巡逻军队,安安静静地躲在奥利丁森林中,一直等到戟烈修行出关,才商定动身,一起来格隆半岛平原投奔东藏王。

“公主疯了。”婕儿最后总结道。她气鼓鼓地撅着嘴,看起来如果现在阿塔尔站到她的面前,一定会被她狠狠咬一口。

“怎会这样?这里一定有问题。”东藏王眉头紧锁,陷入了沉思。

戟烈忽道:“孔雀在狱中,告诉了我一些事,我想这是阿塔尔公主陷入狂乱的主因。”

东藏王闻言,转头向他道:“是什么?”

“前些日子,帝国有全力通缉并追捕妖族符术师奥卡伊努的行动,据说是因为奥卡伊努曾经对孔雀作出极为无耻的兽行。”

东藏王没想到戟烈会提起这件事情,目中讶色一掠而过,轻轻点了点头道:“我也听说了,这个……”

话说到一半,他猛地浑身一搐,想起迪波拉死在自己面前时那欲言又止的眼神来。

当时他就有一种隐约的感觉。

迪波拉有事瞒着自己。

但是究竟是什么事,却让迪波拉到死也不愿意对自己说明的呢?!

他一直心存疑惑,可是之后遇到的事情一件紧接着一件,自己再也没有去对这个疑问加以深究,直到这时,当戟烈将这件事重新再提出来的时候,他心里猛然绰起一个令他气血翻腾的念头。

无论阿塔尔与孔雀怎样不合,这孔雀毕竟是为西利卡帝国立下过汗马功劳的头号符术师,为什么却在经历了被奥卡伊努强暴这样令人难以接受的事之后,并未被帝国安抚,反而却被借故囚禁起来了呢?!

这实在是有悖常理的。

他一早就觉得这其中有些不妥,但却根本没时间去细想。

戟烈与孔雀之间的情愫微生,东藏王本来并不了解,但依依露在生前却是看出来了一点,向东藏王稍有提及,而刚才戟烈说到孔雀的名字时,眉目间那种微妙的感情也是并未逃脱过东藏王的观察。

可是戟烈在说到这件孔雀被强暴的传闻时,神情中却丝毫没有半分愤意,这就更令人费解了。

东藏王猛地醒悟过来。

奥卡伊努所做的那件事,只怕根本与孔雀无关。

反而却是……

与自己的女儿有关!

戟烈还正在向下述说道:“这件事的真相其实并不像西利卡官方向外传闻的那样,孔雀在狱中告诉我……”
您阅读的小说下载自ωωω.UМDтχт.còm
“够了!”东藏王忽地大喝一声,打断了戟烈的话。

众人一惊,无不骇然失色,却只见炼苍穹呼地站起身来,眸中怒火一触即发,双拳捏得格格作响,那排山倒海般的元息劲力如同一场令人发指的海啸般向外骤然翻卷开来。

第二章 父女重逢

 “我这就动身,前往永翼城面见阿塔尔!”

当东藏王说出这一句话的时候,周围众人无不大惊失色,全不明白东藏王怎会无缘无故地突然这样说。

尤其是戟烈。他从未见到过东藏王如此失态,不但勃然大怒,元息场动荡翻乱,无缘无故地打断了自己的禀报。竟还莫名其妙地突发奇想,在这个时候,要前往永翼城去见那个陷入狂乱了的阿塔尔。

他感到炼苍穹这时眼里的火能燃尽奥利丁森林的每一片嫩叶。他从未见到过东藏王如此愤怒。

虽然他知道东藏王的愤怒不是冲着自己来的,但他仍不明白,东藏王究竟为了什么而乱了方寸?

戟烈隐隐觉得,或许东藏王已经知道自己要说出的那真相是什么了。

“尊上,阿塔尔那小丫头这时什么话也听不进去。您去那里,只怕会横遭侮辱。本来两国好不容易联合作战,聚力抗敌,可他们如此不识好歹,只能怪他们自己不识时务嘛!”劲鬃野没好气地道。

“我主意已定。”东藏王挥了挥手,制止了劲鬃野的劝谏。

戟烈这次反倒没有说话。他清晰地感觉到东藏王这一次作出决定时的态度和那时执意要前往克罗城堡一样是不可能被改变的。

“现在的情况,已经容不得我们再自相残杀,消耗战斗力了。”东藏王斩钉截铁地道,“旷古壁垒百万同胞的惨死已经证明,我们只有齐心协力,抱成一团,才可能战胜我们的敌人!”

“可是,那个疯丫头根本看不到这一点啊!”婕儿撅着唇,气不过地道。

她唇上有一条小巧的伤痕,那是在魔骨潭时留下的印记,这时鼓起来,仿佛是一枚落在她唇上的花瓣,色泽微暗,形状妖娆。再加上那红颜娇嗔,更令人陡生旖旎,无端心颤。

“这个就交给我吧,”东藏王闭上眼,眉宇间流露出一种愤怒和痛苦交织在一起的复杂情感,他恨恨地轻叹一声,好像是艰难地吞下了一口酩酊半生的苦酒,才沉声道,“也只有我能做到!”

一直站在旁边久未出声的碧火寒忽然插口道:“最近魔奥丁销声匿迹,一直没什么作为,不知道在搞什么鬼把戏,我看这个恶魔,一定是不会那么太平的。对这个人我们应该怎么做?”

在眼睁睁看着侍神尧和依依露拼死救了自己的性命之后,碧火寒一向飞扬的性情似乎沉稳了许多,不似当年初出茅庐时那么骄横,遇事沉着了不少,这时说的这句话,倒也算是提了大家一个醒,纷纷又将询问的目光转向了东藏王来,希望他拿个主意。

东藏王赞许地望了碧火寒一眼,胸有成竹地道:“我原本一直不敢离开格隆半岛平原,确实也有这个担心。怨息之巢离这里不过数天日程。不过现在戟烈已经是亚神级的强者,大可代我镇守此处,虽然多半难敌那魔奥丁来访,但总好过无人镇守,让人看轻了。另外,逆鬃野,你现在要帮我一个小忙。”

“喔?是什么?”边上的逆鬃野立即站起身来,双目绽芒地问道。

东藏王沉哼一声,嘴里电光火石般迸出四个字来。

“空间之匙!”

“什么?!”众人闻言皆尽大为讶异,不由齐齐失声惊呼。

戟烈抢先道:“尊上,难道……您知道空间之匙在什么地方?”

东藏王狡黠地一笑道:“这个是自然,空间之匙……就在你幼时待过的地方。”

戟烈虎躯剧震,呆住了半晌:“烙谷?!”

东藏王收敛了笑容,眼中异色一掠而过,轻轻挥动袍袖,胸有成竹地回过头去,向半马族酋长胞弟道:“不错,就是这样,逆鬃野,你立即带人去那里探访!”

谁也想象不到,上古三大神器之一的空间之匙……

竟然会是在戟烈幼年时呆过的烙谷?!

那个鬼地方?!

黑土地,紫云岩,漫天雷电起焦烟。

这句话,便是东源大藏的人们对烙谷的描述。

那片光秃秃的山谷,虽然比不上迪尔迦罗神庙,魔骨潭,怨息之巢这些举世闻名的禁地引人注目,但是却也是个恶名昭著的地方。

戟烈从小在那里长大,对这个寸草不生的鬼地方熟悉得像了解自己身上的汗毛。

对于东藏王的这个消息,他呆了半晌,也难以相信。

其他人自然也是。

当阿塔尔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整个永翼城正忙着为这位人类帝国第三任皇帝,也是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一位女皇举行隆重的登基大典。

天命元宫前的屠龙广场上,风华正茂的阿塔尔头戴崭新的水星镶钻凝金王冠,身上披着尊贵典雅的紫金皇纹法袍,接受西利卡众臣的朝拜。

这一切都标志着她现今坐拥天下的至尊地位已是无可撼动了。

萨雷摩死后,阿塔尔闭门整整七天,不吃不喝,不语不睡,到一周后打开房门时,整个人整整瘦下去好几圈,两颊削尖,面色发灰。往日那珠圆玉润的相貌全然不见,把在门口同样守了七天的哈尔希德吓了一大跳。

但是这个小丫头的心理承受能力实在让每个小觑她的人惊异非凡。

之后的几天里,阿塔尔很快恢复了果敢的判断能力,很清晰敏锐的思维反应,只用了约十天左右的时间,就将依依露死后微微动荡的时局稳定下来。

登基大典在势不可挡的劲头下如期举行,百余名王孙贵族在这位未满二十岁的女皇面前弓腰屈膝,无可抗拒。

“东源大藏蛮骨王炼苍穹.天地之眼驾到,恭贺阿塔尔.西利卡皇上登基为帝!”

当这句通报由远及近的一声声传来时,整个永翼城即时掀动了一场轩然大波。

阿塔尔公主在对待蛮骨部族的态度上与先皇依依露是完全不同的。虽然民众对封魔狱门前的数次风波并不太清楚,但是多多少少有些言语传了出来。让大家都对两国之间的关系产生了不少迷惑。

在这种时候,东藏王的到来自然为这个扑朔迷离的关系增加了很多神秘之处。

阿塔尔眸中好像是动荡了阵阵涟漪,面上却不动声色,只淡淡道:“贵客原来,快请上坐。”

哈尔希德手持罪赎,眉骨往当中轻轻拱了两下,向两边的属下悄悄使了个眼色,几位七八阶位的符术师立即小心翼翼地靠近了过来。

在一片刀光剑影般的目光注视中,东藏王龙行虎步地分开人群,走了进来。

“阿塔尔陛下,你好……”

东藏王
书籍 【戮炼(炽色战记)】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