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戮炼(炽色战记) >戮炼(炽色战记)_第129节

戮炼(炽色战记)_第129节

作者:火里丛生 发表时间:2019-02-10 12:37:01 更新时间:2020-03-23 23:51:25
一晚的轻吟私语,妖娆喘息,则象一口令人酩酊的酒,好像已在记忆中沉淀了,只要呼吸还在持续,思念就会愈发醇香。

你在哪儿呢?孔雀……我还能再见到你么?

戟烈想起那墨玉般的眸子里剑般挺立的眼神,不由给了自己一个十分肯定的答案。

当然,我知道,你一定会没事的!

我们……也一定会再见面的。

我们的路,不会就此终结,一定……还有明天!

这么想着,戟烈忽然充满了信心,火一般炽烈的眉发仿佛又有了蓬勃的生气,迎着晨风轻轻飘扬起来。

他又稍稍练了一会儿,便拔步向半马族帐营处走去。

黎明已经来临。

就在这个晨曦愈发柔亮的时刻,格隆半岛平原上空传来一声长长的龙鸣。

“呜——嗷——”

悠远而亢长,震动了整个格隆半岛平原。

于是这一霎间,整个草原都从睡梦中苏醒过来。

这声音太熟悉了,那不就是东藏王的坐骑赤鳞红龙小血么?

“东藏王回来了!”

人们纷纷惊喜地向声音放出的方向围拢过来,不管是早起辛劳的成人,还是那些刚从床上挖开眼睛的孩子!

戟烈自然也远远地听见了。但是小血的声音仿佛很急切,他微感不妥,赶紧加快了脚步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奔去。

第七章 离神

 刚刚起床的不仅仅是孩子们,还有婕儿。

她揉了揉眼睛,却也匆匆地从床上跳了起来,光着脚就跑了出去。

婕儿和东藏王其实不太熟,对一个游侠来说,世界和平这么大的信仰有时也不太重要。

唯一重要的是,这种场合,戟烈一定会出现。

这些天,半马族的人们也都看出来了,除了早上晨练,晚上睡觉,通常情况下有戟烈在的地方,婕儿都在。

酋长之妻凄笑花是最早到的,本来她便早起,在河边打水洗衣服,听到小血的啸声,第一个赶到了这里。

她一见戟烈便招手道:“大督军快过来,小血带来了尊上的文件,但却不肯给我,好像一定要找你。”

小血噗啦噗啦地扇动着龙翼落在地上,背上缚着一件长长的大包裹,前爪里还紧紧地捏了什么东西,见戟烈向自己跑了过来,立刻迎上前来,前臂一伸,摊开五爪,里面果然有一卷羊皮纸。

戟烈拿过来打开一看,原来是一分东藏王要小血亲手交给自己的机密手谕。

这时其他人也已向这里跑了过来。

半马族首领劲鬃野四蹄速快,最先奔近,见戟烈低头看着那份手谕,便急声问道:“大督军,尊上有什么吩咐?”

戟烈拧紧了炽色双眉,道:“东藏王让我们准备一下,前往魔骨潭。”

“什么?”逆鬃野在风中劲舞的眉发如一卷褐色的波涛,闻言讶道,“去那里做什么?”

戟烈沉吟道:“根据尊上的意思,先前是有意要放出假消息给血魔王克克鲁斯的,这确实也不出我所料。尊上明明知道我在烙谷自小长大,那里的一草一木,我都了如指掌,尊上若真认为空间之匙在那里,为什么不让我去找呢?”

符羽烟在旁点头道:“大督军言之有理,可是我奇怪的就是,东藏王明知这消息太假,连我们自己人都觉得难以相信,为什么还要放出去诓人呢?”

“兵家之争,自古讲究虚虚实实,假可作真,真可作假。”劲鬃野哈哈一笑道,“长古女士,我们蛮骨部族虽然粗鲁,但是却不笨。我看尊上布置这一切,应该就是要让狡猾的克克鲁斯最终相信,空间之匙实际上在魔骨潭!”

“那他为何要这样做呢?”婕儿不解地道,“还要烈哥何烟姐一同过去,这不是给我们平添许多麻烦了么?”

劲鬃野蹙紧浓眉,伸手挠了挠头皮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这个坦率的老实话引来了一阵白眼,劲鬃野性子直爽,也不以为意,只回头向妻子凄笑花呵呵笑了两声。

碧火寒和婕儿在边上忍不住各自猜测,一时间众说纷纭,都不知道东藏王这葫芦里卖了什么药,只有戟烈面色铁青,一言不发。

边上的符羽烟察言观色,看得出那份手谕中多半还有些其他话,可或许戟烈认为不宜张扬,因此没有全然告知。

这时红龙小血又伸爪到背上,将负着的那个长长的包裹拿了下来,交到了戟烈面前,呜呜地龙吟几声,示意这是特地带给他的东西。

戟烈粗眉一挑,显然也没有想到这是给自己的,伸手接过,小龙又帮他用利爪轻轻一挑,便将包裹上绑着的绳子挑断了。

戟烈伸手掀开一看,里面竟还裹了好几层。

究竟是什么东西?这么郑重其事地让小血带回来给他?

众人都被引得好奇心大起,一个个把头探了过来。

随着裹布被层层揭开,东西尚未曝光在众人面前,内里竟已荡开阵阵能量涟漪,雄浑强劲,震得众人眼神炽烈。

尤其是戟烈,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竟令他无端地热血沸腾起来!

这包裹里面,居然是一件灵性十足的宝物!

终于,一根碗口粗的深银色长柄已经崭露出来,表面上凹凸不平,有螺型纹路环绕,整体形状略带些弯曲,似是专为戟烈那双大手能牢牢握紧所设。

戟烈不由大喜,探掌入内,一把就将这件宝物提了出来。

原来小血为戟烈带回来的这件东西,竟是一把一人多高的银色巨斧!

这把门板般大小的巨斧通体闪耀着深沉的银光,整个斧身与斧柄都浑然一体,是一气呵成的。

那斧刃处寒气逼人,竟还有一排极不规则的锯齿,乍一看去,如同一头巨兽的侧脸正在张开了血盆大口在怒吼!

眼睛的位置镶入了一颗浑圆的红色晶珠,如一簇狂怒的火一般熊熊燃烧。

巨斧一入戟烈手中,火色电芒便咔咔大作,那氤氲的能量迫不及待地爆裂开来,仿佛是得到了久未见的主人召唤一般,立时迫不及待地便要殛入一场通天彻地的战斗!

戟烈一斧在手,精神立时大振,退后几步,呼呼舞开,顿时劲力四射暴绽,赤炼电蛇滚绕暴跳,地面上飞砂走石,空中风云激腾!

戟烈振起两条比钢铁更坚实的臂膀,挣得山丘般凹凸的肌肉嗞嗞涨起,仰天咆哮间,奋力一斧向平原无人处猛地砍下。

气浪向外汹涌翻卷,修为稍弱的如婕儿,凄笑花等人,竟被这股大力压迫得透不过气来。

那巨斧掀动一道红色烈芒,自下而上,亟入穹天,竟衔接了天地!地面被斫开一条深不见底的裂口,喀喀作响中,裂缝向两边狠狠地迫开,并向远处迅速延伸去,一直伸到远处一堵石崖前。

紧接着轰隆隆一声大响,石崖应声坍塌,整个儿地落入了缝隙间去。大地轻轻颤动,天空隐有雷鸣,风云翻滚,良久才渐渐消散。

众人一个个被这一幕惊得瞠目结舌。一来为这神斧力量所震撼,二来也惊于戟烈现在的元息修为,居然已经到了如此登峰造极的地步了。

戟烈面带喜色,手腕一翻,那巨斧竟拧成了一团刺目的火焰,急遽收缩,最后化为一颗蚕豆般大小的赤红晶玉,凝入他耳下去。

婕儿这时才回过气来,见到这斧子居然还有这样变化,禁不住笑靥如花,三步并作两步地跳到戟烈身边,扑到他肩上去看那斧子变成的晶玉耳坠。

那颗玉呈泪珠状真如豆般大小,一头大一头小,晶莹透亮,里面有几道火苗般的橙色纹路隐约可见,还不时绽出些许火星来,神华四溢,灵性非常。

婕儿只觉得一眼看去,这颗玉好像是活的一般。也不知是为什么,婕儿总觉得它与自己是早已熟识了的,仿佛还对她眨了一下眼睛,那感觉似真似幻,竟一时看呆了。

“这……真是一把神斧啊!”碧火寒看得心花怒放,不由大声赞道,“烈哥,这把斧子的神性绝不在我的凝断之下,可,可真是……太棒了!尊上他,是哪儿弄来的这一件好玩意儿啊?!”

戟烈摸了摸垂在左耳下的这颗焰纹火玉,想了想道:“我感觉这斧子应该是用我那兽戮的残片所制的。不过……似乎还有什么……”

他说道这里不禁欲言又止。这下可吊坏了大家的胃口,婕儿第一个抗议道:“烈哥你就别卖关子了快说呀。不过什么?”

“就是,大督军,您在我们面前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呀,”劲鬃野这时也有些按捺不住了,粗声粗气地道。

戟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也没什么不好说的。其实,我是感应到里面有些玄离镜的残留神息,但却也不明所以,因此才没有说明。”

“哇……”这句话一出口,又是众皆哗然。

向来低调寡言的符羽烟都忍不住开口了道:“涅槃大陆本有八大仙兵,要论起高低来,依次该是迪波拉的罪赎,阿火的凝断,十二丫头的上元古弓,裂客的那条右手,间极诡的天地月轮,以及您的兽戮,和雪枫蓝的一对异眼刃,最后是萨雷摩的金色獠牙。兽戮和异眼刃相差不远,但都属于较弱的,可是现在,你这把斧子,即便是与罪赎神剑相拼,只怕也稍胜一筹!”

众人都点头同意。

只有婕儿跳起来反对道:“哈,烈哥的这把神斧,当然是最棒的啦,那什么神剑,岂能只相差一筹呢呀?我见过嘛,黑漆麻糊的,多了几个符文而已,定是远不如烈哥的新斧子呢!”

众人被这小妮子活蹦乱跳地这么一逗,也都是哈哈哈地一阵开怀大笑,就连红龙小血也是乐得咧开了一张四尺多宽的大嘴,摇头晃脑地嘎嘎直笑。

碧火寒兴高采烈地向戟烈道:“烈哥,你给你的新兵器,也取个好名字吧,你看那些个好的东西,譬如我的凝断,十二姐的上元古弓,迪波拉的罪赎神剑,都不是有个响当当的名字吗?你这自然也应该有啦。”

戟烈忍不住摸了摸那火玉,沉思片刻道:“或许,你真是从神器之中分离出来的,既如此……我就叫你‘离神’吧。”

“好啊好啊……”大家不约而同地啧啧称好。

火玉噌地颤动了一下,发出嗡嗡的轻响,里面的焰纹绽出耀眼的光芒,仿佛也在为自己的新名字而喝采。

“还真有些开天辟地的劲道呢。”碧火寒翘着大拇指赞道。

劲鬃野点头道:“是啊,这意思便是,有了它,即便那魔奥丁已是个神化级的超界位高手,我们也能一斧下去,叫他脑袋跟身体乖乖分离,说再见,哈哈。”

众人闻言纷纷点头,都觉得这句话是个好兆头,一时喜笑颜开,你一言我一语地议论起来。

这几人中还属劲鬃野的妻子凄笑花最是心细,这时别人都在说话,她却无意间看到那包裹里面,还有一张羊皮纸压在最底下。

第八章 直面魔奥丁

 刚才大家都注意斧子了,全没注意这张纸,凄笑花一见,赶紧伸手拿了出来道:“瞧,这儿有一张羊皮纸,快看看上面写了什么。”

戟烈伸出手,刚要接过纸,婕儿一个箭步跳过来,抢在他前面一把抓了过来道:“我看看我看看。”

戟烈自然不会与她计较,只是笑眯眯地看着她。

其实,婕儿这一次倒并非是小孩儿心性,她心里面,始终在顾忌着那个杳无音讯的末日孔雀。

虽然她不知道戟烈和孔雀究竟现在发展到了哪一步,可是女儿家心思细腻,自是看得出戟烈心里面,对那个女符术师的感觉比自己更重得多。

自从孔雀失踪之后,迄今为止,一直没有任何一丝丝有关于她的消息。

从奥尼陆域回来以后,除了那天向东藏王禀报之外,孔雀这两个字,就像禁语一般,谁也不曾提过。

就好像是因为大家心里都知道,孔雀,便是戟烈心中的那个禁咒。

戟烈自然也是只字不提。

但是不提管不提,婕儿却仍看得出来,戟烈日夜都在为了孔雀朝思暮想。

他只是表面上装得没事罢了。

每次一个人晨练时,每次傍晚用餐之后,他总会呆呆地看着奥尼陆域的方向走一会儿神。

还不是在想那个女符术师么。

婕儿不由为此深深地忿忿不平。

真不知道,她究竟有什么好!

是以,这些时日以来,对于婕儿来说最让她寝食难安的,并非是什么魔奥丁,克克鲁斯,而是有朝一日,孔雀会回来。

无论她如何地不肯承认,却也不得不接受,这个冷艳得如玉簪花一般的人族女子,已经在他的这位烈哥心里,牢牢地占据了一个不可动摇的位置。

因此她一把就将这羊皮纸抢过来看,生怕会不会是孔雀给戟烈捎来的口信。

才看了第一眼,她就把一颗提到了嗓子眼的芳心咕咚一下放回去了。

信不是孔雀写的。

而是丹尼尔。

戟烈猛地想了起来道:“对了,在神庙的时候,丹尼尔就说过他会给我修复兽戮!”

果然,那信上写着这么几行字:“戟烈先生,我一直记得对您说过的话,因此我派人从神庙的废墟中,寻回了那半截兽戮的残片,也找到了部分玄离镜的残片。在小金刚大师的帮助下,并借鉴过一些铸斧大师的意见后,我修复了您的巨斧‘兽戮’,并成功注入了玄离镜的神性,希望您满意。并期待着您和重生的兽戮一起,把这场战争的胜利,带给整个涅迦大陆的人民。——丹尼尔.迪隆。”

符羽烟从未见过丹尼尔,听完婕儿读信,不由喜道:“这个丹尼尔通情达理,
书籍 【戮炼(炽色战记)】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