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戮炼(炽色战记) >戮炼(炽色战记)_第127节

戮炼(炽色战记)_第127节

作者:火里丛生 发表时间:2019-02-10 12:36:54 更新时间:2020-03-23 23:51:25
成为了高达数丈的一排防风林,在干燥的风声里摇摆着自己长短粗细各不相同的茂密长臂。

嘎吱嘎吱……

大血漠边缘的风有时反而比大漠中心的更强,因为它会在遭到树林的阻挡之后改变自己的方向,错综复杂地互相碰撞在一起,使气流更加混乱而嚣张。

最近没有了蛮骨军士们的精心护养,防风林被那群巨型蚂蚁们啃掉了十之八九,大血漠的边界又向外扩张了数十丈。

这原本就是间极雪受命驻扎在此处的最大原因。

嘎吱嘎吱嘎吱……

叶莉茜黛眉忽地一挑,心里有一根久未拨动的弦,“啪”地弹动了一下。

那感觉极为不好,如同脊髓里被什么啮了一口似的。

这……不是风声。

或者说,那是被风声掩藏起来的另一种诡异的声音。

“该死!”叶莉茜感到头颅里的每一根神经都愤怒地燃烧起来,“是赤金蚍蜉!”

“噗”地一声,一个獠人巴掌般大小的丑陋脑袋从血红色的沙丘下钻了出来,两根长长的触须互相搓了几下,发出吱吱的声音。

那是这群爬虫独有的嗅觉器官,方圆一公里之内的生物,都躲不过这两条异型鼻毛的感应。

这其中当然包括了花一般芬芳的叶莉茜。

女风符师眼中掠过一丝悲愤,一道白皙的扎目的刀芒电射向那颗令人作呕的脑袋。在绽着金属光泽的火色甲壳上叮地发出一道脆响,那颗丑陋的脑袋应声而落。

随即,边上又钻出一只一模一样的虫子,看见同类的惨死,它愤怒地晃了晃脑袋,咕唧咕唧地发出了一串呼号,然后六足齐撒,拼命向叶莉茜所在的地方狂奔过来。

那一串呼唤引出了一大群赤金蚍蜉,先是四五只,然后是十数只,紧接着很快变成了数十只,近百只……

就好像是陡然间从地下涌出的一波剧毒的潮水,蚍蜉们一起发出咕叽咕叽的怪叫,向势单力薄的叶莉茜气势汹汹地扑了过去

叶莉茜仰天长叹,她闭上双目,睫毛弯弯如帘轻挽,沁红的雪靥终于露出了一丝欣喜的微笑。

“我来了……将军!”

一语落地,雪白的身影一个倒翻飞纵起来,离开了脚下那块巨大的石板,两只爬的最快的赤金蚍蜉刚扑了上来,敌人便一股烟般消失在了面前。

取代而至的是两刀犀利无比的飓风刃。

风符术的攻击无论远近,所受伤害都是同等的,所不同的是距离近在咫尺,自然能更加精准一点。

所以叶莉茜的这两刀飓风刃径直钻进了边上它们的嘴里,洞穿了两根细小的喉管。

于是这两只虫子连一声悲嘶都未来得及发出就断了气。

可是死了的这三只,连总数的百分之一都没有到。

不过是一眨眼之间,这个碎风堡的废墟上已经密密麻麻爬满了数百只赤金蚍蜉。大的有箩筐般大小,最小的也有人的手臂般粗细长短。

本来,作为风符师的叶莉茜可以高高飞向空中去,远离这个危险的地方。

可是她没有。

在数个筋斗翻过后,叶莉茜又再度振出玉臂,释出一道长达十余丈的飓风刃,劈碎了所过之处的所有实物。

这把全力施出的七阶位飓风刃发出一声刺耳的厉啸,将三十余只赤金蚍蜉搅得粉身碎骨。

粘稠的液体散在空中,把一股恶臭肆无忌惮地泛滥开来。

叶莉茜足尖刚踏到实地,立即有无数只蚍蜉扑了上来。

然而女风符师手指鬼魅般舞动,一股急切拧转的气流自她脚底向外升起,卷动了一场直腾入天空中去的沙暴。

有几块一人多高的碎风堡残墙被生生从沙丘里面被拔出来抛向天空,小一些的碎石砖瓦更是舞得遮天蔽日。

防风林被这力量压迫得直不起腰来,拇指大小的血砂好像子弹般重重弹射在树木枝叶的身体上,将它们打得千疮百孔,时不时还有不少断裂的残枝和叶片跌飞出去。

“你们这些魔鬼……都给我去死吧!”叶莉茜近乎疯狂地呼喊着,那被风啸湮没了的怒吼似掩埋着无尽的悲痛。

方圆十丈内所有的蚍蜉都被卷起在空中,和血红色的沙砾搅拌在了一起。他们无法在这样充满仇恨的空气漩涡中控制住自己的身形,只能发出咕叽咕叽的叫声来做濒死的抗议。

然后,一道巨大的飓风刃再次发出,白亮的光芒将空间切割得四分五裂,那些支离破碎的虫躯,带着恶心的液体和气味,被一股强劲的刀劲迸散向远处,

这样可怖的符术攻击持续了约有十分钟,一直到整座折日塔的残骸都被风暴卷了起来,移动到数丈远的距离之外,压倒了数株防风林的时候,风势才渐渐弱小下来。

叶莉茜飘动起的身形回到了地上。她脸色有些发白,高耸的胸脯用力起伏着喘息。显然掀动这一场气势宏大的风暴足以用尽她所有的力量。

如果持续这样的攻击,那么最终的结果会让她耗尽她最后一滴符力,累死在这个恶魔主宰的大血漠边缘。

她痛苦地咽了一口口水,用以滋润一下几乎快要烧起来了的喉咙,手指又跳动了几下,一个白色的符文再次出现在她那莲花般白洁的掌心。

叶莉茜显然没有作出要休息片刻的打算,而这片沙漠下面埋伏着的那些赤金蚍蜉们,显然也没有放过她的悲悯。

一只只丑陋的脑袋又纷纷从朱红砂石下噗噗地冒出来,数百条触须一阵搓揉,都齐齐地对准了叶莉茜的方向。

“来吧!我不怕你们!”叶莉茜的眼泪在面颊上被这里灼热的风很快吹干了,她早已作出了决定,要在这个昔日与意中人同甘共苦了九百多天的地方迎接死亡。

风声再一次咆哮起来,虽然已经明显不如刚才那么汹涌澎湃,但是仍旧有绝对致命的攻击力。

更可怕的是这一次叶莉茜并非是站在原地不动,而是在整个碎风堡废墟上方随意奔跑。

她的臂手像是天使的翅膀在扇动,将飓风刃无坚不摧的力量在一片风沙的惊涛骇浪里催发到了极致。

空气仿佛是一只无形的大手将那些见到风暴赶紧往地里面钻的虫子们狠狠地揪了出来,然后凌空一刀劈成两段。

赤金蚍蜉已经很久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打击了,它们叽叽地发出呼救,慌乱成一团,你挤我我挤你地向远离叶莉茜的方向逃窜,躲避和刀一样锋利的空气对自己尽情碾压。

可是一旦叶莉茜一招用完,它们便再次从砂土里面跳出来,张牙舞爪地扑向愈发疲累的女风符师。

毫无疑问的是,叶莉茜终究会筋疲力尽的。

在发出第四个空气漩涡的时候,叶莉茜的嘴角已经有些渗出鲜血来,显示她持续地召唤符文,已经将生命力超支,过不多时,不必蚍蜉们一拥而上,她便会自己倒下,永远地停止对飓风的驾驭。

她的脸色越来越白皙,却失去了原来那粉嫩嫩的光泽。

艳丽而湿润的嘴唇已经干裂,眼眸中的神采让人想起一团被火焰烧剩了的灰烬。

风暴越来越弱小了,到最后竟然只能扬起一丈内的沙砾。对越来越多的蚍蜉来说完全失去了震慑力。

一个踉跄,油尽灯枯的女风符师砰地一声,跌倒在一堵残墙旁。

她是被绊倒的。

如果不是身体太虚弱,一个七阶位风符师怎可能被一块石头轻易绊跤?

但若不是凑巧绊倒了,叶莉茜一定会用尽自己最后一丝生命力,要赶在被第一只蝼蚁将毒液喷到自己的脸上之前气绝。

间极雪临死的惨状犹在眼前。

她不怕死,可是她不想自己的容颜受损,何况在生命结束之后,她还想要去与间极雪在一起。

我怎能让她看见我的容颜损毁,变成一个烂了鼻子眼睛,蚀掉了眉毛的丑八怪?

包围圈渐渐缩小,成百上千只赤金蚍蜉蹑手蹑脚地向伏倒在地的叶莉茜爬过来。

靠得最近的那只,已经张开了它的鳌,小心地露出了自己的口器,吐着白色的泡泡,试探着面前这个猎物的一举一动。

叶莉茜一跤跌倒,就再也无力施为,她现在甚至连呻吟的气力也没有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群异型魔鬼的靠近。

纵然她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但到了此刻千钧一发之际,却也是骇得手脚发麻。

六只毛足在沙砾上走动,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

听着这种声音在缓缓的靠近无咎是一种撕裂心脏的折磨。

叶莉茜已经闭上了眼睛,如果能闭上耳朵,她一定也会这么做。

死亡已经近在咫尺。

可是又有何惧?
您阅读的小说下载自ωωω.UМDтχт.còm
我的每一次呼吸都是为了他的存在而存在的,既然他不在了,那我又何必持续呼吸?

她这么一想,也就坦然了。

但是就在她这么想的时候,远处忽地传来一阵刺耳的怪啸。

第五章 地狱般的邂逅

 这怪啸悠长而亢奋,可是却像一把精铁浇铸的钢刀,直刺入脑髓里去。逼得叶莉茜颅腔里一阵剧痛,硬是将眼睛睁了开来。

但是这一睁眼,却令她见到一个匪夷所思的状况。

所有的赤金蚍蜉在听到这啸声之后,都仿佛陷入了一场痛苦的煎熬似的,六只脚用力撑着地面,拼命地摇晃着身躯,仿佛是那尖啸中有着对它们而言无比强大的魔咒,禁制了这群毒虫的所有力量。

叶莉茜虽然也对这啸声极为反感,却不至于到这种地步。

她虽然本已万念俱灭,但此刻见到了生命竟还有一丝希望,竟也不由自主地将身体蜷缩起来,尽量让自己离那些可恶的东西远一些,不要受到无谓的伤害。

果然,啸声响了片刻之后,这上千只赤金蚍蜉竟然齐齐地一猫腰,扒开沙砾,吱溜钻入了地底下去。

在一大片吱吱的钻洞声过后,这些毒虫好像是在空气中蒸发了一般,转眼就在叶莉茜面前消失得一只都不剩。

这怪异的情形把叶莉茜看得目瞪口呆,半晌都反应不过来。

好半天,她才省悟,自己应该看看究竟是什么救了自己的性命。

她游目四顾,在漫天的风砂中寻找答案。

她忽地在心底里升起一个感觉。

难道……是将军?!

难道将军还没死?!不仅没死,还竟学会了如何操控这些虫子,才能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救了我?

她这么幻想着,竟然把已经煞白的脸都想得红润起来,身体也有了力气,竟拼命地站起身来,向周围望去。

“大人……将,将军……是你么?”她颤抖着呼喊,抱着那一丝比头发丝更微弱的希望。

“将军……是你吗?”

她移动着比灌了铅还重的脚,想走动起来探查一下这废墟。

或许,这里真有什么能够躲藏的地方?

“将军……”

一个仿佛是地狱里探出头来的声音嘶哑着打断了她的呼喊,毫不客气地骂道:“真是愚蠢,阿雪被裂客震伤了心脉,又中了赤金蚍蜉的剧毒,就算是有一千条性命,也活不过来了,你又不是没看见,怎会还有这样的幻想?”

叶莉茜被这声音吓了一大跳,转首向那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这一眼看得她惊心动魄。

这一次邂逅比坠入地狱更加恐怖!

站在面前的这个人,身材很高大,背后有一条长长的尾巴,看不出是什么部族的人,唯有双臂上血红的皮肤,让人可以认为这是一个星虬族人。

但他的面容却不像一般的星虬族人一样英伟俊秀,更不用说间极雪.炼歌,反倒比恶鬼更恐怖一百倍。

那左半边的脸竟能看得见森森的脸颊骨,没有嘴唇的血盆大口里,两排锯齿湛着怵目惊心的寒芒,好像在牙床里插了两张能锯断龙骨的利锯。

叶莉茜倒抽一口凉气,本来她这时的身体已经十分虚弱,这时更是险些晕倒过去。

如果不是她认得这张脸的话,她一定会晕倒在地。

这张脸竟是一直隐匿在间极雪脑后的长发里面的那一张恶魔面孔。

这个人,竟是在迪尔迦罗神庙已经被鸠萝一刀刺穿了心脏的间极诡.炼歌!

谁也没有想到,间极诡居然没死!

如果是换了其他人,心脏被洞穿,那是必死无疑了。

可偏巧是间极诡。

形体相貌特征,从里到外都至邪至奇的间极诡!

因为他有两个心脏!

鸠萝的天之风刀洞穿了他左心房,只能令他暂时休克,进入假死状态,却不足以令他致命。

本来,如果神庙倒塌,间极诡就算逃过那一劫,却也该是死了。可是戟烈吸取神息精华,破开了一条通往地面的隧道,不仅救了自己,却也救了当时不省人事的间极诡。

当戟烈的等人刚走不久,间极诡便苏醒过来。

但他虽然恢复了知觉,重伤却未愈,便在万息谷安心养伤,直到前些时候才从神庙废墟中离开。

他不知道戟烈等人去向何处,自己也一时陷入迷茫,不知道应该到哪里去,几番思量,估摸着鸠萝与克克鲁斯多半是会赶回旷古壁垒去,便穿越迷途之海,向禁锢山赶去。

经过大血漠时,他想起惨死的弟弟间极雪,一时感触,便想来看看,竟正巧撞上叶莉茜遇险。

当初间极雪被群蚁分而食之,生命终结,便解了对间极诡的封印,间极诡本身便是极为强大,趁此机会,竟融合了那只巨蚁的毒性和灵性,变异重生,反而比从前更加可怕了。

现在的间极诡就如同是
书籍 【戮炼(炽色战记)】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