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戮炼(炽色战记) >戮炼(炽色战记)_第132节

戮炼(炽色战记)_第132节

作者:火里丛生 发表时间:2019-02-10 12:37:11 更新时间:2020-03-23 23:51:25
言不惭,戟烈,符羽烟,碧火寒这几人联手,就连我也要望风而却,退避三舍,就凭你们这几个酒囊饭袋,能敌得过那已近亚神级的一群高手?”

传令官伏在地上吓得大气都不敢出。

没想到鬼袭这次被他两句傻话一说,逗得心情大悦,竟不责怪,只是挥挥手道:“算了算了,以你的浅薄,我真是很难跟你解释清楚。”

他一把搂过身边的美女,在那水族女子嫩得能捏出水来的脸上又用力亲了两下,伸手到对方衣襟里尽力揉捏,弄得那少女一阵娇喘。

他也不管传令官在下面听得尴尬,径自过足了瘾头,才道:“我总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东藏王素来狡猾,善出奇兵。我担心对方这次魔骨潭的消息仍然有误,若是大人到那里又扑了个空,到时以他的修为,自是能安然回返,可你我的这两颗项上人头,就多半要下岗休息了。”

传令官一听,心里也觉得极为可能,暗叹统帅大人英明神武,千秋万载,举世无双,不禁又是一堆马屁拍了上去,这一回真是句句肺腑之言,说得鬼袭心花怒放。
您阅读的小说下载自ωωω.UМDтχт.còm
自从克克鲁斯从神庙回来后,旷古壁垒的诸多事务,大多交给鬼袭办理,这人精明果敢,竟也事无巨细,做得井井有条。

而克克鲁斯一直为了被小水螅人寄生了的丛林十二日夜寝食难安。甚至前往烙谷去夺宝,竟也执意与丛林十二前往。

当然,经过近一个月的修养,丛林十二已经比以往好了很多,但是小水螅人的身体虽然已经被克克鲁斯逼出丛林十二体外,但是那恐惧神卫真空残的灵魂却依然伏在丛林十二体内。

于是现在,丛林十二的身体变成了一个灵魂沙场。

真空残在里面以寡敌众,跟丛林十二的诸多人格战了个天昏地暗!

这可把丛林十二害苦了。终日昏昏沉沉的,一直没好过。

当然,这个树神族奇女子的十二重人格中,也有不少是善良的,并不参与这场乱战,可这种情况终究令丛林十二的健康处在一个极为低靡的状态之中。

克克鲁斯这时已经深深爱上了丛林十二,这一番儿女情长,竟不如往日洒脱,,怎也放心不下,终将丛林十二带在了身旁,一齐离开了旷古壁垒。

然而自他走后,鬼袭的嚣张跋扈,则终于到达了巅峰。

鸠萝虽然是远超于他的究极高手,但毕竟神经不太正常,不如他机敏,于是整个旷古壁垒,很快便成了他一人说了算的地盘。

这一次的运气,可真是来的尤为迅猛。

连鬼袭自己有时想想,都觉得应接不暇。

旭日东升,那红霞犹如在天边熊熊燃起的一团火焰,不禁焚着了半片天空,也焚着了鬼袭心中的宏志!

我自小被人踩在脚下,但是总有一天,我会将你们狠狠地踩在脚下,叫你们这些曾经看扁了我的人们,永世也不得翻身!

这么想的时候,鬼袭甚至在这些人们里将一直溺爱他的叔叔柯古伦包括在内。

那夜黑洞谷前,在千军万马中,柯古伦劈手扇了他一个重重的耳光,已经足够让他深深地记恨在心上。

我绝对绝对,不能再让人这样凌辱了!

他愤愤地想。

此刻大权在握,饮美酒,抱佳人,何等快事!

柯古伦,炼苍穹……

谁?

——还敢瞧不起我?!

鬼袭看着天冕大厅顶部那个圆形的洞口,天空在那外面风起云涌。

他心中一阵欣喜,脖子一仰,又一杯美酒痛饮下肚。

那火辣辣的感觉自胸腹,到心口。

好生畅快!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刚才那传令官又气喘吁吁地跑了进来,打断了鬼袭的万千思绪。

“大人……出,出事了!”

铁头崖,并非是禁锢山最险最高的断崖,却是最宽最长的一段。

风刀霜剑彻夜不眠地在这个千丈悬崖顶部呼啸,这一段银白色的弧线是禁锢山与迷途之海凶险的界限。

戟烈以前经常开玩笑对那些刚入伍的新兵说,这一个断崖就是他一斧劈开的,另一半则早已沉入海底去了。

那些不解内情的菜鸟兵竟还都信了,还被唬得一愣一愣的。

这里封冻了千百年的冰霜足有一人多厚,还不能算表面上那一部分厚厚的积雪。

鬼袭紧锁眉头,看着地上那一滩脓血和几具残尸。

这几个就是最近负责与外界,包括格隆半岛平原的内奸和克克鲁斯联系的情报兵,不知怎么,被人拉到这个杳无人烟的地方来给杀了。

还下得如此狠手!

那腥腻的色泽直渗入了皑皑白雪里,鬼袭觉得有点恶心。这样污糟的画面深深映入脑中的感觉让人极为不适。

他厌恶地转过脸去,心中念头急转,猜测这会是谁下的狠手。

应该不会是东藏王方面的人。

炼苍穹素来心慈,不太可能对自己以往的兵士下出这样的杀招。

可是除了炼苍穹……还会有谁呢?

鬼袭正自想着,忽然轻风掠过,他心里轻轻一柔,随即又是大吃一惊。

好像中了一把妩媚的刀。

在这腥味肆意的雪崖之顶,竟然会在冷风袭过时,飘过一阵醉人的芬芳。

他双眉一轩,转首望去。在那断崖的一侧,不知什么时候站住了一个冰山般冷艳的美女。

而且这个美女一出现,身边的护卫就莫名其妙地倒在了地上。

鬼袭面上色变,却仍稳住了心神,冷冷地道:“原来是叶莉茜,好久不见了啊,那天要不是血魔王大人相助,你的血现在已经流在我的身体里了。怎么,还不知恩图报么?”

“呸!”叶莉茜毫不客气地啐道,“亏你也知道知恩图报这四个字怎么写吗?你这个见利忘义,认贼作父的小人,你叔叔一手将你带大,到头来却被你吸尽了鲜血,你还好意思在我面前提知恩图报这四个字?你根本不像是一个铁血豪迈的狼族,倒是像一个在荒原上吃垃圾的贱狗!”

这一段话也算骂得恶毒,鬼袭老羞成怒,不由愤得毛发根根倒竖,圆睁双眼,暴喝道:“住口!你这个愚蠢的人类,在我的地盘上,也敢如此嚣张?好大的胆子!”

“骂你就是骂你,你能拿我怎样?”叶莉茜面不改色,竟对鬼袭的恐吓丝毫不以为意。

鬼袭面上狂妄,实际却惊异不已,这个七阶位风符师的能力他要拿下自是绰绰有余,可是对方心里也该清楚彼此间的差距,哪来那么大的胆子站在那里跟自己叫板?

他看了一眼地上那些化脓的腐尸,心中还有一个疑问。

这几个人分明是中毒而死,这个不该是叶莉茜所擅长的杀人伎俩啊,想到这里,他顿时心如明镜——

这个女人,一定有帮手!

而且这帮手,更一定是高手!

一想到高手,高手就到!

背后的霜石里喀喇急响,竟森然挣开一条硕大的裂缝,一条恶鬼般的人影从里面挤出出长臂,将一环巨大的月轮舞得寒光四湛,向鬼袭腰间乍然斫到!

间极诡,早已等候多时了!

鬼袭身形较一般的蛮骨族人矮小的多,本来就是以速度见长,只是力量太弱了而已。在吸取了众多高手的精血化为自己的力量之后,他的反应更加敏锐,一觉有异,立即身形暴长,一个筋斗纵向风雪肆虐的天空中去。

叶莉茜娇叱一声,振臂画符,一道飓风刃迎空扑出,划开十多丈长的白虹,直刺向鬼袭的脑袋。

鬼袭应变及时,急切间一个拧腰,反旋一脚弹在刀尖上,竟然以硬碰硬,生生把那柄飓风刀踢散了!

他自己则趁着刀劲,空中身形一折,竟向左侧猛坠下来。

脚尖撞刀尖,竟还是脚尖略胜了一筹!

这就是阶位间的差距啊。

可是就在他快要落地的那一瞬间,间极诡又从另一边雷电般猛撞过来。

鬼袭闪电般往腰里一抹,就摸出来一把刀。

他想也不想,只厉啸一声,就反手一撩,迎着间极诡的月轮挑上去。

“当——”地一声大响!

间极诡的双脚都深深陷入了山崖顶上冻结了百年之久的冰雪之中,而鬼袭则是一口鲜血向外狂喷,整个人向后皮球般被抛飞了出去。

第十二章 谁是魔鬼

 间极诡没留给鬼袭半点喘息的余地,一个箭步又追了上去,不等对方落地,一把捏住了鬼袭的衣领。

然后他一脚就踹了上去。

鬼袭只觉得自己的头骨被什么象铁一样硬的物件狠狠地捣了一下,剧痛顿时象山崩地裂般钻进了头颅里,眼前直冒金星,天旋地转,分不清东南西北。

这是鬼袭在提升能量之后的第一次与强者之间的战斗,之前最多是小打小闹,可是这一次的间极诡,却是个超九阶的究极高手!

这个帮手确实是高手。

鬼袭重重地跌落在地上,脑后裂开的伤口象泉涌一般咕嘟咕嘟地冒着血泡。

间极诡也不客气,月轮轻轻一转,又刺入了他的背心。

他还真算是小心,左右各插了一刀,以防有人与自己一样天赋异禀,生了两个心脏。

然后他冷哼一声道:“不过就这点斤两,居然也能做上壁垒将军?真是个废物。”

“这有什么稀奇的,有的人在心口上挨一刀,也能不死呢。”一个声音用比他的更尖利的嗓子在后面撕扯着道:“哼,间极诡啊间极诡,想不到你的命还真硬!”

这个熟悉的声音让间极诡浑身一搐,他咬着牙转过身来,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恨恨地道:“你这个老不死的!你来得还真快啊。”

鸠萝独目如炬,桀桀怪笑道:“鬼袭这小子虽然能力不济,可是脑筋还算好使,猜到你们是有意要将我们俩分开了,立刻就喊人来通知我了。只可惜他千算万算,还是没算出来自己竟会倒得那么快。”

间极诡哈哈一笑道:“因此,我这位小姑娘的计划还是很成功的。你也没有想到吧,我竟然会有两颗心!”说着,他拍了拍自己的胸膛两边。

鸠萝闻言先是愣了半晌,然后把猩红的唇咧开了一个令人作呕的弧度,开心地笑了。

她摇摇头,悠哉悠哉地道:“错了错了,完全不成功,一点也不成功。”

间极诡鬼眼一翻,不解地道:“什么?”

鸠萝仅剩的独眼焚起炼狱般的战火,嘶哑着喉咙道:“因为,鬼袭是不会死的!”

间极诡浑身一震,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世界上……还有不会死的人吗?

这个鬼袭,就连颅骨都已经被自己一脚踩碎了,难道还能生还?!

他只稍稍这么一惊,一奇,一切答案,竟已遽然揭晓!

地上的鬼袭已经象一根奥法弹簧般猝然弹起,撞向他腰间。

他手里的弯刀猛地在咫尺间划开一条短促而有力的弧度,向间极诡下身要害狠狠刺去!

这一刀的角度和速度都足够令间极诡丧命!

就算不丧命,只怕也要断子绝孙!

千钧一发,间极诡毫不退缩。

他左脸上森森的颊骨恶狠狠地抽动了一下,双目如刀,只暴吼一声,便在刀尖逼到肌肤半寸前,猛地提起了左脚。

胯部微缩,竟避过了鬼袭的左拳,又顺势一脚,重重踩在鬼袭右腕腕骨上。

鬼袭闷哼一声,刀势已然歪斜。间极诡拧腰转体,左手中的小月轮翻卷出比冰雪更刺目寒心的光华来,疾速割向鬼袭的咽喉。

那速度甚至超过了激荡开来的风声!

另一边的鸠萝只见鬼袭身子一动,便脚尖一点,疾扑了过来。

缩地成尺的速度让她眨眼间就到了间极诡的背后,手中的天之风刀好像一段滑不沾手的丝绸,蓦然插入间极诡右臂中的月轮光华之内。

叮叮当当一阵乱响,两把神兵利器相交十数下,金铁交鸣声大作,震耳欲聋,犀利的气劲向外围纵横溅射开来,雪花乱舞,霜屑飞绽。

叶莉茜努力想冲过去帮忙,可只稍近入两人数丈内的距离,就觉得呼吸困难,胸口仿佛压上了一块大石一样沉闷,狂风乱啸间,她连站都站不住,就好像随时都要被那气浪掀翻出去一般。

霜岩地面发出痛苦地喀嚓喀嚓的响声,战斗中心的地面凹陷下去丈许见圆的一大块。

鬼袭自然无法挡住间极诡近在咫尺的杀招,但他却竟横下一条心来,用自己整条左臂的臂骨,去硬接对方的月轮。

那种感觉就好像有一座山在手臂里崩塌开来一样。

鬼袭的整个左半边身躯的骨头碎裂了几乎一半,但如果不是他用自己的左臂去格,整个身躯恐怕都会被这股力量震裂!

但若非鸠萝及时赶到,那么鬼袭的身体至少要毁掉一半。

地面受不了这样重力的压迫,顿沉喀喀龟裂开来,那裂缝一直延长到十丈外叶莉茜的脚下。

而鸠萝手中仿佛捏出了一个太阳,凌空环舞,光芒万丈,竟将间极诡的月轮双刀持续又拼上了近百招。

间极诡本就和鸠萝在伯仲之间,但刚才兼顾鬼袭,急着想要将其致死,这才大为分神,一时间竟被鸠萝连连逼退数步,眼看就要撤到了崖边。

这两个人的能量激荡本来就汹涌澎湃,整个铁头崖被震得轰隆隆直响。间极诡一脚踩在崖边,大力下沉,岩石崩碎,再也站立不稳,身形摇摇欲坠。

鸠萝见状,天图腾又跃出炽烈的一团火苗,加上天图腾之中天之风的符力,身形飘荡,又再次压迫间极诡,要将间极
书籍 【戮炼(炽色战记)】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