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戮炼(炽色战记) >戮炼(炽色战记)_第128节

戮炼(炽色战记)_第128节

作者:火里丛生 发表时间:2019-02-10 12:36:58 更新时间:2020-03-23 23:51:25
一只超级赤金蚍蜉,而且他所拥有的智慧远远凌驾于其他蚍蜉之上,想要操控这些低等生物自然是游刃有余。一看到叶莉茜危在旦夕,他也算是认得,便及时出手,救了女风符师的性命。

本来间极诡性格孤僻乖张,不喜交际,出手救人已经是大反平日之风,更别说在叶莉茜面前现身了,可他正要离开,却听见叶莉茜声声呼唤间极雪,他虽然素来为人阴狠冷酷,但是兄弟情谊至深,一时感动,终于忍不住显露形迹。

“你怎么会在这里?”他冷冷地看着女符术师道。

叶莉茜呆了呆,虽然他知道这个人与间极雪有莫大的关联,但她也不知道两人真正的关系,一时摸不清对方的身份,不知该如何回答是好。

间极诡自小受尽白眼,对方眼中那些疑惑,他五岁时就看尽了,当下冷哼了一声道:“不愿说,那就滚吧。”

叶莉茜回过神来,虽然还是不了解对方的身份,但想想毕竟是这个丑人救了自己的命,总也不能失礼,便连忙道:“对不起,谢谢你救了我……”

间极诡不理她,长尾一摆,便要离开。

“等一等……”叶莉茜赶紧唤住他,咬了咬唇,鼓足勇气道,“对不起,我虽然一直见到你,可是……我从来不知道你是谁……”

她楚楚地道:“您,您……能告诉我,您和将军大人他的关系吗?”

一说到间极雪,她鼻子一酸,忍不住又流下泪来。

间极诡回头瞥了她一眼。

这个人族女子的眉目好像是这个血红色死亡境地的一湾绿洲般止渴。

那水揉作的一双眸,就好像是天上滴下的甘露凝成的一般,点滴动人。

间极诡不自禁地心里一痛,便沉声回答道:“我是阿雪的哥哥。”

“啊……”叶莉茜失声惊呼,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来。

间极诡冷笑道:“怎么,不相信吗?”

他的喉咙里好像塞满了一堆赤砂在碾滚,声音极为难听。

“他很帅,把你迷倒了吧?竟然在好不容易离开了这个鬼地方之后,还会跑回来送死,你也算是难得了。”他顿了一顿,才不屑地嘲讽道,“难得的傻!”

说完,径自向废墟外开步离去。

“那你呢?”叶莉茜忽地道。

间极诡陡然止步,显然是没想到这个弱小的风符师竟然会这么问。

“他是我弟弟。”他撕扯着喉咙答道。

叶莉茜看着间极诡走远,忽地想起什么似的喊道:“你去哪里啊?”

“我去找鸠萝那老妖怪算账。”间极诡一想起鸠萝,他就不禁气得直磨牙。

“你去旷古壁垒?”叶莉茜一惊道,“不行,那里现在完全被妖族控制了!血魔王也在那里!”

“什么?”间极诡闻言大为惊愕,再次停下了脚步,回头望向她道,“你怎么知道?!”

“我就是从那里来的。”叶莉茜老老实实地答道。

“这混蛋竟然占领了旷古壁垒?!”间极诡一双鬼眼顿时嗤啦嗤啦地冒出火星来,怒不可遏地道,“那么东藏王呢?东藏王……难道,难道也……”

“不,尊上应该安然无恙。”叶莉茜看出了他的顾虑,赶紧将狼族酋长柯古伦兵变旷古壁垒的事详详细细述说了一遍。

那时,她伤还未好,所以被囚禁在壁垒后面的石屋里而不在黑洞谷。否则,也一定会同东藏王一起迁往格隆半岛平原去的。

间极诡听完她的叙述,舒了一口气道:“那还好,东藏王有着亚神级的修为,怎会被克克鲁斯打败?想想如果妖族圣主典异尚未出现,就已经落到这个局面的话,那实在是太可怕了。如果是那样,我们还拿什么来与妖族战斗?涅迦大陆的前途,岂非真的要完全陷入一片黑暗了?”

说完,他又转身欲走。

叶莉茜赶紧又喊住他道:“对不起,您,您……还是要去杀鸠萝吗?”

“当然!”间极诡满脸忿忿地道,“老妖怪险些要了我的命!我要是不杀了她,此恨难平。”

“那,那……我跟您一起去。”叶莉茜走上两步,鼓足了勇气道。

“你?”间极诡不屑地将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然后轻蔑地道,“你一个七阶位的小符术师,你认为你自己帮上我什么忙吗?你看你现在,连站也站不住了吧……哼,还是免了吧。”

叶莉茜面红耳赤,也知道间极诡说的是事实。她以前虽然从未这样与间极诡接触过,但是间极诡在间极雪脑后对她冷嘲热讽过许多次,她也心知这个将军的哥哥性情十分古怪,这时遭拒,便怕了不敢再说。

她痛苦地闭上双眼,低头轻叹。

“将军……我还能为你做些什么吗?”

间极诡的步子第三次停住。

叶莉茜感觉到了他的变化,抬头奇怪地向他望来。

“裂客是杀害阿雪的主凶,我已在神庙解决了他。”间极诡目色炽艳地道,“现在,我们一起去杀了他们,那些害死阿雪的妖人。”

第六章 思念是一种病

 格隆半岛平原一眼万里,青草芬芳,连绵不绝的碧色延至天边。

只有几处,巨大的岩石小心翼翼地崭露出了头角,斑驳零落地分布在这片美丽的草原上。这几块怪石,形状各异,腰身婀娜,如同一群披着绿色长裙的婆娑起舞的妙龄女子,巧步曼妙地将自己宽大的舞裙上那无尽青翠的芬芳,洒向这一片辽阔的平原上。

远处稀疏有一片矮树,也说不上成林,只是四五棵,高不过两丈,歪歪扭扭地栖息在平原上。

但它们旁边却又一片高低错落的帐篷,约有四五千顶,黎明时分,晨曦稀落,但帐前已有几簇炊烟在袅袅升起,那便是半马族早起的姑娘们在给家人做饭了。

远处还有几个牧民在放羊。再过一会儿,等天再亮些,劲鬃野的弟弟也会起来出去赶马。

在草原上风驰电擎,向来是半马族的成年男子们最喜爱的运动。您阅读的小说下载自ωωω.UМDтχт.còm

没有战争的袭扰,这里的生活是多么恬静而美好。

戟烈一如既往地在这个时候苏醒过来,稍作梳洗,便拉开帐幔,缓缓向北面的空地走去。

虽然没有了兽戮的陪伴,但他依然坚持着自己闻鸡起舞的锻炼和修行。

“每一个天才都需要不懈的努力,才能真正强悍!”

这是他当年第一次见到东藏王的时候,曾赠与他的一句话。

“天才不仅仅是在于智慧和身体上的超于常人,更重要的是在心里!”

“那……什么才是天才的心?”十七岁的戟烈半懂不懂地道。

“坚定的意志,冷静的判断,敏锐的知觉,疾速的反应,无畏的胆魄,以及你那绝不停止渴求胜利的灵魂!”

戟烈每每想起那一刻听见的这些言语,都仿佛有一股万丈的气概在胸中奔腾!

边上路过了几个辛勤劳动的半马族姑娘们,这些姑娘下半身是马,葛布裙衫半遮披挂,上半身则只兜了个银黄色小抹胸,本电子书由$www.xuanquge.com$提供下载虽然个个都长得人高马大,但是腰身细长,步履豪放,竟别有一番韵味。

走近过来的这几个姑娘容貌清丽,鬃发如水,望向戟烈的双眸中满含钦羡之色,笑意盈盈中,略带些草原姑娘的野性风情。

其中一个,还忽然跑近来,冲戟烈做了个鬼脸,然后格格笑着跑开了。

这个东源大藏的第一勇士,已经在民风崇武的蛮骨部族中享名已久,只是戟烈长年都在战场上,极少到民间,要不然他第一次见到婕儿时,也不会为自己有这样的粉丝而大惊小怪了。

最近些时日,便已见得多了,因此对这些姑娘热情似火的眉来眼去,生性内敛的戟烈只是报以友好的微笑,既不回绝,也不回应。

不过其实她们对于戟烈,也仅仅是以一种仰视的态度崇敬而已。

不像婕儿,这几天,草原上的每个人都看得出,这个小妮子对戟烈怀着怎样的心思,恐怕只有戟烈自己,还是有些迷迷糊糊的。

戟烈觉得这里的姑娘们,基本上还是和大部分其他蛮骨部族一样,淳朴善良,大胆而直率,相较则更多了几分火辣辣的气质,用半马族那些老人的话说,都是喝马奶长大的孩子,骨子里自有几分敢想敢做,绝不拖泥带水的气度。

与之相比,人类女子则要内敛许多。

就像末日孔雀。

又想起了孔雀……

孔雀啊……

你呀你,你……究竟在哪里?!

他心里忽然像打翻了五味瓶一般,一时间百感交集。

第一次与孔雀相见时针锋相对的眼神,至今仍在眼前,那如银针般犀利的寒芒直到此刻仍仿佛细细地在心间颤动。

竟颤出了一阵疾风骤雨般的心疼!

戟烈忍不住自嘲地笑笑,那时自己怎么被那凛冽的眼神一激,竟就没看出她是个女子呢。

还是个如此动人的女子。

那一晚,孔雀犹如生在地狱里一瓣莲,骤然一绽,就开得漫天狂艳。

戟烈从未见到这样气势凌云,英姿飒爽的女子。

现在回忆起来,他觉得自己那时就已被孔雀那飞扬着骄傲的睫毛,桀骜不逊的唇角吸引了。

她眸中的色泽如同一簇即便在冰雪里点燃也依然狂焚不熄的焰。

忧伤,然而倔强。

甚至嚣张!

“……你们防备不周,让这种亡灵潜了进来,被我和公主发现了,特地帮你们来斩除邪魔……”

她毫不客气地向他叫嚣着。

说这话的时候,那双妩媚至极的眉毛竟会像一对凤凰的翅膀般轻轻的舞动。

想想那时的末日孔雀,可真是够目中无人的。

戟烈记起那时在去化古净地的路上,两人不断互相捉弄的日子。

她居然敢偷偷烧自己的头发,真是……

戟烈摇摇头,至今为止,她仍旧是唯个敢对自己这么做的女人,即便是婕儿那么淘气的野丫头,也没敢这么做过。

哈,可是她吃了满满一口辣椒粉,辣的眼泪在眼眶里直转,但却硬是憋住,死也不肯露出来给戟烈看到的样子真是笑死人。

戟烈面露狡黠,多半直到现在也不知道我看见了的吧。

想到这里,戟烈不由笑得心旷神怡,不知不觉中,已经走到了离大帐数百丈之外的空地上,站到了那几座姿态奇异的巨石面前。

他一抬头,一座三人多高的歪歪扭扭的石峰挡住了去路,这才发现自己已经走得极远了,回头时,那些半马族帐篷都已成了黑色小点。

戟烈心里蓦地一惊——

难道……孔雀,我们……也没了去路了吗?!

恍惚间,孔雀的凝雪红靥在眼前嫣然轻笑,隐约渐远。

他咬了咬唇,感觉心头有一股烦闷在左突右闪地冲撞着胸口,顿时暴躁起来。一身粗壮的肌肉疾速挣大,紫筋虬结纵横,一个拧腰箭步,挥拳便狠狠击向那石峰去。

只听喀喇一声,十丈高的石峰即刻从中凹陷一个腰眼粗的大窟窿令人怵然心惊,整个丈余厚的石峰被他一拳洞穿了,随即爆发出一串噼噼啪啪的脆响,整个石峰碎裂成了巴掌大小的一块块,散落了一地。

他呆站在那儿半晌,觉得自己也有些心浮气躁,不该是一个正常的心境。

我这不是病了吧?一会儿一个人傻笑,一会儿又满肚子的无名火。

我这是在想她了吧,戟烈喃喃自语。感到一认定了这个想法时,心情竟会无端恬静下来。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使劲甩了甩头,闭上眼睛,竭力收敛心神,开始按照东藏王的淳淳教诲,虎虎生风地练起拳来。

一阵风暴平地生起,越卷越厉,如山翻海覆般向外一波又一波地掀动,五丈外有一株两尺多高的灌木,竟被戟烈的拳风震得枝头歪斜,碎叶飘忽。

几块被扎根在泥土下的巨大怪石拼命摇动着沉重的身躯,好像要从这地底下赶紧拔出身来,逃脱远去。

而刚才被他轰碎的那堆大大小小的石块,更是已经象皮球一样骨碌碌地跳起来,向远处飞快地飚散了出去。

他大开大阖的拳风如一场怒海狂涛,越打越强,越打越快,以至于地上的青草,都被这激荡的气劲连根拔起,飞舞在空中。

事实上,他的每一拳都不带出半点风声,只在收拳换招之后,那被他元息击中位置的才凭空卷开阵阵爆裂的声响!

最后一拳击出,戟烈翻腕收招,气势劲收。

远处那几株歪倒的灌木矮树立时噌地站了起来,仿佛已被压迫了很久般地颤抖着,上面的枝条光秃秃的,叶子几乎都被他的拳劲拔光了。

戟烈有些不满意地叹了口气,大步走到身旁的那几座石峰前,伸手轻轻一推,只听石缝里面发出喀喇喇的脆响,数道裂缝从他手掌推动的地方迅速向外蔓延开来。

随即是一阵轰隆隆的巨响,砂尘滚滚,灰尘漫天卷动,那四五座石峰无一例外地倒了下来,皆尽碎裂成一小块一小块的,坍得遍地都是。

人们都说,思念是一种病!

既然如此,那我现下该已是病入膏肓了。

戟烈蹙起眉来想。

竟然连拳劲也控制不好了,若再遇上克克鲁斯这样的究极强者,如何与之对敌?

他有些忿忿地撇了撇嘴,无意识地舔了舔那颗已经断了许久的獠牙,转首望向那刚从天际射下一道曙光来的朝阳。

戟烈眯起眼来,觉得那温柔的光像极了孔雀那骄傲的眉眼,悸动的指尖。

而那
书籍 【戮炼(炽色战记)】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